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章 降龙!降龙!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乳白色碧血丹火中,厉皓白蓦地长吟。

    “镇魔!镇魔!镇魔!镇魔……”

    纯白长衫舞动,镇魔两个字初始并不高,但随着厉皓白一连串急促的长吟,到最后竟似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如洪钟大吕,响彻四方。

    “这是……”大殿前,老人先是一怔,既而就色变,“不好!”

    皇道长街西首,金丝楠木大门前,量山尺李永清眼中透出惊喜之色,放声大笑:“好!好!好!”

    诸势力暗探先是不解,既而就听到那来自道院幽深巷子里宏大的吟唱。

    有浩然正气,刚正不阿!

    “武道之势!”

    道院中,虚空一字一顿道,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一杆血色镇魔枪,之前苏乞年借势炼化异种真气,这一位皇家书院弟子,又何尝没有借此磨砺心意,淬炼一身浩然正气,眼下在苏乞年这如天网般威严的一刀下,终于彻底磨合正气本源与镇魔枪真意,两者合一,诞生出来武道之势。

    呜!

    血色镇魔枪光华大盛,刹那间竟挣脱了来自大地的束缚,隐约听到无形锁链崩碎的声响。

    天地间,有乳白色光雨浮现,星星点点,夜空下,如星雨降世,正气浩然。

    枪势起!

    天地间的正气本源之力汇聚,厉皓白一枪击天,枪尖上瞬间凝聚出来近丈长的乳白罡气。

    这是枪罡!

    在天地间的正气本源灌注之后,镇魔枪气之凝炼,已经生出了本质的蜕变。

    随着厉皓白一枪刺出,苏乞年顿时感到浑身一紧,似乎整个天地对他产生了排斥,有一种要将他碾压成粉末的可怕压力临身。

    这就是武道之势,当初远观玄阳宫那位太阳之子与衡山派大师兄一战,如何有眼下亲身感受这样真切,苏乞年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压力,这就是天地本源之力的压迫,是练武之人精神与天地本源的契合,源自肉身与精神层面的双重碾压。

    咚!

    枪罡与天网碰撞,这一刻,虚空仿佛听到天界战鼓擂动,眼前似有神旗摇曳。

    一股细密的真空涟漪如雪一样苍白,朝着四周瞬间震荡开来,若非是在这道院中,有无形伟力护持,多半要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

    幽深巷子外,一些隐匿的院墙,角落里,有诸势力暗探浑身一震,就跌落出来,双眼冒金星,耳膜都几乎要撕裂开来。

    蹬蹬蹬!

    巷子口,一些止步于厉皓白枪痕前的皇家书院外院弟子也接连后退,一个个面色煞白,很难想象,此刻这巷子深处到底在进行怎样的交手,只是余波就令他们承受不住。

    “浩气长存,镇魔天下!”

    道院中,厉皓白长啸,丈长枪罡一下炽盛,乳白色小光明火似烈火燎原,一下暴涨。

    嗤啦!

    休命天网被撕开,刀光崩碎,厉皓白身不动,而苏乞年落地,再退后七步站定,目光亦前所未有的凝重。

    眼前是一个真正的年轻高手,无论是对于时机还是一身修为武功的把握,都要超出他的想象,比他更加沉稳,成竹在胸,如果说在此前,这位儒道真传弟子在苏乞年看来,应该是龙虎榜之下少有的年轻高手了,而现在,这一位参悟出来武道之势,那一门儒道一流的镇魔枪法,可谓是大成接近圆满,实实在在已经有了冲击龙虎榜的资格。

    苏乞年将其与那位创演出来二流剑法《承羽剑》的衡山派大师兄萧寒相比较,这一位镇魔枪传人即便尚有不如,却也相差无几。

    赤金长刀斜指大地,苏乞年浑身气血沸腾,与这样的年轻高手较技,他时时刻刻都能够发现自己的不足,并迸发出无穷灵思。

    呼!

    紧接着,属于苏乞年的身影消失,他足踏镇龙桩,将这一门步法的领悟施展到极致,他如缩地成寸,每一步迈出,都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呼吸之间,无数残影显现,整个人似乎与脚下的大地融为一体,一时间,厉皓白即便精神力盈目,也难以捕捉到他的气息与真身。

    咻!咻!咻!咻!

    苏乞年出刀如电,依然是休命第三刀,并未缔结天网,而是展现出来一种极致的刀速。

    一身休命真气催发至极颠,乃至一身混元气血,也沸腾如潮,这一刻,苏乞年背后,空气扭曲,一匹金红龙马迈动锋利的龙爪,两根龙角峥嵘,眸子犀利而威严,降临人世间。

    与最初相比,这匹龙马愈发神骏威严,仿佛真的生命一般,龙尾更长,四肢更加粗壮,金红龙鳞炽热,四只龙爪踏步真空,甚至溅起点点火星。

    与此同时,祖窍神庭中,一寸神灵身长身而立,手持墨色休命刀,精神意志散发虚空,顿时,如流水一般的天地元始之气自虚空深处透出,垂落下来,顺着苏乞年全身每一寸毛孔进入体内,源源不绝,补充消耗的气血与真气。

    几乎是瞬息之间,苏乞年就斩出数十上百刀,没有止息,刀光交织,刀啸声连成一气,若闪电横空,惊雷炸响,连绵不绝。

    嗯?

    厉皓白目光一凛,手中镇魔枪枪势起,天地间的正气本源涌动,乳白光雨浮现,星星点点,苏乞年接引自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顿时被阻隔了大半。

    叮叮叮叮叮!

    镇魔枪横扫,枪罡吞吐一丈来长,一瞬间,厉皓白就接下数百刀,哪怕领悟出来武道之势,面对如此密集连绵的刀法,也不禁感到手臂酥麻。

    最重要的是,厉皓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枪势一起,天地间的正气本源涌动,本该将苏乞年所有渗入虚空的精神力隔绝,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小半难以阻隔,被强行渗透。

    尽管如此,也断绝了苏乞年连绵不断的刀法,一身气血真气再雄浑,也支撑不起这样海量的消耗。

    呜!

    倏尔,苏乞年刀光止,再动,连绵不绝的刀光密布虚空,炽盛如太阳,如一道道明黄闪电,却并不斩向厉皓白。

    厉皓白眼中透出一抹异色,不明白苏乞年突如其来的举动,而随着苏乞年足踏镇龙桩,刀光密布方圆十丈之地,远方,如虚空再看不清刀光中的景象,仿佛一轮太阳坠落大地,难以直视。

    而大殿前,老人目光一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瞳孔深处透出一抹异色。

    锵!

    这时,炽盛刀光中,苏乞年收刀入鞘,而右手竖掌,横于胸前。

    一瞬间,厉皓白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

    呼!

    下一刻,苏乞年一步迈出,就出现在其头顶上空,他身如天柱,一步踏落,有光华乍现,两条透明的玄黄锁链自地底伸出,瞬间将厉皓白双足定住。

    什么!

    突兀的变化,厉皓白措手不及,与先前不同,这一刻的苏乞年身上,有一股难言的真意气息升腾而起,沧桑古老,更充斥着一股伟岸与决绝。

    他居然真的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那两条玄黄锁链,竟然隐约透发出来一股淡淡的本源气息。

    “群魔伏首!”

    不敢怠慢,厉皓白动弹不得,而血色镇魔枪却施展出来了最后一式。

    这一枪刺出,顿时漫天都是炽白的枪影,燃烧着碧血丹火的枪罡闪烁,每一道枪影前,都钉着一道染血的魔影,随着厉皓白这一枪刺出,漫天都是浩然之气,仿佛真的群魔授首,天下承平。

    看着漫天袭来的枪影罡气,群魔坠落之影,苏乞年目光郑重,倏尔震掌,脑海中似有历经数千年而不朽的咆哮声响起。

    “不悔!不悔!亢龙不悔!”

    《降龙掌》第一式,亢龙不悔!

    昂!

    苏乞年翻掌镇落,悠长的龙吟声响起,若山崩海啸,这是凝聚了苏乞年全部精气神的一掌,气血、真气、精神意志,全部融入了这一式降龙掌中。

    此刻,这一掌落入厉皓白的眼中,属于苏乞年的掌心,似乎在眼前无限放大,替代了整个天地,既而,一条通体暗金,足有一丈来长的真龙破掌而出,比天剑还要凌厉的龙爪张开,猛地洞穿下来。

    什么枪罡魔影,都在刹那间粉碎,这是一股难言的无俦掌力,至大至刚,摒弃了曾经汲取的《易经》精义,出掌不留力,必竭尽全力,掌法惨烈且决绝,不留半点退路。

    铛!

    这是一声恢宏的撞击音,来自苏乞年的肉掌,与那一口血色镇魔枪碰撞,两者交击之地,真空猛烈扭曲,涟漪震荡,几欲化成真空波纹。

    厉皓白勃然色变,那无俦掌力落下,落到枪杆上,竟将整口镇魔枪压迫弯曲如一张血色长弓,而后猛地落到他胸口。

    嘭!

    下一刻,交织密布的刀光碎,在虚空震惊的目光下,属于那一位儒道真传弟子的身影横飞出去,血色镇魔枪脱手而出,噗的一声没入十余丈外的青石板中,足有数尺深。

    厉皓白咳血,落地之后又接连退出七、八丈方才站定,他面白如纸,胸口有明显坍塌,分明断去了不止一根肋骨,再看前方的苏乞年,一只与镇魔枪硬撼的右手亦鲜血淋淋。(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