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五章 笑不平,借道点光明!
    (求订阅,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下一章更精彩。)

    “你笑什么。”

    余绝道目光微冷,这个少年的态度令他不满,自他拜入龙虎山当代掌教门下,登临龙虎榜,被誉为小天师以后,哪怕是许多同辈年轻人,在他面前也战战兢兢,丝毫不敢有半点礼数不周,何曾见到有人当面如此轻慢。

    苏乞年敛去笑意,平静道:“我笑你颐指气使,居高临下,院主之位,恐怕轮不到你做主,难道你认为,只有你来做,才最合适?”

    嗯?

    余绝道挑眉,这才上上下下打量苏乞年一眼,淡淡道:“曾听幼弟提及,当初衡山地界,曾遭遇过一武当弟子,嚣张跋扈,丝毫不将我龙虎山放在眼里,应该就是你了,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少年人,听闻你奇遇造化,去年不过武当逍遥谷一缓刑死囚,胆小懦弱,人称苏乞儿,现在一朝崛起,就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了,要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不是有了一些本事,就可以小觑天下人。”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苏乞年不为所动,轻笑道,“小人如鬼,是非公道,衡山脚下自有公论。”

    苏乞年话音一落,道院内,诸门派、世家的年轻高手就心神一震,这一位少年院主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凌厉,那言语机锋令人心惊,最重要的是,他此时面对的不是普通人,而是龙虎榜上高坐第四十七把交椅,江湖人称小天师的龙虎山掌教亲传弟子余绝道。

    这绝对是一位比明觉小和尚还有灵鹫宫少宫主更强许多的年轻人杰,武力之高,怕是直追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

    不是说明觉小和尚和那一位女至尊比不上这位小天师,而是前两位毕竟年岁不大,若是到了这位小天师的年纪,孰强孰弱,就尚未可知。

    对于苏乞年而言,同样如此。一些年轻人觉得其有些失去理智了,这样针对这位小天师,若是交手,怕要吃大苦头。

    余绝道笑了。

    这位来自龙虎山的小天师目光渐冷。连带着这道院前的巷子,也似乎一下步入了寒冬腊月,空气中的水气凝结,成为无数细小的冰晶,朝阳下闪烁斑斓色彩。却生出一股肃杀的气机。

    “很长时间了,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余绝道眸子锐利,仿佛可以刺穿皮膜血肉,道,“什么是江湖,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恐怕还沉醉在那些话本志异上描述的,所谓匡扶正义,惩奸除恶。除了针对寻常百姓、妖魔之外,江湖武林中从来都是以武争雄,选择了混迹武林,就要想好刀头舔血,魂断江湖,这里没有怜悯,也没有人逼迫你踏足,少年人,你两次辱我龙虎门下,本来今日不想出手。本人受上代掌教天师之命,前来接掌道院,以我龙虎山之力,来抹平与大汉朝堂之恩怨。不再重蹈当年覆辙,现在看来,你这样的死囚后裔,骨子里就透着不安分,秉承不祥之刀,五百年前的罪孽传承。若是继续留在道院,就是罪恶根源,既如此,今日就将你逐出道院,以正视听!”

    什么!

    这一下,道院中一些诸门派、世家杰出弟子就霍然起身,没想到这位小天师真的要出手,如此霸道,要将这位少年院主逐出道院。

    至于不祥之刀,五百年前的罪孽传承,很多人并不了解,只知道那一门《休命刀》有些邪门,虽然只是一门一流上乘刀法,却位列封家刀碑第十位。

    天下前十的刀法,除了这门休命刀,哪一门不是顶尖绝顶的刀法,甚至前二十位亦如初,也就出了这么个异类。

    不远处,虚空蹙眉,瞥一眼那位小天师,嘴角露出一抹嘲弄之色。

    大殿前,老人看一眼静立不动的人王,欲言又止,最终生生忍住。

    朝阳下,紫气腾腾的大门前,苏乞年眸子变冷,语气变得比刀剑还要凌厉,吐字铿锵:“道院不是龙虎山的道院,上代掌教天师也无权决断道院院主之位,什么不祥之刀,罪孽传承,世间有善恶之分的从来只有人心,别拿武力当成道德,也别拿你的高傲作为衡量世间卑微的准则,那是你的无耻,不是这世间的光明!”

    锵!

    赤金长刀出鞘,苏乞年刀尖遥指,喝道:“少放你的狗屁!让我看看,所谓小天师,到底有几斤几两!”

    四方皆静!

    就是明觉小和尚也瞪大了眼珠子,没想到这个昔日相逢孱弱不堪的少年,今时今日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而其面对的,更是这一代龙虎山年轻一辈的第一人,龙虎榜上第四十七位的人杰。

    倒是小和尚身边,那位少女眼中透出一抹异彩,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收起了几分轻视。

    瞥见这一幕的小和尚唯有苦笑,身子微不可查地往杜轻笙那边挪了挪,倏尔两道冰冷的目光落下,他浑身一个冷颤,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地又挪回原地。

    “混账!”

    道院前,余绝道冷斥一声,就动了。

    这一动,就如狂风骤雨,太快了,撞碎空气,穿梭进真空。

    苏乞年也动了,他足踏镇龙桩,展开一种极速,原地一道残影留下,刹那间被一只拳头洞穿,细密的真空涟漪荡开,如波纹震荡,尖锐的拳音令道院中不少人浑身一震。

    好强的拳力!

    诸多年轻高手骇然,他么能看出来,这只是寻常一拳,这位小天师并未动用什么拳法招式,但是肉身无俦,气血恢宏到难以想象的境地,仿佛一口燃烧的火焰熔炉倾倒,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嗤啦!

    苏乞年出刀了,一刀斩落平凡,这是休命第八刀,不羡天上慕人间!

    真空扭曲,细密的涟漪掀开,以镇龙桩的极速,刀光切割,几乎在瞬间就到达余绝道后背那一幅八卦图上。

    不过那一位小天师似乎早有预料,身形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扭转,一只泛着淡金的拳头就如彗星撞击,落到刀锋之上。

    铛!

    仿佛天界神钟撞响,这是一股强劲的撞击音,真空扭曲,荡开的涟漪暴涨,成为连绵的波纹。

    这是比真空涟漪更强的波纹,这种极致的扭曲之力看得诸多年轻高手心中骇然,才明白那位少年院主的强盛。

    呼!

    紧接着,一道身影横飞出去,撞击在巷壁上,无形之力化解劲力,那是苏乞年,他握刀的虎口龟裂,有鲜血潺潺,赤金长刀更加殷红,刀身颤鸣。

    “《龙虎道体》!”

    有人惊呼,小天师余绝道以拳锋撼刀锋,要知道,属于苏乞年的那口赤金长刀,他们早已看出来,实则是一口无痕宝刀,以拳锋硬撼无痕宝兵的锋芒,这位小天师的肉身之坚固,已然到达一种匪夷所思的惊人境地。

    道院中,明觉小和尚凝神,《龙虎道体》为龙虎山镇山绝学之一,乃是道家铸就无上道体的至强法门,放眼他整个少林寺,也只有一百零八绝技中的那一门《金刚不坏体》神功可堪比拟,至于孰强孰弱,就不得而知。

    轰!

    余绝道再动,根本没有一点停滞,淡金拳头粉碎空气,挤压真空,掀起波纹。

    这一拳又落空,苏乞年的残影被撕碎。

    有虚幻透明的玄黄锁链自大地之下伸出,将这位小天师双足锁住,有刀光交织,如天网恢恢,坠落下来。

    嗯?

    随着这一刀落下,小天师挑眉,而诸多宗派、世家年轻高手就凝神,仅凭这一刀,这一位少年院主就有了冲击龙虎榜末尾的资格。

    “就凭你,也想代天行道!”

    余绝道冷笑,他通体迸发出一股至大刚阳的气息,如汪洋一般的气血迸发,似乎比岩浆还要炽烈,他双足一震,两条玄黄锁链就崩碎成光雨,一只拳头洞穿向天,撕裂天网,破碎刀光。

    砰!

    苏乞年再次横飞出去,长刀拄地,火花飞溅,双足落地,又生生犁出数丈之外,地面出现两道深达寸许的足印。

    鲜血滴落,那虎口的裂痕更深,而苏乞年握刀的手却没有丝毫颤抖,他握得更紧,眸光愈冷,而一身气血愈发灼热,光明心燃烧,渐渐有一种席卷全身的趋势。

    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苏乞年迫切得需要压力,来彻底点燃心中的这股不平火。

    咻!

    他又一次出刀,无尽生命的热烈在绽放,这是休命第六刀。

    刹那之后,他又一次横飞出去,指间皮肉翻开,甚至露出雪白的指骨。

    余绝道如影随形,但是拳头又一次落空了,他蹙眉,这个少年显然掌握有一门罕见的轻功步法,这种极速即便他以龙虎山顶尖轻功《天师踏天步》追逐,也稍逊一筹,而以精神力锁定,却也难以定位,眼前的少年以罕见的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筑基,孕神立道,精神力之强,不在他之下。

    休命第七刀!休命第五刀!休命第四刀……

    苏乞年连接出刀,所领悟的八式休命刀尽皆展现,虽然一次次被余绝道碾碎震飞,但这仅仅悟出八式的休命刀,也令得窥见全貌的诸多年轻高手心神震动,锋芒太炽盛了,根本不像是一门一流刀法,恐怕就是一些领悟出三成之力的顶尖刀法,也远远不及。(求订阅,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下一章更精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