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三章 落星鞭,难眠如夜
    (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汗,时间还要调整,还要更早,十步继续努力。)

    道院里,苏乞年正在清扫道院大门上的老藤。

    有时候,岁月的年轮不是积淀,而是一种绵长的腐朽。

    等到一根根老藤被扫去,就显露出来一扇不大,却颇为庄严的大门。

    一扇呈深紫色,却异常厚重的大门。

    直到一缕阳光洒落下来,道院大门上亮起一抹鲜艳的紫气,紫气中有金星沉浮,仿佛一片古老的星河坠落其中,贵不可言。

    金星紫檀!

    苏乞年微惊,却又释然,当年屹立数千年,与皇家书院并称于世的道院,也该有这样的底蕴。

    “你不该来这里。”

    这是一道如苍鹰的声音,也是一个如苍鹰的青年,他的目光很锐利,虽然立在那里,却好像立在九天之上。

    苏乞年转身,看着他,认真道:“没有该与不该,只有来与不来。”

    “你的胆子很大。”

    青年淡淡道:“皇家书院外院,灵思青请教。”

    巷子里的空气变得沉闷,苏乞年放下手中的笤帚,看向前方这个锐气很盛的青年,道:“一定要出手吗?”

    “你走进了这里,就应该有了准备。”

    “我明白了。”

    苏乞年放下笤帚,空气中开始滋生出一条又一条苍白的真空痕迹。

    这是两人的气机交织,甚至自灵思青踏进巷子的那一刻,两人的交锋就已经开始。

    一道银芒乍起,那是灵思青背后的落星鞭,一根亮银长鞭,银灿灿,随着灵思青出手,仿佛裹挟着一股凌厉的劲风扑面而来,那是一只苍鹰,盘旋于九天之上,倏尔俯冲,利爪动九霄。

    落星鞭,这是第一式,苍茫下。

    银芒点点,伴着丝丝寒意,宛如星辉,这灵思青觉醒的真气本源,是玄阴。

    玄阴者,幽暗之始,是阳的背面,天地五行中的水行与之相比,有共通之处,亦有巨大差异。

    灵思青甫一出手,苏乞年就明白,这是一门罕见的一流鞭法,一鞭击天,星辰坠落苍茫下,真意之高远,还要超出他的想象。

    不过自他孕神立道,神灵身坐镇神庭的那一天开始,还没有谁能够仅凭武道真意,就能够镇压威慑他的精神。

    所以他出刀了,长刀出鞘,如一****日升起,炽盛阳光普照,令星辉黯淡。

    “落星溪!”

    灵思青长啸,落星鞭舞动,层层叠叠交错,刹那间,仿佛有千百星辰坠落,汇聚成溪流。

    星辰成溪,浩浩荡荡,这样一种力量怎么抵挡,道院前,仿佛出现了一条苍白的真空溪流,朝着苏乞年汩汩而来,扭曲的真空足以将任何事物绞碎。

    苏乞年的刀法也变了,如果说之前的一刀浩大如烈日当空,那么眼前这一刀就如惊雷闪电,一瞬间划破长空,照亮天宇,令明月星辰皆黯淡。

    这是休命第三刀。

    铛!铛!铛!

    闪电与星溪交织,金铁交鸣之声恢宏,远远地传递出幽深的巷子,一些想要入巷窥探之人纷纷色变,有人来不及捂住双耳,顿时闷哼一声倒退出去,甚至有人惨叫,双耳淌血,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被道院前的两人放在心上。

    “落星河!”

    灵思青长啸,一身修为提升至极颠,他浑身都绽放出来星辰一般的湛蓝光华,亮银长鞭划出一道又一道浑圆的轨迹,仿佛星辰坠落的印迹。

    须臾间,他就划出成千上万道圆弧,直如万点星辰坠落,汇聚成滔滔大河,朝着苏乞年汹涌而来。

    清冷星光照耀,苏乞年目光平静,再变得夺目,赤金长刀扬起,一道炽盛明黄的刀气撩起,长达近两尺,刀光中,映照出一道道熟悉的面孔,灿烂的笑容,哪怕含着眼泪,一股浓烈的生机自这一刀中绽放,涌入浩荡星河中。

    这是对于一切生命的渴望,哪怕星光成河也不能够淹没,这是休命第六刀。

    砰!

    一股劲风散开,真空撞击在幽深巷子的巷壁上,涌糯米水浇筑的青砖墙,坚固如金铁,两人交手的劲力落到上面,竟生出铿锵之声,而无半点石屑坠落。

    灵思青落到十丈之外站定,他看身前两道长长的足印,满地青苔被碾去,他深深地看苏乞年一眼,落星鞭归鞘,道:“号称大汉第十的刀法,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休命再强,你也不过只是一个人。”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苏乞年看这个灵思青,觉得此人与他平日里所见的都不一样,甚至可以说,不是一个轻易会被外物所动之人,哪怕此时看来,对方来到这里,也是与他交手的意思居多,寻仇的意思他没有捕捉到。

    事实上,到了而今,孕神立道,人心的险恶虽然苏乞年不说能够看透,但善恶的气机,他还是能够一眼洞悉,至少眼下看来,此人没有什么敌意。

    巷子口,见到灵思青走出来,几名早已等候在外的皇家书院学生就眼前一亮。

    “灵师兄,怎么样,是不是狠狠惩戒了那个苏家次子!”

    “不错,得要将他驱逐出去才行,真是不知所谓,什么地方都敢进,也不看看这巷子里是什么地方,连禁忌都敢触碰。”

    灵思青闻言就摇摇头,径直迈步,并不理会在那里冷笑的几名同窗。

    “嗯?灵师兄。”

    看到灵思青迈步离开,几名皇家书院学生就一愣,不过下一刻,灵思青的声音响起,就如一道惊雷,在几人脑海中炸响。

    “我输了。”

    他说得很平静,很干脆,没有什么不忿,也没有颓丧,仿佛说的并非是自己。

    “灵师兄,输了!”

    良久之后,几名皇家书院学生才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身为落星鞭秦书的传人,灵思青即便放眼整个皇家书院外院,也不是弱者,居然不是那个苏家次子的高手,那个少年拜进武当山才多长时月,怎么一下就这么强了?

    真是好运的少年。

    这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那是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的成就者,自古以来,有多少顶级筑基功,放眼整个大汉,也绝对不超过二十部,其中任何一部,都蕴藏着这世间对于完美道基最精深的阐述,能够打下完美道基者,历朝历代都寥若晨星。

    落星鞭灵思青败了,不是那个少年的对手,而今的皇家书院外院,又有几个人有把握将其镇压,再驱逐出去。

    “外院有八条幼龙。”

    忽然有人开口,但很快就止声,这是将那个少年与那八条幼龙相比吗?开口之人立即引发了众怒。

    皇家书院,外院一隅。

    这是一间看上去很清幽的院子,满院的青竹摇曳,有琴声悠悠,听不出半点情绪变化,只有幽静、宁静、平静、寂静。

    一个看上去温润的中年,一身紫色长袍,此时盘坐在青竹下,膝上一架五弦古琴,身边一壶清酒。

    “院长。”

    一个身着墨青长袍,面容肃穆的中年文士走进来,看青竹下盘坐的紫袍中年。

    琴音戛然而止,紫袍中年按住琴弦,也不起身,只是平静道:“何事。”

    “武当山有弟子进了道院。”

    中年文士开口,很郑重,目光沉凝,看眼前的紫袍中年,眼前这一位,就是他皇家书院外院之主,元神榜上第二十七位,五指琴仙宫商羽。

    宫商羽闻言,眼角微挑,道:“是狮子峰乾天一剑那个小家伙吗?看来这些时日,他的天门剑又有精进,天阳醒狮功的功力多半更上一层楼,都是年轻人,既然来了,就让他待上几天,毕竟有前人足迹,瞻仰一番也是好的。”

    中年文士摇头,道:“不是他,是青羊峰。”

    青羊峰!

    宫商羽微怔,而后就笑了,他笑得很冷,目光微寒,但终究还是敛去了所有的寒意,深吸一口气,道:“多少年了,没有再听到这三个字,相信很多老家伙们,都差不多忘了这三个字,来了就好,总算是赶上了,我还没死。”

    “去吧,让最小的那条龙出手,没有人可以在那条巷子里过夜。”

    中年文士点头,转身走出院子。

    皇道长街。

    这是一条横贯整个长安城东西的大街,不过只有一些行将朽木的老人才隐约记得,曾经听祖辈提过,在五百年前,这一条长街并不叫皇道长街,而是唤作道皇长街。

    五百年前,道皇长街两岸,两座庞然大物巍巍而立数千年。

    而五百年后,皇家书院依然长青,而道院已经不存在于长安城几辈人的记忆中。

    这一天,皇道长街上注定要牵扯不少目光,因为城西之地,皇家书院那扇金丝楠木大门依然没有合上。

    随着九天之上的太阳渐渐西斜,道院、武当青羊峰、龟蛇功、苏家次子、休命刀这些字眼,不断走进许多有心人的眼中。(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汗,时间还要调整,还要更早,十步继续努力,拜托大家支持正版订阅,一天两毛钱,真的就行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