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八章 进京路,李家成道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李长天随意点评,月光透过天窗洒落下来,他一身素白长衫,沐浴在月光下,说着市侩的话,却比谪仙还洒脱。

    “十刀。”

    略一沉吟,苏乞年开口道:“一流之下,斩十刀。”

    李长天略一思索,道:“《休命刀》斩外邪,正衣冠,明己身,的确是破境定神的不二神刀,还差一点。”

    苏乞年终于蹙眉,他忽然觉得,这位月下风雨有些贪心了,只是帮助他抵挡可能的一帮混元境老怪物的擒拿,却可以为李家带来至少十一名族人顺风顺水地踏入一流混元境,居然还差一点。

    “不要觉得我贪心。”李长天背对着苏乞年,他的目光透过天窗,仿佛可以登临九天之上,道,“必须与需要,本来就不是对等的,所以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人们往往最看重的是后者。”

    苏乞年沉默下来,在他的休命熔炉中,还剩下数百滴元气液,十余枚开天丹,三枚龙虎丹,以及一枚凝神丹,至于如意钧铁,神铁有灵,从与他心意契合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可以用来交换的,且如果示之于人,可能比他更加麻烦。

    就在苏乞年准备将除了如意钧铁之外的所有家底取出来时,李长天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点差得不多,这样,我有一个独子,向来不爱习武,近日会前往长安城皇家书院求学,你就与他同行,在你离开长安城之前,教会他一样东西即可。”

    苏乞年露出诧异之色,有些想不通,富可敌国如李家,强如月下风雨李长天这样的天下有数的高手,还有什么是不能教的,需要假借他一个外人之手。

    是武功,还是其他?

    不过苏乞年没有犹豫,这是他不多的,能够平安到达长安城的机会。

    同样,他也明白,不管此番前往长安的目的是什么,武当,乃至是其他任何一个武林宗派、世家,都不方便派出高手随行,若他还是当初那个普通的青羊峰准掌峰弟子,可能又会是不一样的光景,有些时候,不能肤浅的只看表面,苏乞年明白,所以那一夜孤身下山。

    也只有如北李这样的介于朝堂与武林之间的庞大家族,才能够少去这诸多顾忌,他们不属于朝廷,也不属于武林,他们只是商人。

    而商人做生意,只看价钱。

    苏乞年撑到了这里,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做成这一笔生意,很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下半夜,苏乞年被带到李府的客房休息,说是客房,却是一个颇为雅致的院子,苏乞年没有睡意,他静立在院子里,看九天之上的明月西斜,直到辰时,朝阳未起,而天空下起了雨。

    六月的雨,淅淅沥沥,有些微凉,有些黏稠,落在身上,打湿一头黑发。

    苏乞年在想,此去长安会是怎样的光景,那些不熟悉的、熟悉的人或物,他竟有些忐忑,有一丝怯意,却并不害怕。

    总是要回去的,只是早晚罢了,他这样告诉自己,并没有什么分别。

    晨雨刚起,就有李府的下人撑着油纸伞来到了院子里,请他前往一叙,是来自即将同行的李家少爷的邀请。

    李府很大,苏乞年跟着下人绕过了数条回廊,才来到了一座花园里。

    到处都是珍木奇花,甚至有三成以上,以苏乞年都不认识,显然不存在于寻常的典籍之上,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品,而苏乞年认识的,每一样通常也不下于数百两雪银,也只有李家才能如此财大气粗。

    花园里有一片莲池,六月的雨,看六月的莲花盛开,苏乞年注意到,那莲池前站着一个少年。

    似乎察觉到有人到来,少年转过身,看上去约莫有十四、五岁,一身素白长衫,却是与他的父亲一般。

    他目光平和,看上去清秀俊逸,剑眉很浓,手中抓着一本书,显然之前,他正在这片莲池前观雨晨读。

    在苏乞年看来,这是一个书生气很重的少年,筋骨虽然坚实,但并没有练武的痕迹,皮膜也有些松弛,这就让他有些诧异,这位月下风雨的独子看上去筋骨早已长成,居然没有练过筑基功,就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很快,他就从少年的眼中捕捉到一丝不屑与轻视,似乎是针对他,又有些似是而非,但并未表露出来。

    下人将他引至少年立身的凉亭内,就告退离开。

    亭外细雨,亭内二人,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苏兄当面,在下李成道,有礼了。”

    终于,这位李家少主开口了,书生气更重。

    “李兄客气。”

    苏乞年应道,有些讶异,从这位李家少主的名字,他可以体悟到深深浅浅不少的意味。

    “听说苏兄是武当青羊峰这一代的掌峰,武当《龟蛇功》第十层的成就者,”李成道再次道,表情看上去竟有些刻板,“父亲让苏兄与我同行,说苏兄会传授给我一门本事。”

    苏乞年并不了解这个少年的心意,他没有回应。

    “我很清楚,苏兄在江湖武林年轻一辈中所拥有的意义,这些成就很不简单,足以名留史册,不过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李成道沉声道,“所以,我是不会学苏兄的本事的,还请苏兄收起心思,这一路上,到长安城中,或许便是我们最后的相处,君子之交淡如水,苏兄也曾是书香家世,应该会懂。”

    说完,这位今年刚满十五岁的李家少主,就径直走进这茫茫六月细雨中,没有撑伞,而任凭雨水打湿自己的衣衫。

    苏乞年忽然有些懂了,为什么李长天要自己与他这位即将进京求学的独子同行。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忽然露出一抹苦笑,他能够教会的,或许都不会让人痛快,不过这个世间,很多时候,人们都不会很痛快。

    莫名的对话,同样莫名的感悟,而六月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苏乞年再回头看一眼身后的莲池,几朵青莲轻曳,无声中绽放。

    进京的旅途比想象中更快开始了。

    雨后初晴,苏乞年就被李府的下人引到了后院,那是一支不很长的队伍,三辆马车,一辆坐人,还有两辆装物,拉辇的也不是想象中的汗血宝马,只是几匹看上去很高大的烈马,放在普通人家还算不错,但在这李府,就未免显得有些寒碜了。

    苏乞年登上马车,掀开帘子,就看到李成道坐在柔软的垫子上看书,见到苏乞年进来,他微微点头致意,就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

    一炷香后,三辆马车依次驶出李府,苏乞年再没有见到那位月下风雨,而马车中,这位当代北李唯一的继承人,比苏乞年想象中要沉静许多。

    读书明义,或许不能强身健体,却能够养性、定神,这是苏乞年认同的。

    马车中很沉闷,李成道看书看得很认真,虽然拉辇的只是普通的骏马,但还是有所不同,至少苏乞年从没有坐过如此平稳的马车,甚至感受不到颠簸,精神力散开,他就看到这辆马车车轴上蕴藏的诸多机巧,极为复杂,显然不是寻常能工巧匠所能打造出来的。

    苏乞年没有主动开口,事实上,他也能够感到,眼前这位李家少主并不想与他有过多的接触,自然也就没有一点交谈的兴趣。

    苏乞年目光一转,就落到帘布外驾车的马夫身上,说是马夫,却是李家的大总管,穿着很普通,看上去就是一个有些富态的老人,面容温和,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但是苏乞年却不敢有丝毫轻视,除了驾驭另外两辆马车的马夫,随行的就只有这一位大总管。

    换句话来说,这一位,就是此番押镖的总镖头。

    从老人身上,苏乞年感受不到丝毫的力量波动,看上去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不过他也没有以神灵身来窥视,他相信,没有一个真正的强者会喜欢这样的目光,对于敌人之外,这并不礼貌。

    当然,自下了武当山开始,苏乞年就坚信自己招祸的功力,会随着时月的流转不断加深。

    苏乞年没有看到虚空和尚,不过出了紫阳城没有十里地,他就凝神,因为官道前方数十丈外立着一道身影,一道苍老的身影,阳光下白发飞舞,目光如鹰一般锐利,但即便沐浴在阳光下,也难掩一身的垂暮之意。

    这道身影苏乞年很熟悉,或者说,他此时肩头那残留的金行真气很熟悉,隐隐有些躁动,似乎察觉到了同源的气机。

    而不等那道苍老的身影开口,车辕上,李府的大总管,那位看上去温和慈祥的老人开口了,语气很淡,并不冷,但却似乎令九天之上垂落下来的阳光都黯淡了几分。

    “退,或者死。”

    官道上,那静立的苍老身影目光很冷,他负手而立,双眼如鹰一般看向前方,仿佛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个个奔走于大地上的猎物。

    “你是什么东西,敢如此和老夫说话。”(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