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六章 时空长河的黑手!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三更继续去写,汗,晚上有点事更晚了。)

    苏乞年大吃一惊,对于这种不受他掌控的躁动,有些措手不及。

    难道,这就是那位真龙墓守护者所说的微弱圣禁,这是要复苏他体内的龙脉吗?

    他是人族不假,但若是按照年轻人所言,苏乞年忽然觉得,有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天地之间,笼罩在几乎所有的人族头顶上空。

    龙珠内幅员辽阔,不是广阔,是真正的辽阔,一眼望不到尽头,似乎是一片岩浆海,不过却已经熄灭,只剩下淡淡的青烟。

    轰隆隆!

    突兀的,他所立的这片熄灭凝固的岩浆海开始震动。

    仿佛天灾降临,一条条大裂缝能有百里长,纵横交错,横亘在海面之上,看头顶火红的天穹,密密麻麻都是天裂,这些天裂交织,整个天地都开始了崩溃。

    昂!

    再次有龙吟声响起,响彻在这整个龙珠世界,既而,苏乞年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一颗比山岳还大的真龙头,自龟裂的岩浆海中升起,金红色的龙鳞同样满是裂痕,两根火红晶莹的龙角如天剑,却也有一根断去半截。

    岩浆海中似乎升起了两轮金红色的太阳,那是一双真龙眼,如日月升空,那种威严直入心灵最深处。

    足足半炷香后,那比山岭还要巨大的龙身才从岩浆海中冲出。

    就这样,一条真龙只剩龙尾还在岩浆海中。剩下的大半截身子耸入天穹,如一座神岳。比山岳还大的真龙头落下,掀起一股飓风。苏乞年身子摇晃,他立地生根,最后险之又险地定住身形。

    抬头看,仿佛一方天穹溃落下来,太大了,等到真龙头高悬于头顶百丈之地,苏乞年已经看不到这龙珠世界的天穹,唯有一双如日月般的龙眼落到他身上,属于至阳本源的气息弥漫。他仿佛沐浴在一片本源海洋中,甚至只要他愿意,最多不过一天,他便能参悟出来这股至阳本源之力。

    不是时间本源!

    虽然尚未得到传承,但苏乞年已经隐隐明白,这一座真龙墓,并非是埋葬的那一位掌握禁忌本源的龙族先贤。

    昂!

    下一刻,真龙张口,龙吟声伴随着铺天盖地的真龙之气垂落下来。如一挂天瀑,将苏乞年淹没。

    痛!

    深入心灵的痛!

    神灵身沐浴在真龙之气内,仿佛千百口利刃伐体,朝着骨子里钻。

    不错!这磅礴的真龙之气。无孔不入,须臾间就渗入了神灵身中,到达了冥冥之中不可测度之地。

    轰!

    有轰鸣声响起。真龙之气似乎遭遇了阻隔,自神灵身体内。发出震天的轰鸣声。

    苏乞年浑身一震,尚未反应过来。就发现那如瀑布一般的真龙之气,已经溢出龙珠世界,飞落下神庭,落入他肉身气血之中,顺着皮筋骨髓,层层递进,最终进入一片浆汞般粘稠的髓海中。

    轰!

    同样,真龙之气在坠入髓海之后,同样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苏乞年浑身剧震,而这时,在他的背后,那自他筑基开天之后就渐渐消失不见的龙马,又现出几分模糊的轮廓,不过距离彻底降临,似乎还隔着一段不远的距离,仿佛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时空。

    龙冢之外,大汉疆域。

    长安城,紫禁城,深宫大内,尚书房。

    一身明黄龙袍的汉天子批阅奏折的朱笔微滞,他抬头眺望窗外,月明星稀。

    朱笔放下,这位汉天子深吸一口气,站立起身,喃喃道:“时间不多了。”

    他看窗外的明月,目光仿佛跨越了无尽虚空,落到了那高悬九天的太阴星上。

    龙冢,蛟龙兽巢穴外。

    本来看守洞口的蛟龙兽蓦地一震,大眼睛发光,看到洞内溢出的丝丝缕缕明黄的真龙之气,哈喇子都几乎流下来。

    它一点也不客气,张口一吸,那溢出洞外的真龙之气就全部落入了它的腹中,它浑身骨骼炸响,如雷鸣般,那此前被古火灵狮震裂的骨头,在这一刻全部愈合,恢复如初,且开始了一种由内而外的淬炼,脱胎换骨。

    洞中,石台上。

    苏乞年浑身颤抖如筛糠,真龙之气如天瀑坠落,将他淹没,冲进精神与肉身的最深处。

    到了现在,他已经明白,那位守护者所说的微弱圣禁真的存在,只是真的是微弱吗?他感到坚如磐石,却又不可见,不可闻,唯有真龙之气,如有指引一般冲刷,不断冲击,想要将壁垒打破。

    龙珠世界,火红的天穹之上,天裂愈发密集,甚至隐隐可见外界的神庭星空,显然这方龙珠世界,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昂!

    真龙咆哮,那比房屋还大的金红龙鳞同样满是裂痕,整个耸入穹天的龙身,也生出了一种虚幻的迹象。

    唯有口中吐出的真龙之气,再次暴涨,如天河落九天,明黄如玉,再也见不到神灵身的身影。

    咔嚓!

    突兀的,毫无征兆,龙珠世界,一片虚空裂开,显露出来一条朦胧的长河,不知道是何种色泽,长河汩汩,不明起源,不明尽头,却仿佛要将岁月沧桑全部带走。

    时空长河!

    如果现在苏乞年还能分出一丝精神意志观摩龙珠世界,就会发现,此刻虚空裂开,竟然显露出来茫茫而不可测度的时空长河。

    呼!

    即刻,一只通体漆黑,比黑夜还要深沉的大手自时空长河中探出,比山岳还要巨大,朝着真龙之气中的神灵身抓去。

    随着这只大手探出,掌锋边缘可见如细砂般的时光碎片,隐隐照见一片古老的星空,却又朦胧模糊,看不真切。

    吼!

    真龙昂首,看这只从时空长河中探出的漆黑大手,发出一道真龙吼,有声音威严如天,响彻四方。

    “这一世不是你们能插手的!”

    咔嚓!

    下一刻,那唯一完好的一根火红龙角断裂,如一口天剑刺入坠落的时光碎片中,噗的一声将那黑色大手刺穿。

    与此同时,那火红的龙角也刹那间黯淡,如被腐蚀了一般,融化成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显然遭到重创,那只大手缩回时空长河中,溅起几朵水花,就消失不见。

    而很快,那裂开的虚空也愈合,仿佛此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轰隆隆!

    真龙猛地一摇晃,天崩地裂,巨大的龙体此时一瞬间变得近乎透明,似乎随时都会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如日月一般的龙眼俯瞰明黄龙气中的神灵身,真龙的眼中露出几分惋惜之色,若是没有此前的异变,它所剩的真龙之气,应该有足够的余力将两处圣禁同时打开,现在看来,就只能将稍易的肉身禁先行贯通。

    昂!

    真龙发出最后一声怒啸,口中吐出的真龙之气蓦地一凝,成为一口明黄天剑,坠落虚空。

    既而,天剑穿透虚空,消失在龙珠世界,再次出现,就到达了苏乞年髓海上空。

    一道剑光,似乎照亮了九天十地,那股锋芒仿佛可以刺穿星空宇宙。

    咔嚓!

    如枷锁碎裂的声响,蛟龙兽巢穴中,石台上,苏乞年背后,那本来处于朦胧中的龙马,似乎一下跨越了遥远的时空,再次降临人世间。

    而与当初尚未筑基前相比,此时的龙马如若实质,仿佛真实存在于世间的通灵异兽,真龙后裔。

    从苏乞年的体内,一股真龙之气迸发,不是来自外界,而是自他的髓海中,由内而外的迸发。

    这一刻,他通体缭绕明黄的龙气,浑身骨骼爆响如低沉的龙吟,这是一种蜕变,连带着肉身气血之力,也开始暴涨。

    吼!

    这时,那龙马蓦地发出一声龙吼,张口一吸,自苏乞年背后,一条黄金龙蛇就显现出来,来自诛妖榜赋予的天子龙气,此时面对再次降临的龙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被张口一吸,就吞入腹中。

    龙马扬蹄,长嘶若龙吟,传递出洞外,响彻方圆百里之地。

    洞外,同样处于蜕变中的蛟龙兽四足一软,几乎瘫倒在地,大眼睛里露出震动之色,若非是知晓洞中只有苏乞年一人,它几乎以为是一头年幼的通灵异兽,真龙后裔蛰伏在其中,那股来自血脉的威严,比它还要纯净许多,几乎难以相比。

    这就有些令它不解,难道真龙传承,还能传承血脉吗?

    洞内,石台上。

    苏乞年盘膝而坐,此时浑身明黄龙气缭绕,一身混元气血,也渐渐化成一股明黄如玉的色泽,夹带着光明本源的气息,如同一股明黄色的光,在四肢百骸中流淌。

    足足一天一夜过去。

    祖窍神庭中,神灵身方才睁开双眼,真龙的传承当真非同小可,诸多关于本源之力的运用,只是一门天赋法术,就蕴藏有数以万计的变化,这一天一夜过去,他也只是勉强接收,距离领悟和化成武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三更继续去写,汗,晚上有点事更晚了。)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