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五章 穿越时空,人皇战死!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比想象中难写,是个巨大的转折和剧情,还差1500字,明天补上。)

    古祭坛前,苏乞年咳血,踉跄倒退数步,单膝跪地。

    银电如雨,洞穿了他的肉身,留下了可怕的伤痕,这是天罚,是天道劫数。

    若非是觉醒了龙脉,肉身得到淬炼,更进一步,此刻苏乞年估摸着,多半难以幸免于难。

    劫雷比想象中还要可怕,由此可见,刚刚他改变的,或许是一段极为重要的历史,如果没有休命刀在身,十个他也被雷殛成粉。

    这一次的伤,比想象中更重,他立即盘膝坐下,步入胎息之境,开始汲取天地元始之气,乃至大地深处的生命元气,大地元气,蕴藏有浓烈的生机,虽然不能够提升人的寿元,但却是修补损伤,疗养的圣气。

    如他所料,这青龙木古林大地之下,蕴藏的生命元气之浓烈,几乎可与京城长安相比,就算有所不如,也相差无几。

    这一盘坐,就耗去了足足一炷香的工夫。

    本来以胎息之境,不过半炷香不到,便可恢复如初,但这一次伤势太重了,即便过去了一炷香,等到苏乞年睁眼时,也不过初步愈合了雷殛之痕,但血肉之中依然残留有丝丝劫雷,令他时时刻刻处于一种如雷殛般的痛苦中。

    这残留的劫雷十分顽固与坚韧,以光明熔炉炼化也很缓慢,正常来看,怕得有一年光景,才能将血肉中的劫雷全部炼化。

    且这一年内,不能够再次召唤未来身,否则再也承受不住,多半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起身,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再吐出,空气中顿时生出清脆的霹雳声,那是残留在体内的劫雷气息。

    刘清蝉眸光微变,她立即看出来,苏乞年恢复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苏乞年估摸着,这残余的劫雷在身,他很难再进行持久的对决搏杀了,否则等到气血真气空虚,劫雷趁机发难,就麻烦大了。

    这算是天之伤了。

    朝着刘清蝉摇摇头,苏乞年看向前方的古老祭坛。

    忍不住瞪他一眼,这位汉阳郡主终究没有多说什么,也知道此时人心动摇,多说无益。

    唯有明觉小和尚与虚若依似乎察觉到一些端倪,但也默契地选择了缄默。

    所有人转身,看那鲲断神七人消失的古老祭坛,能有数百丈方圆的祭坛看上去古朴且斑驳,一条石刻真龙缠绕其上。

    怎么一瞬间就消失了,虚空挪移吗?难道是进入了这座真龙墓中?

    有皇室子弟蹙眉,太过突兀了,现在想来,血祭只是一道引子,在等待那座洞虚大阵真正复苏,否则他们绝难活过这么长时间,撑到那位武当小神仙到来。

    唯有苏乞年与刘清蝉相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都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但这样的交流,落到一干皇室子弟,乃至是皇家书院弟子眼中,就令他们颇有些不自在,但这一位的武力他们见识过了,连北海鲲神国当代妖皇的第三子,一尊年轻的禁忌强者,也不是敌手,虽然最后遭遇了莫名的天雷,但其强大,已经深入人心。

    不得不说,尽管一些人不愿承认,但以这个少年现在的成就,足以配得上任何天之骄女。

    “真龙传承,绝不能落入妖族之手!”一名皇族子弟沉喝道。

    众人相顾一眼,纷纷点头,妖族视人族为血食,一旦被他们得到真龙传承,推演出一门真龙武学,绝非是人族之幸。

    有皇家书院弟子沉默半晌,倏尔咬牙道:“早死早超生!老子豁出去了!”

    苏乞年眼中透出一抹讶异之色,没想到此时此刻,终于被激起了血性,不是为了自己活命,而是为了子孙后代。

    “我也去!”

    又有人开口,来自皇室,那是一位皇子,排名二十三,未及弱冠,看上去还有些稚嫩,不过修为却不弱,已经步入二流下乘之境,当然,并不能与明觉小和尚等几名龙虎榜年轻人杰相比,与妖族不同,人族血脉传承并没有多少神异之处,至多就是体魄悟性胜过常人几分,更多的,还是靠后天的努力。

    “我们也去!”

    紧接着,所有人都开口,一干皇室子弟与皇家书院弟子脸上皆露出死志,还有几分悔恨之色。

    他们真的后悔了!刚刚生死之间,他们一个个都失去了赴死的勇气,现在鲲断神七人离去,他们终于回过神来,大恐怖不在,本心回归,为自己的胆怯和懦弱羞愧。

    或许,这就是大汉皇室能够屹立五千余年不到的根本原因。

    苏乞年心中微震,不论朝廷与整个江湖武林的隔阂有多大,间隙有多深,彼此之间有着多少顾忌与摩擦,皇室的根子还没有坏,还能有血性,就不能够有半点轻视。

    “我等也登上祭坛,进入龙墓!”

    二十三皇子轻喝,而后足尖轻轻点地,身先士卒,飞身跃上古祭坛。

    脚踏实地,数息后,这位二十三皇子就皱眉,古祭坛没有半点反应。

    怎么可能!

    有人不相信,皇室和皇家书院陆续有人登上古祭坛,但那股神秘的挪移之力并未出现,一干人呆呆地立在古祭坛上。

    “该死,难道是要血祭?”

    有一名皇家书院弟子迟疑道,而后上前几步,咬牙割裂自己的手腕,任由鲜血淌落在祭坛上,滴落在祭坛前的土地上。

    没有用!

    足足过去了半炷香,那此前复苏的洞虚大阵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这大阵只复苏一次就崩毁了?”

    有人不甘道,不能进入龙墓,就阻止不了鲲断神七人,被夺走了真龙传承,他们还有什么颜面活着回去。

    明觉小和尚和虚若依也踏上古祭坛,两位龙虎榜年轻人杰感应片刻,相视一眼,皆摇摇头,即便传承有《唯我至尊功》这样的天命宝典,虚若依也看不出一点端倪,这里太诡异了,令她有一种源自冥冥之中的不安。

    人族虽然也有阵法,但相比于妖族,却是显得有些孱弱,如洞虚大阵,就是妖族所独有的虚空阵法,天命宝典再玄奇,也难以洞悉阵道玄妙。

    几乎在同时迈出一步,苏乞年与刘清蝉落到古祭坛上。

    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躁动愈发强烈,苏乞年低头看足下的古祭坛,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一座古祭坛,正是五千多年前那一位相助人族诸天命宗师放逐九大妖圣的那位龙族先贤所立。

    他感受到了时光流淌的气韵。

    这种气韵只可意会,唯有继承有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苏乞年二人,才有所感应。

    时间本源!

    苏乞年看向刘清蝉,从少女的眼中,他看到了同样闪烁的目光。

    集齐三块时光之心是一件大事,掌控时光之心的力量又是一件大事,两者缺一不可。

    于空间,在这世间,只要力量达到一定层次,皆能有所涉及,如顶尖元神人物,便可深入洞虚世界,这是相对于现实世界的虚空的另一面。

    是以,参悟空间本源,并非是虚无缥缈,哪怕据苏乞年二人看来,诸多史记手札中,并没有空间本源的记载,但两人都发现,世间本源,并非只有五行阴阳七大类本源之力,只是人族的修行史还太过短暂,这七大本源之力,只是人族历代先贤所发现和领悟的,并不能代表修行的尽头与终结。

    时至而今,苏乞年也终于明白妖族的谋划到底是什么,多半就是针对这位掌握时间本源的龙族先贤,这样的禁忌本源,当年放逐了九大妖圣的力量,若是不掌控在手,永远是高悬在头顶的一口天剑。

    至于南方那另一座真龙墓,以及那位鲲鹏帝子等此前所布局的那座真龙墓,苏乞年猜测,或许只是故布疑阵,但也不能不防备其没有其它目的,就算是寻常龙族先贤的墓穴,遗失一门真龙传承,也是莫大的资敌。

    如何进入眼前那位掌握禁忌本源的龙族先贤的墓穴?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感受体内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躁动,那位汉阳郡主似乎也有所感应,目光落下。

    沉吟片刻,苏乞年来到古祭坛的正中央盘膝坐下。

    看到这位少年院主的异动,一干皇室子弟以及皇家书院弟子皆落下目光,露出希冀之色。

    就连他们自己此时也没有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对于眼前这个少年,已经生出了几分盲目的信任。

    心神沉入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中。

    一片黑暗不知尽头的虚空,脚边是细碎的光砂,仿佛时光的沙砾。

    看前方那条散发出蒙蒙清光的长河,不知起始,不知方向,两道身影分别盘坐在长河的两头。

    这一次,苏乞年没有看向未来身,而是看向了那道只有十五岁左右的过去身。

    过去身不动,在此前的时月内,任凭他如何呼唤也没有丝毫异动,不遵召唤,但是此时,苏乞年却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心念一动,他勾动过去身,尝试召唤。

    嗡!

    第一次,时空支流的另一端,过去身一身暗青长袍轻扬,那双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

    这是怎样的一双眸子,苏乞年仿佛看到了时光流逝,岁月更迭,春夏秋冬,日月轮回。

    他忽然感到,过去身,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不只是过去的自己那么简单,似乎更有着某种非同寻常之处。

    铛!

    倏尔有钟声响起,自过去身的身上传来,没有半点征兆。

    一股奇异的波动自时空支流上震荡开来,传递出去。

    下一刻,古祭坛上,苏乞年开始发光。

    这股光芒众人十分熟悉,刚刚那鲲断神七人离去之时,身上包裹的,正是这股莫名而难言的光辉。

    几乎是同时,福至心灵,刘清蝉伸出一只洁白如凝脂的手掌,按落在苏乞年的肩膀上,体内三分之力时光之心震荡,虚空之力传递,彼此交织。

    轰!

    古祭坛复苏,那蒙蒙清光扩散,一下将祭坛上所有人笼罩在内,虚空扭曲,一闪而逝。

    四方皆静。

    此刻的古祭坛上,已然没有了一个人影,这时,那缠绕在祭坛上的石刻真龙,那一双龙眼上的石皮彻底剥落,不知道沉眠了多长岁月的眼皮睁开,露出一双宛若时光岁月凝聚的龙眼。

    “大道几千秋,岁月斩人头!问天要生死,落地九重楼!”

    有浩大的声音响彻在整座青龙木古林,苍老而悠远,仿佛跨越遥远的时空传来。

    群兽蛰伏。

    在青龙木古林的深处,一条条能有数十丈长,粗大如古木的青龙蛇匍匐在地,苍老的蛇皮皲裂,它们仰望天穹,露出敬畏与悲伤之色。

    ……

    这是一片汪洋碧海,苍莽之气在天地间弥漫。

    一座孤岛之上,虚空扭曲,七道身影浮现,落到地上。

    鲲断神遥望四方,倏尔目光一凝,看九天之上,除了一轮炽盛的太阳之外,还有九轮夺目的太阳。

    身边,郎林六人亦抬头,几人浑身一震,就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

    “我们,回来了!”毒神蝎一族的帝女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三太子!”郎林沉吟道,“那位休命刀传人……”

    他欲言又止,但是话中之意不言而喻。

    鲲断神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缓缓道:“此子不死,必是我妖族大患,不过那一具疑似未来身的身外化身,并不是那么好召唤的。”

    嗯?郎林六人心中一动,皆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那些人族会不会……”裂荒猿一族的传人迟疑道。

    鲲断神长身而立,白袍轻扬,他轻笑一声,道:“父皇请几位阵道宗师调整多年,才能契合那位龙族先贤的禁忌本源,缔结成时空之力,将我等送入这里,十日当空,这是我妖族在这片土地上最为鼎盛的岁月,九轮太阳,每一轮都是我妖族一位至高无上的圣者。”

    妖族圣者!

    郎林六人闻言皆是浑身一震,哪怕身为帝血后裔,也一个个露出灼热的目光,这是妖圣存世的年代,也是他们妖族最为鼎盛的一段岁月。

    嗡!

    突兀的,原本十日当空的天穹,骤然间变得晦暗,有血雨坠落长空。

    这是惊人的一幕,天将血雨,隐隐有哀鸣声响彻整个天地。

    “天哭!”

    鲲断神一字一顿道,这位妖皇三太子,眼中第一次露出无比凝重之色。

    “天哭!”郎林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变,喝道,“大夏倾覆,这是五千四百八十一年前的那一天,大夏亡国,人皇战死!我族九大妖圣携大夏龙雀刀返回妖神山!”

    人皇战死,血雨天哭!

    这是人族上古部落时代结束之后的第一个朝代,大夏!

    大夏四千五百一十九年,走到了尽头,自四千一百年前妖族降临,苦熬四百载,终于亡国。

    鲲断神七人看遥远的海岸边,妖气冲天,如汪洋一般朝着岸上涌去,有哀鸿遍野,即便相隔数百里,也清晰可闻。

    “我等只有二十四天!”鲲断神郑重道,“找到真龙巢,将那一位彻底扼杀,否则八十一年后,便是我妖族大祸。”

    郎林六人相视一眼,皆重重点头,道:“自当舍身赴死!”

    七人很明白,当初妖皇曾召见他们,言道过去不可逆,逆则万劫不复。(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比想象中难写,是个巨大的转折和剧情,还差1500字,明天补上。)(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