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刀,香火念头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

    苏乞年!

    随着这三个字出口,青羊宫中,本来浑身绷紧的很多杂役道人,顿时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就是青羊殿前,胖子也不禁心中松一口气,他是不得不出手,但输了脸上也不光彩,最重要的是,连累他青羊峰声名有损,而现在苏乞年归来,他却是生出许多期待,这些时日以来,他也不是干吃饭,于江湖上很多消息,也都通过胡家的商队了解不少。

    武当小神仙的名号,已经在整个湖北道流传开来。

    来自显定峰的中年执事目光微凝,很快变冷,道:“怎么,你也想出手。”

    苏乞年脚步不停,径直走来,他目光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令得中年执事火气冲顶门。

    “尽全力出手,你只有一次机会,我只出一刀。”

    少年静谷闻言却是眼前一亮,他死死地盯住苏乞年的动作,不肯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只出一刀?

    中年执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少年的口气简直达到没边了,他虽然天赋悟性稍逊,但也是迈入了三流小成之境的高手,甚至奇经八脉也已贯通了三条,哪怕是《龟蛇功》第九层的功力,即便是全身三百六十五处暗窍圆满,也就勉强达到三流小成之境,和自己,还有不小差距,他怎么敢如此猖狂!

    不错,在此刻这位显定峰上下来的中年执事眼中,苏乞年就是猖狂,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狂妄无知,就是同为静字辈的一些师兄弟,已经步入三流大成之境,也不敢妄言一拳一剑就将他击败。

    “爷爷,这就是乞年哥哥的家吗?真大真漂亮。”

    小姑娘不念拉着老人的衣袖,走进宫门后就东看看、西看看,什么都觉得很新鲜。最后她目光落到苏乞年的背影上,大眼睛眨动,睫毛很长,问道:“爷爷。乞年哥哥又要打架了吗?”

    老人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笑道:“不是打架,是有人不开眼,你乞年哥哥去给他开天眼。”

    眼角跳动,中年执事耳聪目明。岂会听不出老人话中的嘲讽之意,但于一老一小,他不好发作,只会平白丢了身份,下一刻,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生出无限冰冷。

    “既然你要自讨苦吃,那本执事就成全你!”

    锵!

    一瞬间,他再次出剑,不过相比于面对胖子清夜。他就拿出了近乎十成的精神,武当小神仙的声名,这些日子也渐渐传到了武当山脚,遑论身为显定峰执事,时而下山监管诸多产业田亩,消息十分灵通,他知晓,这个苏乞年,赫然已经孕育出来了精神力,仅凭这一点。就值得他全力应付,有精神力加持的武学真意,与武学真意自主引动人体内蕴不显的精神,其威严力量。还是相差不小的。

    甫一出手,这中年执事就将他精修多年的《定神剑》催动至巅峰,他一剑定神,锋芒吞吐,纯白剑光剑气中照见巍峨显定峰,岁月沧桑不能动。风霜雨雪不能移,这是一种坚凝难摧的剑法真意。

    就是这一剑!

    青羊殿前,胖子清夜咬牙,这显定峰的《定神剑》实在是御敌守势至强的可怕剑法,他以位列一流的《泽雷掌》真意,都不能够撼动分毫,虽然与他修为浅薄,只是领悟皮毛有关,但不可否认,这门剑法的确极为擅长守势,加上这位中年执事领悟有剑道锋芒,攻伐之力虽然稍逊,却也不容小觑。

    剑气吞吐,须臾间就来到苏乞年近前。

    咻!

    没有半点征兆,苏乞年出刀了,或者说,除了踏进宫门的老人之外,几乎没有人看清他是何时出刀的,唯有一道青电横空,太快了,刀光一闪而逝,就再次归鞘。

    这是休命第三刀。

    显定峰中年执事的身形顿住,手中长剑剑尖吞吐的凝实剑气倏尔崩溃,既而咔嚓一声,小半截剑尖断裂,他踉跄倒退,每退一步,脸色就难看一分,一连退出七步之后,他面白如纸,闷哼一声,张口吐出一道逆血。

    “切开了我的剑法真意,怎么可能,我能够感到,你的刀法真意并不很强,至多也就和我相当,甚至都比不上那胖子的《泽雷掌》真意,怎么会,怎么可能!”

    中年执事难以置信,真的就一刀,他就败了,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也没有半点侥幸,被眼前的少年一刀切开了《定神剑》真意,最重要的是,从少年长刀上传递过来的力道,甚至比他的内家修为更强,这就更令人匪夷所思,他怎么也不相信,怎么会如此,这苏乞年分明尚未筑基,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气气息。

    《龟蛇功》第九层圆满?

    中年执事猜测,这苏乞年多半已经贯通了所有暗窍,步入肉身无漏之境,至于第十层,那就绝对不可能,当今武当,这一代天赋最强,成就最高的,还是狮子峰这一代的掌峰弟子,乾天一剑清乾,连这位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都未能参悟这第十层的玄妙,他不相信苏乞年可以做到。

    走!

    没有再说一个字,短暂失态之后,这位中年执事就敛神,深吸一口气,直接离去,甚至走时看都没有看静谷这位小师弟一眼。

    少年看着中年执事离去的背影,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定住了身形,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告诉显定峰上的所有人,他静谷的选择没有错,前人有路,后人也有路,不是每个人,都要遵循前人的阅历和道路,他要走自己的路,哪怕前路荆棘密布,哪怕跌得头破血流……

    ……

    显定峰下来的中年执事这一走,就再没有一点消息,也未曾再有显定峰静字辈的人物到来,就是当初那位护法道人,也不曾再显露过半分身影。

    那一夜,少年烂醉如泥。

    到了第二天辰时,又起身练刀,目光坚凝,刀法转圜之间更见功力,在苏乞年看来,竟是大有精进,基础刀法,赫然已经心领神会,只差一步,便入神得髓。

    不过,这些并不是苏乞年最看重的,苏乞年最看重的是心性,而显然,此时的少年静谷,心性之坚凝,经历过此前种种经历的打磨,已经堪堪达到了一种不俗的境地,不说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却也有了几分练刀之人的坚凝执拗,这一点殊为不易。

    一位兵匠大师!

    在听到苏乞年告知时,胖子几乎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名兵匠大师,居然会屈尊来到他青羊峰这样传承初续,尚且风雨飘摇之地。

    虽然见识浅薄,但胖子还是知道,一名兵匠大师到底拥有着怎样的意义,那是足以令顶尖武林宗派、世家也要奉为座上宾的人物,甚至需要许以外卿长老之位,才能够勉强令其归心。

    至于老人,则是很不客气,一巴掌拍在胖子后脑勺上,让他转了三圈,跌坐在地上,愣愣地傻笑。

    不仅是一位兵匠大师,还是一名高手!

    “爷爷,这哥哥是傻子吗?怎么还流口水。”小姑娘不念拉了拉老人的衣袖,有些疑惑道。

    苏乞年嘴角有些抽搐,背过身就走。

    ……

    第三天,苏乞年取出两百滴元气液交给胖子,老人来了之后,青羊宫里的杂役道人就有些捉襟见肘了,遑论铸炼,无论是铸造炉还是炭火,金铁等等,哪一样不要银子,花销之大,这才开始,已经可见一斑。

    将所有该交代的交代完,苏乞年就进入元神世界。

    登上青羊峰,穿过茫茫白雾来到顶峰,苏乞年看青年道士立于崖边,仰望九天之上的青白大日,有金芒氤氲,照在身上温软而暖和。

    短暂的沉默之后,苏乞年请教,香火供奉到底因何起源,立牌位神像,又到底为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借助众生念头淬炼精神?

    青年道士转身,深深看他一眼,道:“他念头中有你,你念头中有他。”

    话说得很干脆而简洁,苏乞年却陷入沉思中。

    “众生焚香祭祀,念头汇聚,被祭祀者就真能一一感应,并为之解难?”

    苏乞年摇头,至少这一路走下来,他所看到的,并非如此,或者说,这世间一座座大大小小的神庙,尽皆如此。

    既然不能救苦救难,那还日夜焚香,到底所谓为何?这是视众生为蝼蚁,为草粮。

    苏乞年感到惭愧,这些日子,哪怕远隔数千里,他也依然能够清晰捕捉到每一个祈祷的念头,甚至一些古镇溱潼镇民,已经重新回到家乡,在屋子里立了他的牌位,开始焚香,日夜供奉。

    这令得传递汇聚而来的念头愈发坚凝,淬炼之功更强,不过有一些时候,也有人传递出来祈祷求救,寻求抉择的念头,但每到这些时候,苏乞年只感到生生的无力,或者说是无能为力,他除了作为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什么也做不到,不能满足任何一个要求。(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