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章 技惊四座,郡主入狱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谢谢三娘的再盟和月票推荐票红包,受宠若惊。)

    明月如盘,高悬九天。

    清辉澄澈,苏乞年端坐于上首,他气质缥缈,月下如谪仙,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只要不断看下去,就会越来越被吸引,最终在脑海中铭刻下身影,难以忘却。

    几名一流宗派世家的长老不动声色,此番他们前来武当山结善缘,其实也是想看看,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的奥妙,因为哪怕是于江湖武林一流宗派、世家而言,顶级筑基功第十层也如同神话传说一般,如能见识这一层的玄妙,或许有助于本门筑基功的推演与进化,这是功在千秋的大事。

    碧落剑宗弟子霍青下场,这是一个约摸二十一、二岁的青年,气息凌厉,暗合剑道,身上锋芒内蕴,显然已经迈入剑道门槛,几名宗派、世家长老看在眼里,暗暗赞叹,在这个年纪已经殊为难得。

    一些随行的各宗派、世家年轻后辈,也都双目放光,说起来,他们大多都已及冠,在这样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面前做出晚辈的样子,实在让他们感到心中别扭,当然,也有很多人心中不服气,觉得传言有些夸大了,身为同辈,他们都是各宗派、世家的杰出弟子,痴长这么多岁,怎会自认不如人。

    现在,碧落剑宗的霍青站出来,他们就想看看,这个传闻中的青羊峰掌峰大师兄,是否名副其实。

    “传闻苏掌峰身负《休命刀》这一门江湖武林失传多年的一流刀法,霍青以《碧落剑》讨教一二!”一身明黄长袍的碧落剑宗弟子霍青扬声道,目光灼灼,盯住苏乞年。

    什么!

    “玉兄,霍师侄已经得传《碧落剑》真意了?”来自四象道的长老惊讶道。

    碧落剑宗长老含笑捋须,道:“霍青他资质悟性俱佳,年前饿虎跳涧。破入三流小成之境,宗主有意立其为少宗主,就传了他《碧落剑》真意和前三剑。”

    原来如此!

    诸宗派世家长老恍然,而随行的一些年轻后辈就露出艳羡之色。《碧落剑》乃是碧落剑宗镇宗剑法,为一流上乘武学,共有九剑,传闻碧落九剑,可葬黄泉。哪怕只得传前三剑,也非同小可,这是要立其为传承人,意义非凡。

    “霍兄出手就是。”

    苏乞年不动,也不起身,他目光平静,看场中的霍青,并没有出刀的意思。

    倒不是他心存轻视,身份地位不同,就要顾及整个青羊峰一脉。身为掌峰大弟子,就要有镇压场面的武力,真的下场比武被围观,就失了体面。

    苏乞年目光如炬,这些世家宗派长老的心思,他一眼洞穿,不过谁都没有点破,这些人虽然存有心思,但的确心存善意,只是需要称量他的斤两。各为其主,这无可厚非,市井赌场里的常客,都是权衡利弊。赌大赌小,心中都有一杆秤,才能维持不败。

    闻言,几名宗派世家长老神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而一干年轻后辈就有些不忿。这未免过于托大,觉得他们这些一流宗派、世家的传人是软柿子吗?可以随意揉捏。

    场中,霍青目光微冷,沉声道:“既然苏掌峰开口,霍青自然遵从,这是《碧落剑》第一式,苏掌峰接好了!”

    嗡!

    有剑鸣声响起,那是霍青背后的长剑,随着其缓缓伸手,逐渐升起尖锐的剑鸣声。

    上首座位上,苏乞年却是心中赞叹,这名碧落剑宗弟子,虽然心气颇高,但也光明磊落,不愿占便宜,连将要施展的武学招式都告知,让他有所准备。

    咻!

    下一刻,一道碧色剑光雪亮,刺穿空气,生出尖锐的啸音。

    碧色剑光中,隐约可见九天流霞,风云诡变,恢宏的剑法真意碾压精神,一条真空剑路被开辟出来,直指苏乞年。

    太快了,从出剑的刹那,弹指间,那碧落剑宗的霍青就跨越十丈之地,剑尖吞吐近七寸长的碧色剑气,空气被切割,嗤嗤作响。

    一干诸世家、宗派年轻后辈闭住呼吸,这就是《碧落剑》第一式,很多人心颤,在这样恢宏的剑道锋芒、真意之下,于他们而言,不说接下,就算全身而退怕都十分艰难。

    没有动!

    即便剑气临身三尺,苏乞年也没有半点反应。

    不远处,胖子饮一口粮酒,风淡云轻。

    小姑娘不念也趴在桌子上,只觉得这剑法很漂亮,至于乞年哥哥,她从来不担心。

    几名宗派、世家长老蹙眉,尤其是碧落剑宗的那位长老,此刻心中也生出几分不愉,这一剑在他看来,就是寻常三流大成,龙入大江的高手,也要凝神以对,不能轻视,这个苏乞年虽然身为青羊峰掌峰大师兄,武当《龟蛇功》臻至至强的第十层,也不能如此托大,到底是年少无知,还是心中轻敌,忘记形骸。

    唯有角落里独自小酌的老人这时候放下杯子,有些浑浊的眸子隐现精芒,盯住了苏乞年。

    就在剑气临身,仅在三寸之地,苏乞年终于出手了。

    一根食指抬起,轻轻点落,可以清楚地捕捉到轨迹,也不见多么强盛的气血,却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角度后发先至,落在剑身之上。

    铛!

    指落如打铁,剑身上附着的锋芒剑气一下溃散,既而那霍青就闷哼一声,一股大力自剑身传来,他虎口一麻,长剑就脱手而出,落到数丈之外,他整个人也同时蹬蹬蹬接连后退十数步,最后噗通一声坐倒在地。

    四方沉寂,一时间鸦雀无声。

    直到数息之后,才有年轻一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幕实在过于离谱。

    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碧落剑宗杰出弟子霍青,施展镇宗剑法《碧落剑》第一式,被轻描淡写一指点飞长剑,震飞数丈?

    这时候,他们再看那端坐于上首的少年,就惊疑不定,那一指看上去没有什么玄奇,但为何生出如此伟力,简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这种境界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揣度。

    扶手咔嚓一声被捏碎,坐着的碧落剑宗长老几欲起身,但又生生忍住,他看到了什么,霍青虽然初得《碧落剑》传承,但是这第一剑的精妙之处,就算是宗主看了,也直言已得三分精髓,但眼下居然被苏乞年一眼洞悉破绽,甚至都未曾动用几分气血之力,这就非同小可,如此眼力和对力道的掌控,不得不令这位碧落剑宗长老震惊。

    弹指间破去他碧落剑宗《碧落剑》第一式,虽然有霍青初习之因,但包括其余诸宗派、世家长老,却深深明白,这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境界过于悬殊。

    他们很难想象,这位青羊峰掌峰大师兄,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若论修为,武当《龟蛇功》第十层再举世罕见,也尚未筑基,未曾开天辟地,孕育出来内家真气。

    甚至这些诸宗派、世家长老看来,就算是换做他们,也未必能比苏乞年有更高明的眼力,而他们几人,身为长老一级的宗派、世家高手,功力大多已经臻至一流混元境,放眼整个江湖武林,也是成名人物。

    但不知为何,有长老人物心生异样,总觉得苏乞年能够看破那一剑的破绽,并非只是眼力境界这么简单,但其中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们又说不上来,此时只能憋在肚子里,要花时间慢慢去琢磨。

    角落里,老人却是嘴角含笑,瞳孔中有惊叹也有感叹,但很快恢复如常。

    “我败了。”

    霍青起身,虽然眼中难掩震惊之色,却很干脆,拾起长剑就回到座位上,倒是显现出来名门大派的气度,不仅苏乞年心中点头,就是其余诸世家、宗派长老也不禁颔首,难怪这一代碧落剑宗宗主有意立其为少宗主,如此心性气度,不骄不躁,于年轻一辈而言,实在难能可贵。

    接下来,就宾主尽欢,诸宗派、世家长老脸上笑容更盛,这也令得苏乞年心中感叹,果然江湖武林中,最根本还是武力,武力可以支撑起地位、身份、道理,而武力强如当今汉天子,掌军国于一手,乾坤在握,却是能够制定秩序和规矩,哪怕是江湖武林,也受到约束,侠以武犯禁,若是触及底线,也有刑部六扇门的捕快出手,擒拿归案。

    用过晚膳,几大宗派、世家就连夜下山,婉拒苏乞年的挽留。

    翌日,京城长安有消息传来,当朝一品镇妖王独女,汉阳郡主刘清蝉臻至皇家顶级筑基功《螭龙功》第十层,却被宗人府擒拿,汉天子口谕,锁入天牢三个月。

    青羊宫中,苏乞年询问得到消息的杂役道人,得知这位汉阳郡主胆大包天,横推了一干皇室宗亲子弟,三流大成之下的所有高手后,在回返镇妖王府的半路上,说是突然疯魔,打进一位乾坤武库从六品编修主事的府邸中,若非是京兆府的高手及时赶到,那位步入三流大成之境的从六品编修主事,怕是要被这位生死间晋升的汉阳郡主生生毙于拳下。

    尽管如此,那位从六品编修主事府中,也有两名龙入大江,三流大成的食客被击毙,其余诸多武夫仆从,不乏筑基的三流人物,死伤数十人。(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谢谢三娘的再盟和月票推荐票红包,受宠若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