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章 龙马踏虚空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

    天柱峰,礼祭堂。

    此刻,大殿前很多弟子露出期待之色,《龟蛇功》第十层的功夫,他们从未见过。

    “右侍郎大人,史官正直,才能为历史明鉴,武当真金不畏火炼。”静观道人躬身一拜,郑重道。

    右侍郎挑眉,道:“既如此,就恕本侍郎失礼了,武当哪一位年轻俊杰愿出手,为史明鉴。”

    “大人言重。”

    静观道人再躬身,而后目光扫过四方,道:“诸峰哪一位师侄愿出手。”

    礼祭堂前,一些诸峰入室弟子面面相觑,就露出迟疑之色,为历史明鉴本是好事,但若是成为他人的陪衬,就不是他们想要的,遑论龙入大江,三流大成的修为,这在整个武当清字辈入室弟子中,都足以位列前一百位。

    “向苏掌峰讨教!”

    这时,人群分开,走出来一名约莫二十二、三岁的青年道人,青年道人看上去气度森严,头上插一根青玉簪,背负一口四尺长剑。

    “金锁峰的清斛师兄!”

    “前年诸峰年祭大比,这位清斛师兄排在第一百三十三位,一手《青光剑法》快若流光,深得真意精髓。”

    “不过那时,这位清斛师兄不过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修为,传闻半年前,其一举贯通最后两条奇经八脉,龙入大江,步入大成之境。”

    一些武当弟子小声交谈,至于诸多入室弟子,就有一些人露出玩味之色,当日这位苏掌峰晋升《龟蛇功》第十层,那出现在青羊峰顶的金光琉璃大手,可是有不少人远远看到,这金锁峰与青羊峰之间的宿怨,一干入室弟子虽然不甚明了。却也明白,多半难以善了。

    现在,这位金锁峰的清斛师兄现身,若说没有得到授意。没有人相信,多半是想试探,这位新晋的苏掌峰,到底达到了哪一步,要摸清根底和虚实。

    而这些东西。许多武当弟子就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第十层《龟蛇功》,至于是那一位出手一点不重要。

    尤其是一干外院弟子,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他们很多都未曾筑基,《龟蛇功》还有精进的可能,若是今日能够窥探到几分虚实,有所领悟,未必不能参悟到七层之后的八、九、十层的玄妙。

    以第七层《龟蛇功》与以第八层《龟蛇功》筑基,就截然不同。一旦晋升第八层,若是年岁不很大,甚至都有可能被一峰一脉元神真人看中,亲自收为入室弟子,得到一位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指点,其意义非同寻常。

    大殿前,苏乞年转身,看向这位金锁峰入室弟子清斛。

    他眸光平静且淡然,道:“既然真人要看,苏乞年自然竭尽全力。”

    “苏掌峰这是何意?”清斛道人目光一冷。沉声道,“我金锁峰峰主清名,岂容你诋毁!”

    苏乞年不语,而刹那之间。清斛道人就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机,他神色骤变,锵的一声,背后长剑出鞘。

    咻!咻!咻!

    剑光起,一瞬间,数十上百道剑影交织。剑气吞吐,青茫茫一片,空气被切割开来,密密麻麻,都是真空剑痕。

    太快了!

    一些入室弟子心中凛然,这位来自金锁峰的清斛师兄,比之前年,无论是内家修为还是剑法领悟,都精进太多,此时剑法真意升腾,青色剑光穿梭,仿佛一道道匹练青霞,击向高天。

    “《青光剑法》!”

    有武当弟子低呼,同时露出几分古怪之色,这一门《青光剑法》,位列二流上乘,传闻早年并非是金锁峰剑法,而是来自曾经断绝五百年前的青羊峰。

    呼!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那清斛道人头顶,十数丈的空气扭曲,炸碎,一匹通体赤金,能有一丈来高的异兽就降临人世间。

    马身,赤金龙鳞,真龙尾,蜃腹,龙爪,马首,龙须,还有一对金灿灿,如同皓阳的峥嵘龙角。

    这是一匹龙马!

    昂!

    甫一降临世间,这宛若真实存在的龙马就仰天长吟,发出真龙吼,竟真的响彻在整个礼祭堂,乃至是天柱峰上空。

    一股难言的威严气势瞬间笼罩百丈之地,即便不是刻意针对,很多外院弟子也面色发白,有些禁受不住这股威严气势,于精神心灵,是一种无形的压迫。

    真龙威仪!

    礼祭堂大殿前,来自礼部的右侍郎大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这就是传闻中的龙马之力,竟能生出如此真龙之威,足以令人惊叹,在他感来,怕是二流龙虎境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这股威严气机。

    砰!

    下一刻,苏乞年身不动,而龙马踏虚空,两只前蹄扬起,龙爪镇落,什么剑光真意,都如阳春白雪,刹那消融,一触即溃。

    长剑震飞,那清斛如遭雷击,刹那间横飞出去,跌落至十丈外的,几番挣扎,才在两名冲出的金锁峰弟子的搀扶下勉力起身。

    四方皆静。

    很多武当弟子都露出骇然之色,身不动,一匹赤金龙马现世,就击败了来自金锁峰,三流大成的清斛,这位曾经诸峰大比位列一百三十三位的清字辈高手。

    就是不远处一些礼祭堂静字辈执事,也露出震惊之色,这股力量太恢宏了,一匹龙马之力,竟强至若斯,以力破巧,就连龙入大江,三流大成的高手都抵挡不住。

    最重要的是,这样一种于气血之力的掌控,就非同小可,眼下看来,这位新晋的青羊峰掌峰大师兄,不仅涉足了精神领域,更有了不俗的造诣。

    而一击过后,赤金龙马就由实化虚,消散在空气中,那股灼热磅礴,近乎不真实的气血之力,也很快消弭,重归平静。

    苏乞年长身而立,看向不远处金锁峰的清斛道人三人,淡淡道:“代为转告贵峰峰主,五年后,苏乞年不死,自当登门请益。”

    什么!

    这一下,不少武当弟子心中就咯噔一跳,没想到这位新晋青羊峰掌峰大师兄,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这就非同小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再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分明就是摆开了车马,终究要有一个了结。

    这不同于当日青羊峰顶,只有寥寥数人,天知地知,苏乞年亦是深思熟虑,他读圣贤道理,《休命刀》真意光明,勾心斗角非是所愿,不若摆明车马,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众目所视,也少去诸多纷扰。

    “一定为苏掌峰带到。”

    清斛道人气血翻涌,真气涣散,沙哑着声音道,而后一点没有留下的意思,由两名金锁峰弟子搀扶着,很快就消失在礼祭堂外,隐入山道的尽头。

    大殿前,来自朝廷礼部的右侍郎目光微动,若有所思,却也不动声色。

    静观道人沉默,微微蹙眉,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史官落笔,清瘦老头儿写下一句话。

    “大汉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三年春,五月天,湖北道十堰州武当山,礼祭堂前,青羊峰弟子苏乞年晋升《龟蛇功》第十层,龙马现。”

    顿了顿,清瘦老头儿略一犹疑,就目透坚定之色,再落笔,写下第二句话。

    “同月,见武当人心散乱,心怀不轨,斗角勾心……”

    笔墨收起,剩下的列传就不可能在这里书就,需要回返长安城,搜集种种传闻和消息,进行考证,最终成稿,至少也得要数月光景。

    “赐道袍!”

    静观道人再开口,就有一名礼祭堂执事捧着一件早已准备好的纯白镶金边道袍,来到苏乞年身前。

    与普通诸峰入室弟子的纯白道袍不同,这一件雪白镶金边道袍,独属于诸脉掌峰弟子。

    有史官明鉴,礼部右侍郎见证,苏乞年正式接过掌峰道袍,成为青羊峰一脉掌峰大师兄。

    一时间,整个礼祭堂里里外外,无论是外院弟子,还是诸峰入室弟子,皆露出艳羡之色。

    一峰一脉掌峰弟子,为一脉传道人,更有机会争夺一代武当七子的身份。

    而历代武当掌门,皆出于武当七子,最重要的是,成为武当七子,可得到三疯道人亲授,指点武学,乃至耗费本源,为其推算武运。

    有天命宗师指路,毫无疑问,这是莫大的机缘造化,甚至可以说,不亚于证道元神,位列顶尖。

    武当史记中有载,历代武当七子,除了意外陨落于山外,乃至走火入魔,十之八九,都成功证道,臻至顶尖元神之境。

    这一代清静宁和四辈,下一个百年江湖将要开启,清字辈承前启后,礼祭堂前,很多诸峰入室弟子都心有所感,或许,下一代武当七子,也到了该出世的时候。

    两名杂役道人出手,苏乞年纯白镶金道袍加身,短暂的沉寂过后,礼祭堂前,诸武当外院,诸峰入室弟子齐拜。

    “见过青羊峰掌峰大师兄!”(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嗯,再次感谢很多帮十步宣传的书友们,这里感激不尽,给诸位鞠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