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二章 一锅端,神铁之威
    (求,求订阅,大家都来支持正版订阅吧。)

    龙虎丹,需要丹道圣手采集天地阴阳二气,龙虎汇聚,再以龙血木、虎宝两种珍稀草药为主材,配以数十种以上的辅药,精炼七七四十九天才有望出丹,但往往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枚龙虎丹,可以相助练武之人龙虎汇聚,糅合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中的二十路内家真气,从而一举打破桎梏,凝结出来龙虎金丹。

    凝神丹就更难得几分,需要以七叶凝神草为主药,只这一味药材就十分难得,不说比灵药珍贵,却也相差不多,炼制起来更加艰难,这样一枚凝神丹,足以相助练武之人在踏入二流龙虎境后,孕育诞生出来精神力,从而涉足精神领域。

    二十余枚龙虎丹,九枚凝神丹,加上近百枚开天丹,在苏乞年看来,怕是比他刚刚收起的巨万金银更加珍贵,有银两也未必能够买到。

    而此时,苏乞年神灵身穿透混元一气袋,那中年的喃喃自语自然也传入耳中。

    看来,自己是一锅端了哪一位老不死的所有珍藏,只是这样不问而取,他却没有半点惭愧,对于一个觊觎自己神灵身的未知强者,他心安理得。

    索性这些寿元将近的老不死们彼此之间有牵制,很惜命,手下人死得再多,也好过他们出手拼命,那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没有人有把握在其他人的围攻下活下来,正因为疯狂,所以越到最后,他们越是谨慎。

    “嗯,这是……”

    苏乞年看到最后,那是一只不大的白玉瓶,上面赫然写着混元一气丹五个字。

    混元一气丹!

    如苏乞年,也不禁感到心神震动,他虽然不通炼丹,但是武当外院藏经楼中遍阅群书,这混元一气丹也曾经惊鸿一瞥,分明就是相助二流人物冲击一流之境的无上宝丹。

    只这一枚混元一气丹,若是放到江湖武林中,就是诸多一流宗派、世家也会倾力争夺,顶尖宗门也要动心,或许镇国大宗不会因此大动干戈,但是宗内绝对不乏有动心者,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放眼整个大汉,在排除十座镇国大宗,一百零八座顶尖宗派、世家之后,足以横行武林,纵横无忌。

    苏乞年目光有些古怪,他已经相信,这混元一气袋中,应该就是那一位老不死的除了随身兵刃之外的所有家当,他愈发欣然接受。

    唯一可惜的就是,有了凝神丹,却没有他想要的七叶凝神草还有不灭太阳根。

    很快,苏乞年又摇了摇头,自己也是有些心贪了。

    荒野中,中年人的速度很快,苏乞年很快露出诧异之色,这一位前往的方向,居然是武当山脚下。

    好深的城府和心机!

    哪怕彼此敌对,苏乞年对于那位从未蒙面的老怪物,也不禁生出几分赞叹,敢到武当山脚寻灯下黑,哪怕是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也绝对不敢在一座镇国大宗山门前随意窥视,那极可能引来难以承受的恶意。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半天,这小半天里,苏乞年也渐渐感应清楚了这中年仆从的内家修为,居然是初入二流上乘的境界,这样的修为,就算是没有混元一气袋,他也不能力敌。

    武当山脚数里外。

    这里有一座名为念武的村子,村子里都是一些猎户,是武当山上一些杂役道人的后代,因为练武不成,又不愿再待在山上,一些人就下山,娶妻生子之后,就在山脚下聚居,随着时月流逝,下山的杂役道人渐渐多起来,本来不大的聚居地,也慢慢变成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子。

    村名念武,大概也是饱含着一种遗憾,不过念武村的村民,大多身强体壮,一些杂役道人即便未能筑基,但是根基底子打下来,后代中也出现了不少天赋悟性不俗的,再次拜入武当门下,再成功筑基,拜入一峰一脉。

    至今,武当外院,每一代也有不少弟子是出自这里,如胖子清夜,当年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苏乞年看着中年仆从走进念武村,推开栅栏木门,走进一间不大的农家院子,再进入屋内,瞳孔就微微收缩,他目光如炬,看到那床板下,赫然隐藏着一对早已失去呼吸的老人夫妇,而尸体还残留着最后一丝余温。

    混元一气袋中,苏乞年收回目光,凝视手中的如意钧铁,似乎察觉到他的心意,小指大的神铁轻颤,明黄璀璨,气息也变得有些凌厉。

    缓缓抽出背后的赤金长刀,苏乞年目光自赤金一般晶莹的刀身上抚过,而后承载如意钧铁的那只手收起,双手握刀。

    小指大的如意钧铁没有落地,而是静静地悬浮在空中,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坚定没有迟疑地缓缓斩出一刀。

    他出刀很慢,慢到可以看清每一丝轨迹,他没有怜悯,但是目光灼热到仿佛凝聚了所有的生命。

    这是休命第六刀。

    从来没有哪一刻,苏乞年对于这一刀的体悟如此之深,似乎有什么在脑海中呼之欲出,那刀气愈发炽盛,比太阳还要灼热、璀璨。

    铛!

    这一刀斩在如意钧铁上,撞击声似开天辟地,这整个混元一气袋内的虚空都颤抖,四方灰蒙蒙的雾霭极速翻涌。

    屋子里,刚刚盘膝坐下,服下一枚下品元气丹,准备打坐恢复损耗的真气的中年仆从倏尔蹙眉,低头看腰间的混元一气袋,这一口元神器此时没有催动,居然刹那间膨胀,鼓胀如球。

    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自心灵深处滋生。

    下一刻,不等他有丝毫反应,那鼓胀如球的混元一气袋猛地炸开,一点明黄如电。

    这是怎样一种气机,他感受到了一股炽烈无比的刀法真意,瞬息之间,他只来得及将腰间老主人临时赏赐下来的那口无痕宝剑横在胸前。

    噗!

    一声轻响,一点血花,前后透亮。

    有剑音悲鸣,中年仆从目光呆滞,他努力用最后的目光看向胸前,那口无痕宝剑赫然只剩下半截。

    再抬头,前方,一个少年的身影由虚化实,手持一口赤金长刀,似乎连看也懒得看他一眼,一缕刀光闪烁,他眼前就被无尽黑暗所笼罩。

    这一刻,数十里外,摩云山脉边缘,一个老人须发皆白,气机散溢,仿佛可以压塌真空,他目光如剑,凝视前方虚空,茫茫不可测的虚空中,时而有剑鸣铿锵,时而有刀啸,时而有掌风拳音。

    蓦地,老人勃然色变,张口就咳出一道逆血,他须发皆扬,一瞬间变得疯狂,咆哮道:“该死!该死!是谁破了我的混元一气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老夫一生珍藏!”

    突如其来的变化,虚空中,那本来交织的气机一下沉默下去,隐隐有冷笑声响起,很快消失不见。

    呼!

    既而,老人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就在百丈开外,他速度极快,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武当山脚。

    即便再疯狂,在到了武当山下后,他也不敢肆无忌惮地释放精神力,武当那座镇派的真武七截剑阵对于一流混元境以上的气机感应十分敏锐,若非是武当嫡传的心法,一旦被察觉,就会自主锁定,除非天柱峰上下了手谕,才能够解除。

    老人这种强自压抑的翻腾心绪,是历代无数窥视觊觎的一流人物,乃至是妖主以上的妖族高手的鲜血铸就而成的。

    念武村。

    老人身形一闪,就躲过无数人的耳目,进入了此前约定好的院子,在走进屋子的一瞬间,老人就看到了一颗熟悉的,摆在床板上的死不瞑目的头颅,还有剩下的无头的,跪拜在床榻前的尸体。

    最重要的是,那头颅的脸上,左右两边各刻着一个字,血淋淋的,刀锋凌厉,杀机凛然。

    “等死!”

    老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读出来,看满地细碎的混元一气袋碎片,心疼地几乎要癫狂,不说那混元一气袋的珍贵,他早年奇遇,机缘造化才得到了一块通灵异兽混元兽的兽皮,这种与虚空契合的通灵异兽,就算是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也很难追逐其踪迹。

    再到请动一位关系颇深,而今已然坐化的顶尖元神人物为他炼制这一口混元一气袋,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还有那袋中的诸多珍藏,金银他不看重,只是他辛苦一生,几乎耗费百年岁月方才炼制积蓄下来的诸多丹药,就这样被人夺走,他恨欲狂,此时捏紧拳头,周身气机涌动,却偏偏不敢破体而出。

    “竖子!我定要取你性命!”

    最终,老人如常人一般咆哮,须发舞动,转身冲出屋子,几个闪烁就出了村子,冲进茫茫荒野中。

    此时,武当山脚,解剑石前。

    苏乞年负刀而立,他遥望远方,目光郑重而沉凝,此番下山,他虽然没有得到什么机缘与造化,但是这一路上的见识和阅历,却是他此后修行路上无比珍贵的经验,同时他也明白,既然担起了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的荣耀,就要担得起因此而引发的诸多劫数,无论天劫或人劫。

    他愈发渴望力量,很多时候,这些劫数不仅仅只针对他,更会波及他身边众人,唯有尽快壮大己身,才能应对种种变数,而不被肆意左右。(求,求订阅,大家都来支持正版订阅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