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章 觊觎,一念拒敌
    (求,大家都来支持正版订阅吧。)

    所谓灵物,天地孕育,先天而成。

    在苏乞年的认知中,灵物有两种,一种是灵药,就如这不灭太阳根,传说中是罕有散落的,得以坠落到大地之上的太阳火精入地,被一种名为不灭根的珍稀草药吸纳,再历经百年,才得以孕育而成。

    第二种就是灵材,可用以铸炼元神器,蕴藏经天纬地之力,经过顶尖元神人物炼化,可通达神灵,诞生神通,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而无论是灵药还是灵材,这样天地造化的灵物,都世所罕见,不是金银财力就能够得到的。

    这就是江湖武林的玄奇,随着修为的不断加深,苏乞年愈发觉得这方天地的精深奥妙。

    五月天,到了中旬已有夏意。

    这一天,有七名外院弟子上山求见。

    青羊殿中,苏乞年看七人,为首的一人并不陌生,却是那雷石峰外院的严清御。

    “苏师兄,我等七人欲拜入青羊峰一脉,还望掌峰大师兄成全。”

    严清御开口,他样貌普通,穿一身灰色道袍,此时微笑道,却也难掩身上的雍容气质,开口很从容。

    而除了这严清御之外,另外六人苏乞年有些陌生,只有极淡的印象,不过在而今的苏乞年看来,七人身上,都有极为相似的气质,只是深浅不一,当初他看不真切,而今就可以肯定,这是独属于官宦家世,位高权重之下,才能渐渐养成的上位者姿态。

    不等苏乞年开口,严清御就指着身边一个年轻人道:“这位戚师弟,其父本为正五品兵部主事,早年从军,不少部下而今身在一州地方驻军,不说位高权重,却也能说上几句话。”

    被称为戚师弟的年轻人闻言朝着苏乞年颔首致意,虽然面带微笑,但并不恭谨。

    苏乞年不动声色,只见严清御再次指着另一名看上去极为妩媚的年轻女子,道:“这位林师妹,其父本为吏部从四品郎中,门生众多。”

    年轻女子看向苏乞年,她身姿婀娜,极为高挑,此时眼睛轻眨,乌亮的瞳孔仿佛有秋水荡漾。

    “这位是薛师弟,其父本为青海道海东州从四品壮武将军,青海道境内旧部不少。”

    严清御逐一介绍,六人中父辈任职最低的,也是正五品位,最高的则官拜从四品,正四品就没有一人。

    最后,顿了顿,严清御笑道:“与苏师兄早有一面之缘,曾祖曾为湖南道益阳州刺史。”

    缓刑死囚!

    到现在,苏乞年哪里还不明白,除了这严清御,怕是三代科举之后,朝廷不允许第四代再入仕,才得以拜入武当门下,其余六人皆为缓刑死囚。

    苏乞年没有立即开口,几个年轻人就蹙眉,严清御朝几人使一个眼色,要他们按耐住性子,看向苏乞年,再次道:“眼下江湖盛传,我湖北道、湖南道、蜀道三道交汇之地,虚空古战场将启,届时苏师兄怕也要进入其中,我等虽然功力低微,却也在近几月筑基有成,至于沿途路上,诸多打点,各地官府,我等也熟知一二,自可为苏师兄分忧解难。”

    此言一出,苏乞年就心中冷笑。

    “果然是无利不起早,这些人出身高贵,哪怕沦为阶下囚,现在也已脱离罪籍,父辈曾居高位,无论是朝堂还是地方,各种关系盘根错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样的出身眼界,于人情世故可谓精熟,结党营私也是信手拈来,现在来拜入我青羊峰一脉,不是看重我曾经同为缓刑死囚的身份,而是看重我青羊峰一脉弟子稀少,而进入虚空古战场,诸峰诸脉皆有五个名额,这是想来分一杯羹。”

    苏乞年自认读圣贤书,却不比圣贤,不求泽被苍生,只求问心无愧,遑论他秉承《休命刀》真意,存世求光明磊落,如今受青羊峰一脉传承大恩,若是将这些人收入门下,来日各种勾心斗角,也有结党营私之嫌。

    遑论而今武当山中诸多气象,苏乞年也不是没有察觉,且他而今身为大汉正七品龙卫,一眼看来,武当山中不少入室弟子,修为武功都不俗,若存有心思,加入护龙山庄,成为龙卫并不很难。

    这江湖与庙堂之间,苏乞年嗅到几分异样的气息……

    “几位请回。”苏乞年开口,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解释。

    这一下,几个年轻人就炸了毛,压抑了许久的性子一下迸发。

    “严兄,你看看,这就是你说的所谓的同道中人,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区区正八品武库编修次子,能有什么底蕴,一丁点眼力见识都没有。”被称之为戚师弟的年轻男子嗤笑道,“什么《龟蛇功》第十层,真有那么厉害?我看也有不小的水分,江湖传闻,言过其实,遑论当今汉天子,圣上文治武功,天下莫不臣服,武者行凶,有六扇门缉拿,妖魔肆虐,有护龙山庄抓捕,斩妖除魔,皇家书院每一年走出多少圣贤门生,儒家高手,任职一方,教化民众,授武强身。”

    “不错,得了几分奇遇,就志得意满,真以为可以指点江山,天子脚下,是虎得卧着,是蛟也得趴着,武功再强也要守法!”那薛师弟接口道,冷笑连连,“严兄走吧,此子不成气候,不足与道。”

    严清御点头,最后看一眼苏乞年,脸色很难看,同为官宦家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乞年居然会拒绝。

    “慢着,让我来试试这位苏师兄的本事。”

    这时候,那位林姓女子突然开口,看向苏乞年,妩媚目光一下变得锋锐:“早闻《休命刀》之名,武当山中少有人见,今日讨教一刀。”

    除了严清御微微蹙眉,其余五人就目光一亮,这位林师妹家学渊深,其父曾为吏部从四品郎中,臻至一流混元境,家传一门《练虹刀》颇为不俗,位列一流上乘,刀法凌厉,如长虹贯日,曾被皇家书院几名大学士点评,可列入天下刀法前一百位。

    凭借《练虹刀》刀法和真意,这位林师妹年祭之后初入武当外院,就以贯通两条十二正经的修为,生生逼退两名贯通九条十二正经的外院高手,在五人看来,他们六人年祭之后就下山历练,联络父辈旧部,获得资助,短短数月修为就突飞猛进,特别是这位林师妹,赫然已经贯通七条十二正经,回山前一名觊觎其美色的采花贼,即便已有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修为,也未能挡住一刀,就身首异处,眼下放眼整个武当外院,恐怕再无抗手。

    青羊殿中,空气凝滞。

    苏乞年目光微冷,这几个曾经的官宦子弟颐指气使的习性不改,这会儿索求不成,就想要撒野。

    唯有严清御心中有些不安,他与几人同时下山,得到虚空古战场将启的消息后就立即赶回来,同时得知这苏乞年晋升《龟蛇功》第十层,被掌门宁通道人册封为掌峰弟子的消息,青羊峰一脉有主,得到五个名额,就让严清御动了心思。

    至于礼祭堂前与金锁峰清斛道人一战,吏部右侍郎与史官上山,严清御就没有细问,只知道那位清斛师兄败了,于那位清斛师兄,严清御所知不多,只知其前年诸峰大比,约莫位列一百多位,是一位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高手。

    而这几个月下来,同行历练,严清御对于这位林师妹却是颇有感叹,在他看来,这苏乞年虽然不弱,《龟蛇功》更臻至第十层,但到底未曾筑基,再强也不过堪比三流小成的高手,或许更胜一筹,但这位林师妹刀法强绝,未必不能够与其匹敌,就算最后不敌,一番鏖战,也能探清几分虚实。

    一念及此,严清御就定神,看向浑身锋芒毕露的林师妹。

    一身青锻束腰武袍,这位林师妹盯住苏乞年,内家真气流转,周身气流涌动,衣角猎猎,她伸手,握向背后一口形如弯月的长刀。

    无形刀道锋芒开始升腾,严清御六人顿时退后几步,未免陷入真气场域中,受到波及。

    苏乞年负手而立,目光冷淡,直到这位林师妹眼中厉芒一闪,握住刀柄。

    嗡!

    刀鸣铿锵,严清御六人顿时眼前一亮。

    但下一刻,那位林师妹就神色大变,握住刀柄的右手青筋凸起,任凭她如何发力,运转内家真气,就是不能令背后的长刀出鞘,《练虹刀》真意也似乎被生生锁死在刀鞘中。

    不好!

    严清御六人察觉到异样,立即看向苏乞年。

    哼!

    苏乞年不动,只冷哼一声,那林师妹顿时如遭雷击,蹬蹬蹬退后十数步,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就仰首倒下,晕厥过去。

    时至而今,《迷魂大法》第四重圆满,神庭孕神,精神力凝练,干涉现世,就算不动手,一个尚未臻至三流小成的人物,苏乞年也不放在眼里,那一点刀法真意,甚至不需要动用《慑魂术》,蕴藏休命真意的精神力就足以轻易碾压。(求,大家都来支持正版订阅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