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一章 一战成名长安知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明月如盘,高悬九天。

    道院中,虚空眉头深锁,这样的变化超出他的想象,刚刚那炽盛如太阳的刀光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空隔绝,但他依然捕捉到若有若无的龙吟声。

    天地元始之气垂落,苏乞年面色微白,这一式《降龙掌》消耗之大,着实超出他的想象,不仅一身精神力消耗近半,丹田气海中,本来深厚的休命真气告罄,就连一身混元气血,也耗去了半数以上。

    若是倾尽全力,自己或许还能够打出第二掌,但苏乞年估摸着,到时候若是对手不死,他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我败了。”

    厉皓白看向苏乞年,虽然面色苍白,但眸子却很亮,道:“过了今夜,再来向苏兄请教。”

    “恭候厉兄!”苏乞年认真道,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好。”

    厉皓白点头,走几步,将血色镇魔枪拔出,头也不回地朝着道院外走出。

    苏乞年看他的背影,这个来自皇家书院外院的儒道真传弟子,一身浩然之气几乎深入到了骨子里,这也是苏乞年行险动用《降龙掌》的根本原因,并不怕此人曝露出去,这是一个真君子。

    皇道长街西首。

    金丝楠木大门前,量山尺李永清目光冰冷,相隔太远,他不能洞悉一切,但那个来自武当青羊峰的苏家次子,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连他外院最小的那条龙都降不住他,岂不是说,此子已经有了冲击龙虎榜的潜力。

    城东,幽深的巷子前。

    “是厉师兄,出来了!”

    “等等!厉师兄受伤了!”

    一干皇家书院外院弟子心神剧震。几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他们外院八条幼龙之一,镇魔枪的传人,有资格在一两年内冲击龙虎榜的儒道真传弟子。竟然败了。

    当然,若是他们知晓眼下的厉皓白,已然领悟武道之势,有了登临龙虎榜的潜力和资格,怕还要心惊胆颤。

    难道有埋伏!那个苏家次子动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

    此刻。这几乎是所有外院弟子心中唯一的念头,很难想象,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初入武当不满一年,刚刚筑基,居然令得他们外院的八条幼龙之一吃了这么大的亏,这已经超出了常理,就算是史书上,这样的人物也凤毛麟角。

    “厉师兄,难道……”等到厉皓白走出巷子。终于有外院弟子忍不住开口,欲言又止,但是意思不言而喻。

    厉皓白摇摇头,郑重道:“苏兄会成为这一代所有人的对手。”

    他不言败,但是这一句话的分量还是令一干外院弟子,乃至是暗中诸势力的暗探咋舌,这位皇家书院外院最小的一条龙,居然对于那个苏家次子如此看重,给出来这样的评价,岂不是说。那一位来日必定登临龙虎榜?

    看一些同窗依然有些不信,厉皓白不再多说什么,迈步离去,在他看来。苏乞年的确非同一般,甚至不同于历来史书上记载的顶级筑基功十层的成就者,若是等到那个少年龙入大江,三流大成,怕是龙虎榜上,必定会再起风云。若是其龙虎汇聚,步入二流之境,觉醒真气本源,那就真的是一场龙争虎斗,当然,他更期待的是那一门休命刀,若是等到那个少年参悟出来休命刀势,那一门同样超出常理的刀法,不知道又会绽放出来怎样夺目的光芒,怕会令整个江湖武林也为之瞩目。

    还有那一式掌法,一念及此,厉皓白眼中就闪过一抹异色,这似乎与江湖中的一些传闻并不相符,且在他看来,那一位显然并不愿意轻易曝露。

    拖着镇魔枪,厉皓白走过皇道长街,回到皇家书院大门前。

    李永清道:“为什么?”

    厉皓白依然摇头,他明白这位副院长想知道什么。

    眉头蹙起,李永清深深地看他一眼,而后道:“去吧,悉心调养,不要误了那一件大事。”

    “学生告退。”

    厉皓白躬身一礼,再走进金丝楠木大门,一名书院执事与他错身而过,来到李永清身前,恭声道:“副院长。”

    李永清转身,看他怀中双手捧着的一道五色卷轴,道:“院长的大儒令写好了?”

    “是。”

    “去吧。”

    躬身一礼,这位看上去约莫刚过而立之年的中年执事就捧着五色卷轴走上皇道长街。

    “五色卷轴!是那一位的大儒令!”

    这一下,整条皇道长街上就不停地有人倒吸凉气,就算是沿街酒楼商铺的寻常百姓,也不禁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个涌到窗口,看那一道五色卷轴,不知道是何种材质的布匹,五色光晕流转,充斥着一种神秘感。

    大儒令,是历代汉天子赋予皇家书院诸多大儒的特权,身为大儒,武道通神的元神高手,只要是世间有违背纲常伦理,有违儒道的劣迹,就可以书下大儒令,大儒令一出,尤其是于大汉疆域境内诸多书院,几乎等同于圣旨,不可违背,除非是同样拥有证道元神的大儒存在,可至皇宫外敲响问圣钟,请当代汉天子裁定,否则,大儒令一出,自有先斩后奏的便宜之权。

    而众所周知,能够书下五色卷轴的,唯有皇家书院外院那一位院长,元神榜上排名第二十七位,有五指琴仙之名的宫商羽。

    五指琴仙,五行剑气,哪怕放眼整个大汉天下,也少有人能够接得下这一位琴仙五行齐出的浩瀚剑气。

    ……

    皇家书院外院,最小的那一条幼龙败了!

    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几乎在一炷香内,就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只要是关注皇道长街东首那一条幽深巷子的,都得到了这一则让人匪夷所思的消息,还有那一位镇魔枪传人所说的话,更令人深思,难道那个苏家次子真的如此妖孽,短短的时月之内,就精进如斯?

    凌侯爵府。

    “那条幼龙败了?”

    凌通端坐于黄花梨木大椅上,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显然,那个少年的成长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皇家书院外院送出了大儒令!

    这又是第二则消息,凌通嘴角又泛起一抹玩味之色,道:“那位五指琴仙的大儒令,可不是那么好接的,看来这么多年过去,很多老家伙还是没有忘记,这样传承下来的苦与痛,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镇妖王府。

    古朴的书房内,身形瘦削的管家老人立在书桌旁,一身墨色长袍的镇妖王刘曾安再次搁笔,眼中也透出几许诧异之色,道:“那一条幼龙似乎天资悟性不凡,领悟正气本源,被内院的几个老怪物看重,有望在一年以内磨合镇魔枪真意,诞生武道之势,两年内有望冲击龙虎榜,居然败了?”

    不过很快,这位大汉军中位高权重的正一品镇妖王又摇头,道:“看来已经彻底堕入刀障中了,刀法越强,死得越早,是天命之刀,也是不祥之刀。”

    “那一位,送出了五色大儒令。”管家老人开口道。

    “五色大儒令?”刘曾安微怔,既而就冷笑,“当年孰对孰错本就心知肚明,多少年居然还传承下来了忿怨,真是一点面皮都不要了,果然是五指琴仙,难怪当年未曾能够得到儒道真传,一个仙字不如鬼。”

    镇妖王府一角。

    一座幽静的亭子里,刘清蝉立在月光下,她清冷如月仙,仿佛随时要乘风而去,一双裸露的小臂在月光下若凝脂,又似乎象牙般晶莹。

    “郡主!那一位赢了!”

    一个丫鬟提着裙摆,从不远处的回廊跑来,动若脱兔,显然有着不弱的武功底子。

    秀眉微挑,刘清蝉比秋水还晶莹的眸子闪过一抹异色,很快又恢复平静。

    禀告的丫鬟有些不解,郡主这么关心那一位的消息,却又似乎漠不关心,她的小脑瓜实在想不通,郡主和那一位苏家次子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道院。

    金星沉浮的紫檀木大门后,苏乞年盘膝而坐,进入胎息之境。

    祖窍神庭中,神灵身持刀而立,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不断垂落,混混沌沌,将苏乞年笼罩,仿佛一片蒙昧的时空,开天辟地之前的场景。

    虚空脸色很不好看,这一位就连打坐五境,也已经臻至了第三境胎息,而他尚且身在入定之境,距离胎息还有一步之遥,但想要跨越,就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更需要机缘与造化。

    大殿前,老人长身而立,脏乱的布袍紧贴在身上,没人察觉,他后背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

    到了此时,他深深明白,真正的劫数,即将到来,若是渡过,才算是勉强站住脚跟,但以而今道院浅薄近无的底蕴,又如何能够抵挡住接下来的劫数。

    不可否认,眼前这个武当青羊峰的少年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但天赋悟性再强,也要有时间成长,现在就要抗衡如皇家书院这样的庞然大物,实在是螳臂当车。

    老人如何不明白,这也是百年前,本已衰落的道院终于人走茶凉的根源。(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