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三章 江湖有血,刀试边疆
    (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武当派,青羊峰一脉掌峰大师兄苏乞年。

    当今大汉武林,唯二之一的顶级筑基功第十层。

    是他!

    很多江湖散人露出振奋之色,他们出身卑微,没有门派、世家的底蕴,十之八九都尚未筑基,于他们而言,筑基高手施展出来的武学功法虽然精深奥妙,但毕竟参悟艰难,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触及的境界,如苏乞年这般,尚未筑基,却将一门顶级筑基功练至第十层境界的,才是他们最为迫切想要观摩借鉴的。

    “刀名冷电,断发利刃。”

    快刀封家的年轻传人很沉稳,他样貌普通,一身墨色长衫,身量不是很高,却筋肉饱满,此时看向苏乞年,缓缓拔出背后雪亮长刀,有无形锋芒之气散溢,百丈擂台四方,不少江湖散人惊叹,不愧是成名刀道世家的传人,年纪轻轻就领悟刀道锋芒,于刀法之道,真正迈入门槛。

    立于擂台之上,苏乞年捕捉四方诸多评头论足,身为镇国大宗一峰一脉之掌峰弟子,他本不该如此抛头露面,若是日后江湖流传,多半要损了武当颜面。

    快刀封家,以一门《疾风冷雨刀》闻名江湖,位列一流上乘,封家起于甘陇道天水州,虽然止步于一流,却是一方传承久远的千年世家。

    “拔刀!”

    擂台上,苏乞年化掌为刀,斜指地面。

    此时,除了一干不明虚实的江湖散人觉得这个武当新晋掌峰过于托大,即便是已然饿虎跳涧,步入三流小成之境的封家《疾风冷雨刀》传人,也只是微微凝住目光,到了一流世家、宗派的底蕴,很多江湖消息不说朝发夕至,却也相差不多,于这位《休命刀》的隔世传人,年轻刀道世家传人曾用心琢磨过,乃至江淮道海陵州那被诸多年轻龙卫极力掩饰的城楼一战,他也知之甚详,明白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绝对不能够有半点小觑。

    顶级筑基功第十层,古往今来多少惊采绝艳之辈,而江湖武林每一代,又能有几人成就。

    年轻封家传人知晓一些隐秘,是以他迫切想要出手,或许过了今天,就再难碰到这样的对手,掌握有在他封家刀碑上被列为天下第十的,唯一仅止步于一流之境的至强刀法。

    嗡!

    有刀鸣声,年轻封家传人握刀,锋芒之气越来越盛,无形锋芒切割,以其为中央,方圆十余丈,空气支离破碎,显露出来一道道苍白的真空裂痕。

    嘶!

    很多江湖散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锋芒太盛了,相隔数十丈,也令人面皮生疼,忍不住退后。

    不远处搭建精巧的四层酒楼顶层。

    梁空诧异道:“这一位现在就消耗精神,发出这一刀,不怕进入虚空古战场后坠下巅峰吗?”

    呼!

    下一个瞬息,擂台上,年轻的封家传人出手了。

    有刀光绽放,青色刀气轻盈且锐利,长达七寸,交织成漫天雨幕。

    青色刀雨,如乌云盖顶,溃落下来。

    这就是属于封家《疾风冷雨刀》的真意,苏乞年眼前,不见天穹,不见擂台,唯有大雨瓢泼,狂风席卷,而他孑然一身,立于断崖之边。

    这股刀法真意太凌厉了,凌厉到擂台边一些江湖散人惨呼一声,被无形锋芒灼伤双眼,震慑精神,心血一滞,顿时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踉跄倒退,更有不堪者仰首倒下,晕死过去。

    而这样的场面,一干江湖散人仿佛司空见惯,早有至交好友准备好,将其抬起,搀扶出人群。

    胖子三人却感到有些震撼,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酷烈的江湖,也深深明白自己等人的幸运,如这些江湖散人,就是为了能够观摩学会一招半式,而不畏生死。

    锵!

    弹指间,苏乞年出手了,他化掌为刀,一掌斜斜斩出,看上去平淡无奇,甚至可以清晰捕捉到轨迹,但就是这样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掌刀,却穿透层层雨幕,撕裂凛冽刀风,震破狂暴的真意压迫,斩在那一口冷电刀上。

    铛!

    有金铁交鸣声,年轻封家传人踉跄倒退,冷电刀脱手而出,落于十丈之外。

    四方皆静!

    很多江湖散人尚未看清,那封家年轻传人就长刀脱手,着实出人预料。

    “可怕!”

    这是人群中一些来自诸宗派、世家的年轻高手,这时候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大不相同,本来因为苏乞年尚未筑基,还存有的几分轻视,顿时烟消云散。

    一掌刀破去快刀封家传人的《疾风冷雨刀》,恐怕眼下这龙池镇中,年轻一辈能做到的并不多。

    此刻,擂台四方诸多茶肆酒楼中,很多看戏的年轻一辈就霍地起身,目光变得炽亮,显然见猎心喜,其中不乏一些身着甲胄,气息凌厉且冷峻的年轻人,那是属于军伍的铁血气质。

    “清流道兄,贵派这位苏掌峰,恐怕不简单,于虚妄中见真实,我等年轻一辈,大多都是龙虎汇聚,步入二流之境后,才于涉足精神领域之后,渐渐洞悉。”酒楼顶层,梁空拍掌,不吝赞叹道。

    清流道人目光微凛,很快恢复如常,轻笑道:“这位苏师弟的确天赋悟性不俗,只怕他苏家前因难断,步入邪路,若行正道,当是我道门之福。”

    梁空眉头微挑,手指轻抚琉璃金玉扳指,道:“梁某偶然耳闻,当初那苏家,似乎是勾结魔道入的重罪,不过区区一个正八品武库编修,身家清白,这其中怕有一些蹊跷……”

    清流道人微笑道:“庙堂之上,暗流波诡,却不是我等能够揣度的。”

    他是不相信,这位落魂箭梁家的少主,所谓偶然耳闻,怕是刻意为之。

    此时擂台上,封家年轻传人拾起冷电刀,深深看苏乞年一眼,而后一言不发,走下擂台,这是一个有些沉默的年轻刀客,苏乞年能够感到对方一颗不滞于物的求道之心,相比自己,却要纯粹许多,不过这世上,总有许多无奈,让人无从选择。

    没有立即走下擂台,苏乞年依然长身而立,一动不动。

    嗯?

    很多江湖散人侧目,心神震动,这位武当青羊峰的少年掌峰,还想要再战两场吗?

    眼下龙池镇中年轻一辈强者汇聚,历来撑过三场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就一些驻守在擂台边的江湖游侠儿所知,这半个月来,这座古擂台上历经三场而不败的,不过寥寥十余人。

    当然,诸如镇国大宗,顶尖宗派、世家,几乎没有几个人抛头露面,即便是切磋,也都点到即止,闭门观武,不会登上擂台,为众人戏子。

    “好一个武当青羊峰掌峰!东海边疆归德校尉秦九川请教!”

    有一道身影踏空,自不远处一间三层酒楼顶层跃下,脚步虚空连踏,就如利箭一般横越十余丈,落到擂台之上。

    “《虚空箭步》!这是军中二流上乘轻功。”

    “归德校尉,位列从六品,至少是三流大成的武功!”

    ……

    “东海边疆吗?”

    苏乞年喃喃道,倏尔扬声道:“素闻四海边疆各有千秋,武当苏乞年请教。”

    “狂妄!”

    擂台上,来自东海边疆的年轻校尉眸子一冷,他一身精铁甲胄,手持一口密云纹铁长刀,刀身雪亮且殷红,甫一开口,就有浓烈的铁血杀戮之气扑面而来。

    军伍炼人心,苏乞年察觉到对方祖窍神庭中蛰伏的强大精神,只是未曾涉足精神领域,不能引动,但已然无形中积蓄起来煞气与杀气,可压迫精神,撼动人心,不容小觑。

    这样的经历,再施展军伍中创演的杀戮武道,寻常同境高手,多半不是对手。

    “秦兄,这位武当青羊峰掌峰既然请教,遂了他的心愿又何妨!”

    刹那间,从先前的酒楼上,再次飞跃下来三道身影,皆一身精铁甲胄,步法玄奇,落到擂台之上,分毫不差,占据四象方位,将苏乞年困锁其中。

    “南海边疆怀化校尉陆风!”

    “西海边疆昭武校尉乌千殇!”

    “北海边疆振威校尉时寒!”

    连同此前的东海边疆归德校尉秦九川,四海边疆四位从六品校尉登上擂台,不说诸多江湖散修游侠儿,就是很多宗派、世家出身的年轻高手,也隐隐屏住呼吸,这些日子以来,军伍中的年轻骄楚向来克制己身,轻易不出手与人切磋,不想今日却被这位武当青羊峰少年掌峰一下引动。

    锵!锵!锵!

    合共四口密云纹铁长刀出鞘,四口断发利刃,都是皇家铸铁工艺,极为锋锐,断发利刃中也少有可及。

    “传闻三千年前,刀圣公孙绝评点天下刀法,《休命刀》被列入天下十大刀法之列,秦九川四人请刀!”

    四名年轻校尉扬刀,没有寻常江湖年轻一辈的自负,即便联手,也从容平淡,刹那间忘我,有无形气机交织,切割空气,隐隐化成一方锋芒囚笼,欲将苏乞年封镇在内。(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