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六章 休命本源!
    (求订阅,求周一,周一又到了,求支援,这两周太少了。)

    第九刀,第十刀,第十一刀……第十六刀!

    嗤啦!

    八式休命刀又轮回,第十六刀,苏乞年右手小臂咔嚓一声生出龟裂音,衣袖如蝴蝶般碎裂,裸露出满是裂痕的小臂。

    不够!

    苏乞年黑发乱舞,握刀的右手换到左手,他足踏镇龙桩,天地元始之气源源不断地汲取,补充消耗。

    铛!

    余绝道震拳,《龙虎道体》运转,他肉身无俦,坚固不坏,根本无惧无痕宝兵的锋芒,且一身内家真气也至大刚阳,觉醒的乃是少有的至阳本源,似乎并不一般,雄浑无比,几乎已经半只脚迈入了二流上乘之境。

    苏乞年再次横飞出去,只是一落地就消失不见,这种速度令人惊叹,道院中一干年轻高手面面相觑,这种极速,连位列龙虎榜第四十七位的小天师都追不上,若是一心退走,恐怕那位小天师也奈何不得,只是这样苦战,一旦被那位小天师把握到时机,就万劫不复。

    只有少数人才察觉到一些端倪。

    不对!

    虚空蹙眉,冥冥之中,他越看此时的苏乞年,越发生出一种抗拒与厌恶感,更有浓浓的忌惮自心灵深处滋生,这显然极不正常,超出了寻常的感知,很显然,此时的苏乞年,正在生出一种他难以理解的变化。

    大殿前,老人眸子雪亮,似乎明白了什么,瞳孔深处生出浓浓的期待。

    蓦地,道院前,余绝道长啸,这位小天师终于生出了怒意,他一拳捣出,生出刺目的金芒,一股拳势冲霄而起,那是一座巍峨古峰,古峰之巅,有天师立于古老的祭坛前,长袖挥舞,祭天祈福,把握天象。

    “《祭天拳》!”

    有诸门派、世家年轻高手惊呼,那是龙虎山闻名的一流拳法,传闻乃是第二十三代龙虎山掌教观摩上一代天师祭天祈雨有悟,创演而出,暗合天道变化,一招一式,都隐隐勾动天道,裹挟凛然天威。

    悟出这一门《祭天拳》的拳势,并不比创演出一门二流武学更容易,甚至展现出来的攻伐力更强。

    拳势笼罩,本源之力被引动,裹挟天地之威,苏乞年所在的一片虚空空气顿时变得凝滞,如陷泥沼,身法一下受到限制。

    似乎早有预料,苏乞年身不动,赤金长刀展动,他以刀法演龟蛇拳,化拳入刀,那是休命第五刀,一刀落下,刀光交织,仿佛一口赤金熔炉倒转,有玄武盘坐其上,坠落下来,这一刀,不休命,先休己。

    一口赤金熔炉,能有一丈来高,出现在众人眼前,而那位小天师的拳头亦在此时落下。

    铛!

    火星四溅,每一枚都能有拇指大小,炽烈无比,烧融空气,坠落进真空世界。

    赤金熔炉变形,被打得生生凹陷,却没有破碎,只是再次传递出来骨裂音,那是属于苏乞年持刀的手臂。

    嗯?

    余绝道冷笑:“龟壳一般的炉子,你接得住我一拳,我还没有发力。”

    铛!

    又一拳落下,赤金炉子剧烈扭曲,骨裂音不绝,真空波纹荡漾,钟音震耳欲聋。

    道院内,几乎所有人都起身,一个个露出凝重与惊骇之色,不得不说这位小天师强大到令人感到无力,拳力居然还在攀升,显然刚刚与苏乞年交手,也还留有很大的余力。

    这就是龙虎榜第四十七把交椅的年轻人杰,到现在,一干诸门派、世家的年轻高手还没有摸清其底细,就好像一汪深潭,深不见底。

    幽深巷子外。

    一些临近这条巷子的诸势力暗探退出去近百丈,才纷纷喘一口气,那巷子里传递出来的恢宏撞击音,令得他们耳膜欲裂,有拳势攀升,即便相隔很远,也令得他们精神压抑,呼吸凝滞。

    不用说,也知道是那位小天师出手了。

    只是令一些人诧异的是,那位小天师出手,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拿下那个苏家次子,就显得有些出乎预料了。

    那个苏家次子再强,在诸势力看来也有限,毕竟难以跨越修行岁月的限制,能够登临龙虎榜的,绝对都是同辈中的卓绝人物,天赋悟性不弱于任何人。

    幽深巷子里,赤金熔炉铿锵,上面浮现出来一道道深达数寸的拳印,余绝道出拳,裹挟天地之威,宛如数百上千年前的古天师附体,祈雨祭天,把握天道,他的拳头沉重,似乎天穹坠落,真空波纹交织,若非是那口赤金长刀,众人明白,或许那位少年院主早就败了。

    赤金熔炉中。

    苏乞年刀法展动,他双臂鲜血淋淋,面色苍白,而眸子却愈发炽亮,甚至如两轮太阳在沉坠。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无数武学招式在转动,神灵身眸子银芒炽盛,精神意志亦仿佛也被点燃,渗入四肢百骸,冥冥之中的光明心如同炽盛的太阳,熊熊燃烧,有明黄虚焰席卷。

    “天师祭天!天意在我!”

    第九拳,余绝道眸子绽冷电,一只拳头如同金铁浇铸而成,真气缭绕,如一轮金色大日攀升,这种拳势威严太盛了,众人仿佛看到古天师身立祭坛之上,拂尘挥舞,天云崩,大日出,光照寰宇。

    咔嚓!

    一道金色拳光如柱,那是凝练至极的真气拳罡,这一拳之下,那本就剧烈扭曲变形的赤金熔炉终于炸碎、崩毁,小半截赤金刀尖飞射出去,那一口位列无痕宝兵的赤金长刀,竟然被这一位小天师生生折断。

    属于苏乞年的身影亦横飞出去,跌落至二十丈外,双臂满是裂痕,虎口白骨森森。

    噗!

    一口逆血吐出,苏乞年仰首倒地。

    “你败了。”余绝道收拳,负手而立,俯瞰前方,淡淡道,“徒逞口舌之力。”

    道院中。

    一干诸门派、世家年轻高手沉默,看那一位少年院主,脸上皆露出复杂之色,这位少年院主绝对不弱,加以时日,必定登临龙虎榜,可惜不懂隐忍,硬撼龙虎山小天师,差距太大了,根本难以相提并论,就是现在,众人也未能摸清那位小天师的深浅。

    余绝道转身,这位小天师看向道院之内。

    诸年轻高手皆浑身一紧,难以直视,气息太凌厉了,只是目光,就令众人生出难以匹敌之感,这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压迫。

    明觉小和尚与女至尊起身,少年与少女并肩而立,目光直视,抵挡下半数以上的气息压迫。

    不对!

    唯有不远处的虚空和尚目光依然死死地盯住苏乞年,看道院外巷子里,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呼吸都微不可查,但他心中的不安与忌惮,也在此时攀升至极颠,恨不能立即转身,逃之夭夭。

    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苏乞年嘴角溢血,而眸子紧闭,他纹丝不动,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而祖窍神庭中,神灵身长身而立,通体银芒灿灿,持休命刀而立,此时目光洞穿虚妄,看向朗朗乾坤。

    下一刻,神灵身开口,声如洪钟,在整个祖窍神庭中炸响,如神音临世。

    “我苏乞年不平!前世孤苦,病危而献命,身入时光之心,却横生变故,前功尽弃,然转世而来十六载,受父母身体发肤,尚有大恩未报!”

    “我苏乞年不平!有小人如鬼,陷我苏府忠良!”

    “我苏乞年不平!长兄苏乞明散尽功名,发配北海,日夜染血走边疆!”

    “我苏乞年不平!有恶首难觅,群邪乱舞,尔虞我诈!”

    “我苏乞年立道!以休命斩邪祟!当以光明焚不平!”

    随着神灵身最后一个字吐出,一股难言的气息开始在苏乞年体内滋生,那是一缕明黄火焰,不再虚幻透明,自心中起,透发出来一股本源的气息。

    这本源气息却又不属于天地七大本源之一的火行,也不属于阴阳二气之一的至阳本源,绽放出来无量光明,仿佛比至阳本源还要灼热且炽盛。

    最重要的是,苏乞年未曾感应到天地间的同源之力。

    七大本源,归属天道,存乎天地之间,以七大本源为根,衍生出诸多本源旁支,有水行如冰,有阴阳生死,有玄阴,有玄阳,而无一例外,这些本源都存于天地,一旦觉醒本源,便感应天地,最终明悟武道之势,借助天地本源之力,展现天地威严。

    比至阳本源还要炽盛,蕴藏无量光明,却不存于天地本源之间,这有些出乎苏乞年的预料,那又要如何借助天地本源之力,如何明悟武道之势,如何借助天地之威?

    而这,就是休命本源!

    属于本源的气息毋庸置疑,苏乞年念动间,那缕明黄火焰就大放光明,丹田气海中,休命真气被点燃,也似乎成为了一团光芒,光明笼罩,照亮了整个丹田气海,如白昼,如天界神庭。

    福至心灵,苏乞年毫不犹豫,休命熔炉内,剩余的所有元气液尽皆倾泻而出。(求订阅,求周一,周一又到了,求支援,这两周太少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