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闭关,青羊封山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这两天月票好少,大高,潮开始,有些难写。)

    青羊峰顶云开雾散,青白大日高悬,阳光洒落,如点点金雨。

    似乎洞悉了苏乞年的心思,青年道士冷笑道:“你认为有念头,有祈祷,就应该满足吗?这天下再大,也大不过公道,愿望再多,也要守法,这才是秩序。”

    顿了顿,青年道士又道:“当公道不存,法度紊乱,才是出手之时。”

    苏乞年若有所思,道:“我大汉律历……”

    青年道士冷笑道:“法理秩序,也大不过公道天理。”

    法理秩序,也大不过公道天理!

    苏乞年有些咋舌,没想到这位竟然说出来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这分明与圣贤所言的忠君纲常道理相悖。

    但他也不是迂腐之辈,圣贤道理他是读的,不过两世为人,他一直都明白,法理秩序,从来都是出于完善之中,法理无情,却少了人情世故,所以有时会造成冤假错案,有人幸运,数十年后沉冤昭雪,但即便是天命宗师出手,也难以挽回老去的岁月。

    更多的不幸者,老死狱中,含恨而终。

    “到了这一步,你还在犹豫什么!”

    蓦地,青年道士斥道:“天道地道在人心,顺天休命问天听!既然问心无愧,何必借假修真!”

    轰!

    青年道士的声音在苏乞年脑海中炸响,他一直以来都存在迟疑,是立天界诸神,还是立己身为神,天界诸神之路已定,而他前路迷茫,担心迷失自己,被众生念头所淹没。

    现在,他就没了这许多迟疑,即便天界诸神再强。也非是己道,哪怕己身再弱,只要存公道天理于心,也自可壮大己身。

    顺天休命。求得就是一个问心无愧。

    这也是苏乞年即便明知于他而言,《休命刀》或许是一种束缚,见不得丝毫邪祟,日后多半会将己身陷于重重险境,也未曾放弃的根本原因。

    《休命刀》凝光明心。一旦光明心有染,刀道修为就会退转,即便日后筑基,开天辟地,孕育出来内家真气,于《休命刀》相应的内功心法,也再难入门。

    一念定,苏乞年就朝着青年道士躬身一拜。

    青年道士却露出罕见的感叹之色,摆了摆手,道:“没想到五百年后。我青羊峰还能有重立之造化,列祖列宗在上,可以瞑目了。”

    半炷香后,苏乞年走出元神世界。

    有杂役道人来禀告,护龙山庄两位龙将到访。

    眼前一亮,苏乞年就来到宫门前,两名龙将出自江淮道海陵州,为七杀剑宗的两位护法。

    当初,为防妖族截杀,苏乞年走旱路。而两位龙将则带着三老走水路,这才耽搁了这么久。

    “两位大人进来用一杯道茶,苏乞年感激不尽。”

    身为护龙山庄龙将,位列从五品。比一州知县身份还高,若非是苏乞年立下大功,也不可能令得端木龙主逾越定制,命龙将护行。

    “苏贤侄客气,日后有暇,可到我七杀剑宗一叙。”

    “道茶就免了。我等还有要事在身,来日七杀剑宗恭候苏贤侄大驾。”

    “不敢,两位大人言重。”

    苏乞年也有些惊讶,两位出身七杀剑宗的龙将大人太客气了,如此可以算得上是屈尊了。

    青羊宫内外,一些杂役道人看在眼里,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更多出几分敬畏之色,连护龙山庄的龙将都如此客气,这位青羊峰准掌峰弟子而今到底在江湖上闯出了怎样的声名。

    要知道,江湖武林中,向来不论身份地位,宗派强弱只是底蕴,想要人真正服气,靠得还得是一双实打实的拳头。

    两位龙将不愿逗留,苏乞年也不勉强,一直陪同,将两位送下武当山。

    离了武当解剑石数里,两位七杀剑宗龙将方才止步,转身看一眼巍巍武当山,一人感叹道:“不愧是镇国大宗,我七杀剑宗底蕴与之相比,还是太过浅薄。”

    “这武当青羊峰苏乞年,天赋资质当真不凡,诛妖榜上而今就位列第八千八百一十六位,凝聚出来气运龙蛇雏形,若是在二流龙虎汇聚之前令龙蛇成形,怕又是一位龙虎榜年轻人杰。”另一名龙将也开口,“武当先有乾天一剑清乾道人,而今再出这位武当小神仙,此等气象,才是真正的大宗之象。”

    “师弟也如此看重他?”

    “不是看重,是此子用拳头生生打出来的气象,试问这数百年来,哪一个顶级筑基功第九层的年轻人,能在海陵城城楼上横扫百十号龙卫无抗手,宗内有长老判断,此子多半已经臻至打坐第三境,龟息之境。”

    龟息之境!

    一名七杀剑宗龙将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打坐五境,一境一重天地,除了第一境的调息没有什么门槛,从入定开始,就十分艰难,无关于修为境界,只关乎心境修为,与冥冥之中的精神有关。

    而精神为辅,心境为主,并非是涉足精神领域,就能一路势如破竹,就两位龙将所知,于他们七杀剑宗,只要成功筑基,开天辟地,步入三流之境,十之八九都能入定,只有早晚之分,但想要步入第三境,龟息之境,就十分艰难,历代都没有几名弟子能在三流之境达成。

    哪怕就是他们二人,身为宗内护法,护龙山庄龙将,才刚过而立之年,也是在近两年来,才堪堪触摸这一门槛,臻至其中,但与这位青羊峰传人相比,就大大不如。

    ……

    再次回到青羊峰,苏乞年将三老安顿下来,就唤来胖子,要他封锁青羊峰。

    “封锁青羊峰?”

    胖子有些愣神,在得知苏乞年要闭关之后,就露出喜色,道:“你《龟蛇功》第九层要圆满了?”

    苏乞年笑而不语,胖子却深信不疑,立即招来宫内所有杂役道人,除了原先来到青羊宫的三十人外,这两日,胖子又到礼祭堂,在付出五十滴元气液后,又有五十名杂役道人自愿入驻青羊峰,并换取到一口封存了数百年的铸造炉,以及许多用具,都是当年青羊峰一脉断绝,剩余的被礼祭堂收取,无人问津的物件。

    这还不止,另外还有整个青羊宫此后五年的血食供给,也都由礼祭堂分配下来。

    青羊峰封山。

    八十名杂役道人虽然满腹疑问,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今随着时月流转,三位准掌峰弟子威严渐生,原先到来的三十名杂役道人,虽然不说已经归心,却也不再如最初一般十分力只用三分,也都涌出来七、八分力,苏乞年看在眼里,他明白,这已经是在慢慢产生一种归属感。

    很快,八十名杂役道人就分别守住整个青羊峰的各个山道和入口,不放过山脚下的每一处偏僻角落。

    午时,有杂役房的道人送来午膳,却被拦在山脚,一个个都感到十分奇怪,青羊峰一脉也就三个人,发生了什么大事,需要封山?未免也有些太小题大做。

    这一天,自辰时朝阳初升,苏乞年就盘坐在青羊峰顶。

    他迎着朝阳初升,看云海沉浮,温软的阳光洒落在身上,他浑身筋肉松松软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

    祖窍神庭中,精神坯胎鼓荡,银芒如流水,晶莹璀璨,随着苏乞年盘坐在青羊峰顶,时间不断流逝,那银芒渐渐淡去,显现出来一层近乎真实的淡银胎膜。

    《龟蛇功》第十层,孕神灵!

    这神灵不是指天界神祗,而是精神之灵,是一种道,天界众神有道,练武之人也要立道。

    自己的道是什么?

    时至而今,苏乞年已经明白,想要臻至《龟蛇功》第十层,唯有立己身为神,否则道都不是自己的,必将走火入魔,当然,也不可能孕育出来天界众神,这第十层可以说是立道,立的都不是己身,不是自身之道,怎么可能突破,就是再练一万年都没有用。

    立道者,先立己身。

    这是臻至《龟蛇功》第十层的第一步。

    整整一天,苏乞年都在回忆,回忆自下武当山,一路上种种见闻和经历,虽然不过短短一个多月,但他所经历的远比寻常人一年乃至数年还要跌宕起伏。

    江湖难,多歧路,情义恩仇难断,风飘血。

    光明心轻颤,《休命刀》无招,唯有休命真意,没有种子,需要自堂皇光明中汲取,也是一种传承。

    “立道先立己身,人字两撇,两条腿,剩下的就是一根脊梁骨,一笔写不出一个卑躬屈膝,立己身,要先扪心自问,可问心无愧。”

    苏乞年直视朝阳升起,他双目晶莹,眼中也逐渐浮现出来两轮火红的太阳。

    “扪心自问,儒家有五常,加上忠孝二字,忠孝仁义礼智信,第一问,问忠君。”

    苏乞年目光湛亮,迎着天上朝阳,休命者,顺天应命,事无不可与人言。

    略一沉吟,苏乞年不假思索,朗声道:“为民者忠。”

    四个字,随着苏乞年开口,如洪钟大吕,响彻整座青羊峰。(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这两天月票好少,大高,潮开始,有些难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