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六章 蚍蜉不死心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冲精品,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

    界亭石台上。

    两名年轻的衡山弟子也不禁露出几许玩味之色,于这南岳县余家少家主,他们也多有不满,不过对方背景深厚,却不是他们两个籍籍无名的衡山弟子可以得罪的,现在有人触了眉头,两人也感到心里畅快,至于苏乞年四人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后果,两人并不关心。

    “你们好大的胆子!”

    众目睽睽之下,那余家少家主眸子一立,就有寒光迸溅,他双手内家真气一挣,就欲下狠手。

    却不想,胖子一只大手好像铁钳一般纹丝不动,而那余家少家主只感到自己挣脱的内家真气如泥牛入海,陷入对方的掌心,根本不能起到半点作用。

    啪!

    下一刻,胖子松手,再闪电般出手,一个巴掌甩落,那余家少家主顿时横飞出去,当空吐出几枚带血的牙齿,半边脸瞬间肿胀如馒头。

    什么!

    这一下,一些本来并不看好的宗派、世家子弟就露出惊色,那年轻胖子分明没有筑基,身上没有一点内家真气波动,而那余家少家主,却已经贯通了近五条十二正经,居然这样被掌掴,这令得不少江湖散修、游侠儿感到牙疼,但心中无比畅快。

    说起来,众多江湖散人、游侠儿也明白,在很多名门大派、世家子弟眼中,他们根本算不上什么江湖中人,不过就是点缀这江湖湖畔的零星花草绿叶,可有可无,再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这浩瀚江湖水中,为数众多的臭鱼烂虾,不值得看重。

    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更不愿放弃,宁愿于这茫茫人世间辛苦争渡。并不是他们愿意看戏,也不是他们追逐潮流,也只有这样的机会,才能够让他们学到一鳞半爪。他们是小人物,底蕴浅薄,甚至就没有一点底蕴,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虽然最终能有所成就者寥寥无几。但到底有着一份希望。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尊重,他们放荡不羁,他们粗野狂放,他们可以一言不合,舞刀弄枪,他们历经数年十数年,最终成了一个个老油子,而油滑的不是心,是那一张张被江湖风雨打磨光滑。再击出褶皱的苍老的脸。

    “是,是个高手?”

    躲开了七、八丈远的老头子捏紧了手中的酒葫芦,再松开,就露出一抹苦笑,喃喃道:“真的老了,看来是时候回去了,乡里还有两亩地,捯饬捯饬,也够吃喝了。”

    “原来是武当弟子,龟蛇拳卸力御力有几分意思。”

    这时。始终没有一点动作的余绝清开口了,他淡金道袍轻扬,目光很冷淡,语气更冷漠。看向胖子,淡淡道:“现在你自己掌嘴,再向这位南岳县余家少家主磕头认个错,就可以走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身边两名随行的龙虎山年轻道士亦是用一种俯瞰且轻蔑的目光扫过苏乞年四人。

    胖子笑了,用一种极其冰冷的目光看向这位小天师的幼弟。沉声道:“身怀武力,不是用来欺凌弱者,武德武德,有武功,也要有德行,有武没有德,镇国大宗的脸被你们丢光了!”

    两名龙虎山年轻道士目光愈冷,而那余绝清也不动怒,只是平静道:“江湖武林,本来就是刀光剑影,连这点风雨都承受不住,可以早点退出江湖,什么武德,除了斩妖除魔之外,都只是弱者的呐喊,当力量不能镇压一切,就用道理来支撑,也不过饮鸩止渴,好了,你现在可以掌嘴了,若非是武当门下,今日你们一个也不能完好走出去。”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胖子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寒,而四周很多江湖散修、游侠儿也是听得目瞪口呆,同时心中生出一股莫大的羞耻。

    “他娘的,老子忍不住了!大不了被打得残废,老子横竖命一条,有本事就杀了我!”

    一个年过不惑的中年游侠儿嘴角溢血,胸口还有一道掌印,此时怒喝道:“不过是出身好,先天体质悟性比老子强,这是天注定,不是你们自己挣来的,你们有幸拜入名门大派,老子只能苦苦挣扎,不错,你们修为老子远不能比,老子苦修一生,也未必能够达到你们眼下的成就,但请不要用那副志得意满,觉得可以俯视天下众生的目光看老子,圣贤都说仁善,你们只让老子恶心!”

    “放肆!”

    一名龙虎山年轻道士冷斥,一步迈出,接近三流大成的内家真气就破体而出,真气场域如一口重锤,碾破空气,呼吸间就到了那中年游侠儿身前三尺之地。

    呼!

    胖子动了,他足踏八卦方位,一步迈出,就横亘在两者之间,他捏拳印,一口五色熔炉缭绕混沌气,在拳锋之上浮现,向前洞穿。

    噗!真气场域被戳破,胖子身子微震,小退半步,那龙虎山年轻道士则挑眉,余绝清微微蹙眉,道:“不识好歹,原来是武当《龟蛇功》练到了第九层,难怪有恃无恐,吴师弟,你就出手,哪只手出手的,就打断哪一只,没有人能亵渎我龙虎山清誉。”

    目光一转,余绝清看向那中年游侠儿,淡淡道:“至于此人,也不要打杀他,将他带回龙虎山,余生天师神像前****诵读道经,受天师道法教化,也算是一场功德和造化。”

    胖子闻言却冷笑:“囚禁也能说得如此不要脸,你龙虎山有清誉,可曾将我武当放在眼里,真是好大的排场和架子,好大的功德和造化!”

    “住口!”

    余绝清身边,那被唤作吴师弟的年轻道士出手了。

    接近三流大成的内家真气绽放,这是一种惊人的压迫,真气场域碾压空气,四方不少江湖中人只感到胸口沉闷,呼吸都凝滞。

    一只手掌如龙似虎,若风云汇聚,洞穿进入真空中,甚至摩擦真空壁垒,生出点点火星。

    “《风云掌》!”

    有宗派、世家弟子沉喝,云从龙,风从虎,这是龙虎山名传天下的《风云掌》,乃是上一代龙虎山掌教,被汉天子亲封为社稷国柱的那位一代天师创衍出来的,龙虎山弟子筑基之后,人人都需要修习参悟的一门二流上乘掌法,蕴藏龙虎山道统真髓。

    这一掌洞穿而来,胖子立在那中年游侠儿身前,却不闪不避,甚至没有半点出手的迹象,只是将那汹涌而来的真气场域抵住,免得身后人收到波及。

    倏尔,那余绝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暴喝道:“小心!”

    嗤啦!

    一只拳头,在胖子身前,由虚化实,自真空中来,看上去朴实无华,只有一缕浮光缠绕在拳锋上,闪电般抵在那道士掌心。

    什么真气掌力,在这缕浮光前都如阳春白雪,烟消云散。

    咔擦!

    有清晰的骨裂声响起,那年轻道士整条小臂瞬间扭曲,既而身如败絮,横飞出去。

    “吴师弟!”

    另一名龙虎山年轻道士惊喝,身形一动,就出手,欲助其化解劲力。

    嘭!

    谁知道,他两只手刚刚触及其身,就如遭雷击,一股难言的无铸拳力传递而来,什么气血真气都不能化解,下一刻,两人就如滚地葫芦一般,摔成一团。

    这是惊人的一幕,一道身影由虚化实,直到这一拳打出之后,才在胖子身前显现出身影。

    一个看上去约莫只有十六岁的普通少年,一身青衫,黑发如墨。

    苏乞年目光亦微冷,同时伸出一根手指,朝着那余绝清轻轻勾动,淡淡道:“不想听你的歪理邪说,出手吧,就按你说的,拳头大就是道理。”

    四方寂静,一些江湖宗派、世家弟子神情凝重,他们隐隐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事实上,历来道家诸派争夺祖庭归属,如全真教、茅山派、神霄派,白云观、阁皂山等等,其中尤以龙虎山、武当山、终南山上全真教这三大道门为最,皆为镇国大宗。

    而这百年来,龙虎山圣眷隆重,不仅上一代掌教天师被册封为社稷国柱,正一品国师,龙虎山更被允许走出江西道,香火之地不再局限于一道所在。

    这就非同小可,即便道门诸宗上禀礼部,请求当今圣上收回成命,也未能得到半点回应。

    余绝清淡漠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他依然淡然,但身上却开始弥漫出来一股凌厉的锋芒之气。

    “以贯通一条十二正经的修为就击败了接近三流大成的吴师弟,看来你是以武当《龟蛇功》第九层圆满的功夫筑基,”余绝清看向苏乞年,“还有那一门拳法,似乎脱胎于龟蛇拳,不知道又是武当哪一位高手推演出来的新功夫。”

    “不过可惜,你太自负了,也难怪,你年纪轻轻,就取得这样的成就。”

    余绝清反手握住背后龙虎盘踞的火红剑柄,刹那间,他整个人透发出来一股灼热如火的气质,这气质孤绝傲然,似乎一切都不被放在眼中。(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冲精品,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