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章 湖中岛,有神仙故事!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青羊峰脱离武当,自立一派!

    很多护法道人愣住了,而后一些就露出了犹疑之色,因为十堰州境内有牵挂,一天过后,选择留在武当的,有二十余人,选择跟随苏乞年等离山的,有五十六人。

    至于李清河,静谷,罗升,秦伤等八名青羊峰弟子,则全部选择了离开武当。

    太极钟鸣,在一天之后,震动了整个武当山。

    道意有别,青羊峰一脉脱离武当,自立门户,即日起,下一代弟子不得传授武当《龟蛇功》。

    这是掌门宁通道人直接自紫霄宫中传出的大令,本来一干峰主真人还想要反驳,但看到令书上那道朱红的真武剑令,以及那一道看上去干瘦的没有掌纹的掌印时,都同时闭上了嘴。

    武当哗然!

    众门人弟子,乃至诸执事、护法、长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如其来的,青羊峰就要脱离武当了。

    那岂不是说,从此以后,小神仙不再是武当一脉之主,而他们日后再次行走江湖,自然也就失去了那万众瞩目的存在感,失去了小神仙的武当,年轻一代还剩下什么人,依然是曾经的乾天一剑,却已经不是最初的乾天一剑。

    但掌门大令已经下来了,有真武剑印,以及金顶太和宫中那一位的掌印,不可逆,不可更改,更容不得半点质疑。

    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干脆得如同儿戏一般。

    倒是金锁峰上那一位,心情比较舒畅,说来,武当山上少了这一位,却也少了不小的麻烦,对于那块禁元神铁,他是无比忌惮的,或者说,那位小神仙,他也是无比忌惮的,一念及此,金光真人的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他实在很想一掌将青羊峰拍成粉末,但那绝对会令他走投无路,虽然有些悲哀,但他的确接不住哪怕一式大光明拳了。

    有时候,他很想将青羊峰上那一位的脑袋掀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这样的精进之速,堪称震古烁今了,时间过得越久,只会拉开越大的差距,遑论已经破开了刀劫的小神仙,在金光真人看来,就如同摆脱了枷锁的幼龙,大地再难束缚他登临九天的意志。

    三天后,消息就自武当,如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大汉武林。

    就在小神仙登临元神榜之后,青羊峰脱离武当,自立一派,毫无疑问,这是足以震动天下的大事。

    很多江湖武林中人不解,当然,也有一些老狐狸嗅到了不一般的气息,看到了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当然,更多的人在意的是,青羊峰会立派何地。

    放眼整个大汉境内,一十八道,一百零八州,九百余县城,哪怕是一镇之地,恐怕早有武林势力经营了数十上百年,乃至更为久远的岁月。

    不过对于青羊峰新址,苏乞年心中早就有了考虑。

    遥远的京道,长安城中。

    皇宫大内是一片世界,也是这世间最大的囚笼,因为寻常妃嫔女子进了这里,一年也难有机会出来。

    尚书房。

    汉天子一身明黄龙袍,身边那位曾经出手的紫禁城总管将一杯清茶放在桌案之上,道:“圣上,那条小龙脱离武当了。”

    手中批阅奏折的朱笔放下,汉天子抓起茶碗小饮一口再放下,轻笑道:“朕这样做,他恐怕会不满,不过既然成了光明传承者,那就要承担起整个天下,说是宿命也好,赶鸭子上架也罢,逃不掉,走不脱,放不了。”

    总管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道:“他总会明白圣心的,或许这会是一个不短的过程。”

    汉天子起身,手中的茶碗放下,感叹道:“留给朕的时间不多了,留给这整个天下的时间不多了,世人都以为朕乾纲独断,欲开疆扩土,雄心万丈,却不知朕最为向往的,不是成圣成仙,而是远山一座,两圈栅栏,三四鸡鸭,五六顽童,能有一杯清酒,万事足矣。”

    总管笑笑,没有回应,天命之高比天更高,先贤定准圣为宗师,为天命,时至而今看来,哪怕是天命宗师,也依然逃不过天命,只是在天命中,从一粒微尘,变成了一粒沙砾,于茫茫时空长河,依然是沧海一粟。

    恐怕所有的天命准圣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无论是圣上,还是十座镇国大宗中的那九位,以及魔门的那一位,都甚少出手,只是年年月月凝炼准圣界,不过准圣界九转,一转一天地,有时候最能磨蚀一切的岁月,也不会很顶用。

    第四天。

    青羊宫前,苏乞年等人最后看一眼身后的宫门,而后苏乞年撕裂虚空,带着所有人穿行了整整半炷香的洞虚世界,最后降临到了一片碧青如玉的湖畔。

    熟悉的湖水,还有熟悉的空气,苏望生夫妇相视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这里是江淮道海陵州泰县,亦是苏家与储家的祖地,一座名为溱潼的古镇子。

    当初妖族天兵路在这里被重新打开,周边诸多村镇的百姓逃亡,地方上的武林势力在妖祸中折损得七七八八,如这古镇偏于一隅,而今的镇守就觉得日子很痛快,因为镇上当初唯一的三流武林世家王家破灭了,淹没在了妖乱中,布镇司各种政令能够通达全镇,他这个镇守真正感受到了为官一方的威严。

    至于七杀剑宗这样的顶尖宗派,就不会在意这里,一方鱼米虽然可以满足口腹之欲,却不会被七杀剑宗这样追寻剑道,磨砺剑心之地所看重。

    喜鹊湖畔一下多了近百口人,布镇司的衙役很快就到了,清夜上前说了两句话后,几名衙役就大惊,一句话不说,转身就去布镇司回禀了。

    没有进镇子,苏乞年念动间,眼前的湖水就在湖畔裂开了一条通路,三、四丈深的湖底的淤泥都被压平了,人行走在上面如履平地。

    小姑娘看两边湖水中游弋的桂鱼和青虾,白嫩的小脸上满是好奇和兴奋之色。

    仙迹!

    镇子里有人注意到湖畔这一幕,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张大了嘴巴,看一道道身着道袍的身影如仙,沿着裂开的喜鹊湖,走向远方,直至消失在湖上蒸腾的薄雾里,再也寻觅不到。

    湖中央有一座荒岛,约莫有四、五里方圆,比青羊峰占地还要广阔,岛上水草丰茂,生活着一群有着少许异兽血脉,十分温驯的麋鹿。

    这里有苏乞年儿时的记忆,荒岛上一般少有人来,只偶尔有渔民路过,在岛边驻留,休息过后就返回湖畔的渡口。

    短短的一个时辰,五十六名护法道人就用这湿地的水杉木搭建了十来间简易的木屋,对于武林高手而言,力量的增长与精神的敏锐,足以令他们胜任寻常数十上百人都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当然,若论精巧,他们却是及不上真正的木匠。

    溱潼镇布镇司的镇守很快到了,就在一干护法道人徒手将木桩拍入大地,给木屋奠基的时候。

    这位镇守登岛,看到这一幕的第一时刻,就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一位返乡,看来是真的准备归根了。

    到底是镇国大宗走出来的,哪怕是任何一名护法道人,这位刚刚年过而立的镇守都觉得,自己或许在其手中撑不过十招。

    而在见到苏乞年的瞬间,哪怕早有传闻,还是惊异于眼前这一位的年轻,但该有的礼数,却是一点没有怠慢,这是位等正一品的道院院主,于他这样的八品官而言,实在是如高山大岳一般,平日里根本触之不及,但真正来到了近前却又发现,并无三头六臂。

    青羊峰新址,很快就确定了下来,这座荒岛被以一万两雪银买下,这令得这位镇守很振奋,原本他以为以这一位的身份地位,只要通告礼部,这荒岛不需要花费一分银钱就可以被化为宗土,但这位却出了一万两雪银,而这荒岛在这位镇守看来,并无特殊的产出,至多也就值六千两雪银。

    一万两雪银,几乎堪比整个溱潼镇一两年的税收了,这都可以化为政绩,镇守出岛之后很卖力,一天之后,足足两百名工匠,以及五百名民夫,还有诸多耗材,就被沿着那条分开的湖水通路送上了荒岛。

    工钱很丰厚,无论是工匠还是民夫都干得很卖力,他们也明白,那远方十来间简易木屋中住着的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不过镇守不允许他们靠近和多嘴,以免惊扰了贵人。

    苏乞年等人没有刻意亲近,但也没有刻意隐藏,苏望生夫妇虽然离家多年,但储氏二老却在地方上熟人熟脸,很快就有镇上的工匠和民夫发现了二老,一个个惊得合不拢嘴。

    哪怕是镇上的顽童,也都知道镇子上出了了不得的一户人家,尤其是十三、四岁,正好到了修习《奔马劲》时候的少年,更是时常满脸憧憬,他们最常放在嘴边的,就是武当小神仙的故事,平日里茶肆里,酒楼上的说书人说得最多的,也是武当传奇。

    是以,在远远看到静谷等人晨练之后,人们就肯定,这是苏家回来了,也有消息灵通的,隐隐猜测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地告假离开一日,回家将野在外面的熊孩子捉回来,几大棒下去,平日里自己练得也不是很精熟的马形拳一板一眼地示范着,不容许有一点疏漏。(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