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章 神匠开炉,神仙坐关!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家主!

    远方,潜藏在暗中的一干玄家长老咬牙,将肚子里的声音生生憋了回去。

    兵池寂静,唯有山梧泉流淌的汩汩声,空气燥热,令人的心情愈发烦躁。

    玄冶子这一拜,苏乞年身形一闪就避过这一礼,虽说他而今身份地位不同,但如神匠玄冶子这样的老辈人物,江湖之中声望极隆,不论如何这样身份的长者之礼,却不能让他坦然承受。

    见苏乞年避开,玄冶子也不以为意,只是静静看着他,等待他做出决断。

    “玄家主有几分把握。”

    沉吟良久,苏乞年方才开口道,这不是小事,铸兵之道他皮毛或许都不通,所谓乱世劫器,又岂会是等闲,敢言于乱世渡劫,这劫器想要铸炼成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苏乞年一开口,玄冶子就眼前一亮,没有半点迟疑,道:“只要有小神仙相助,老夫能有四成把握。”

    四成把握!

    苏乞年蹙眉,不是把握太小,而是把握太大,在他看来,铸炼这样一口用于乱世的渡劫之器,能有两三成把握就足以一试,四成把握就可以倾尽全力了。

    并未第一时间做出决断,还有五天,玄冶子也没有步步紧逼,只是命人将苏乞年带去族内的幽静之地休息。

    静梧院。

    一座幽静的院落,种满了青竹,竹叶婆娑,清筠滴露,在苏乞年看来,似乎不论是文人还是武者,于梅兰竹菊,都有着独特的青睐。

    老头子玄惜也在这里,在看到苏乞年似笑非笑的目光后,就忍不住吹胡子瞪眼,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只剩下一声叹息,喃喃道:“祖宗在这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它败亡。”

    苏乞年很清楚老爷子的秉性,他可以不在乎玄冶子,也可以不在乎玄家的其他人,却不能不在乎玄家历代列祖列宗。

    “有几成把握。”

    苏乞年再次道,他此时已经明白,老爷子身为青羊宫长老的消息,恐怕也是其自己透露出去的。

    老头子沉吟良久,道:“三成半,近四成,也可能一成都没有。”

    苏乞年知道老头子的意思,不过从他见到老头子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打算离开,乱世有劫器,倒是值得他去尝试,至少为不久将来青羊宫内的众人留下一线生机。

    可惜,已经没有数十年给他了,苏乞年很清楚,能否有十年,甚至五年都难说,此番皇道古战场一役,必定令四海诸妖国最后的耐心都磨灭得差不多了。

    “好。”苏乞年点头。

    “你答应了?”

    这一下却是轮到老爷子露出诧异之色,不过很快,这一老一少相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

    静梧院中宁静,五天里,神匠玄冶子前来拜访过两次,不过老头子摆着一张臭脸,玄冶子也不以为意,两坛玄家珍藏了千年的山梧酿拿出来,老头子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很快挪不开了。

    这是用山梧泉酿造的灵酒,汲取了山梧泉的灵性,酒力醇厚且温和,对于精神魂魄的淬炼和滋养,有着惊人的神效。

    这样的一坛灵酒,比单纯的一株灵药都要珍贵太多,没有灵酒的方子,根本酿造不出来,哪怕是对于证道的元神人物,也能够有滋养元神,淬炼意志之功。

    就老头子所知,这样一坛千年山梧酿,就算是整个玄家,也绝对不超过十坛,每一坛都是无价之宝,不是几万两乃至十来万两雪银能够得到的,就算是易卖,至少也得上百万两雪银,更有价无市。

    轻哼一声,老头子二话不说,抱起一坛山梧酿就进了屋子,留给玄冶子一个骨感的后脑勺。

    玄冶子苦笑着摇摇头,与苏乞年坐在竹林间的石桌前,一坛山梧酿,两只玉碗,鲜红如血珀般的酒水粘稠如丝,如蜂蜜一般,却入口即化。

    这一坛山梧酿足足喝了半天工夫,以苏乞年的精神修为也微醺,玄冶子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去。

    五天之后。

    山梧城内的江湖武林人士已经汇聚到了一个极点,哪怕是老街上也都挤满了江湖人,客栈驿馆已经住满了,一些武林中人无处落脚,就登上了房顶,幕天席地,饮酒高歌,彰显武林中人的豪迈。

    玄家族地。

    神匠玄冶子立在山梧泉池前,他的目光如天幕一般,笼罩了整个山梧城,玄众山等诸多玄家长老立在身旁。

    “这样的江湖,这样的安宁,不知道还能延续多少天。”

    玄冶子感叹一声,在这位神匠看来,这样的山梧城,已经很宁静了,若是有朝一日妖族的铁骑踏破边疆,那么这整个江湖,谁还能再说豪迈,有梦想的年轻人,恐怕剩下的更多的,则是对于未来的恐惧。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梦想起于安乐,死于忧患。

    朝阳初升,第五天后的朝阳尤其炽烈,盛夏将至,人心都变得躁动了,一如早已汇聚至山梧城的诸多武林人士,便是玄家府邸前,也早有江湖中人守候着,不过兵池打开,铸兵盛事,却不能容忍有外人临近,是以所谓观摩盛事,也不过是一干江湖中人的臆想,至多也就是攀高远观罢了。

    此刻,山梧城外。

    绵延的山梧山脉脚下,十数道身影分成了三方人马,虽然气息不漏,却令得四方风声止息,山野寂静,不问虫鸟之声。

    “玄家要开炉了。”

    “玄众山出现在了喜鹊湖畔,被那位小神仙一叶飞刀斩出了湖心岛,看来玄家谋取神铁只是一个笑话。”

    “可惜了那块禁元神铁,更可惜神匠录,合我三家之力,未必不能以此铸出乱世劫器。”

    ……

    山脚下的声音很快淡去,因为玄家开炉了。

    轰!

    宛如一道惊雷炸响,九天之上的云朵都被崩碎了,山梧城内,屋顶上眺望的一干江湖人士,不少人措手不及,滚葫芦般摔落下去,跌得鼻青脸肿。

    没有人愤怒,更多的则是震撼,能够亲眼得见玄家一甲子的神兵铸炼,若能见到一口神兵出世,更是莫大的机缘,神兵聚灵,四方天地明晰,对于练武之人也能有几分开悟之功。

    玄家腹地。

    山梧泉池沸腾,鲜红如血的泉水汩汩,晶莹纯净,虽然透着灼热之气,也透着一股内敛的灵性。

    兵池入口前,大地裂开一道口子,宛如一口镶嵌在大地之中的熔炉,隐约可见火光氤氲,隐现混沌,如雾霭一般在其中沉浮。

    能有十丈方圆的炉口,对准了苍天之上,似要吸纳下来诸天精粹。

    玄家家主玄冶子,天下十大神匠排名第六。

    此刻,这位神匠一身粗布麻衣,赤着双臂,面容肃穆,立在这口大地熔炉前,不远处,玄众山等一干玄家长老及后辈弟子静立不语,不敢有半点滋扰。

    神匠铸兵,本身就非同小可,遑论是铸炼一口神兵,甚至唯有一干长老知晓,这哪里是铸炼一口通灵神兵,而是要为玄家搏前程,铸炼出一口于乱世横渡的劫器。

    唯一与玄冶子并肩而立的,是老头子玄惜。

    这位离家多年的师弟有几分铸炼之功,没有人比玄冶子更加清楚,若非是缺少珍稀灵材,未必不能冲击神匠之位,此番铸炼劫器,放眼整个玄家,能够成为助力的,也就只有其一人。

    日上中天,时辰已到。

    玄家府邸内,距离兵池里许之地,是一座能有三百丈见方的演武场,演武场的地面用铁水浇铸而成,乌黑黝亮,上面留下了不少刀痕剑孔的印记。

    嗤啦!

    这一刻,虚空裂开三道数丈高的口子,三路人马从中走出,能有一十二人,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出来深重的威严气势,虚空都生出了凝滞的迹象。

    嗯?

    然而,三路人马甫一走出洞虚世界,就看到了盘坐在这演武场尽头的年轻身影。

    那是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的青年,看上去未及弱冠,眉目清秀,气质平和,但无论是那一方人马都发现,这个青年盘坐之地,无论从他们三方人马哪一个方向,都隐隐隔绝了通往演武场后兵池的目光。

    十二人,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眼力何等敏锐,只须臾间,就隐隐洞悉了什么,眼中皆露出震动之色。

    “小神仙!”

    一名青袍老者开口,沉声道:“没想到小神仙居然到了玄家,久闻小神仙之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三大神匠世家有礼了。”

    元神榜第四十九位,小神仙苏乞年!

    如今,江湖武林中,已经没人在提起苏乞年的时候,再加上武当两个字,原本的武当小神仙,也成了小神仙,武林中将门户看得极重,若是再言武当两个字,说不得要被人诟病,大宗派的威严,远不是一般的江湖散人所能承受的。

    不论这位小神仙是因为倚仗禁元神铁,还是因为皇道古战场一役于人族有大功绩方才登临元神榜末尾,其胜过了华山朝阳峰峰主岳阳真人却是板上钉钉的,打开了三重神藏大窍,肉身体魄之强,说是直追元神小成,也并不为过。

    尤其是对于神匠世家而言,更加清楚一具王境的肉身体魄,与通灵神兵是没有什么两样的,如果说有弱点,那就是祖窍神庭,尤其是于一位尚未证道的肉身王境而言,哪怕得到王境气血的滋养,精神再坚凝,也很难及得上同境的元神意志。

    苏乞年睁开双眼,看眼前的三大神匠世家来人,天下十大神匠,大汉占其四,分别为排名第六的神匠玄家,排名第七的神匠古家,排名第八的神匠陆家,以及排名第五的神匠干家。其余六大神匠,则分别身在四方诸国境内。

    “三大神匠亲至,有失远迎,玄家今日开兵池为苏某铸兵,还望三位神匠稍候一两日,若有招待不周,三位神匠海涵。”

    苏乞年开口,看上去风淡云轻,他语气平静,目光自那青袍老者,以及另外两大神匠身上扫过,三大神匠世家非是纯粹的武道世家,与玄家一般,除了三位神匠证道元神之外,这剩下的九人气韵各异,显然是三大神匠邀请随行的助拳,而能被三大神匠邀请的,必定都是顶尖元神人物,且多半不是一般人。

    兵池前。

    老头子挑眉,看一眼前方,而后就收回目光,与玄冶子相视一眼。

    “时辰到,开兵池!”

    蓦地,玄冶子长啸一声,声如穿金裂石,直入长空。

    嗡!

    即刻,玄家族地地底,似有群兵齐鸣,铿锵之音不绝,一股难言的压抑气息瞬间笼罩了整座山梧城。

    很多江湖人士发现,他们随身的兵刃开始颤鸣,似是畏惧,似是臣服,短暂的惊诧之后也就释然,玄家兵池中有什么,传闻就是通灵神兵都不止一两口,兵池一开,神兵气息外泄,引得群兵齐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玄家演武场。

    青袍老者乃古家神匠古沅通,此刻,他与另外两位神匠相视一眼,就盯住了苏乞年,郑重道:“不知玄冶子向小神仙承诺了什么,居然能令小神仙移驾,我等愿意付出双倍,请小神仙再移驾。”

    却见苏乞年想也不想,摇头道:“可一不可再。”

    古沅通目光一沉,瞳孔也开始变得锐利,道:“小神仙真的要阻拦我等。”

    “兵成之后,悉听尊便。”

    “好!”古沅通沉喝一声,“没想到小神仙有如此气魄,连禁元神铁这样的神物也敢拿出来孤注一掷,劫器难铸,便是我等三大世家联手也不敢说有五成把握,小神仙既然不愿让路,那就休怪三大世家携武林朋友叩关了!”

    “请。”

    苏乞年开口,他盘膝而坐,白袍轻扬,始终波澜不惊,但随行三大神匠的九位元神人物的目光却是愈发沉凝,这位小神仙比传闻中更加深不可测。(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4000字大章送上,还是有点不满意,写得不畅快,十步下午再调整下,如果顺利晚上还有一章,不顺利会提前告诉大家,我这不愿苟且的性子,第六卷开卷的两章写得很有感觉,这两天就像被谁敲了一闷棍。)(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