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三章 元神御刀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月光晦暗,天地有阴霾。

    这是一种极为压抑的气氛,苏乞年立在道院大门前,前方幽深的巷子里升起了浓浓的沆瀣。

    这一夜,似乎尤其的漫长,不见明月西落,而天空渐亮,灰蒙蒙的,若天哭。

    辰时将至,有脚步声响起,却有一些微弱,苏乞年挑眉,露出诧异之色,道院内,一干年轻人也露出狐疑的目光,什么人走进了巷子?

    半盏茶后,一个稚嫩的小身子穿过尚未散尽的沆瀣,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却是一个看上去五、六岁大的小男孩,一脸忐忑和害怕,这条幽深的巷子虽然宁静,却也静谧得令小男孩有几分不安。

    直到看到紫檀木大门前的苏乞年,小男孩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眼睛里就充满了好奇,又看了看苏乞年背后大门内那盘坐的数十人,到底没敢多问什么,只是有些小心地来到苏乞年面前,道:“大哥哥,有人要我将这封信交给你。”

    说完,小男孩从怀中掏出一张折起的熟宣,递到苏乞年手中,而后转身一路飞跑,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乞年低头,看手中的信,不知为何,在接到这封信的瞬间,他就心神一颤,连祖窍神庭内的神灵身都悸动。

    蹙眉,苏乞年将折好的信打开,一刹那,他瞳孔剧烈收缩,纸上只有一个字,占据了大半张纸,一个狰狞而漆黑的败字。

    最重要的是,信中还包裹着两缕粗细不一的头发,一缕略粗的夹带着几根银丝,略细的则乌黑柔软。

    源自血脉的感应,以苏乞年而今的精神力修为,遑论神灵身洞穿虚妄,照见本源,在入眼的瞬间,他就明白,这两缕头发的来源。

    天牢!

    这是从天牢中带出来的两缕头发!

    那略粗夹带着银丝的,属于父亲苏望生,多年来武库编修,日夜秉烛编撰排序,刚过不惑之龄,就早生华发。

    略细且乌黑柔软的则属于母亲苏氏,多年来朝夕相伴的气息,苏乞年永远都不会忘记!

    呼!

    刹那间,以苏乞年为中心,方圆丈许之地,空气粉碎,化成真空世界,无形锋芒切割。

    这是一股令其身后大多年轻人惊悚的气机,不明白那信中到底写了什么,居然会令这位镇定沉稳的少年院主这样失态。

    一些人骇然,前方那丈许之地的真空世界,居然都变得扭曲了,有刀法真意攀升,真空壁垒铿锵,火星四溅。

    这股刀法真意太强了,尤其是来自神刀雨家的传人,目光尤为凝重,若论刀法,他雨家的《雨神刀》虽然不入封家刀碑前十,却也位列第十四位,顶尖武学中也少有可及,尽管如此,也很难想象,有人在三流之境,能够催发出这样炽盛的刀法真意,就是他雨家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在三流之境也有所不及,而这位少年院主所传承的《休命刀》,不过一流刀法。

    唯有不远处的虚空,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与当初镇魔枪传人一战,他发现,苏乞年的刀法真意更强了,提升了不止一筹。

    这不仅仅预示着其对于刀法的领悟更上一层,更显示出来其比当日更加凝炼的精神力。

    这时候,道院大殿前,人王睁眼了。

    不见他有丝毫动作,而苏乞年背后的赤金长刀就出鞘,连同那封信,也凌空而起,被一刀刺穿,钉在刀尖上。

    刹那间,道院里,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就算是那位气质如冰,霸道凌厉的女至尊也不例外,因为那口赤金长刀上散发出来的气机,不属于苏乞年,而属于他们背后大殿前同样矗立了多日,未曾睁眼的人王。

    嗤啦!

    下一刻,那口属于苏乞年的赤金长刀前,虚空如裂帛一般张开一道漆黑的口子,赤金刀光一闪,就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苏乞年抬头,祖窍神庭中,神灵身洞穿虚妄,照见本源,就看到朦朦胧胧,层层叠叠的虚空中,一道赤金刀影一闪而逝,而借助当初气血养灵、真意开锋,苏乞年亦与刀之间生出一种朦胧的感应,借助这股感应,他可以看到一些断断续续的模糊画面。

    天牢。

    如墨汁浇铸的大门前,虚空裂开,一口赤金长刀浮现,一股难言的锋芒之气似乎可以倾裂天地。

    沉重的黑铁大门炸开,看守的两名门将瞬间匍匐在地,根本承受不住这股突如其来的威严气机,皮膜龟裂,瞬间鲜血淋淋。

    天牢一层。

    这是一处显得有些阴暗的地底牢狱,长明灯不熄,镇守一层天牢的狱长一身莲花纹铁甲胄,散发出幽蓝光华,此时盘坐在一间灯火通明的静室里。

    倏尔,这位大汉从四品的狱长蓦地睁眼,源自心灵深处,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惊惶与恐惧。

    他很难想象,这里是天牢,就算他镇守的只是第一层,也布有世间第一流的阵法,就算有再多一流混元境的高手,也难以打破,除非……

    不好!

    他霍地起身,就看到眼前的虚空裂开,一截赤金晶莹的刀尖刺出,在眼前放大,那股锋芒气机如天地倾覆,瞬间将他禁锢在原地。

    噗!

    有血花飞溅,精神泯灭,最后一刻,这位镇守一层天牢的狱长看到,那刀尖之上,钉着一张宣纸,宣纸上还残留着一根黑发。

    下一刻,不等天牢深处那股深藏的恐怖气机复苏,赤金长刀再次没入虚空深处,消失不见。

    辰时未至,来自天牢的声响几乎传遍了小半个长安城,一时间汇聚了诸多目光。

    等到察觉到那残留的气机之后,很多人都沉默了,有些不解,那一位人王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突然破入天牢,这是在挑衅大汉天威。

    道院大门前,苏乞年捕捉到模糊的画面,知晓有一位镇守天牢一层的狱长陨落,然而下一刻,一幅画面在眼前一闪,他就难掩心中震动。

    那是一块犀角紫檀匾额,上书“凌侯爵府”四个方正的大字,在匾额左上角,赫然烙着一方金印,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古龙文。

    凌侯爵府!乾坤武库之主!

    苏乞年心中一沉,他知晓以人王的修为,哪怕只是一封信,也可以捕捉气息,追溯本源,那一位镇守天牢一层的狱长之所以陨落,就说明那两缕头发多半是出自其手,而现在,又浮现出来侯爵府的画面,苏乞年明白,那一封信,多半就是出自这一座府邸中。

    乾坤武库之主凌通,大汉正一品的异姓侯爵,圣眷隆重,也是大汉朝廷少有的元神高手,更高居元神榜第七位,号称一指乾坤,破尽天下武学。

    看到这一块匾额,苏乞年就生出了许多猜测,若是这些猜测为真,恐怕就会牵扯到很多东西,会有很大的麻烦。

    不过由此也可以解释很多东西,毕竟他武当山上唯一的一位龙虎榜年轻人杰,这一代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又岂会一时糊涂。

    凌侯爵府。

    虚空裂开,一抹赤金刀光如一挂天河坠落下来,对准了那一块御赐匾额。

    “古唯一!”

    侯爵府正厅,那位静坐饮茶的乾坤武库之主惊怒交加,只是须臾之间,天牢异变,他甚至来不及出手,怎么也想不到,那人王如此霸道,肆无忌惮,居然敢以元神御刀,杀入天牢,刹那间更出现在他侯爵府前,欲刀斩御赐匾额。

    轰!

    霎那间,凌通出手了,这位乾坤武库之主怒喝,一根手指抬起,瞬间放大,如一道山岭般,出现在侯爵府上空,显现出来粗大沧桑的指纹,那每一道指纹,都是无穷道则凝聚,裹挟着大道威严。

    咔嚓!

    这一指点落,仿佛可以纳尽诸天,虚空龟裂,生出蛛网版的漆黑裂痕。

    嗡!

    有大阵复苏,那是赤霄承天大阵部分觉醒,有赤金光纹浮现,化解道韵与锋芒。

    铛!

    这是一道仿佛可以开天辟地的撞击音,几乎在长安城中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无数潜藏的高手,乃至是诸多朝廷官员震惊,没想到会在京城之地生出这样的对决。

    哪怕被赤霄承天大阵化解了威严与气机,那股声势也令得所有人心灵都颤栗,这就是无上元神人物的对决,是一指乾坤与不败人王的隔空交手。

    紧接着,有无量光迸发,一道道长达数里的虚空大裂缝出现在长安城上空,恐怖的吞噬之力撕扯纳尽漫天阴霾,有朝阳如火,浮现出一角明黄。

    数息后。

    道院大门前,锵的一声,长刀归鞘,苏乞年蓦地一震,面色有些苍白,刚刚惊鸿一瞥,那纳尽诸天的一指,属于元神人物的气机,连虚空都承受不住,相隔这么远,只是看一眼,他也精神力震荡,若非是神灵身镇压神庭,怕也要受创不轻。

    大殿前,人王不动,睁开的双眼又再次闭上。

    侯爵府。

    正厅,凌通目光冰冷,缓缓起身,既而,这位乾坤武库之主坐下那张黄花梨木大椅寸寸粉碎。(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