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章 天罚临世,大小如意!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混沌翻涌,炉口神圣光辉蒸腾。

    一丈来长的龙舟明黄晶莹,两种古老的诵经声交织,渐渐如苏乞年也分不清了。

    心下一横,苏乞年勾动禁忌传承,粗通的一缕时间本源之力无影无形,没入龙舟之中。

    轰!

    这一下,玄家兵池前就一下炸开了锅。

    混沌翻涌,气焰如柱,一下冲霄而起,崩碎重云,直入苍穹。

    “快退!”

    玄冶子暴喝一声,众人齐齐后退,这时除了劫器之主外,任何人被混沌焰沾上,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发生了什么!”

    “神兵要出世了吗?”

    山梧城中,武林中人沸腾了,这样的异象实在太过宏大了,与典籍中记载的神兵出世之象有些近似,但也有上了年纪的露出狐疑之色,这异象似乎有一些出入,一时间却也难以洞悉虚实。

    轰隆隆!

    即刻,苍穹之上有银电如龙,恐怖的天威肆虐九天,在向世人展露狰狞的獠牙。

    “兵劫?”

    有饱学之士心神一震,传闻神兵出世伴着兵劫,只有渡过兵劫,一口神兵才算真正稳固了通灵之境,渡不过兵劫多半就要碎成齑粉,不存于世。

    只是眼下看来,而今玄家铸炼出来的这口神兵未免有些惊世,不过兵劫初现,就有如此浩大的声势,若是真正降临不知道有多可怖,恐怕就是寻常顶尖人物,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殊不知,此刻玄家族地,一干元神人物皆心神剧震,仿佛被什么恐怖的事物盯上了一般,自心灵深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

    “不对,不是兵劫,是天罚!”

    似乎想到了什么,古沅通惊呼道,另外两大神匠也反应过来,哪怕以成就元神的心境,也止不住勃然色变。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难以置信,乱世有劫器,劫数难逃又岂是说说而已,铸炼出劫器这样的避劫之物,自然是要遭受天地惩戒的。

    玄冶子与老头子相视一眼,眼中却有难抑的欣喜之色,也庆幸早已将玄家族人赶出府邸,只留下了一干长老,否则多半要有死伤。

    天罚初现,自然预示着劫器雏形已经成就,本来玄冶子心中也是忐忑,现在就令他心中振奋,只要有了雏形,总有希望令其圆满,就怕连雏形都难成,那么玄家于乱世避劫就成了一个笑话。

    混沌气浓烈,此刻愈发汹涌,当中,苏乞年长身而立,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只见一丈来长的龙舟似乎并未生出什么变化,却多出了一种岁月沧桑的气机,仿佛已经沉淀了漫长的岁月,自遥远的古代复苏,与龙舟本源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两种古老的诵经声愈发宏大,彼此交织,苏乞年伸手一招,龙舟自混沌火中缓缓升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如芝麻一般落到他的掌心,再随着他念动间,又骤然间放大,挤开混沌,破开虚妄,第一次显露在人世间。

    昂!

    有龙吟声震天动地,龙舟长鸣,那龙首宛若活了过来,龙角如刀,透着锋芒,龙舟几乎摹刻了苏乞年的所有,此刻挤开混沌,如庞然大物自沉睡中苏醒,哪怕是一干元神人物,也只感到眼前金光一闪,就看到了一条能有千丈长,粗如山岭的巨大龙船,出现在了玄家上空,将整个玄家府邸的天穹都遮蔽了。

    明黄晶莹的龙船,粗大如磨盘的龙鳞神圣而威严,或许不该称之为龙船,这宛如舟楫一般的船身,或许称之为龙舟才更加恰当。

    不过此时没有人注意这些,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动人心,龙舟现世,那威严浩瀚,但在苏乞年的掌控之下,却并未散溢出去,否则这山梧城内,除了一干顶尖元神人物,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存活下来。

    “劫器雏形!”

    几乎是一字一顿道,古沅通脸色难看,这三大神匠此时心绪无比复杂,怎么也没有想到,玄家真的铸出了劫器雏形,这样一条惊人的龙舟,甫一出世就有这样的威严,身为神匠,可以轻易感受到这龙舟内蕴藏的巨大力量,至少可以轻易抹灭他们这等元神初成的人物。

    只见龙舟前端,龙首之上,两根龙角峥嵘,如两口神刀直指九天,在两根龙角之间,苏乞年负手而立,此刻他周身三重神藏大窍小世界齐开,气血锋芒涌动,一身真龙血与剩下的龙舟合一,哪怕是元神人物一眼望去,也难以将其与龙舟分割开来,仿佛自亘古之前,两者就该是一体,那股岁月沧桑的气机怎么也抹灭不去。

    “小神仙!”

    “青羊宫小神仙!道院院主!”

    “怎么会是这一位,那是什么,元神器吗?怎么如此巨大,简直如真龙俯瞰,威仪太盛了。”

    山梧城中人声鼎沸,这些江湖中人又怎么会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龙舟是自玄家府邸内升起,难道那位玄家神匠这一甲子铸炼的并非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一口前所未见的元神器?

    这样猜测的武林中人有很多,但再与那位小神仙扯在一起,就有些令人猜疑,怎么看,似乎小神仙才是那条巨舟的主人。

    轰隆隆!

    雷音炸响,这一次震得山梧城中很多江湖中人东倒西歪,面色惨白,煌煌天威,有几个人能够保持淡然,这不是兵劫,而是天罚。

    所谓天罚,便是天道劫数,违逆了天地运转的秩序与规律,天地有感,就降下劫数,进行抹杀。

    下一刻,只见所有的如龙银电,都在朝着中央汇聚,很快凝成了一方银色雷团,又宛如一枚眼珠,足足有百十丈方圆,中央有着一道亮银缝隙。

    在看到这银色雷团的一瞬间,玄冶子与老头子就背脊生寒,宛如被一尊无上存在盯住了,天罚临世,居然连天眼也睁开了,这样的天罚,实在是过于沉重了。

    “天眼!”

    在看到银色雷团的第一眼,古沅通这三位神匠便选择了远离,劫器雏形遇上了天罚中的天眼,于劫器这样的存在,哪怕身为神匠也是一知半解,不过他们清楚地知道,天眼睁开了,若是不避开一定距离,万一遭到波及,哪怕以他们的修为,也多半要吃大亏,不死也要重伤。

    不等众人退出数里,天眼转动,那亮银缝隙猛地张开,一道湛亮的银电如神矛一般自九天之上坠落下来。

    昂!

    一声龙吟,苏乞年念动间,龙舟一动,在众人眼中,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后发先至,龙角峥嵘,撞在那银电神矛之上。

    砰!

    神矛炸碎,银电如火花,在天穹之上绽放。

    嗯?

    此时,遥远的长安城中,紫禁城世界,尚书房内,汉天子推开大门,眺望东方,凝视良久,而后收回目光,就露出几分异色,道:“居然有此等机缘,缘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重复两遍,身边那位大内,总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看一眼汉天子,再看一眼东方,嘴角亦泛起一抹微笑。

    武当山,金顶太和宫。

    这一代的三疯道人看上去昏昏欲睡,而此时却是难得的清醒着,宁通道人盘坐在他身前,两个老道大眼瞪小眼,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倏尔,身形瘦削的三疯道人轻咦一声,咧开嘴笑道:“不坏,不坏。”

    宁通道人也似有所感,他朝着东方看两眼,到底修为境界尚有欠缺,太过遥远,除了一点冥冥之中的感应,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明显的异样。

    山梧城。

    随着第一道天罚落下,整座古城就开始混乱,很多江湖武林中人终于察觉到不对,这兵劫太过恐怖,已经不是他们能观摩的了,再不远离,极可能被殃及池鱼。

    击溃了第一道天罚,龙舟缭绕丝丝银电,竟是将这天罚劫雷当成了淬火的古泉。

    随着丝丝缕缕的劫雷被吸纳,苏乞年分明感到脚下的龙舟本源愈发稳固,周身也愈发坚固不催。

    抬头看天眼悬空,苏乞年眼中浮现出两缕刀锋,他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性子,何为劫器,就是要能渡过重重劫数,才能在乱世承载众人驶向彼岸。

    嗡!

    这一刻,整个龙舟都开始颤鸣,当中初生的灵性似乎感受到了苏乞年的心念,连带着整个龙舟本源,都开始了沸腾。

    既而,舟身调转方向,龙首朝上,龙尾朝下,千丈龙舟的异动,顿时惊得数里外的古沅通等元神人物瞠目结舌,哪怕是玄冶子,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还是低估了这位小神仙的桀骜不驯,根本就是无法无天。

    锵!

    一声刀鸣,龙舟逆空而上,宛如一口神刀,整个龙舟之上浮盈出晶莹神圣的光明火,更兼锋芒无俦,中正堂皇,只弹指间,千丈长的巨大龙舟,便如一条真龙摆尾,扶摇而上。

    两根龙角之间,苏乞年分明看到身前裂开了一道口子,生出一道与龙舟两侧一般的孔洞,祖窍中,休命刀锵的一声出鞘,坠落神庭外。(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