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九章 斩邪,七叶凝神草
    (求,求订阅,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血雨洒落,朝阳初升,苏乞年沐浴朝阳而立,看得剩下的两名大寇弟子心神都颤栗。

    此时,苏乞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太强了,简直不像是三流开天境的人物所能拥有的,那炽盛的内家真气至大刚阳,两名大寇弟子分明没有捕捉到本源气息,而内家真气却炽烈到达这样的境地,简直难以想象。

    逃!

    几乎是没有半点犹疑,两名大寇弟子抽身暴退,他们实在是被吓破了胆子,眼前这个武当少年太凶残了,居然一拳将寒山剑弟子打碎,这样的拳力,已经不是他们这等初入二流龙虎境的修为可以抵挡得了。

    练武之人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自十四岁筋骨长成开始练武,到筑基,普通人至少都需要十年的打熬,到二十三、四岁,才有降服心猿意马,开天辟地的可能,一些出身富贵家世,身体底子厚,根骨上佳的,正常也得要五、六年光景,至弱冠之龄方可筑基。

    而如苏乞年这般,年仅十六就成功筑基,开天辟地的,在两名大寇弟子看来,就算是他们,诸多供给,也足足花了三年时间,不用说以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筑基,两人不过是在拥有了一匹天马之力后,就难有寸进,最终尝试筑基,一举开天辟地的。

    在此刻的两人看来,在修行速度上,能够与眼前的少年比拟的,恐怕也就剩下了龙虎榜上那八十一位年轻人杰,或是天资悟性绝顶,惊采绝艳,或是得到了惊人的机缘造化,一步登天。

    刹那间,两人都动用了极尽速度,都是两位二十四桥大寇传下的二流上乘轻身步法,一掌断江的传人脚步沉凝,隐隐与大地呼应,他步法极快,呼吸间就远去十余丈,而年轻的邪儒弟子更是步履蹁跹,他身姿轻盈,若惊鸿,却带着邪魅气韵,比之另一位大寇传人丝毫不慢。

    两人各奔东西,显然都在赌,赌苏乞年只会追逐一人,且从之前看来,这位武当青羊峰的少年掌峰,于轻身术并不擅长。

    朝阳下,苏乞年青衫飞舞,他冷笑,只一步迈出,就如缩地成寸,跨越近二十丈,来到那一掌断江传人的背后,同时一只拳头绽放刺目的拳光,一拳打出,若浮光掠影。

    砰!

    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同样惊骇欲绝的一掌断江传人表情凝滞,横飞出去,当空炸碎。

    这是一股可怕的拳力,刚阳正大,龟蛇拳在苏乞年的手中隐隐生出一种蜕变,此时,几乎每打出一拳,苏乞年都有所领悟,龟蛇拳真意在蜕变,恐怕在不长的一段时月之后,就会蜕变完成,成为一门新的拳法。

    什么!

    数十丈外,邪儒弟子精神颤栗,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儒雅气质,一双眸子在短暂的惊骇之后就化成一股狰狞与疯狂。

    他转身震拳,灰白真气破体而出,邪气凛然,这一刻,他似乎化身古代大儒,屹立在天地之间,而浩然正气升腾,倏尔变化,邪气森森,如一尊邪神挣脱桎梏,被释放了出来。

    这是《邪动拳》,第二十桥邪儒的成名武学,一名由正转邪的皇家书院原正五品学士,一身儒家内功蜕变成为邪道真气,从而孕育出来了这一门邪气诡异的拳法。

    不过于苏乞年而言,什么样的邪祟都逃不过休命真意的净化,他足踏《镇龙桩》,展开一种极速,背后赤金长刀出鞘,在开天辟地,孕育出来内家真气之后,第一次施展《休命刀》。

    锵!

    一道炽盛的刀光,仿佛一轮赤金大日升起,光芒万丈,什么邪祟污秽,都无所遁形,一切邪念都烟消云散。

    噗!

    一身轻响,苏乞年收刀入鞘,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等到苏乞年收起那口寒山剑,远去数十丈,那如被定在原地的邪儒弟子眉心处,方才显现出来一道清晰的刀痕,由上而下,贯透全身,紧接着,其整个人无声无息的,被一分为二。

    半盏茶过去,有循着血腥气而来的豺狼,开始啃食残破的尸首血肉。

    呼!

    这时,一道身影蓦地出现,半空中留下数道残影,嗤嗤数道指气破空,青光氤氲,就将几头豺狼击毙。

    这是一名年轻女子,一身青白长裙,肤若凝脂,柳眉修长,只是生有一双桃花眼,目光流转之间媚态横生。

    她身姿婀娜,此时目光一扫就不禁色变,喃喃道:“好强的拳力,这种至大刚阳的真气,到底是道门还是佛门,居然被人截了胡,此人若是年轻一辈,恐怕也接近了龙虎榜上那些妖孽,此地临近永州,难道是九嶷山的传人?还是祁阳县那一位……”

    ……

    一炷香后。

    苏乞年止步,看一株桃树上的刻痕,那是胖子三人留下的痕迹,只是他目光一动,就看到地上清晰的马蹄印,还有一些散乱的,深浅不一的脚印,再眺望前方,十余里外,赫然是一座延绵的古城。

    湖南道,永州,祁阳县。

    这是一座古城,城墙斑驳,墙角生满青苔,城门上石刻的祁阳两个大字令苏乞年微微侧目,普通百姓看不出来,但如他这样孕育诞生出来精神力的练武之人,就可以从中捕捉到一股至大刚阳的意境,显然篆刻之人,拥有一身不俗的至阳内功,笔锋转圜之间,更有淡淡的锋芒之气萦绕。

    这祁阳古城据苏乞年所知,怕筑城得有千年岁月,千年尚有锋芒不散,又由此可见出手之人除了一身高深内功之外,于剑道更有极为精深的造诣。

    苏乞年进城,就发现了胖子三人留下的隐蔽刻痕。

    小半个时辰后,再转过一条幽深的巷子,苏乞年就看到一座显得有些清幽,且略有破败的宅子。

    “李府!”

    苏乞年看到牌匾,花梨木的匾额上生有裂痕,落了一层不浅的灰尘,而两名家仆守在大门前,一脸不忿与畏惧交织,两人藏在袖子下的拳头捏紧,指节都发白。

    “止步!”

    苏乞年刚要迈步,斜地里就冲出来几个豪奴打扮的武夫,千层底缎靴,绣云纹锦袍,腰间悬刀挂剑,一脸不善,拦在苏乞年身前。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出去!”

    为首的一名中年人斜睨苏乞年一眼,看苏乞年不动,就斥道:“我说话你听不懂吗?少年也学人出来行走江湖,生了几根毛,不要好奇,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这时候,中年人身边一个年轻仆从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迟疑道:“管家,会不会是这李家请来的帮手。”

    嗯?

    中年人目光一挑,微微蹙眉,就打量苏乞年一眼,冷冷道:“不错,少年,你老实说,到这里做什么,这条巷子里只有这一户人家,不要说你迷了路,祁阳城里古巷数百条,你走到哪里不好,偏偏走到这里,与我龙溪李姓作对,你是生了几颗熊心豹子胆。”

    “废话!”

    苏乞年没有一点和这些小人物纠缠的意思,他袖手一挥,内家真气一吐,就掀起一股狂风,连同这中年人在内,七八个豪奴打扮的武夫顿时被掀飞出去,摔落在墙角,哼哼唧唧,一身骨头都似乎散了架。

    李府大门前,两名家仆看得目瞪口呆,而后就有些兴奋,看向苏乞年,道:“可是苏少侠驾临。”

    苏乞年眼中有光华一闪而逝,点头道:“正是。”

    “三位少侠已经在正厅候着了,苏少侠请。”

    一名家仆立即打开大门,苏乞年迈步,就随着进入府中,而另一名家仆也很快进来,左右看看,将横木放下,大门拴好。

    穿过一条不长的回廊,在家仆的引领下,就来到这府中的正厅,不用看,苏乞年脑海中,就映照出来清羽三人的身影。

    “苏师兄!”

    看到苏乞年进来,胖子三人皆起身,不过称呼上就很简单而生分,显然并未曝露出来真实身份。

    “苏少侠请入座!”

    这时候,一道显得有些软糯而悦耳的声音响起,这是一名穿着黑袍孝衣的年轻女子,看上去约莫二九芳华,清丽纯净,裸露出来的小半截玉颈白如羊脂,此时端坐在上首,一双如墨玉般的眸子看似镇定,却又有一种隐晦的审视目光,微不可查地打量苏乞年一眼,就露出几分忧色。

    不过紧接着,随着引路的家仆在其耳边低语几句,女子就眼前一亮,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郑重。

    略一沉吟,等到苏乞年落座后,少女就开门见山,直接道:“三位之前出手相助,李府上下感激不尽,三位也知道我李府如今处境堪忧,只要几位少侠肯出手,为我李府解围,李府上下定当感激不尽,至于那一株七叶凝神草,李府也愿意双手奉上。”

    七叶凝神草!

    苏乞年心中一动,就明白过来,原来是胖子三人发现了七叶凝神草的踪迹,不过眼下看来,似乎想得到这七叶凝神草,并没有那么简单。(求,求订阅,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