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四章 儒道真传,镇妖王
    (求月票推荐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嗯,接下来是个热血沸腾的大高潮,不只是切磋而已。)

    残阳浓如血,这是黄昏。

    属于皇家书院的那扇金丝楠木大门前,出现了两道身影。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中年文士,墨青长袍,面容肃穆,就那么静立在大门前,却令得四方长安城中不少名门大户,官宦世家的暗探心神一颤。

    皇家书院副院长,大学士李永清。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皇家书院一位大人物,不仅仅是外院副院长的身份,这位大学士更位列大汉九品十八阶的从三品。

    本来,这位副院长身在一流混元境,也就是正四品的学士,但其却在混元榜上高居第三十八名,江湖人称量山尺,是以得到这一代汉天子亲口褒奖,破例晋升从三品大学士,并擢升皇家书院外院副院长之位。

    量山尺李永清!

    很多人目光沉凝,在皇家书院外院,除了那一位平日里从不踏出书院一步的五指琴仙宫商羽院长之外,就属到这一位最位高权重。

    人们很难相信,连这一位也被惊动了,他们毫不怀疑,这一位现身,一定是被城东那条荒芜的巷子所引动。

    当然,皇家书院外,除了许多暗探之外,还有一些年轻人,都是长安城中诸多小书院的弟子,儒道开枝散叶,当初一些未能被皇家书院看中的弟子,最终有所成就的,就在长安城中开辟出来一个个小书院,当然,收录的也只有不被皇家书院选中的弟子,偶尔有人大器晚成,虽然不多,但历代都有一些。

    此时,这些年轻人看到那量山尺李永清身边的另一道身影时。却皆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居然是外院八条幼龙中的一位!

    虽然只是最小的一条龙,但没有人怀疑,这一位绝对有着在未来一两年内冲击龙虎榜的功力。

    甚至最大的那条幼龙,在许多人看来。早已有了冲击龙虎榜的功力,只是心气太高,不愿居于末尾,是以一直在积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厉皓白!十九岁,三年前以寒门举人出身,被外院一位学士看中,收为正式弟子,此后转修皇家书院顶级筑基功《浩然诀》,自此一飞冲天,一年半破入《浩然诀》第九层,成功筑基,得授儒家一流上乘心法《镇魔经》,以及一门浩气长存的《镇魔枪》。传闻年祭之后一举龙虎汇聚,步入了二流下乘之境。”

    有年轻儒家弟子如数家珍,道出这皇家书院这条最小的一条幼龙的来历。

    与此前走出皇家书院外院的那位落星鞭传人灵思青不同,哪怕其身为当朝工部右侍郎的独子,也没能通过考验,获得儒道真传,所以修习的,还是寻常道家内功,事实上,就算是外院诸多学士。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儒家真传,很多也是因为功力高深,步入一流混元境,才最终晋升成为外院学士。

    但是厉皓白就不同。包括很多皇家书院外院弟子看来,得到儒道真传,是注定要进入内院的儒道后起之秀。

    居然真的走出来了八条幼龙中的一位!

    很多常年游走于皇家书院外的暗探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那走进道院的苏家次子近日再名动天下,也不可能是这位儒道真传弟子,八条幼龙之一的厉皓白的对手。差距太大了。

    最重要的是,那位苏家次子的底蕴太浅薄了,练武才多长时间,满打满算,从去年进入武当山至今,也尚未满一年。

    不满一年,将武当《龟蛇功》练到第十层圆满,成功筑基,已经是匪夷所思了,若说能够与厉皓白这样的拥有接近龙虎榜实力的儒道真传弟子争锋,就不会有人相信。

    此时,这位八条幼龙中最小的一条龙就这样静立在皇家书院前,这是一个看上去眉清目秀的青年,身上气息沉稳,没有什么锋芒锐气,一身纯白长衫,只是其手中拄着的一杆大枪,却是令所有人侧目。

    这是一杆血色长枪,通体晶莹如血玉,不断散发出来淡淡的血腥气,从而提醒所有人,这杆大枪是真正被鲜血浸染,才化成这样的色泽。

    镇魔枪!

    厉皓白得到了《镇魔经》与《镇魔枪》的传承,自然也得到了这一口镇魔枪,一杆无痕宝枪,上位宝兵,当年那一位《镇魔经》的开创者,曾以这一口宝枪饱饮魔门高手的鲜血,也因此令其自最初的中位之境,生生蜕变,进化成上位宝兵。

    夕阳渐落,皇道长街上的空气开始变得沉闷,不仅是初夏的闷热,很多有心人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凝重,他们明白,当明月升起的那一刻,没有人能够挡住镇魔枪的锋芒,那一条荒芜老巷的禁忌,决不允许触碰。

    镇妖王府。

    夕阳下,刘清蝉立在一处幽静的亭子里,看黄昏晚霞,她背影清冷,仿佛不该存在于人间,少有人敢于直视她,都会自心灵深处生出一种自惭形秽。

    这其中,就包括此时躬身禀告的一名中年仆从。

    “下去吧。”刘清蝉不回头,她的声音虽然轻灵而幽静,却比她的背影更冷。

    等到仆从告退,这位汉阳郡主背对着的一张绝美清丽的脸上,秀眉微蹙,她看向南边那一条长街的方向,语气有些冷:“你到底想做什么。”

    半炷香后,镇妖王府大门前。

    “郡主请回,王爷吩咐了,不让郡主出府。”

    两名侍卫拦在大门前,面容古板,身上有铁血之气,这是镇妖王的兵。

    刘清蝉秀眉蹙得更深,她很清楚眼前这两名侍卫的修为,凭她是不可能走出去的。

    王府后院,一间古朴雅致的书房里。

    老管家山羊胡子花白,看上起身形瘦削,静立在一张宽阔的金丝楠书桌前。

    此刻,书桌前立着一个背脊挺拔,面相普通的中年人,中年人一身墨色长袍,黑发束起,此时手中握笔,落下最后一个笔画。

    老管家看桌上,泛黄的老纸上,赫然出现了四个笔锋遒劲的大字。

    盛世太平。

    “王爷。”

    老管家开口,看眼前这一位镇妖王府的主人,镇压西海边疆之地,镇妖军所向,群妖辟易的当朝镇国之柱,镇妖王刘曾安。

    若非是身在这王府中,又有那位传说中的老管家静候在一旁,恐怕没有人能看出来,眼前这样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会是名震天下的大汉镇妖王。

    刘曾安搁笔,凝视纸上的四个字,平静道:“盛世太平,本王写了三十年了,本王之前,我刘家祖祖辈辈,已经写了五千多年前。”

    老管家目光温润,看上去慈眉善目,这时开口道:“王爷,郡主要出府。”

    刘曾安看老人一眼,道:“是本王让人拦住的,蝉儿还太年轻,她有自己的道,但还缺少打磨,不过不是现在,这池水,已经浑了。”

    说完,刘曾安又蹙眉道:“到现在还没查出来,蝉儿是怎么和那个小子认识的吗?”

    老管家摇摇头,这位同样处于传说中的老人,眼中也透出丝丝好奇之色,这恐怕是镇妖王府这二十年来,最为离奇的悬案。

    抬头看书房外夕阳渐暗,刘曾安的目光悠远,淡淡道:“蝉儿的眼光倒是有几分,可惜此子缺少了格局,今夜之后,所有尝试触碰禁忌的人都会被驱逐,那一位坠落多年的老院主也不会例外。”

    老管家沉默片刻,道:“或许王爷不该拦住郡主。”

    刘曾安露出些许讶异之色,看向老人,道:“很少看到你会看重一个年轻人。”

    老管家却摇摇头,道:“我相信那口刀。”

    “那口刀,”如镇妖王刘曾安,此时眼中也露出几分慎重,但很快就摇头,道,“数千年的刀障,打不破还一如往昔,换再多的主角,戏本不变,还是同样的结局。”

    ……

    凌侯爵府。

    凌通立在黄昏下,眼中透出一抹诧异之色,道:“外院最小的那条幼龙,还有量山尺李永清?”

    很快,这位乾坤武库之主就笑了:“逝去的,终将湮灭。”

    道院。

    紫檀大门后,苏乞年提着笤帚,清扫出来了一块数十丈方圆的空地。

    一座大殿前,比之前身上更脏的老人捋了捋虬结的花白头发,看向苏乞年,蹙眉道:“知道吗?你可能成为道院担任时间最短的一任院主。”

    老人说着,看了看渐渐昏暗的天空,有月光隐于大地之下,即将升起。

    苏乞年没有理他,他扫得慢条斯理,不急不缓,事实上,从几个时辰之前,祖窍神庭中,神灵身就感到一阵心悸。

    这是一种心血来潮,自孕育出精神力以来,尤其是孕神立道之后,就显得尤为明晰。

    苏乞年知道,有大麻烦了。

    显然,这一座道院牵扯的东西,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从他踏进这一条荒芜的巷子开始,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求月票推荐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嗯,接下来是个热血沸腾的大高潮,不只是切磋而已。)(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