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七章 人王入驻,休命刀劫
    (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谢谢大家关心,好多了,求正版订阅支持,相信十步,高-潮还未结束。)

    不见!

    两个字,自那位大内太监总管的口中说出来,顿时令宫商羽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一声不吭,转身就走,没有人能够质疑圣天子,只是从这两个字中,宫商羽捕捉到了太多的扑朔迷离,事实上,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够把握天心。

    整个长安城沉默下来,皇宫大内传出的消息,总能很快传遍全城,那一位五指琴仙的遭遇,自然也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道院。

    月光清冷,大殿前,人王转身,他一身白袍轻扬,鬓发雪白,眼中似透着沉眠千古的沧桑,仿佛有日月星辰在其中沉坠,苏乞年看这一双眼睛,很难想象,一个人的眼睛里怎么会透露出来如此众多的东西。

    没有气机外溢,没有威严气势,却有一种无形中令人折服的绝代风姿。

    人王古唯一!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这无疑是江湖武林中的传奇,他从小耳闻,只是没想到真正见面,更胜闻名。

    “老朋友,你来了。”大殿前,老人露出笑意,而后郑重道,“你现在进京,是否……”

    他欲言又止,但相信对方能够听懂。

    人王轻轻摇头,淡淡道:“早与晚,不过路长短,何谈时机。”

    老人闻言也不禁深吸一口气,这一位道院上代院主也不得不承认,这位老朋友能被世人评为古今唯一,自有其难以磨灭的意志。

    “你就是这一代院主。”

    倏尔,这位人王的目光落到了苏乞年身上。

    这是一道平静的目光,没有丝毫威严气机,但是苏乞年依然感到有些拘谨,人王的目光,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有资格承受。

    祖窍神庭中。

    愈发凝实的神灵身通体银芒流淌,手中那口漆黑如墨的休命刀轻鸣一声,苏乞年目光一震,就恢复如常,紧守己道,不再为外物所动。

    古唯一点点头,道:“不错,还不够。”

    不远处,踉跄起身,如烂泥一般的虚空和尚不断汲取天地元始之气修复己身,此时也有些愕然,能够得到人王一句不错,放眼整个江湖武林也不多,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怕是寥若晨星。

    ……

    接下来的十天内,这条属于道院的幽深巷子再次恢复宁静,没有人再敢踏足一步,似乎成了真正的禁忌之地。

    因为从十天前的那一夜起,东海之畔,天帝城人王月下乘龙而来,入驻道院,成为太上长老。

    这无疑是一场大地震,长安城是什么地方,大汉都城,天子居所,多少势力盘根错节,可以说,整个大汉消息传递最快的,就是长安城,哪怕是一举一动,放眼整个大汉疆域,亦可朝发夕至。

    尤其是十天前那一夜,那月下一战,人王八印,一掌翻天,举手投足之间就将同为元神榜上那一位五指琴仙轻易镇压。

    这对于天下元神而言,无疑是一种大震动,人王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当然,也有不少人从中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就如同这些时日,皇家书院外院的诸多学生一般,他们感到一种压抑,只要走出那扇成为碎片的大门,仿佛就能够感受到四面八方落下的目光。

    曾几何时,身为皇家书院弟子,被人们用如此异样的目光注视过,但眼下,却由不得他们开口,实在是皇道长街东首那座道院里,那一位人王太强势了。

    也是那一夜,他们皇家书院的大儒令成了整个长安城眼中的笑话,这是注定要被载入武林史以及大汉史册的耻辱。

    而今,人王入驻到院,成为太上长老,这是在向世间宣告,道院要再次复苏吗?

    这十天,对于苏乞年而言,却是非常重要。

    第十层《龟蛇功》铸就的坚固体魄,令得他两天内就伤势尽复,接下来的七天内,他就开始不断梳理所得,去芜存菁,这进京至此的数战,对他而言不亚于一次顿悟,一身所学都得到了淬炼,并迸发出种种灵思。

    这七天,他梳理、删减、消化、总结,于《休命刀》乃至是《镇龙桩》以及那一式降龙掌的体悟,更朝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乃至于这一身休命真气的本源,也若有所悟,同时,苏乞年心神沉重,当初那一位五指琴仙说出的一些话,却是被他记在了心中,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小觑一位顶尖元神人物的眼光,哪怕其在人王手中被轻易镇压,但于他而言,也同样高不可攀。

    不错,随着《休命刀》的领悟愈来愈深,尤其是参悟出来第八刀之后,他便感到体内的生命精气,似乎又更少了一分。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两鬓黑发之下,早生华发。

    而似乎对于《休命刀》而言,领悟本源玄奥与否,好像无足轻重,几乎每领悟一刀,攻伐力就会提升一大截,仿佛无穷无尽,不知尽头。

    刀法不祥!

    苏乞年念及当初在武当山上,胖子曾经隐晦地向他透露过几分意思,只是当初他尚未筑基,也并未在意,直到现在真正筑基开天,步入三流之境,随着刀法领悟的不断加深,这种不祥愈发浓烈。

    这是一种对于生命的剥夺,甚至不可能弃刀,他这一身内功体魄,都早已被打下了休命的烙印,即便是自废武功,只会令精气溃散,更快衰老。

    当然,也有一种选择,那就是不再动刀,只是对于苏乞年而言,这并不可行,也不愿执行。

    苏乞年记得,这世间是存在一种长生果的,这是一种罕见的灵药,乃是延寿续命的至宝,只是这种灵药实在太过稀少,一百年内这世间也未必能够寻到一两株,每一株现世,都必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无数高手厮杀争夺,无论****妖魔,都欲向天再夺一百年。

    这十天里,苏乞年自然没有浪费大好机会,向人王请教,乃至于《休命刀》的种种弊端,也如实告知,对于一位能够开创出《人王八印》这样的惊世武功的元神人物,苏乞年并不认为自己这一门《休命刀》会值得对方去惦念。

    他也毫不避讳刀法的修行奥妙,他始终坚信,再强的武功,也要看落到什么人手中。

    不过出乎他预料的,人王只是摇摇头,道:“这是你的路,数千年的刀障不破,又是下一个轮回。”

    人王的话耐人寻味,苏乞年似乎从中捕捉到了什么,却又好像隔着一层轻纱,看不真切。

    随后,人王又向苏乞年要过那只缺角的瓷碗,他凝视良久,又还给苏乞年,最后就立在了道院大殿前,他双目微阖,似乎陷入了一种神而明之的境地,与四方天地融为一体,而当苏乞年再仔细观摩时,又变得普普通通,再不能察觉到半点端倪。

    人王这一立,就是整整十天,他似乎一尊亘古不朽的神像,守卫在道院大殿前,一身白袍轻扬,负手而立,落到苏乞年眼中,就成了整个天地。

    至于老人,则每天乐呵呵的,抓起笤帚开始清扫道院。

    他就好像一个平凡的老人,只是衣衫有些脏乱,头发虬结,没有半点仪容,很难想象,这会是道院的上一代院主。

    还有虚空,这位邪佛弟子最近十天过得并不痛快,他修复伤体,筋骨碎裂太多,诸多骨裂愈合,难言的酥麻奇痒,以致道院中这近十天不断有惨嚎声响彻夜空,令得一些一直关注道院的四方暗探心中打一个寒颤,愈发觉得道院中不简单。

    第十天,这一天黄昏后,明月初升。

    苏乞年和老人同时放下手中的笤帚,近十天下来,整个道院的青苔都差不多被清扫干净,这一座古老的道院,才真正显露出来几分庄严和肃穆。

    “小子,你准备好了吗?”老人深吸一口气,感叹道,“能不能拧成一股,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老人欲言又止,也相信苏乞年听得懂,即将到来的,可都是江湖各大门派世家的杰出弟子,说得难听一点,也是一帮狼崽子,多半桀骜不驯,他们在面临危机时可以一致对外,但角逐头狼时,绝对毫不留情,身为同辈,想要慑服这样一群年轻强者,绝非易事。

    尤其是于苏乞年而言,无论天资悟性,还是奇遇造化多寡,也难掩修行时间短暂,事实上,在这个年纪,能够做到这一步的,据老人所知,当今这一代,放眼整个江湖也寥寥无几,若是再有一年,哪怕只是半年,他相信苏乞年也能够轻松不少,但而今,就要马不停蹄地迎接随之而来的挑战。

    苏乞年抬头看明月东升,事实上,这几天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显然,他这位道院新一任院主,位置还不是十分稳当。

    月上中天。

    长安城门口,迎来了一位枯黄僧衣的年轻和尚,年轻和尚背一口黑色戒刀,他步子不快,自有一股出尘的气质,但每一步落下,脚下混沌气流淌,就生出一朵九瓣莲花。(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谢谢大家关心,好多了,求正版订阅支持,相信十步,高-潮还未结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