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三章 神灵身出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明月高悬,清冷的月华铺满了整个道院。

    来自皇家书院外院的中年执事脸色无比的难看,他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语气冰冷而阴鸷,道:“苏家次子,你是真的要违抗大儒令,违抗我皇家书院的意志!”

    苏乞年看他一眼,淡淡道:“我是新任院主。”

    什么!

    这一下,中年执事就愣住了,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则消息,虽然不想承认,但历史上,道院院主与他皇家书院院长地位等同,都曾被初代汉天子册封为正一品,虽无权参政,却可见天子不拜,可谓是天下武林身份地位最尊隆的人物之一。

    而今,道院坠落,虽然没有人再提这一段历史,但只要当代汉天子没有颁布圣旨,吏部未曾销毁卷宗,这一段历史就难以否认。

    大殿前,老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这就没有了退路,大儒令岂是寻常,遑论如五指琴仙这样的元神榜高手,五色大儒令比之寻常大儒令还要可怖。

    “好!既然如此,你们两代院主,就同接大儒令吧!”

    中年执事冷笑,倏尔目光一转,看向虚空,道:“小和尚,你也不走!”

    虚空邪邪一笑,再深吸一口气,高喧一声佛号,道:“小僧的猎物在这里,猎物不走,小僧不走。”

    “不知所谓!”中年执事嗤笑一声,而后扬声道,“大儒令出,尔等还不跪接!”

    这就是一种刻意地折辱,不过很显然,包括虚空在内的苏乞年三人,没有人放在心上。

    甚至大殿前,老人扣了扣耳朵,疑惑道:“哪只狗在叫唤?”

    来自皇家书院的中年执事几乎气冲顶门,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他怒斥道:“敢亵渎大儒令!尔等必将万劫不复!”

    下一刻,他目光虔诚,高举五色卷轴,而后缓缓拉开。

    轰!

    一股难言的气机升腾而起。伴着五色光,刹那间照亮了小半个长安城。

    这是一股令人胆寒的威严气机,哪怕是巷子外,隔了很远的一干皇家书院外院弟子,乃至暗中的一些诸势力暗探。也不禁浑身发抖,有些承受不住这股无形气机,一退再退。

    五色大儒令,来自皇家书院外院院长,五指琴仙宫商羽。

    “大儒令出,诸学府书院俯首,莫敢不从!”

    一干皇家外院弟子目透狂热与崇敬之色,更有一种傲然,身为皇家书院弟子,这亦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道院上空。

    五色卷轴拉开。悬浮而起,天地间五行本源汇聚,这是一种莫大的威严,如苏乞年,也感到周身空气凝滞,如金铁般,将他生生禁锢在原地。

    浑身筋骨噼啪作响,很难想象,仅是最初的一缕气机就这样可怖,苏乞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若是寻常初入二流龙虎境的高手,怕是一瞬间就要在这股威严气机下匍匐,根本承受不住,也就只有他这样十层《龟蛇功》铸就的坚固体魄能够强行支撑。

    “阿弥陀佛!”

    虚空长吟。双手合十,背后降三世明王身浮现,古老的佛影在虚空中若隐若现,已无往日的恢宏,只剩下与其一般高大,似乎随时都会溃灭。消散成虚无。

    豆大的汗珠自额上滚落,此时,这一位邪佛弟子露出苦笑,今时今日,是真的栽了,这超脱之路果然不好走。

    唯有大殿前的老人,虽然目光同样凝重,但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下一刻,五色卷轴放大,卷轴上,隐约可见山川江河,五湖四海之象,有仙雾缭绕,瑞气蒸腾。

    既而,一道修长的身影自其中走出,仿佛画中人,由虚化实,降临人间界。

    一个看上去温润俊朗的中年,一身五色长袍,为天地五行本源凝聚而成,他黑发如墨,有五色缎带束起,此时踏临虚空,立在道院上空。

    一股比之前更旺盛了数倍的可怖气机散溢,属于顶尖元神人物,一代大儒的威严气机,若非只是一道大儒令,足以令一流人物俯首。

    尽管如此,苏乞年也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压迫,他浑身筋骨咯吱作响,渐渐到达一种承受的极限。

    噗通!

    虚空和尚跌坐盘膝,他念诵莫名经文,背后明王虚影沉浮,黑金佛光缭绕,有些邪异的梵唱阵阵,慢慢的竟有一股永恒不动的气息散溢,却是勉强抵住了这股垂落的威严气机。

    道院上空,走出五色卷轴的中年人瞥一眼小和尚,目光就落到了大殿前的老人身上,而其身份,也不言而喻。

    皇家书院外院院长,五指琴仙宫商羽。

    不等这位五指琴仙开口,大殿前,老人有些嘲弄的声音就响起。

    “宫商羽,难得你动用一道元神烙印来杀我,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一点没有长进,我很好奇,你未得儒道真传,怎么有脸自称大儒的。”

    五色长袍的五指琴仙闻言落下目光,大殿前顿时有铿锵剑鸣,真空如剑,无形锋芒几乎将真空割裂,却始终与老人相隔寸许之地。

    “忍耐了这么多年,以为你要平静坐化,安然离世,没想到你还是不安分。”宫商羽淡淡道,“内院的前辈留手,不代表本座也会留手,逝去的终将湮灭,没有人可以重启过去,该落幕的必定要落幕,既然你如此急迫,本座自然要亲手送你一程。”

    “五百年前是是非非,尔等心中自知,”老人突然开口,沉声道,“只是老头子没想到,原来无耻是可以一脉相承的。”

    “你!”不远处的中年执事大怒。

    而宫商羽却并不动怒,他眸子平静,五色长袍在月光下轻扬,仿佛天界神祗临尘,高高在上,威严如狱。

    “没有人可以违背秩序与规则,秩序之下,皆为虚妄。”

    闻言,老人嗤笑:“秩序与规则?这也是你宫商羽当初半步之遥,难以得承儒道真传的根源!”

    嗯?

    宫商羽终于蹙眉,整个道院都在刹那间陷入真空世界,那股威严气机愈发浓重,他平静道:“说得再多,也难掩坠落,你的道理再大,也逃不过这整个天下亿万大汉疆土,我在这里,你在那里,这就是结局。”

    “你就是苏家次子,《休命刀》的传人。”

    突兀的,这位五指琴仙目光一动,就落到了苏乞年身上。

    直面一位顶尖元神人物,在苏乞年不多的经历中,也只有当初那位金锁峰峰主金光真人当面,才给予他这么沉重的压迫,而眼前这一位正如老人所说,只是一道元神烙印,尽管如此,在苏乞年感来,与这一位五指琴仙相比,那金光真人也是远远不及,相差甚远。

    这一眼,苏乞年有一种一切隐秘尽皆曝露的错觉,虽然只是一道烙印,却仿佛可以贯穿进入他的心灵深处。

    “可惜,你的资质悟性本来普通,但却契合《休命刀》,这才得到提升,取得现下的成就,但也只是饮鸩止渴,刚过易折,注定活不长久。”宫商羽目光有些悠远,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的笑意,道,“真是没有想到,你这一脉断绝的传承,居然又再次接续了,极元真人,却也有几分手段,但也不过垂死挣扎,时隔五百年,居然还想触碰禁忌,真以为我们这些传承者会忘记过去。”

    苏乞年沉默,自己似乎走进了一张无形的大网中,这其中的牵扯之广,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但这一切,他都并不在意,他之所以还站在这里,只因孕神立道,但求问心无愧。

    赤金长刀铿锵,下一刻,苏乞年长刀抬起,遥指虚空。

    不远处,虚空呼吸都几乎停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乞年胆子会肥到这样的境地,敢向五指琴仙扬刀,哪怕只是一道大儒令,一缕元神烙印,也绝非是他眼下的境界所能抵挡的,是真正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好!”

    这一刻,唯有老人大喝一声,时至而今,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历代休命刀的传人,哪怕刹那辉煌,却从不令人失望。

    “逝去的,终将湮灭。”

    只轻轻吐出这七个字,道院上空,五色大儒令中走出来的元神烙印出手了。

    五色长袍在月下轻舞,那是一只手掌,五指修长,此时凌空按落下来,五色锋芒在指尖流淌,刹那间放大,遮天蔽月,笼罩了整个道院。

    属于顶尖元神人物的威严气机,哪怕只是一缕元神烙印,也透发出来莫大的威压。

    噗!

    这一刻,虚空咳血,背后明王虚影崩溃,再也承受不住,被无形气机压迫,一瞬间浑身筋骨断去不知道多少。

    “大儒令出,那一位出手了!”

    幽深巷子外,几乎整个长安的目光,都在此时汇聚到了道院上空,那一道五色光氤氲的身影,仿佛与天齐高,有经天纬地之力,威严通天地。

    这时,道院中,属于苏乞年的身影却是盘坐下来,他一头黑发无风自动,哪管头顶天崩地裂,也岿然不动。

    下一刻,其眉心所在,神庭之门洞开,通体如白银浇铸的神灵身如天界神祗转世,沐浴神辉,迈步而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