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四章 四海刀,妖血人头下酒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六月天,龙池镇中燥气渐升。

    东南角,古擂台斑驳,这一战注定要牵扯不少人的目光。

    一方是武当新晋掌峰弟子,青羊峰一脉《休命刀》传人,近日更以武当《龟蛇功》第十层的功力名动天下。

    另一方则是四海边疆四位年轻的从六品校尉,军伍中历经生死磨砺出来的青年高手。

    古擂台四周,很多刻意修建起来的茶肆酒楼中,来自诸多二流以上宗派、世家的年轻传人们,此时也不禁微微眯眼,龙池镇中安稳近半月余,江湖中人虽然摩擦不断,但总有一些克制,未曾有人招惹那些一身甲胄,煞气浓郁的军伍中人,或是那些头戴方巾,一身儒衫的读书人,没想到今日这个少年甫一入镇,就搅动风云。

    古擂台上。

    苏乞年目光微凛,四位自四海边疆走出的年轻校尉,从六品位,一身内家修为,至少都有了三流大成之境。

    四名年轻的沙场刀客,此时分立四象,浓烈的煞气与杀气如潮水一般涌动,无形的精神压迫,冲刷着苏乞年的祖窍神庭。

    苏乞年身不动,神庭之中,神灵身绽放光明,似乎永恒不动的神祗,任凭煞气杀气冲刷,也不见半点变化。

    空气支离破碎。

    四名年轻校尉刀道锋芒交织,这是令诸多江湖散修、游侠儿感到惊悚的一幕,空气如蛛网般龟裂,苍白的真空裂痕一道道,仿佛一座杀戮囚笼,将那位武当少年掌峰笼罩。

    叮!叮!叮!

    有火星点点,随着真空裂痕临身,苏乞年青衫微荡,泛起一层混沌光,两者碰撞,竟生出金铁交鸣之音。

    混元气血!

    四名年轻校尉眼中同时闪过一道精芒,刹那间,占据青龙位的东海归德校尉秦九川出手了。

    刀光生,如狂风起,呜咽如鬼哭厉啸。

    密云纹铁刀尖上,纯青无瑕的刀气吞吐,能有一尺来长,空气被刺破,真空生出扭曲的迹象。

    “四海刀之一的《北海裂风刀》!”

    有熟识军伍的江湖游侠儿惊喝出声,既而四方皆震,很多年轻高手再看古擂台上的四名年轻校尉,就隐隐生出一股明悟。

    大汉军伍,有别于佛道儒三家,内功武学出于沙场,重杀戮,往往出手不容情。

    若论军中武学,被众多江湖武林中人熟识并看重的,这《四海刀》绝对榜上有名。

    传闻,这《四海刀》乃是当年四海边疆四位正三品戍边大将军共同推演,创造出来的,共有四路刀法,每一路刀法单独分开,也足以位列一流上乘之境,若是四路刀法学全了,融合归一,就是一门直指元神的顶尖刀道。

    神灵身坐镇祖窍神庭,洞悉虚妄,直指本源,面对这一刀,苏乞年没有半点犹疑,背后赤金长刀出鞘。

    这一刀,似朝阳初升,驱散黑暗,赤金刀光切割,无声无息,什么狂风鬼哭,皆如阳春白雪般消融。

    锵!

    苏乞年刀式未尽,占据朱雀位的南海怀化校尉陆风再出刀。

    “《南海赤焰刀》!”

    有人惊呼,只见刀光如火,映照穹天,属于秦九川近乎破灭的刀风再起,风助火势,两路刀法真意合一,苏乞年祖窍神庭中,竟浮现出来一口青红光刃,斩向神灵身。

    一寸神灵身目光如电,手中乌黑如墨的休命刀轻扬,那青红光刃斩在刀身上,如遭雷击,瞬间崩碎。

    秦九川与陆风微微色变,气机感应,剩下的北海、西海两位年轻校尉几乎在同时出刀。

    一人刀光厚重,真意如千万大山,一人刀光浩荡,真意如弱水三千。

    “《西海重山刀》!《北海弱水刀》!果然是《四海刀》!”

    轰!

    弹指间,四色刀光交织,四刀真意缔结,融合归一。

    一股磅礴的内家真气炸开,锋芒瞬间炽盛至极颠,只见瀑布一般的四色刀气坠落下来,每一道都长达尺许,更伴着丝丝缕缕的混沌气,竟是接引下来了虚空深处不可测度的天地元始之气。

    叮叮叮叮!

    古擂台火花四溅,散碎的刀气凌厉,百丈擂台,在这股交织缔结的刀法真意下彻底陷入真空世界。

    白茫茫的真空里,四色刀光如瀑如海,将苏乞年淹没。

    “不好!”

    胖子大惊失色,与清羽相视一眼,这刀法太可怕,四位年轻的从六品校尉联手,恐怕三流之中已无抗手。

    仅仅只是瞬息之后。

    一缕赤金刀光在那如瀑的四色刀气中绽放,如闪电横空,嗤啦一声,就将那四色刀瀑生生剖开。

    刀式再变,闪电化开,混沌一般的刀光喷薄,隐约可见一头龙龟昂首,仰天长啸,吞纳九天明月。

    这是休命第四刀!

    近两尺长的混元刀气混混沌沌,龙龟长吟,竟化作实质一般的刀鸣声,席卷四方,休命真意撼动人心。

    铛!铛!铛!铛!

    至此,五口长刀终于交击,接连四声巨响,宛如洪钟大吕,震得擂台四方数十江湖散修跌坐一地,东倒西歪。

    “好刀法!”

    四方有人高喝,却不知何人开口,也不知道是在称赞哪一方。

    数息后,古擂台上真空渐渐愈合,刀气锋芒溃散,成一股大风席卷出去,显露出来当中的五道身影。

    只见苏乞年五人静立不动,气定神闲,点尘不沾,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原地,四名年轻校尉盯住苏乞年,而后又看向自己手中的密云纹铁长刀,刀刃上赫然生出一道清晰的缺口。

    “宝刀无痕,刀好,刀法更好!”

    这是东海边疆归德校尉秦九川,他收刀归鞘,身上煞气敛去,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锵!

    另外三位年轻校尉相视一眼,也同时收刀归鞘,再看上苏乞年的目光就浮现出来感叹之色,这一战虽然未分胜负,但是他们四人联手,《四海刀》缔结,演化顶尖刀法真意,四人合力依然未能占到半点便宜,已经是败了。

    当然,四人也有压箱底的功夫尚未动用,不过四人有感觉,眼前这位来自武当山青羊峰的少年掌峰,也同样未尽全力,再比下去,恐怕就难收住手,而虚空古战场将启,未免得不偿失。

    苏乞年亦收刀,轻笑道:“素闻《四海刀》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博大精深,来日去往边疆之地,再向四位请教。”

    “好说!敢去边疆的都是好汉子!”

    “不嫌弃就来喝一碗!”

    四人风风火火,言语间就跳下古擂台,苏乞年微怔,既而就轻轻摇头,自己存心交手,这几位来自四海边疆的年轻校尉看上去冷漠桀骜,却少了几分心机,到底是军伍中走出来的,边疆苦寒之地,抵御妖族,血与火中杀出来的性子,少有拐弯抹角。

    等到苏乞年走下古擂台,四方不少江湖散修、游侠儿再看向他的目光就更多出几分敬畏之色,哪怕他们之中不少人已年过而立,乃至不惑之龄,江湖武林,向来论资排辈,而更重要的是武功。

    大汉历代重武,江湖亦如此。

    相比于一干江湖散人,一些来自诸门派、世家的年轻子弟,远远看向苏乞年的背影,就生出几分浓浓的忌惮之色,很难想象,顶级筑基功第十层,气血居然雄浑到这样的境地,不论武学领悟,一些眼力卓绝之辈却是看出来,这位武当青羊峰的少年掌峰,能够与四位从六品,至少三流大成的年轻校尉交手,最根本的,还是一身深厚无比的混元气血。

    尚未筑基,就打下这样的根基,果然不愧是历代天命宗师,也未必能够在年轻时成就的顶级筑基功第十层。

    而这一番交手,于很多暗中观摩的年轻高手而言,此番虚空古战场之行,又有一个需要关注且防备的高手铭刻进脑海中。

    这一切种种,于此时的苏乞年而言,逃不过他的眼睛与感知,却都不重要。

    胖子三人跟上,登上一间三层酒楼,有些破败,食客也少,不知道店家出于什么样的心思,秦九川四人坐下后,早有小二端上来几大坛子酒,倒出的酒水殷红如血,更有血腥气,看得胖子有些咋舌和好奇,而清羽蹙眉,静谷则凝神思索。

    “这是血头酒!渴饮妖血,人头下酒,拜将封侯!”

    那位北疆振威校尉时寒开口,盯住苏乞年,扬起海碗,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摔烂,喝道:“痛快!”

    “******的,老子的碗不要钱!”楼下传来掌柜的洪亮的喝骂声。

    时寒却骂道:“几年边疆不见,血腥气淡了,淡出鸟了!”

    楼下顿时没了声响,而苏乞年心中一动,抓起身前的一只海碗,猩红酒水下肚,血腥气盈鼻,似有一团火在胸腹炸开,时至而今,这是苏乞年饮过最烈的酒。

    沙场斩妖,血如酒。

    这是与江湖武林不一样的味道。(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周末会来给大家爆发,求订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