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九章 言出如道,狮子下山
    (求月票,起点正版订阅,7点起来,码完第一更。)

    青羊宫。

    胖子眼中五色光流转,这一刻,他生出种种明悟,一只白瓷瓶被取出,他接连服下十滴元气液,周身气血暴涨,他翻掌,一口五色熔炉在掌心由虚化实,逐渐成形。

    扪心第三问。

    祖窍神庭中,精神坯胎生出第三道裂纹。

    “第四问,问义气。”

    苏乞年声如洪钟,响彻整座青羊峰。

    “义气是肝胆,生死两相照,无愧!”

    此时,随着苏乞年开口,已经近似于一种道音,此时虽然临近黄昏,青羊峰顶却垂落下来丝丝缕缕的瑞气,这瑞气晶莹,比发丝粗不了几分,但落到身上,就使人明悟,修行上的桎梏被不断打通。

    “破!”

    青羊峰四方山脚,又有杂役道人长吟,《龟蛇功》第七层圆满,身负一匹汗血宝马之力。

    这无疑是惊人的,数十名杂役道人此时都预感到了什么,一个个变得无比兴奋,在竭力守卫的同时,也同时全力参悟《龟蛇功》,他们隐隐明白,今日或许是他们此生也不会再遇到第二次的绝世机缘与造化,可能打破他们身上先天的桎梏和岁月的痕迹,助他们重新找回自己,打开筑基的大门。

    咔嚓!

    祖窍神庭中,第四道裂纹自精神坯胎上衍生。

    小姑娘不念在倾听,她趴在桌子上,眨动大眼睛,若有所思,一双眸子愈发乌黑晶莹,似乎一块璞玉,正在被打磨,慢慢绽放出来温润羊脂光。

    青羊山脚。

    此时夕阳西下,天边只剩一汪残红。

    “来者止步!”

    到来的一名杂役道人吓了一跳,看眼前两名曾经熟识的杂役道人。随着两人开口,气息升腾,竟令他感到莫大的压力,这分明就是气血大涨。功夫大有精进的体现,他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置信,这两人的功夫如何,他可是记得。在三个月前,比他却还要略逊一筹,怎么现在一下就将他超越,且不是一丝半点,分明就是功力大涨,有了大突破。

    “奉狮子峰掌峰清乾师兄之命,前来请贵峰苏乞年师兄前往狮子峰一叙,品太和茶,坐而论道。”

    尽管心中狐疑,但这名杂役道人不敢忘记来意。他更兴奋的是,居然得到清乾道人召见,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平日里,他们这些狮子峰杂役道人,怎么可能和清乾道人说上一句话,现在他就有一种寻常读书人,寒窗苦读十年,一朝中举,中进士。飞黄腾达的感觉。

    两名守山的杂役道人相视一眼,就同时开口道:“今日起,青羊峰封山,请回。”

    封山?

    到来的杂役道人很诧异。一峰一脉封山,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寻常时候,是不可能封山的,封山也就预示着与外界隔绝,不是生死存亡之大事。不到一定时候,是不会解开封令的,相对的,自然谢绝一切来访和邀约。

    “告辞。”

    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名杂役道人转身就走。

    “他这是……”

    两名守山的杂役道人相视一眼,平日里,他们可是知道,这一位仰仗着在狮子峰做事,和一两位执事与入室弟子混得脸熟,可没这么好说话,怎么今天就转了性了?

    但很快,两人就抛却杂念,现在什么也比不上守山,还有聆听自峰顶上垂落下来的如醍醐灌顶的道音来得更加重要。

    扪心七问,苏乞年问得不快,每一问他都间隔近半个时辰,自临近黄昏开始,到第四问,明月渐升,已经露出大半个身子。

    他悉心体悟祖窍神庭的变化,精神坯胎龟裂,他扪心七问,就是要从这精神坯胎中诞生出另一个自己,立道者,先立己身。

    这与民间修建道观寺庙一般,先立神像,再立牌位,神像是仙神佛陀的神形外相,牌位就是神位。

    如武当山上历代供奉的真武大帝,本号玄武大帝,神位曰真武荡魔,这是天界一位矢志荡尽天下邪魔的至强大帝。

    同样的,立己身就是立神像,立道就是立神位,只是每一个人的道不同,自然神位也就截然不同。

    狮子峰。

    天门阁,静室中。

    清乾道人按剑而坐,一名入室弟子静立在一边,等那前往青羊峰的杂役道人离开。

    “果然如此,能够指点峰上的杂役道人,说明《龟蛇功》第九层圆满,九层《龟蛇功》了然于心,一眼就能洞穿种种窒碍。”清乾道人冷笑,“寻常七层《龟蛇功》筑基,就至少需要一整天,到了八层、九层,功夫更强,心猿意马也更桀骜,想要降服,至少也要一天以上光景,这样,清元,你就亲自走一趟,请这位苏师弟前来一叙。”

    “是!掌峰师兄!”身边的入室弟子恭声道,而后立即动身。

    数息后,静室中又恢复宁静,清乾道人手指轻抚雪白剑柄,喃喃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

    “扪心第五问,问礼法。”

    青羊峰顶,云开雾散,星辰满天,苏乞年仰望星空,朗声道:“从心所欲,时而逾矩,扪心无愧!”

    这是第五问,青羊峰顶垂落下来的瑞气更盛,仿佛自虚空深处溢出,空气中都开始弥漫一股淡淡的馨香。

    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夜幕降临,临近的七里峰、展旗峰弟子,也渐渐察觉到青羊峰的异样,他们遥望青羊峰,夜色下,整个青羊峰似乎笼罩着一层蒙蒙的清光,氤氲如雾,有步入二流上乘的执事道人精神力汇聚双目,仔细分辨,竟是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

    瑞气天成,乃是天地感应,这青羊峰夜幕降临后却有瑞气垂落,到底生出了什么变故?

    青羊宫。

    随着苏乞年扪心五问,胖子掌心的五色熔炉终于彻底由虚化实,这龟蛇拳第八式彻底领悟,第八层《龟蛇功》也终于臻至圆满之境。

    但到了此刻,胖子心中就生出一些迟疑,早年身在外院,他也不是对于筑基之事一无所知,寻常第七层《龟蛇功》筑基,差不多也就一天,就功德圆满,什么异象也没有,就是以第八层《龟蛇功》筑基,当年他也侥幸碰到过,除了筑基时间更长,真气场域笼罩十丈之地,修为气息远超寻常三流高手之外,也并无什么异样。

    至于《龟蛇功》第九层,都被诸峰诸脉争夺,收入门下,悉心教导,以期能触及第十层的至强之境,以九层《龟蛇功》筑基,这些年下来据胖子所知并不是没有,但也没有听说过,有人筑基,会生出如此恢宏的气象,言出如道法,令人生出顿悟,打破过往修行的桎梏。

    倏尔,他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一个念头,这念头一生,他就不由自主地呼吸凝滞,目光都变得呆滞。

    啪!

    下一刻,后脑勺一震,胖子就眼冒金星,他刚要发火,就看到老爷子瞪他,他脸上皮肉跳动,立即露出温和的笑容,道:“不疼,不疼。”

    这位老爷子,胖子可不敢得罪,一位兵匠大师,都能作为一方顶尖宗派、世家的底蕴之一,他青羊峰虽然昔日鼎盛岁月,也不乏兵匠大师,但而今就大不如前,这位老爷子身手也高,至少胖子看不透,每次出手都躲不过去,他是越来越觉得,既然老爷子上了山,就决不能放他下山,得当老祖宗供起来。

    当下,他就觍着脸凑上去,小声道:“老爷子,你看……”

    老人再瞪他一眼,胖子就哑了声,他心中嘀咕,但再看向青羊峰顶的目光,就多出了几分振奋和激动。

    明月渐升,距离苏乞年扪心五问,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时辰。

    青羊峰山脚、山腰上,很多杂役道人都激动万分,很多人贯通过往窒碍,更进一步,忍不住泪流满面。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意气风发,于外院百舸争流,但最终陷入桎梏,难以突破,蹉跎岁月,过而立之年,被剥夺外院弟子身份,遣入杂役房。

    甚至他们当中,有九成以上都是静字辈,而当初成功筑基的,即便现在依然未曾龙虎汇聚,迈入二流之境,也都有了一峰一脉执事的身份,这就是天壤之别。

    今时今日,打破多年桎梏,不亚于再造之恩。

    身子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七层《龟蛇功》圆满,就算一时间不能圆满,也是平日里血气积蓄还有一些欠缺,但功夫悟透,剩下的血气积累就是水磨的功夫,至多月余,就能功德圆满。

    而七层《龟蛇功》圆满,哪怕前有心猿意马,难以冲破,也有了筑基的资格。

    这时,青羊山脚一隅。

    两名值守的杂役道人目光一凛,远方山道上,只见一名身着纯白道袍,鼻梁很高,面容俊朗的青年负剑而来。

    纯白道袍,那是诸峰诸脉的入室弟子!

    诸峰入室弟子不少,有杂役道人不识,也有人分辨出来人的身份,就低喝一声:“狮子峰静穆护法门下五弟子,清元!”(求月票,起点正版订阅,7点起来,码完第一更。有书友觉得拖,知道大家急,但一个时代就几个人怎么能简单,而且今天有大事,这个情节至关重要,每一段每句话都不是随便写的,很多隐藏线索到现在都没人猜出来,真灌水十步闭着眼不思考一个半小时搞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