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八章 继位盛典,星空序幕
    (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大家能订阅的都支持下哈,保持均订3000几天就能入精了。)

    验明身份文牒,守城的兵士放行。

    这就是大汉都城,长安城中无宵禁,日夜灯火不熄,四方城门洞开。

    而显然,自十天前那一夜开始,整个长安城的目光就变得十分敏锐而警觉,这不仅仅局限于长安城中,以整个四方城为中心,周围数道之地的风吹草动,都日夜马不停蹄地传递进入城中。

    很快,人们就察觉到了异样,因为整个江湖武林都动了。

    有门下杰出弟子出发,无论是官道水路还是山路,都只有一个方向。

    京城长安!

    几乎不用说,长安城中诸多势力也能够看出来,这都是冲着那皇道长街东首,那一位人王入驻的道院而来。

    甚至有颇为准确的消息,诸门派、世家,乃至有少数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也动身,显露出行藏。

    凌侯爵府。

    书房内,管家老人端来一杯明前龙井,身为乾坤武库之主,凌通每一天需要审定勘察的武学秘本,就多达数十部,这还是剔除了那些一流以下的武学功法,心得手札,怕不是要上千计。

    尽管如此,凌通看得也很认真,朱砂笔不时点落,在秘本上圈圈点点,或是评语,或是矫正。

    管家老人将杯子放下,这近十天以来第一次开口,道:“老爷,江南道甘露寺的传人进京了。”

    “甘露寺的传人?”

    凌通放下手中的朱砂笔,微微蹙眉,抓起茶杯饮一口茶水,再吐进身边的痰盂中,过夜不饮是这位乾坤武库之主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只是可惜了这一杯在寻常坊市能值小半两银子的天价茶,不过用来漱口罢了。

    并无人在意,凌通想到了什么,道:“这一代的甘露寺传人,是个名为空菩的小和尚,传承的应该是《菩提明月刀》,没想到,这一门断绝了五百年的顶尖刀法也出世了。”

    顿了顿,凌通嘴角就泛起一抹冷笑:“历代《菩提明月刀》的传承者,都需要《休命刀》喂招,方能臻至大成之境,说来这一门《菩提明月刀》也位列顶尖之境,这等气魄,就差了不止一筹,但也有几分可取之处。”

    “人越多,就越热闹,真是令人着迷的六月……”

    丞相府。

    莲池前,一身青衣的老人看池中盛开的一朵朵青莲,他黑发整齐束起,插一根青玉簪。

    “长安六月芳菲尽,七月酷暑又一年,何必?”

    老人摇摇头,看明月下锦鲤在池底蛰伏潜游,叹一口气就转身离去。

    ……

    江南道,九华山甘露寺的传人,进京了。

    就在空菩和尚走进长安城没有半炷香的工夫,整个长安城的目光便汇聚而来。

    天下武林诸多杰出弟子齐聚长安,这是到来的第一人。

    镇妖王府。

    刘曾安一身雪白睡袍,立在窗前,看九天明月愈发明亮,他忽然有些琢磨不透宫中那一位的心意,不过眼下看来,有着人王坐镇的道院,复苏之日指日可待。

    汉阳苑。

    这是镇妖王府中独属于郡主的一间清雅幽静的院子。

    此刻,刘清蝉一身明黄长裙,坐在院子里一张石桌前,独自煮茶。

    她玉指纤细而修长,红泥火炉炭火殷红,不多时,就有茶香如兰花清幽。

    斟满一杯同样明黄如玉的茶水,刘清蝉轻饮,月光下她清冷而绝美,樱唇轻启,似乎凝聚了世间一切芳华。

    倏尔,她放下白瓷茶碗,一根玉指轻沾茶水,在石桌上写下两个字,竟无比锋锐且凌厉。

    道院!

    ……

    紫檀木大门金星点点,明月下紫气蒸腾,尊贵而雍容。

    此时,道院的大门敞开,苏乞年立在大门前,赤金长刀负于身后,他双目微阖,浑身上下松软,看上去浑不着力。

    事实上,自明月东升,清扫完道院里的最后一块青苔后,苏乞年就立在了那里,一如道院大殿前,那位负手而立,双目微阖的人王一般。

    老人先是微怔,既而就明白了什么,看向苏乞年的目光除了感叹之外,更生出几分亮光与希冀,他倒是想看看,这位被选中的下一任道院院主,到底能够做到哪一步。

    此时,在老人的眼中,那扇紫檀木大门前站着的,已经不只是一个少年,而是他道院新任院主,从这一夜开始,就是只属于这位新任院主继位的盛典,即将在长安城这一片星空下拉开序幕。

    不远处,虚空和尚盘膝静坐,一身伤势终于好了七七八八,但想要动手还差了一点。

    这时候,这位邪佛弟子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复杂,不过很快就只剩下浓浓的渴望。

    超脱的路岂是那么好走,也只有这样的猎物,才能够令他超脱,化不可能为可能,才是他超脱路上该有的劫数。

    而不论是老人也好,还是盯着苏乞年背影的虚空也罢,都没有察觉到,大殿前,人王古唯一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行走在长安城中,灯火辉煌,夜市里还有很多人,最开心的还是孩子们,在人群中追逐,举着糖人儿,麦芽糖,笑得似乎整个人间都沉醉于此。

    不过空菩和尚却感到有些不自在,因为察觉到暗中为数不少的目光落到身上,无论他走到哪里,这些目光都主人或许变换了不少次,但是人数却没有减少。

    最终,空菩和尚踏上了那条皇道长街,这十余天来,这条横贯长安城东西的长街变得异于往常的寂静,街道上的人影只是三三两两,唯有一些酒楼茶肆的灯火还没有熄,一些不知道是刻意的还是不经意的江湖客在其中逗留,或是有目的,或是没目的地饮着酒,品尝着带着京味儿的小菜,月色下微醺,声音也渐高。

    “却道那苏家次子一刀斩下,明月失色,星辰无光,那一道五色大儒令被直接劈开,那气势,那修为,直叫皇家书院丢尽了颜面。”

    “连皇家书院外院那条最小的幼龙都败了,看来这位自武当山上走下来的小神仙,已经有了冲击龙虎榜的潜力,或许半年,或许一年。”

    “最可道是那人王古唯一,月下乘龙,一脚就震飞了那位五指琴仙,人王八印霸道无边,镇压敌手,听说那位琴仙连那口位列兵器谱的五行仙琴的琴弦都被震断了……”

    ……

    酒气与嘈杂声混合着,一些夸大的,一些真实的,一些虚妄的,种种声音都传递进入了空菩和尚的耳中。

    阿弥陀佛!

    他双手合十,长宣一声佛号,再抬脚,步步生莲,自有一股博大庄严的佛道气息弥漫而出。

    一直到空菩和尚走进那条传说中幽深的巷子,那诸多暗中窥视的目光才戛然而止,显然是认为他走进的是一处禁忌之地,非是可以随意窥视的。

    走过被清扫得干净的幽深巷子,空菩和尚就看到了那一扇金星沉浮的紫檀木大门,以及那一道立在大门前的身影。

    不同于昔日初见时的稚嫩,短短的数月不见,空菩和尚也不禁露出讶异之色,眼前这个少年的沉稳与气度,比之往昔几有天壤之别。

    最重要的是,虽然只是看似松散地站在那里,他却寻不到半点破绽和时机。

    这就超出了空菩和尚的想象,哪怕一路上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少年成长的轨迹太过刚直,几乎是一路逆行而来,能以这样的年纪走到这一步,在空菩和尚眼中,就算是一些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也未必可以做得更好。

    “苏乞年见过空菩大师,昔日一别,大师风采依旧。”这时,苏乞年睁开双眼,微笑道。

    “阿弥陀佛,苏施主风采才远胜往昔,小僧既佩且叹。”空菩和尚合十道。

    “大师缘何而来?”

    “求学。”

    “大师可要接一刀。”苏乞年忽然开口,很郑重。

    空气微滞,数息后,空菩和尚双手合十,亦很认真回应:“传闻苏施主接任道院院主之位,小僧看苏施主渐入佳境,怕已不是对手,奈何师门有命,这里便向苏施主请一刀,以证己身。”

    “大师请。”

    苏乞年点头,看前方的年轻和尚,与虚空不同,这位甘露寺的传人温润而庄严,缓缓抽出背后的戒刀初月。

    漆黑的刀身乌亮,无形的刀道锋芒开始弥漫,空气顿时生出密密麻麻许多苍白的裂痕。

    眼前的空菩和尚,显然比当初相遇时要强了一大截,已筑基开天,且步入了小成之境,只是与当初相比,苏乞年自衬经历了更多,此时再看眼前的空菩和尚,虽然刀法未起,却已可窥见一些端倪,这就是眼界与眼力的提升,不同于修为,是一种潜在的底蕴。

    这一刻,苏乞年负手而立,看眼前的空菩和尚出刀,一股宝相庄严的气势顿时弥漫开来。

    有戒刀初月,刀法为《菩提明月刀》,这一门随着《休命刀》同时绝迹五百年的佛门顶尖刀法。

    刀光起,紫檀木大门前,如有一轮明月升起,月下菩提生根,碧绿枝条轻漾,有梵唱阵阵,一枚菩提子坠落,生出无穷佛光。(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大家能订阅的都支持下哈,保持均订3000几天就能入精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