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灵出世
    (更晚了点,这一章和下一章临时改了点想法,思考了近两个小时才逐渐完善,大家见谅,十步继续去写第四章。)

    吼!

    瞬息之后,清元再次出手了,他身如雄狮,一步迈出,就跨越数丈之地,一只拳头碾压空气,生出拳风如狮吼,拳锋所过之处,开辟出来一条苍白的真空拳路。

    《狮王拳》!

    这是属于狮子峰的三大二流武学之一,《狮王拳》、《狮王剑》以及《风狮步》。

    有拳法真意升腾,似乎一头狮王屹立于悬崖之上,这狮王不是寻常山林里的雄狮,而是拥有通灵异兽天狮血脉的玄狮。

    玄狮吼,洞彻心灵,震颤魂魄,成年玄狮即便是二流龙虎境的高手也不愿轻易招惹。

    此时随着清元出手,拳啸声令得清夜精神剧震,他不敢怠慢,《泽雷掌》真意运转,瞬间提升至眼下所能达到的巅峰。

    雷藏大泽,掌纳风云,随着《龟蛇功》第八层圆满,悟出第八式龟蛇拳,连带着这《泽雷掌》第一式,胖子也隐隐触类旁通,甫一出手,就显现出与此前的不同来,更多出种种变化玄妙,掌力凝练,提升了一大截。

    砰!

    拳掌相交,竟生出闷雷声,拳掌真意相互倾轧,清元蹙眉,《狮王拳》真意竟然隐隐遭到了压制,需要他提起更多的内家真气,才能抵挡住。

    一掌过后,胖子《泽雷掌》第一式愈发圆融,他不断出掌,掌峰赤红如霞,似乎气血源源不断。

    转眼间,两人交手数十招,清元愈发心惊,似乎眼前的胖子气血没有穷尽一般,他却不知道,在准备截道之时。胖子已经含了一滴元气液在口中,此时随着他不断出手,丝丝缕缕的元气液被咽下,滋养筋骨。化成气血,补充消耗。

    且慢慢的,清元也发现,眼前这名青羊峰弟子,大多时候只守不攻。不缓不急,一点也没有此前要拼命,不死不休的架势。

    也行走江湖数年,清元很快就猜测到什么,目光微变,再变冷,斥道:“你敢消遣我!想拖延时间!”

    不好!

    胖子心中一惊,但下一刻,一道剑光升起,锋芒吞吐。嗤啦一声就将空气切割开来。

    太炽烈了,剑光如烈日当空,一瞬间挤满了清夜眼前所有的世界。

    足踏《雷泽步》,胖子暴退,但还是慢了半步,噗的一声,有血花飞溅,胖子整个人顿时横飞出去,撞倒一株一人合抱的大树,踉跄着艰难起身。

    右肩染血。半边肩膀失去知觉,胖子再看,哪里还有那清元的影子。

    青羊宫。

    小姑娘不念拉了拉老人的衣袖,怯声道:“爷爷我怕。乞年哥哥又要打架吗?”

    虽然年幼,但小姑娘还是察觉到一丝异样,此刻青羊宫中就剩下她与爷爷,还有另外一位小哥哥,而那一位小哥哥此时也一脸凝重,拳头都捏得咯嘣响。

    叹息一声。老人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喃喃道:“这就是劫难,这初劫,只能靠他自己去渡,此地水深,老头子低估了,怕没有那么简单……”

    ……

    青羊峰顶。

    苏乞年盘膝而坐,头顶有瑞气垂落,自虚空中来,慢慢流淌,最终笼罩整座青羊峰。

    扪心七问,洗炼身心,捶打心灵,六问之后,苏乞年整个人的气质都隐隐生出改变,本来他气质堂皇,坦坦荡荡,此时就有一种出尘之气,仿佛与四方天地契合,有一种融为一体的迹象。

    呼!

    这时,一道身影蹿上峰顶,清元目光一定,就看到那盘膝而坐,沐浴在瑞气之中的苏乞年。

    这是……

    时至而今,他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冥冥之中,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但念及掌峰师兄清乾道人,他心神又恢复凝定,看向苏乞年,沉声道:“苏师弟,清乾师兄请你去往狮子峰一行,品茶论道。”

    苏乞年不语,只看满天星辰,他浑身松垮,看上去风淡云轻,天风吹拂,他暗青长袍轻扬,仿佛随时都会羽化而去。

    这样一种气质令得清元心中愈发不安,在掌峰师兄清乾道人身上,他也曾感受过一种近似的缥缈气度,但与此时的苏乞年相比,就好像人没有了灵魂一般,愈是回忆,愈显得呆板,没有神髓,是无根浮萍。

    最重要的是,清元此时竟发现自己隐隐生出一种不想逼迫的念头,这青羊峰顶,除了瑞气更加浓郁,令他不时生出诸多体悟之外,更仿佛让他照见己身心灵深处,撕开阴暗之地,寻找到诸多邪祟。

    本来,邪祟隐于心灵深处,现在曝露出来,他顿时感到自惭形秽,有忏悔之念不由自主地滋生。

    “不对,是你!”

    蓦地,清元露出挣扎之色,他看向苏乞年,眼中透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第十层!你不是筑基,你是在冲关,冲击《龟蛇功》第十层!”

    到了此时,哪怕心中再不愿相信,清元也不得不承认,此等异象,绝不可能是第九层的《龟蛇功》所衍生出来的,即便是筑基也不可能。

    “扪心第七问,问信念。”

    倏尔,苏乞年开口,目光落下,刹那间,清元浑身一紧,竟感觉浑身毫无秘密,被这目光一下贯透。

    “信者,人言,不虚妄,大纯真,不愧!”

    扪心第七问,落到清元耳中,如惊雷炸响,心灵深处,邪祟之地如遇滚油浇灌,嗤嗤作响,邪祟哀嚎,如坠地府。

    噗通!

    下一刻,胖子挣扎着登顶,就瞪大了眼珠子,看到那清元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我有愧!”

    他喃喃道,不勉强,而是发自内心地生出懊悔的念头。

    在清元的眼中,这一刻的苏乞年大放光明,似乎一轮火红的太阳,绽放出来无尽的光和热。

    咔嚓!

    扪心第七问,苏乞年祖窍神庭中,精神坯胎最后一道裂纹衍生,七道裂痕缔结,笼罩整个坯胎。

    轰!

    下一刻,一声巨响,宛如开天辟地,自苏乞年神庭世界中响起。

    与此同时,整个武当山境内,一切生灵,脑海中都同时生出轰鸣声,若惊雷炸响,须臾间,他们仿佛看到了开天辟地之初的异象,芥子藏于坯胎之中,最终轰然炸开,清气上升,浊气下沉,一道伟岸的身影诞生,顶天立地。

    狮子峰,天门阁。

    静室中,本来按剑静坐的清乾道人霍地起身,他目透骇人神光,惊声道:“《龟蛇功》第十层!”

    呼!

    下一刻,他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直到数息后才缓缓消散。

    ……

    青羊峰顶。

    苏乞年盘膝而坐,他心神沉入祖窍神庭中,此刻,本来一片黑暗的神庭世界似乎笼罩了一层蒙蒙的天光,天光下,本来银芒氤氲的精神坯胎已经消失不见,虚空中漂浮着一块块碎裂的胎膜,诸多胎膜中央,是一个约莫一寸高的小人。

    这小人通体呈淡银色,有些虚幻,但隐隐可以看清轮廓,苏乞年生出一种别样的感应,那小人是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与他长得一般无二。

    念动间,他整个心神就被一股大力拉扯,投入那一寸高的小人体内。

    嗡!

    再次睁开双眼,苏乞年就感到眼前的世界截然不同,朦胧中,他似乎可以照见虚空中层层叠叠的空间,不过太过虚幻,只能看到一点虚影,难以分辨。

    而念动间,方圆百丈之地,几乎小半个青羊峰顶,都被他映照,这时候,他看到的虽然是真实的世界,但念动间,世间一切,就尽皆化成黑白二气,混沌五色,仿佛这样的世界,才是最本源的,是真实无虚的。

    立道者,先立己身。

    己身已立,再立道,苏乞年没有半点犹豫,念动间,一寸来高的神灵伸出小手,那散落在神庭四方的淡银色胎膜顿时百川归海一般汇聚而来,在他的掌心融化、凝聚,最终化成一口半寸长的淡银长刀。

    立己身为神,立道休命!

    “顺天休命,抑恶扬善,不求修身齐家平天下,不为往圣继绝学,只求皇天后土,问心无愧!”

    一寸来高的神灵开口,青羊峰顶,苏乞年盘膝而坐,身不动,双目微阖,但随着祖窍神庭中神灵开口,顿时如洪钟大吕一般,再次席卷整个武当山,传递进入每个人的脑海中,乃至心灵深处。

    “果然是他!”

    武当山中,一道身影在诸峰间闪烁,每一步迈出,都踏空近百丈,几个闪烁,就越过数脉山峰。

    金锁峰。

    紫金光华楼之巅,九十九丈的顶峰,金光真人负手而立,他遥望远方,那一座此刻被无尽瑞气笼罩的山峰,他目光平静,不见波澜,那立道音同时传入他的脑海中。

    “幼稚。”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青羊峰顶,此刻,随着苏乞年立道之音响起,虚空中瑞气如瀑布般衍生,垂落下来,与此同时,东方夜幕下,星空竟泛起一抹天光,亮如白昼,有紫气东来。(更晚了点,这一章和下一章临时改了点想法,思考了近两个小时才逐渐完善,大家见谅,十步继续去写第四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