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半步禁忌!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6000奉上。)

    天螳刀四刀境!

    毫无疑问,这一刀绝对超出想象,只是一个起手式,天螳刀如蝉鸣,无形的锋芒开始散溢虚空,即便如明觉小和尚与虚若依两大龙虎榜年轻人杰,也感到肌体生疼,如刀刃切割。

    噗!

    有血光溅,那是几名皇族子弟和皇家书院弟子,他们肉身之坚固,修为真气皆不如两大人杰,顿时有人皮肉被撕裂,惊骇失色,踉跄倒退。

    刀势未起,祭坛前,除了苏乞年等寥寥几人之外,已无人能承受。

    心念一动,苏乞年手中断刀亦铿锵作响,有光明衍生,休命刀势衍生的锋芒照耀虚空,顿时将虚空中涌来的无形锋芒隔断。

    锵!锵!

    两人尚未出刀,彼此之间的虚空中,就生出金铁交鸣之音,那是两者之间的刀道锋芒在冲刷,彼此角力。

    这样的对决,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就是罗生等化石级年轻高手,也一个个目光凝重,郎林身为八臂天螳族这一代妖帝的独子,就是在他们当中,也是绝对的高手,仅次于那位禁忌人物,能够逼迫他动用尚未掌握的四刀境,这一场对决,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当然,他们并不清楚此前苏乞年与那位鲲鹏帝子的一战,否则多半要更加忌惮。

    罗生再看一眼虚空,这位金翅大鹏一族的妖帝嫡长孙心中微定,时间似乎已经差不多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似乎同样有所感应,郎林蹙眉。而下一刻,剩下的六道身影中,又有两道身影走出,一道看向了刘清蝉。一道则落向了苏乞年二人背后的明觉小和尚等人。

    不好!

    一干皇室子弟大惊,这是要抛开一切,全力出手,格杀他们所有人。

    就是最初的那位王族妖异青年,他们也远远不是敌手。此刻走出来的两道身影,每一个身上的威严气机之隆重,几乎都不比那位八臂天螳族的帝子弱上多少。

    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难看,威严气机锁定,有死亡阴影笼罩在头顶。

    刘清蝉目光微凛,这位汉阳郡主对面,是一名看上去样貌极普通的妖族年轻女子,也是几名化石级妖族年轻高手中唯一的一名女子。

    虽然是女子,但是这一位身上的气息之强,甚至直追八臂天螳族帝子郎林。

    该死!

    祭坛前。明觉小和尚咬牙,少年向前迈出一步,将虚若依挡在身后。

    女至尊挑眉,少女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藏的柔和。

    果然!

    冥冥之中,苏乞年感到不安,不再选择拖延,这是万事俱备了吗?所以要卸磨杀驴,斩草除根。

    眸子一冷,这个少年做出惊人的抉择。

    吟!

    断刀长鸣若龙吟,属于苏乞年的休命刀势似乎一轮刺目的太阳。破体而出,一下将包括郎林在内,以及那另外走出来的两道身影,齐齐锁定。

    什么!

    就是如郎林这位八臂天螳族的帝子。也是眼角跳动,这一位,未免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狂妄!”

    罗生冷哼一声,这位金翅大鹏一族的妖帝嫡长孙拳锋愈合,迈步上前,再次盯住了刘清蝉一行十余人。

    然而。苏乞年刀势再涨,竟是没有半点顾忌,将他也纳入其中。

    嗯?

    至此,不仅是剩下的三名未动的化石级年轻高手目光变冷,便是那一位一直未动的禁忌人物,也掀开了眸子,似乎第一次正视起古老祭坛前那个人族少年。

    刘清蝉秀眉蹙起,看向前方那道并不高大,却异常挺拔的背影,这一位不愿站在她的身后,现在就连她出手的机会也剥夺了,这样的霸道,通常只有她针对别人,曾几何时落到了自己身上,这让她心中很不舒服,却又生出丝丝缕缕异样的感觉。

    “好胆!”罗生冷斥。

    呼!

    苏乞年目光骤然间落下,这是怎样一种目光,仿佛天界转生的光明神祗,照见世间一切邪祟,这种目光有一种贯穿人心的可怕力量。

    断刀长吟,苏乞年酝酿刀势,祖窍神庭打开,三寸神灵身迈步而出。

    属于精神意志的气息弥漫开来,空气凝滞,这种气息非同寻常,顿时令得那罗生色变,因为那神灵身的目光,却是忽略了其他三人,径直落到了他的身上。“孕神立道,元神雏形!”

    虽然早有耳闻,但即便是如郎林这位帝子,看过的神灵身,也寥寥无几,大多皆只有一寸来高,三寸神灵身,且如苏乞年这般凝实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很难想象,三寸神灵身所蕴藏的精神意志到底有多强。

    很快,罗生就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惧。

    因为属于苏乞年的三寸神灵身伸手虚握,精神力流淌,一张银色大弓顿时在手中浮现。

    精神为弓,意志为箭,精气神为力,当那口大光明箭将他锁定的刹那,这位金翅大鹏一族的妖帝嫡长孙亡魂皆冒。

    “住手!”

    郎林长喝,尚未积蓄完毕的四刀境雏形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与此同时,另外两名化石级高手也出手了。

    一人指掌擎天,如一座大山拍落下来,那是一道魁梧如铁塔的身影,他仰天长吼,狂暴的气机如汪洋一般倾泻,在背后显现出来一道灰色巨猿的虚影。

    裂荒猿!

    北海鲲神国又一帝族,裂荒猿一族的传人。

    而那名姿容极其普通的女子,出手更是凌厉无匹,她一条长腿如天鞭扬起,朝着苏乞年劈落下来,背后显现出来一头紫色巨蝎虚影。

    “毒神蝎!”

    古老祭坛前,有皇室子弟惊呼,识出其身份,乃是毒神蝎一族。位列帝族,历来族人稀少,传闻蝎尾之毒可以渗透神魂,其天赋神通所化的神通武学。便是一门名为《巽风裂神腿》的绝顶武功。

    这一门腿法十分歹毒,传闻参悟至巅峰,一腿落下,如九天巽风,中者神魂皆散。

    三大化石级上游高手齐齐出手。更有郎林这位掌握有天堂四刀境雏形的帝子人物,虽然仓促出招,但刀光如一挂碧玉长河,本源气息交织,隐隐生出一股融为一体的迹象。

    这就非同小可,本源融合,牵扯到太多东西,想要掌握这样的力量,不说难如登天,但至少对于这一代诸多年轻高手而言。还显得那样遥不可及。

    神灵身弯弓如满月,大光明箭锁定罗生,这是《****》中灭魂的功夫,苏乞年以意志凝聚精气神,将这门箭法推至一个可怕的境地。

    同时,面对三大高手的联手攻伐,苏乞年断刀劈落,无量光明迸发,光明本源之力汇聚,足有十丈长的光明刀罡自断口处延伸出去。凝成实质般的刀身,这一刀汇聚无量光,斩人世间不平,照亮四方虚空。永恒不动,是为大光明刀。

    这是休命第九刀!

    嘣!

    有离弦声,快如光,疾如电,这一箭出,剩下的三尊化石级高手皆色变。感受到精神力的颤栗。

    轰!

    这时,那位静立多时的禁忌人物终于动了。

    这一动,便如一尊沉眠多时的神祗骤然间复苏,那股威严气机眨眼间便攀升,超出了二流龙虎境的界限,到达了一个新的天地。

    一流混元境!

    不错,这尊禁忌人物虽然尚在二流上乘之境,但是气息迸发,却是直接撕裂开二流与一流之间的壁垒,将武力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层次。

    无声无息的,这道身影就横在了罗生前方。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弱冠之龄的青年,一身白袍,面容清秀,平淡无奇,然而甫一出手,就几有魔神之势。

    太强了,只是绽放的威严气机,就令得古老祭坛前一干皇室子弟浑身颤栗,若非是前方的苏乞年隔绝了大半的气机,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完好地站在那里。

    差距太大了!

    如刘清蝉,这位汉阳郡主此时目光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不过她没有出手,因为明白改变不了什么,而以她对苏乞年的了解,这个少年这样胆大包天,绝不是没有半点依凭。

    等的就是你!

    这一刻,属于苏乞年的神灵身眼中,迸发出夺目的银芒,那一丝潜藏在体内的纯阳之气,被他毫不犹豫地引动,跨越虚空,循着精神意志的连接,注入那一杆大光明箭中。

    嗡!

    瞬息之间,那杆大光明箭就变得如金玉一般,一股宛如开天辟地之初的阳和气息散溢开来,朝着那白袍青年的眉心洞穿而去。

    “纯阳之气!”

    弹指间,那白袍青年平静如水的表情终于生出了变化,变得凝重,很显然,如这尊禁忌人物也没有想到,属于苏乞年的神灵身居然能够练出一丝纯阳之气,这就有些匪夷所思,是他也未曾能够做到的。

    而下一刻,白袍青年不动,自其眉心神庭所在,同样一尊能有近三寸高的神灵身迈步而出。

    孕神立道,顶级筑基功第十层!

    苏乞年目光一凝,这尊禁忌人物居然也是一个孕神立道,顶级筑基功第十层的成就者,且看那尊神灵身,也近乎三寸高,比之他《****》第五重的功力,不过略逊半筹。

    咚!

    即刻,属于这白袍青年的神灵身就出手了,他伸手一抓,一杆银色大戟就在掌心浮现,三寸神灵身手握大戟,人戟合一,朝着袭来的大光明箭力劈而下。

    铛!

    这是一股宏大的波动,是神灵身之间的征伐,蕴藏了意志的交锋。

    银色大戟被弹起,那属于白袍青年的神灵身踉跄后退,大光明箭长驱直入,融入了一丝纯阳之气的大光明箭,已经超出了寻常意志之箭的范畴,拥有了部分元神特征。

    “好箭法!”

    白袍青年身不动,三寸神灵身蓦地大放光华。手中的一杆大戟变得光芒炽盛,几乎要燃烧起来,化成了一种黑金色。

    精气神合一!

    毫无疑问,这股气息是如此的熟悉。甚至在苏乞年的感应中,这尊禁忌人物于精气神合一的领悟比自己更深,更多出了几分圆融,一身精气神几乎念动即合。

    与此同时,两股惊人的本源气息自这杆意志大戟上散发出来。

    一为太阴。一为太阳!

    九阴九阳,这是阴阳两大本源中的两种至强本源。

    太阴太阳齐聚一身,本源交织,虽未如那郎林一般生出交融之势,但仅凭这两大阴阳至强本源,这一戟之力,已然惊世骇俗。

    哐!

    大戟再落,这一次,就如天界神钟被撞响,一股宏大的撞击音震荡开来。

    不远处。四大年轻高手交织的力量一下变得紊乱,而后破碎,如那郎林,也露出错愕之色,没想到那一位禁忌人物也出手了,似乎也未能一击建功。

    咚!咚!

    属于苏乞年的肉身退后三步,最后一脚站定,在地面留下一道足有数寸深的足印。

    以休命第九刀硬撼三大化石级上游高手,显得有些勉强了。

    尽管如此,不远处。剩下的未出手的三尊化石级年轻高手,皆露出骇然之色,这个人族少年,居然强至若斯。以一己之力迎战三大化石级上游高手,更与那一位禁忌人物展开了最为凶险的精神战,稍有不慎,就有魂飞魄散之危。

    古老的祭坛前,一干皇室子弟与皇家书院弟子瞠目结舌,便是明觉小和尚也不禁咋舌。数日不见,这位院主的武力,居然提升到了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这样的年岁,达到这样的成就,恐怕在整个人族的武林史上,也没有几个。

    刘清蝉眼中闪烁异彩,她距离那个少年的背影最近,可以见到其一身绷紧的筋肉,显然,这一战到现在,其已经近乎将一身武力提升至极颠。

    而现实是残酷的,这些妖族年轻高手即便有着各自的骄傲,但显然此时有所谋划,并不再遵循规则,而是要联手将他们全部葬送在这里。

    被三大化石级上游高手逼退,苏乞年刀法再变,他的眸子里有光芒照永恒,虚空不动,光明不动,断刀扬起,刀光在刹那炽盛到一种极致,光明迸发,将整个洞窟映照成一片纯白琉璃的颜色。

    这是休命第十刀!

    此时,断刀消失在了苏乞年的手中,他的手中只剩下永恒的刀光,无量光,无量虚空,永恒不动,天地元始之气如瀑布般垂落,被苏乞年吞没,支撑起这修行至今,最为巅峰的一刀。

    什么!

    刀光中,郎林三人色变,尤其是身为当代八臂天螳族妖帝之子,郎林于刀道的造诣,放眼整个北海年轻一代,也首屈一指,从这一刀中,他感受到光明永恒的刀势,堪称他出道至今,所遭遇的诸多年轻高手中,最可怕的一刀。

    这一刀在精神气合一的支撑下,已然超出了他的三刀境,直逼四刀境。

    刹那间,似乎有一层无形壁垒被撕裂开一道口子,一股与此前那白袍青年一般无二的威严气机透发出来。

    “禁忌层次!”

    郎林三人几乎在同时心神狂震,这一刀居然撕开了禁忌壁障,破入了这一层次。

    虽然只有这一刀,并非是一种常态,却也足够惊人,不是半只脚踏足禁忌门槛,而是半只脚迈过门槛,踏入其中,已经可以称之为半步禁忌。

    半步禁忌!

    即便只是半步,也已经超出了化石级的极限,到达了一个新的领域。

    这一刀,已经不是他们三人可以抵挡的。

    呼!

    几乎是瞬息之间,属于那白袍青年的肉身一步迈出,彻底接下了这一战,他一只拳头发光,如黑金浇铸而成,朝着眼前的无量光明一拳打出,真空波浪绵绵,伴着震天的鲲鹏吼。

    铛!铛!铛!

    这一拳,与刀光碰撞,瞬息之间不知道交击多少次。一枚枚足有拳头大的火星炽盛如小太阳,将大地烧出一个个足有磨盘大,半尺深的大坑,土泥皆融化成浆水。赤红如火。

    那剩下的尚未出手的三名化石级年轻高手相顾一眼,就生出浓浓的忌惮之色,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插足的了,面对禁忌人物,化石级高手即便再多也不够看。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力层次,也是二流与一流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放眼整个北海诸妖国,年轻一辈能够踏入这一禁忌领域的,也寥寥无几,大多出自强盛的帝族还有皇族。

    真的迈进去了!

    虚若依与小和尚相视一眼,哪怕同为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此时两人也有些无言,龙虎榜末尾十名,与前十位,悬殊太大了。而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年,却几乎迈入了前十之列,这样的武力,实实在在已经到了他们暂时需要仰望的境地。

    刘清蝉看眼前少年的背影,忽然生出一丝恍惚,不知不觉,她还清楚地记得一年之前,这个少年登上囚车,被押解出京城,踏上了前往湖北道十堰州武当山的漫漫长途。

    那时候。这个少年的稚嫩与孱弱,与一年之后的此刻再比,这样一种蜕变,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当然。她并不清楚,前方的少年,之所以如此苦修练武,除了首先要挽救至今仍被关押在天牢第一层的父母,以及被流放北海的长兄之外,就是为了能够堂堂正正。站在她面前。

    而显然,如今的少年,已经做到了。

    不论结局如何,至少此刻,他不曾再退后一步。

    刀光碎,拳光敛,属于白袍青年与苏乞年的身影,也再次显现在众人面前。

    手握断刀,苏乞年长身而立,他一身气血涌动如潮汐不绝,精气神也攀升至此生至今的最巅峰,这一刻的他,有一种睥睨同辈的无敌风采与气质,看得祭坛前一干皇室子弟与皇家书院弟子也不禁被折服。

    哪怕他们并不认同这个少年,甚至于皇家书院诸弟子而言,这个少年刚刚给予了他们整个书院数千年未有之耻辱,但此时此刻,面对这个横在他们身前,挡住了所有风霜雨雪的少年,也不由自主地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

    苏乞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看前方的白袍青年,三寸神灵身立于眉心前,手握长弓,凝神以对。

    只有真正交手,才能明白,所谓妖族禁忌强者,堪比龙虎榜前十的存在到底有多强。

    哪怕此刻未曾落入下风,苏乞年也明白,自己已经用尽全力,而对方不过牛刀初试,甚至动用了几分力,也未曾可知,两者之间,存在着清晰的差距。

    至此,苏乞年也终于明白,何为禁忌人物,那是打破了二流龙虎境与一流混元境之间的武力壁垒,非是指境界,而是指武力提前跨入了这一层次。

    三流开天筑基,贯通大小周天,二流觉醒本源,凝聚龙虎金丹,这两大境界,便是练武之人最初需要渡过的两重关隘,但说到底,仍然是对于一身内家真气的打熬与凝炼,即便觉醒本源,也不过只是初步涉足。

    但从二流龙虎境至一流混元境,就大大不同,不仅需要涉足精神领域,更需要参悟精气神合一之秘,体悟天地与人体之奥妙,参悟天人合一之妙境,最终更要参悟出来一种本源玄奥,以武道之势贯通内外天地壁垒,才能晋升混元境,混元一体,洗炼出一身混元真气与气血。

    这期间,破关之时,需要警惕精神领域的邪祟之难,贯通内外天地,修行岁月至今的诸多隐晦的心魔邪祟齐现,渡不过,就精神沦陷,走火入魔,轻则功力尽废,神志不清,重则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是以,一旦破入一流混元境,对于武者的提升,几乎是整个精气神的脱胎换骨,内外天地贯通,与天地之间再无隔膜,对于天地本源的体悟与把握,也都会生出翻天覆地的变化。

    同样,这也是生命的进化,练武之人至此,会迎来寿元的第一次延长,足足可以添寿五十载,无病无痛,活满整整一百五十岁,而寿终正寝。

    武道威严,也由此开始。

    到了一流混元境,即便只是一缕威严气机,也足以压溃寻常二流高手。(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6000奉上。)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