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九章 进一座城,见一个人
    (这一章,是十步写纯阳至今自己最满意的一章,跪求订阅!)

    晨雨过后的官道上有些燥热,车辕上,李府大总管淡淡道:“成鹰玄,一流混元境巅峰,甘陇道人士,一百三十年前师出破落的三流门派锐金门,得承一门失去真意传承的一流武学《锐金掌》,后来侥幸得到一门半步顶尖的内功心法《烈金道典》,自此一飞冲天,《锐金掌》也重新领悟诞生出真意,最高曾经距离混元榜只有一步之遥,现在依然只差一步,无亲无故。”

    大总管说得慢条斯理,但是每说一个字,官道上,那负手而立的苍老身影目光就凝结一分,浑身筋肉也绷紧一分,等到大总管说完,成鹰玄终于脸色微变,喝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退,或者死。”回应他的依然是最初的那句话。

    成鹰玄笑了,他放声狂笑,一身灰袍无风自动,如一片灰色的天幕,在大地上舞动,锐利而冰冷的气机散溢,大地之上,无声无息地生出一道道裂痕,纵横交错,如蛛网一般,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难以想象,一个人的气机可以强至如斯,煌如天威,方圆数里的大地都在震动,荒林崩毁,巨木倒塌,一点苍白的真空如洪水一般,刹那间笼罩了十里大地。

    马车中,一切如旧。

    苏乞年看一眼李成道,这个少年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对外界的一切漠不关心,只是剑眉微蹙,翻动纸页的速度微缓,眼中毫不掩饰地透发出来一股厌恶与冰冷。

    也不过数息光景,他就恢复如初,不知是否是因为已经表达过自己的看法,还是其他,总之,他的目光又再次沉入了油墨的香气中。波澜不起。

    苏乞年微微眯眼,轻漾的帘布挡不住他的目光,同样,开始扭曲的苍白真空。也挡不住车辕上李府大总管的目光。

    于是,他出手了。

    一根食指,刹那间放大,比山岳还要高,而后落下。天空变得黑暗,再无天日。

    紧接着,光明重临,黑暗后的阳光让苏乞年感到温暖,哪怕只是刹那的黑暗,他也不想再去重温那一刻的感受。

    有人同样感受到了,可惜他已经死了。

    成鹰玄,一位年近一百五的老人,灰袍轻扬,静立在官道上。他目光锐利,一动不动,直到三辆马车从身边驶过,驶出很远后,一缕微风拂过,这位屹立不倒的老人,就如风沙一般随风飘散,仿佛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个人世间。

    数息后,官道旁,古木之巅。溪流边,磐石之上,这一条官道两侧,无声无息地出现了十余道身影。大多是老人,哪怕生有一幅中年人的面孔,也鬓发如霜。

    不可否认,这些人很强,气机交织,整个天穹都变得晦暗。但也不可否认,他们都老了,老得身上的气息连路边的初夏的青草都不如,他们立在那里,这条官道便提前走进了深秋。

    而严冬,也不远了。

    “是他!”

    “南唐的铁匠,北李的门房,一心指李杀。”

    有人开口,声音有些干涩,有些无奈,他们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同样,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能够出得起价钱,而从现在起,他们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该去为自己找寻一处埋骨之地了,一个不受打扰,可以永恒沉睡的地方,最好那里四季如春。

    ……

    很多时候,在自己看来很大的麻烦,在别人看来什么也不是。

    而今的苏乞年,就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他坐在马车里,从刚出紫阳城的那一刻后,再没有遭遇到一点麻烦,一路风平浪静,平静到让苏乞年感到有些不真实。

    同样,这样的宁静也更容易让人思绪万千,这与修行无关,存在于这个人世间,无论是谁,总会留下这样或那样的痕迹,等到这诸多痕迹交织,缔结,就成了一张网,看网里的自己,就看到了整个人生。

    忽然间就可以这样风平浪静地临近长安城,苏乞年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抵制,事实上,他是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进入紫阳城是唯一的选择,与北李做生意也是意料之中,只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北李的底蕴比他想象中还要深厚许多。

    目的轻易达成的结果就是,他觉得太快了。

    觉得快也没有用,因为哪怕拉辇的只是普通的骏马,行走得再安稳,三天后,他们也临近了那座城。

    ……

    凌侯爵府。

    正厅的灯火永远不熄,哪怕是煌煌烈日笼罩下的白天亦是如此。

    凌通立在厅门前,他看上去只是一个面容方正,有些严肃的中年人,这时候抬头看天空高悬的太阳,身边立着的是一身浅灰色布袍的管家老人。

    “北李吗?”

    倏尔,这位爵位隆重,当今大汉正一品的凌爵爷笑了,他笑得很平和,甚至目光也温暖,道:“这倒是有些出乎本爵的预料,不过既然来了也好,从这里走出去的,再回来也是好的,念旧的总都不会是一个太冷血的人……”

    管家老人没有说话,只是静立在那里,他面无表情,似乎早已习惯了眼前的一切,也仿佛早已忘记了到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一切情绪。

    长安城,到了!

    李府大总管的声音响起,老人的声音一如平日里的温和,而苏乞年却如遭雷击,这令得马车里的李成道忍不住挑眉,轻轻看了他一眼,而后合上书,他就这样看了一路,自始至终,也没有与苏乞年说一句话,但他能够感到他的不平静,而这一切的不平静都在此时达到巅峰,又重归平静。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掀开眼前的帘布,天光落下,他看清楚前方不远处,一座恢宏的大城坐落在大地之上,沧桑古老的城墙高达百丈,整座城似乎一片古老的山脉,匍匐在这片疆土的正中央。

    长安!

    他抬头,看那城门上的石刻,那是初代汉天子亲笔所书。

    熟悉而又陌生的城门,熟悉因为他在这座城里生活了整整近十年,陌生是因为从幼时入城到现在,到去年出城至今,也不过只看过寥寥三次。

    查看身份文牒,入城,除了比寻常州府更加严苛之外,并无多少区别,只是看守城门的驻军位阶更高,而在得知苏乞年的身份之后,看他的目光也一如过往的惊诧,只是恢复得更快。

    这里是长安,是属于历代大汉天子的都城,这里风云汇聚,这里强者云集。

    所以,哪怕得知眼前的少年,就是近日名动天下的武当青羊峰掌峰苏乞年,这些看守城门的兵士也没有过长时间的惊诧,每一天,这城门处,不知道多少大人物进出,寒来暑往,多少高手,他们才是真正见证了岁月的那小波人。

    “苏兄,到了。”入城后,马车里,看了一路书的李成道终于开口了。

    苏乞年看他一眼,道:“好。”

    他下了马车,至于对那位月下风雨的承诺,他自然也不会忘记,只是现在看来,那个少年暂时并不想学。

    但,总有想学的时候,苏乞年相信,自己会在这座城里待上不短的时间,那这位李家少主要进皇家书院求学,那么就还有时间。

    至于这位身无功名,更无半点武力在身的李家少主能否进入皇家书院,苏乞年并无怀疑,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坐着囚车被押解出京的少年,也明白,这个人世间,从来就没有绝对,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就是出路。

    朝着那车辕上的李家大总管躬身行一礼,苏乞年就转身离去。

    车辕上,一心指李杀露出思索之色,他看上去有些苍老,但目光温和且雪亮,看苏乞年离去的背影,嘴角微扯,露出一抹难言的笑意。

    天牢。

    在长安城中,这是一个永恒的禁忌,天牢中关押了太多的重犯和死囚,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数千年过去,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关押了多少人,只知道每一年从天牢中运出的死尸,就足以堆满长安郊外的一座坟场。

    所以,很少有长安城中的纨绔子弟,富家小姐愿意出城游玩,因为郊外最多的不是春暖花开,四季胜景,而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坟头,有的有墓碑,有的只是一个坟头,有的就只剩下一个衣冠冢,还有的坟头凌乱,兽爪印交错,连尸骨都再难找到。

    走在长安城中,走过一条条熟悉的街,越临近那里,人烟就越稀疏,苏乞年心情有些复杂,他明白,此时的他即便到了那里,也不可能见到双亲,因为死囚是禁止探视的,哪怕到斩首的那一天,没有人情冷暖,这就是天牢的规矩。

    而有可能见到的,就只有那个人。

    突然来到这座城,除了那座早已凋零的道院,苏乞年心中有不少疑惑,他相信,找到那个人,或许,可能找到答案。(这一章,是十步写纯阳至今自己最满意的一章,跪求订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