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章 炼魔宗,灵鹫宫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凌晨周一将至,求周一。)

    湖北道荆州,江陵城内。

    五月近下旬,百姓着轻衫。

    这是一间临近洪湖的三层酒楼,楼高七丈七,有酒“猿啼酿”。

    此时正午未至,酒楼中人气初升,顶楼靠窗角落里,一张桌子四个角,有三人小酌。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猿啼酿传说是用古法,参照山中珍品猴儿酒所酿,传闻出窖之日,必有猿猴来窃,虽有夸大之嫌,却也名不虚传。”

    三人中,一个年轻胖子啧啧赞叹,连饮三杯,惹得另外两个少年中略大的一人瞪他一眼,冷冷道:“一两雪花银,自然名不虚传。”

    胖子闻言顿时干笑两声,小心给两人斟满杯子,才小声道:“难得行走江湖,出了一州之地,这地方好酒,难得一遇……”

    说着,胖子看少年越来越锐利的目光,顿时收敛形骸,摇摇头,正色道:“一个月前,老宅就空了。”

    空了?

    身着青衫的少年露出沉吟之色,清羽家中世代为戏班子的主胡,这一代除了他机缘巧合,拜入武当门下,父母乃至祖父母都常年混迹于这江陵城中的戏班子里,从未离开过江陵城,老宅突然空了,长达一个月,就有些离谱了。

    此刻,桌前的三人正是一路悄然离开武当山的苏乞年一行。

    “没有人知道行踪,似乎一夜间蒸发,”胖子脸色有些难看,“下山的三个杂役应该早就到了,有人看到他们三人去过老宅,但很快就不见了。”

    有古怪!

    苏乞年眸子微冷,而此时没有一点头绪,暂时他也没有前往此地护龙山庄的意思,身为正七品龙卫,虽然可以借助护龙山庄之力,不过眼下他臻至《龟蛇功》第十层,不能轻易曝露身份,以免引来觊觎。

    胖子还想要再说什么,与静谷两人脑海中就响起苏乞年的声音。

    很快,三人再饮两杯酒,就不动声色地起身离开,三人下了酒楼,步子很快,不多时就出了江陵城,没过半炷香,就在一处偏僻的荒林前被拦住。

    “看来你们也是武当弟子,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这是两个中年人,做普通百姓打扮,一路尾随,现在突然出手,截断前路,扯开头巾和外衣,就显露出来里面的劲装和刀剑。

    这时,其中一名中年人扫过苏乞年三人一眼,略一感应,就眼前一亮,冷笑道:“不错,的确是武当《龟蛇功》的气韵,只有这种顶级筑基功练出的气血才如此纯净,等了这么久,又等来三人,真是你我兄弟二人的造化。”

    “不过也不能再逗留了,抓了这三人就离开,加上这三人,每日喂养,源源不断的纯净气血,剩余的那些普通人,就不再需要了。”另一名中年人接口道,“镇国大宗不可小觑,要谨慎行事,不能坏了少主人的大事。”

    “不错,”中年人也露出忌惮之色,他看向苏乞年三人,淡淡道,“现在你们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弟兄二人动手,奉劝你们一句,乖乖束手还能有活路,不然就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此看来,我们要找的人,的确在你们手里,还活得好好的。”苏乞年平静道。

    “少废话,很快就送你们团聚!”

    两个中年人相视一眼,瞬间出手,干净利落,内家真气勃发,这真气霸道凌厉,伴着煞气,有些超乎想象的势大力沉,在苏乞年看来,不过刚刚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修为,出手的力道之大,一瞬间洞穿空气,四只大手如大山镇落,朝着三人肩头落下,竟有几分三流大成的气韵。

    胖子和静谷一动不动,苏乞年出手了。

    这一出手,就如雷霆万钧,不是比武切磋,需要留手,他直接震拳,没有半点花俏,两只拳头绽放混沌光,洞穿空气,仿佛一头神龟骤然间复苏,撞碎束缚镇压的大山。

    咔嚓!

    有筋骨断裂之音,两个中年人惨呼一声,就横飞出去,然而苏乞年的速度更快,两只手凌空一抓,空气在掌心坍塌,龟蛇吞月的精髓早已出神入化,横飞出去的两人顿时被拉扯,落到苏乞年身前。

    砰!

    两人如烂泥一般跌落在苏乞年脚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两人面露惊恐之色,简直难以相信,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居然如此生猛,武当龟蛇拳在其手中仿佛可以打穿苍宇,与他们此前所见,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说,你们是什么人,我武当的几人现在何处?”胖子一脚踢翻两人,斥道。

    “奉劝你们一句,现在就放了我们二人,否则坏了少主人的大事,你们一个也逃不……”

    其中一人尚未说完,就目光混沌,陷入呆滞,却是苏乞年动用慑魂术,直接降服其精神。

    “出身。”

    “炼魔宗。”

    这一开口,另一名中年人就神色大变,不过静谷出手更快,一掌将其震晕。

    “炼魔宗,魔门十三宗!”

    胖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没想到在这江陵城中觅到魔踪。

    苏乞年也恍然,难怪觉得这两人的真气古怪,过于极端,追求力量,原来是魔门心法,他再凝视两人,就洞悉一些隐秘,比如两人体内,诸多经脉隐现裂痕,分明就是内家真气提升过快,过于霸道凌厉,留下了许多暗伤。

    “少主人是谁?”

    “少宗主炼星河。”

    炼魔宗少宗主!

    苏乞年蹙眉,而静谷闻言却是神色骤变,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胖子迟疑道:“武功很高?”

    静谷点头,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少年沉声道:“两年前,龙虎榜有一次更替,有人上榜,不是打上去的,而是因为榜上有人陨落。”

    胖子瞪大眼珠子,试探道:“你的意思是,是这一位炼魔宗少宗主……”

    静谷看他一眼,眼中透出浓浓的忌惮之色,道:“传闻,当初那一位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出自灵鹫宫,高居龙虎榜第四十三位,身负《北冥鲲神诀》这一门绝顶传承,历来为榜上诸多年轻高手忌惮,若非是年纪尚轻,武学领悟有缺,未必不能破入前十之列,而两年前,却被那一位初出茅庐的炼魔宗少宗主生生炼尽一身气血真气,北冥倒灌,身死道消,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嘶!

    胖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灵鹫宫他是知道的,与武当同为大汉十大镇国大宗之一,镇宫的《北冥鲲神诀》威震天下,不仅可以吞纳异种真气,化为己用,更可吞噬世间诸多元气灵力,哪怕是魔门、妖族真气,也没有不能化解的,更有一门《北冥鲲神掌》,号称掌尽诸天,乾坤破碎。

    很难想象,灵鹫宫的传人,登上龙虎榜四十三位的年轻人杰,居然在己身引以为傲的领域被人击败,丧失性命。

    苏乞年心神震动,就算是他武当而今唯一登临龙虎榜的乾天一剑清乾道人,据他所知,也不过身在龙虎榜第四十九位。

    不可否认,乾天一剑的确深不可测,几次照面,即便是而今,苏乞年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对方手中撑过几招,只论内功修为,对方怕也已经在二流龙虎境走出很远,早早涉足精神领域。

    由此,苏乞年可以想象,那位两年前就将灵鹫宫《北冥鲲神诀》传人生生炼死的炼魔宗少宗主,到底拥有着怎样的身手。

    但也只是短暂的震动,苏乞年眸子就变得冰冷,淡淡道:“你们抓捕普通人,还有练武之人做什么。”

    “少主人有令,以炼血葫芦吸纳气血,凝练血元丹,越是筑基功功力深厚,凝练出来血元丹更纯净。”

    血元丹?

    苏乞年蹙眉,不用想,也知道是魔道炼丹的邪术,当下,他就运转慑魂术,命其引路,前往囚禁之地。

    这是江陵城外一座无名荒山上,草木凋零,十分荒凉,不过乱石嶙峋,极易迷失方向。

    而清羽等数十人,就被囚禁在这荒山中一处极隐秘的洞窟内,另有一名饿虎跳涧,三流小成的炼魔宗执事看守。

    这一次,苏乞年出离地愤怒了,混元熔炉化作小山般大小,龟蛇拳真意碾压真空,将其生生震成齑粉。

    洞窟中,清羽以及下山的三名杂役道人奄奄一息,浑身气血近乎枯竭,只剩皮包骨头,除此之外,还有数十名普通百姓,也都骨瘦如柴,已经有人咽了气,蜷缩在角落里,尸首都开始腐烂。

    除此之外,一只通体血红的葫芦于半空中沉浮,葫芦口张开,从清羽等人身上,就有丝丝缕缕的气血被引动,如百川归海一般,没入葫芦中。

    苏乞年震拳,一尺来长的混元拳芒破空,铛的一声,有金铁交鸣之声,那血红葫芦只是轻震,并无损伤。

    锵!

    下一刻,赤金刀光乍现,如闪电横空,空气被割裂,真空扭曲,噗的一声,血色葫芦被一分为二。(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凌晨周一将至,求周一,这两天有点小瓶颈,再过几天周末给大家爆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