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五章 心中有刀,光明之路!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冬阳下,两头小麋鹿呜咽,大眼睛里充斥泪水。

    小姑娘一丝不苟,给两头小麋鹿拔除背上的鹰爪,刚想要撕开武袍,给两个小东西包扎时,一只看上去普通却厚实的手掌落下,轻轻拂过两头小麋鹿的脊背。

    “师父。”

    不念喃喃道,就看到丝丝缕缕的元始母气渗入伤口,那被鹰爪洞穿的血洞,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两头小麋鹿便恢复如初,在身前那道挺拔的身影手掌下亲昵地拱拱,就欢快地奔起,那是远方的父母在长鸣呼唤。

    “明白了吗。”苏乞年温声道。

    “明白了。”

    小姑娘重重点头,有些道理,总要经历了才能够刻骨铭心,刚刚一瞬间,休命真意入心,小姑娘就明白了,自己此后要走的,到底是怎样一条艰辛的道路。

    刀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路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心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光明也是自己的,可以固守一隅,亦可普照四方。

    至此,她才明白苏乞年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付出了多少,那是她难以想象的成就,至少于现在的她而言,太过遥远,难望项背。

    不过很快,小姑娘的目光就再次变得坚凝,身为光明的传承者,心中永远不灭的火焰在照耀前路,唯一没有的,就是后退的方向。

    而后,不念抬头,就看到一根如水晶般神圣的手指在眼前放大,指尖落下,挤满了她眼前的整个世界,落到了眉心之上。

    一股关于刀道本源的传承,没入了她的脑海中。

    刀道!

    良久之后,小姑娘睁开双眼,几乎是福至心灵,她盘膝坐下,手中长刀横于膝前,她精神力流淌,勾动长刀,一缕晶莹的锋芒之气入体。

    闷哼一声,这锋芒入体,简直比之她此前修习小光明经,不断破后而立更加痛苦,锋芒流淌过皮膜筋骨,如千万口利刃伐戮切割,渐渐的连精神都生出了麻痹的迹象。

    不远处,老爷子的身形由虚化实,显现出来,虽然看上去平静,但瞳孔中还是显现出来几分忧色。

    而后,他看向苏乞年,虽然没有说话,但苏乞年明白老爷子这是在问他是否太急了。

    短短两个多月,小姑娘从无到有,不但练成了七层《小光明经》,身拥一匹天马之力,更传承休命,参悟真意,悟出了第一刀,现在再继承刀道,引锋芒入体,若是寻常练武之人,即便修习了精神武功,恐怕也很难撑得住,那是源自肉身与心灵的双重熬炼。

    苏乞年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条路是小姑娘自己选的,而今的不念,应该也已经明白了,将来的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自己这一脉,终究是没有太多的时间了,随着修为武力的不断提升,尤其是对于时间本源的参悟,苏乞年愈发察觉到不远的将来,无限恐怖在临近。

    冥冥之中,他看到了一条奔涌的长河,从亘古到永恒,不知起始,不知方向,河水深处,九道不灭的身影,在朝着岸边临近。

    是以,哪怕是而今的苏乞年,也开始考虑留下火种,不论未来如何,将这一颗种子种下,至于能否真的生根发芽,就只能看小姑娘自己了。

    苏乞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师父,事实上他自己也不过刚满十八岁,迈入青年时代,他唯一懂得的,则是他这几年以来,在这江湖武林中行走,所凝炼而成的一颗光明心,依靠着这颗光明心,他传承着不知道对与错的道理,执念也好,妄念也罢,总是支撑他行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心意,他相信,或许有偏颇,但终究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一个心中有刀,可以衡量己身的人。

    不求闻达于世,但求问心无愧。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目光就死死的落在孙女的身上,那口长刀,是他与苏乞年合铸的,虽然只是一口掺杂了玄铁的断发利刃,却被苏乞年注入了一丝极微薄的休命锋芒。

    神刀锋芒,远非是而今的不念所能承受的,所以两人以这样的方式将其稀释,随着与长刀相伴多日,彼此相合,刀道锋芒也就温和了许多,用来初凝刀道本源,打下最坚实的根基。

    这就是苏乞年所能做到的极致了,曾几何时,当初他初入武当,进入逍遥谷,实则一无所有,而今的不念与他相比,却是幸运了不知凡几,只是缺少几分历练,世情的打熬,是怎么也不能缺少的。

    不念膝前,长刀颤鸣,如拥有灵性一般,虽然是断发利刃,却被注入了一丝神刀锋芒,其本质已然生出了蜕变,相信用不了半年,就能自行晋升,化为一口真正的无痕宝刀。

    锋芒入体的痛苦难以言喻,小姑娘汗如雨下,潜藏在皮筋骨髓中的元始母气不断融化,修补伤体,这种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的破而后立,足以令寻常二流龙虎境的高手精神崩溃。

    半炷香,一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长刀锋芒自皮、筋、骨、髓,层层递进,直到推进到与小姑娘而今《小光明经》同等的层次,方才偃旗息鼓。

    一鼓作气,引刀道锋芒入体,不念秉承光明真意,到了这一刻,精神消耗几乎到达了一种极限,意识都开始模糊了。

    嗡!

    双目猛地睁开,秀丽的眸光迸射出两道锋锐的气流,切开空气,现出两道狭长的真空痕迹。

    紧随而至的,便是如山崩地裂一般的疲惫。

    小姑娘倒在草地上,陷入了酣睡中,但即便是沉睡了,手中握着的刀柄依然不曾松开。

    “难为她了。”

    苏乞年叹息一声,就是他也没想到,不念会如此倔强,有这样的坚忍,在他看来,锋芒入体,皮筋骨髓每一个层次都修养片刻,能勉强维持精神不散,却没想到小姑娘居然一鼓作气径直推到了而今修为的极限。

    老爷子有些心疼,最终却选择了转身离开,眼不见为净。

    转眼间,腊八过去,年关也就近了。

    这两个多月,不念没有再踏出湖心岛一步,除了日常的修行之外,便是读书练字,有苏望生这位曾经饱学的武库编修在,小姑娘比之当初同龄的苏乞年所学也不遑多让,当然,这不能算上苏乞年的上一世。

    如此练武读书,小姑娘的心性虽然依然跳脱,却也更多了几分沉稳,那跳脱也渐渐成了一种不羁的性情。

    自刀道锋芒入体,打下本源之基后,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

    这十天里,不念熟悉己身变化,经由刀道锋芒入体,她一身气血也变得锋锐,愈发凝炼,皮膜筋骨之坚固,更是远超过往,哪怕是手中长刀,若是不催发气芒,也只能勉强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对于第八层《小光明经》,借由锋芒入体,鞭辟入里,也隐隐触摸到了门槛。

    当然,这十天里最大的收获还是借由气血锋芒,冲开了《迷魂大法》第二重需要贯通的所有星窍,点亮了第二处星位,精神力大增,对于肉身气血的把握,也更加精微,虽然力量未曾有多少增长,但是武力却是有了长足的精进。

    苏乞年看在眼里,也只剩下感慨,当初的自己,在七层《龟蛇功》圆满之时,怕是已经远远及不上这个小徒弟。

    当然也只是感慨,两人际遇不同,并不能拿来比较,在苏乞年看来,若是后来人一代不如一代,才是真正的失败,这样的光明传承者,才能在不久的将来,比他走得更远。

    随着年关的临近,青羊宫中不少护法道人走出湖心岛,年祭的一些采买,宫中不缺银钱,自然是要置办好的,古镇里没有,就去到县城里,若是县城里也没有,就只能到州府去问询。

    这几天,一些归来的护法道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一个个欲言又止,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离开了湖心岛,就是波澜壮阔的江湖,而今的武林,比之半年前更加风起云涌,甚至可以说是群英逐鹿,豪杰辈出。

    大汉龙虎榜已经渐渐脱离了人们的视线,变得名存实亡,混元榜成了衡量年轻一辈高手的标杆,时至而今,混元榜上大半已经被年轻一辈所占据,都是踏上了圣禁之路的年轻禁忌,一个个武力卓绝,底蕴深厚,远非寻常混元境第七步圆满的强者可比。

    至于混元榜前十,与当初的龙虎榜前十一般,只是踏入前十的,已经不是年轻禁忌,而是年轻圣禁。

    这还只是大汉境内,来自四方诸国的圣禁,也有近十人,这样的变化,令得不少顶尖宗门与世家都沉默了,很多老辈人物黯然退隐,这个江湖太璀璨了,年轻一辈的光芒比太阳还要耀眼,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当然,更多的老辈人物心生忧虑,盛世生蛀虫,乱世出英雄,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若说而今这一代,还有哪一代可以比拟甚至超越的,就剩下了那四个只存在于典籍中,对于很多人而言,无比遥远的,不愿触及的禁忌字眼。

    黑暗岁月!(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三更送上,吃口饭休息下继续写第四章。)(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