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五章 天下武林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很多时候,人们都是被迫选择,因为前路已断。

    苏乞年不想回头,因为他觉得,这世间有太多的回头路,他怕这一走,就再难回头。

    且他这一身武功,就在一口刀上,无论是休命真气还是休命刀,不仅秉承了顺天休命,抑恶扬善的真意,在他孕神立道之后,更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哪怕前路刀山火海,也要一路横渡过去。

    明月刚刚露出一角,幽深的巷子里响起脚步声,苏乞年抬头,透过敞开的道院大门,他看到了一习如墨的僧袍,仿佛比最深沉的夜还要黢黑。

    虚空和尚!

    苏乞年露出一抹诧异之色,不知道这位邪佛弟子现在出现,到底所为何来。

    很快,等到近了,他就看到虚空那一副很不好看的脸色,死死地盯着他,嗤笑道:“真是不知所谓,居然走到这里来了,你难道不知道,你很快就要成为丧家之犬,何苦来哉。”

    “我是院主。”苏乞年看着他,认真道。

    院主?

    虚空和尚终于露出一抹诧异之色,他扫了扫眼前破败的道院,最后放声大笑,笑得弯了腰。

    “你一个人的道院?新一任院主?你以为这是童子办家家?”

    “我也这么认为。”

    这是大殿前,坐姿不正的上代院主老人应道,有气无力。

    苏乞年不理会两人,笤帚不停,又将一块石板上的青苔扫去。

    虚空和尚忍不住翻一个白眼,而后走进道院,到大殿前的台阶上盘坐下来,同时与老人拉开一段距离。

    老人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看向他,斥道:“小和尚。你怎么出得家,一点礼节都不懂吗?”

    虚空和尚瞥他一眼,淡淡道:“洗干净了再来说话。”

    “你!”

    老人瞪他一眼,就一声不吭。一个人蹲在殿前的角落里生闷气。

    这时,苏乞年止住身形,抬头看了看将要升起的明月,看向大殿前的邪佛弟子,诧异道:“你不走?”

    虚空和尚没好气道:“小僧要在这里盯着。可别被人打死了。”

    苏乞年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也不再开口,因为他知道,在虚空和尚的眼中,是将他当成了超脱的果实,必须要亲手采摘,至于何为超脱,就不得而知。

    ……

    东海之畔。

    这是一座巍峨古城,高如山岳。屹立于天地之间,耸入云霄。

    如小山一般巨大的冰冷城门上,是三个光耀千古的大字,不同于世间流传的汉字,但只要是居于这座古城的城民就明白,这是属于天帝的帝文。

    天帝城!

    属于历代天帝的城池,矗立于东海之畔,镇压古今。

    对于东海上的诸多妖族而言,天帝城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天堑,阻隔了他们踏入人族疆土的脚步。

    此时黄昏降临。夕阳坠落,一轮明月自这东海的尽头升起一角,露出明黄晶莹的月牙。

    咚!咚!

    此刻天帝城中,很多城民抬起头。他们不会以为这是擂鼓声,因为太熟悉了,这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一个人的脚步声,响彻巍峨入天的天帝城。

    直到人们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挺拔而伟岸,脚下如有无形的台阶。他一步三百丈,三步之后登临帝城之巅。

    这是一个看上去约莫只有弱冠之龄的青年,唯有两鬓的白发透发出来的沧桑气息,才告诉人们,其真实年纪并非如此。

    此刻,一身白袍的青年立于天帝城之巅,他负手而立,双目微阖,只是站在那里,就好像比天地还要浩瀚。

    人王!

    天帝城中响起山呼如海啸,无数城民露出崇敬之色,仰望帝城之巅。

    若说天帝城中,除了那一位久居不出的天帝之外,还有谁能够让所有人露出这样的癫狂之色,唯有那一位古今唯一的人王。

    大汉元神榜第一,人王古唯一!

    锵!

    倏尔,天帝城之巅,人王睁眼,两道炽盛的目光如天剑,刺穿九天,竟有璀璨天阳洒落,东海之畔,生出日月同辉的惊人异象。

    这就是人王之境。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流淌沧桑气机,似乎有日月星辰在其中沉浮,此时,这一位人王眼中透出一抹微不可查的异色,而后抬脚迈步。

    嗡!

    九天空洞中,天阳汇聚,随着其落步,一条足有千丈长的巍峨巨龙在脚下成形。

    比房屋还要大的龙鳞,一对龙角峥嵘,五爪凌厉,洞穿真空,这是一条金光灿灿,煌如天日的真龙。

    尤其是那一双光芒凝聚的龙眼,仿佛可以纳尽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下一刻,人王乘龙,一条真空大道在虚空中开辟,绵延向遥远的北方。

    ……

    少林寺。

    一座古寺,屹立于少室山上,渡过了五千多春秋风雨。

    大雄宝殿。

    这一代的方丈住持空悬大师手持禅杖,立在大殿之前。

    一个看上去有些魁梧却满脸慈悲的老僧,脸上的褶皱很深,有白眉如雪。

    此刻,空悬大师身前,一个竹杖芒鞋,月白僧袍的小和尚一脸憨笑,将腰上的明黄葫芦往身后推了推。

    “挡了是非眼,挡不住真假心。”空悬大师开口,淡淡道,“明觉,你又喝酒了。”

    小和尚一脸憨笑,摇摇头:“怎么会,徒儿一向谨遵戒律,酒色是从来不沾的。”

    空悬大师瞥他一眼,不愿再多说什么,他这个徒儿年仅十六岁,就登临龙虎榜,至于喝不喝酒,从他江湖上的名号就可以知道,只是小和尚从来不承认,他这个做师父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去吧,道院已开,我少林自当回归。”沉默片刻后,空悬大师看将升的明月,开口道。

    明觉小和尚露出几许诧异之色,或许这一夜后,道院就真的湮灭于武林长河中,此时便是他进京,又能改变什么。

    “去吧!南无阿弥陀佛!”空悬大师宣佛号,转身拄杖,走进宏伟宝殿中。

    明觉小和尚看师父的背影,忽然笑嘻嘻地转身,将腰间的酒葫芦重新挂到竹杖上,他迈步离寺,一路微醺长吟,而寺中诸多僧侣眼观鼻,鼻观心,如若未闻。

    “喝了和尚的酒,睡觉安稳不上头!喝了和尚的酒!灵山佛祖不长寿!喝了和尚的酒,一步踏上九重楼!九重楼!到了彼岸不回首!不回首,菩提树下定春秋……”

    大雄宝殿中,方丈空悬大师立于佛祖金身前,缓缓转过身,他看向山门的方向,小和尚的长吟声清晰入耳。

    “如是我闻!阿弥陀佛!”空悬大师放下禅杖,双手合十。

    ……

    西疆道,天山灵鹫宫。

    缥缈峰顶,一个中年妇人立于断崖边,这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清冷的中年妇人,一身素白长裙,此刻立在崖边,一双眸子却映照出一座沧桑古城,天子龙气缭绕。

    “宫主,小姐出关了。”

    这时,一个老妇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断崖边,垂首躬身道。

    中年妇人没有转身,却有声音响起,平静而不容置疑:“既然《唯我至尊功》已经初成,就下山吧,那一座道院,该有我灵鹫宫一席之地。”

    “是,宫主。”

    ……

    这一天黄昏,峨眉、全真教、蜀山、龙虎山、轮回寺、武当,皆有弟子下山。

    除此之外,地藏寺、丐帮、镇南侯段家、甘露寺、剑神山庄、风云谷、神刀雨家……数十家顶尖宗派、世家齐动,有杰出弟子走出一州之地。

    京城长安,紫禁城,皇宫大内。

    尚书房内。

    一身龙袍的汉天子立在窗前,离妃侍候在身侧,这一位绝美的贵妃看眼前人的侧影,那一双清朗的眸子似乎有些悠远。

    “圣上在看什么?”

    汉天子长吸一口气,道:“朕在看这明月东升,要照亮朕这江山万里。”

    离妃略一沉吟,开口道:“圣上为何放任那道院残存。”

    汉天子笑了,他笑得很冷,道:“朕就是想看看,父皇退位这么多年过去,还有谁惦记着这一亩三分地,这天下是朕的天下,这江山,是朕的江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要横击四海,就要先宇内肃清。”

    离妃闻言不语,她看上去雍容清丽,宛如二九芳华,唯有秋水般的眸子偶尔波光流转,才透露出来一丝岁月气息。

    皇道长街,城西之地,皇家书院。

    金丝楠木大门波光流淌,即便在夜幕下,也难掩古老与尊贵。

    此时,长安城中万家灯火明媚,皇道长街上却罕见的空无一人。

    今夜,注定难眠,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那座古老神圣的书院前,此时,那一位外院副院长,大学士李永清微阖的双眼睁开。(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这一段热血的剧情拉开了大幕,整个江湖武林,也至此拉开了大幕,请大家拭目以待,接下来的剧情一定会很精彩,请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一天两毛钱就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