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四章 一刀混元
    (求订阅,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三月感谢大家支持,万分感谢,嗯,马上凌晨四月,求保底月票。)

    就这样,拿着这只漆黑的,看上去有些破烂的瓷碗,苏乞年被赶出了元神世界。

    嘴角微微抽搐,这样的画面,总是可以想象成为一幅熟悉的场景。

    偏偏这时候,胖子三人也回到了青羊宫,恰恰就到了这青羊泉前,于是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三人目光都有些古怪,就是静谷也不例外,显然三人皆是想到了那个曾经在外院流传甚广的外号。

    此刻,看到三人的表情,苏乞年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三人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他黑着一张脸,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

    胖子扬声道,显然在压抑着什么,等看到苏乞年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拐角,三人相视一眼,放声狂笑。

    到最后,胖子更是捂住了肚子,笑得眼泪都流下来。

    嘭!

    可惜三人没能笑到最后,空气突然波动,直如屁股上分别挨了一重脚,三人齐齐飞起,栽倒在干枯的青羊泉里,啃了一嘴的老泥。

    精神如铁,干涉现世。

    苏乞年手中抓着破烂瓷碗,觉得十分不舒服,因为这瓷碗居然没办法收进混元熔炉内,生出一种抗拒之力,他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

    真的要带着这样一只破碗进京,苏乞年觉得自己会很难受。

    “真的不想现在就去。”

    青羊殿一角,苏乞年看来回忙碌,走走停停的诸多杂役道人,忽然低语一声,这是他真实的想法。

    但他又不得不去,活得更久,变得更强,这是他唯一的目标,而他所为这一切种种。都只为了四年半后那大内一行。

    他必须臻至一流混元境,甚至更强,越强越好。

    这甚至不是目标,不是目的。他必须要做到,一定要做到,死也要做到!

    最后,苏乞年用一块青布将破瓷碗包起来,收入怀中。虽然这令他行动略微有些不便,但也没有办法,极元真人说过,这只碗不允许离身。

    “我要进京了。”

    半天后,这是苏乞年再次见到胖子三人后说的第一句话。

    进京?

    这两个字对于胖子三人来说并不陌生,甚至他们早就想过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

    “为什么?”良久过去,清羽沉声道。

    “活得更久。变得更强。”苏乞年平静道。

    听到这句话,静谷还有些迷糊,但胖子两人刚刚一瞬紧绷的筋肉就放松下来,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他们也明白,此番进京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什么时候走。”胖子道。

    “明天就走。”

    苏乞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们让开一点。”

    什么?

    胖子三人一怔,就发现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手掌轻轻一挥。

    哗啦啦!

    下一刻,下起了漫天金银雨。三人被瞬间淹没。

    “我%……amp;amp;amp;amp;”

    胖子也不管身上被砸得生疼,从金银堆里钻出来,有些语无伦次,清羽也是一脸震动。哪怕是静谷,也不曾一下见到过如此多的金银。

    不过再等到苏乞年取出许多瓶瓶罐罐之后,他们又有些麻木了。

    开天丹,龙虎丹,凝神丹,三种丹药。哪一种,就算放到任何一峰一脉,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拿出来赏赐的,这比那一堆金银更加珍贵。

    当然,苏乞年也留下了小部分随身携带,此去京城,他总要准备一点东西,以应付种种可能的状况。

    至于这些东西的来历,苏乞年没有解释,而胖子三人也极有默契地没有询问。

    这一晚,所有人都聚集在老爷子的小院子里,一桌素斋,几壶陈酿,储老头似乎和老爷子杠上了,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吹胡子瞪眼,还在为午后那一场棋局斗气。

    小姑娘不念吃得不多,却很开心,这些日子,她是这里最快乐的人。

    是夜,月上中天,天上没有云雾,星光很灿烂,苏乞年披着月光下了青羊峰。

    白云峰外院。

    值守的外院弟子见到突然到访的苏乞年,显得很是吃惊,不过苏乞年却止住了他们前去通禀院主的行为,只是独自一人走进外院,两名值守的外院弟子相视一眼,有些不解,有些无奈,更多的则是好奇,乃至敬畏。

    白云峰外院后,一座看上去不大不小的院子,药气弥漫。

    “你来了。”

    月光下,静吾道人开口道,与往日里的平和不同,这一夜的他,目光竟有些狰狞:“你再不来,我就要撑不住了。”

    顿了顿,他语气略微有些急促,道:“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这一刀,你未必斩得下。”

    苏乞年摇头,伸手握向背后的刀柄,刀未出,锋芒先斩。

    吼!

    那是一道如若实质的兽吼声,自静吾道人的眉心祖窍神庭中冲出,那是一股与当日衡山脚下极为相似的气息。

    武道之势!

    却又有些似是而非,一头看上去有些狰狞的异兽,通体泛着幽光,其形如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人爪,自静吾道人的祖窍神庭中冲出。

    饕餮!

    苏乞年微惊,这是一种通灵异兽,极为强横,有吞噬神通,传闻乃是神兽真龙的子嗣之一。

    只是这饕餮虽为通灵异兽,却极为残暴,性情乖张,历来史记中有饕餮出世,都会给人间带来灾难。

    苏乞年没有想到,这静吾道人的精神力,居然会化出饕餮这样的外邪。

    不错,就是外邪,蕴藏部分武道之势,并非是静吾道人刻意引动,潜藏在祖窍神庭,精神力深处的邪祟。

    这是要冲击一流混元境!

    苏乞年忽然明白,静吾道人想要的一刀是什么,这是要借《休命刀》斩去武道之势中蕴藏的邪祟,而后纯净精神,一举冲破桎梏,打开内外天地壁垒,从而破入天地混元之境,晋升一流。

    空气凝滞,院子里,以静吾道人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地瞬间陷入真空世界。

    这还是静吾道人未曾出手,只是邪祟化形,引动他的精神力,催动部分武道之势,就生出了这样的力量,苏乞年这才领会到,这位醉心丹道的静吾执事,原来于武道之上从未放松。

    那是一股掌势,仿佛可以震彻天地,有一种灼热感,仿佛烈火焚身,却又透发出来一股邪气,那饕餮昂首,一只漆黑锋锐的爪子涨大,如一座小山般朝着苏乞年盖落下来。

    劲风扑面,真空扭曲,寻常三流大成的高手,也要被毙于掌下。

    《震天铁掌》!

    只一瞬间,苏乞年就洞悉,这静吾执事看上去性情温和,修习的居然是这一门刚猛凌厉的一流上乘掌法。

    或者说,这一门掌法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一流,可以称得上是半步顶尖。

    饕餮张口,发出实质般的咆哮,在真空中强行传递,却没有传出这一间院子。

    苏乞年只出了一刀,炽盛刀光如太阳,天地元始之气集聚,刀尖上,吞吐出来足有一丈长的炽盛刀气,明黄如玉,又金光灿灿。

    好像高悬于中天的太阳一般,光芒万丈,可以照到世间的每一寸角落。

    这一刀,是无限自由,是挣脱枷锁,是一颗坚定不移的武道之心。

    噗!

    一声轻响,真空凝滞,而后溃散,有空气倒灌,填补进来,不过这一切都不再与苏乞年有关,他收刀入鞘,转身离开。

    等到苏乞年走出白云峰外院,整个白云峰外院上空,都浮现出来点点赤芒,宛若萤火般闪烁,那是属于本源的力量。

    “哈哈哈哈……”

    有大笑声响起,传彻十数里。

    “静吾师叔晋升一流了!”

    这一夜,于白云峰外院而言注定不平静,但已经与苏乞年无关,这一夜他没有睡,而是有些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武当山中。

    初夏于武当山中,夜晚并无几分燥热,反而更多几分清凉与微寒,星空灿烂,苏乞年沐浴月光而行,他看似平静,实则一点也不平静,真正平静,却不需要这样漫无目的地行走,盖因为北方那一座城于他而言,实在太过重要。

    不知不觉间,他走进一座山谷,看到了一汪碧湖,湖水宁静,而蛙鸣声却此起彼伏。

    有萤火飞舞,围绕着他,一闪一闪,苏乞年微怔,没想到会走进这里,虽然待得时间不长,但于他而言,在这里的记忆,却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心念一动,他就来到了那座熟悉的竹楼前,长明灯火不息,哪怕此时月上中天,竹楼里的灯火还在摇曳,有读书声清朗,声声入耳。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

    苏乞年就这样静立在竹楼外,凝神倾听,片刻后,他本想转身离去,读书声戛然而止,竹门被推开,一脸黝黑,身姿魁梧的静笃道人走出来,看到他之后没有半点诧异,只是平静道:“你来了。”(求订阅,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三月感谢大家支持,万分感谢,嗯,马上凌晨四月,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