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七章 神仙传人,众圣逐王!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腊月二十五。

    乘一叶扁舟,不念出岛,登临古镇。

    小神仙苏乞年那十一、二岁的入室女弟子,出宫了。

    消息以一种狂风骤雨般的速度,自古镇溱潼朝着整个泰县,海陵州席卷而去。

    初次见到这位小神仙的入室女弟子,却是有几分亮眼的,虽然尚不满十一岁,但随着《小光明经》的修行,元始母气滋养,皮筋骨髓不断破而后立,小姑娘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上一两岁,身形渐渐长开,已经初现几分婀娜,明眸皓齿,颇有几分古灵精怪,但举手投足之间,又有寻常同龄人难及的沉稳,令人不自觉的忽略其年纪,将目光自高处放下。

    不过一干江湖中人很快也就适应了,毕竟多少年武林摸爬滚打,很多人目光自不念的下盘扫过,很多时候,看一个人有没有功夫,功夫有多高,从下盘可以洞悉很多东西。

    当然,这只是对于最初的练武之人,到了二流龙虎境,觉醒本源,涉足精神领域,就能够造成很多假象,有时候眼见未必为实。

    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能有多高的功夫,即便她那位师父,也尚未及弱冠,修行之速堪称冠绝同代,但十一、二岁筋骨尚未长成的年纪,哪怕一些底蕴深厚的宗派、世家有药方打熬,恐怕也就能提前练成两、三层的筑基功夫,就算练的是顶级筑基功,三层的功夫,放到茫茫江湖武林,也是沧海一粟,实在是微不足道。

    有些儿戏了!

    有一些江湖老人忍不住摇摇头,哪怕那位小神仙曾经立下赫赫功绩,而今更为顶尖宗派之主,身拥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但七杀剑宗也是名震一方的顶尖剑宗,就算是派那位年长的男弟子,也好过这样一个筋骨都未长成的黄毛丫头,虽然于礼并无什么大碍,却难免有轻视之嫌,至少令七杀剑宗脸上不会有多好看。

    再念及那位小神仙,这些江湖老人有更多的感叹,江湖浪里浪淘沙,人言可畏,其这么久也未曾证道,又久不履江湖,而今江湖武林圣禁辈出,身为同代强者,谁又没有问鼎之心,这不是生死仇杀,自然没有什么忌惮与臣服,也无关功绩,都将同代的高手当成了需要逾越的大山与踏脚石。

    说来,那位小神仙至今的战绩中,多有外力之功,能被众人所认可的,除了那门封家刀碑上而今位列巅峰的休命刀法,就是其打开了三重神藏大窍的坚固王体,若说其能胜过三重转生境的元神高手,没有什么人有疑虑。

    但元神小成与初成之间的差距太大,道果一成,就是天壤之别,若说如元神榜上所言,拥有直追元神小成之力,诸圣禁只会生出更强的战意,但若说如山梧城零星的传言,胜过了元神小成的大金刚烈元和,就未免难以令人信服,加上而今那位大金刚闭关不出,关于山梧城一战,虚虚实实,就很难分辨了。

    若论这世间,又有谁能知晓苏乞年的真正底蕴呢?

    或许当初那位一指乾坤凌通知晓,不过很显然其是不打算透露出去的,只将其当成了其独有的机缘与造化。

    江湖流言,一干青羊宫护法道人、弟子们从未怀疑,只是心中不忿,却也明白己身尚不足道,若是贸然出手,反而得不偿失。

    半日后,泰县,曲江楼。

    一身月白束身武袍,少女登楼,要了一壶香螺,几碟小菜,便孤身独饮。

    一路众目所视,似乎整个海陵州的目光都落到了身上,少女波澜不惊,如若未觉。

    有江湖中人有心试探,但终究还是要点面皮,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拉不下脸对一个十一、二岁初入江湖的少女出手。

    这个年纪,令很多江湖老油子都感到尴尬,若是一个少年也罢,偏偏是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委实令人有些难做。

    “几个小兔崽子别跑!”

    楼下忽然生出一些骚动,很快波及到了楼上,那是几个约莫七、八岁,身形瘦削的乞儿,一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眼中有狡黠,有桀骜,也有几分惊恐,如兔子一般窜上楼,不过时刻不忘朝着手中抓着的热腾腾的驴肉包子咬一口。

    小二手中抓着拳头粗的实心木棍跑上楼,能在酒楼混饭的,这年头哪怕是小二也有两、三层《奔马劲》的气力,否则江湖人士一多,连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

    “赶出去!”

    “搅扰爷的雅兴!”

    有江湖中人十分不满,他们行走江湖多时,这样的乞儿见过太多,小偷小摸,有的的确身世可怜,有的就变得野性难驯,满身戾气,丐帮只收留一些品性尚存的,另外一些就放任自流,如眼前这几个,若是抢几个馒头夺路就走,曲江楼虽然不是什么大财主,多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抢了给客人准备的精心制作的驴肉包子,还窜上楼来捣乱,分明就是一群小搅屎棍。

    “快跑!”

    看到小二拿着木棍上来,几个乞儿顿时散开奔逃,其中一个约莫九、十岁的男孩儿恰好到了不念身后,看前方少女月白武袍束身,初现婀娜的身段,早早就见识了勾栏之地的小乞儿露出坏笑,一只乌黑的手掌趁机就朝着那背后的挺翘拍落。

    少女身不动,坐下的凳子横移尺许,也不回头,手中竹筷一端向后,在那乞儿探出的手背上轻轻一按,男孩儿顿时惨呼一声,手背如被千钧重物定住,身子向前狠狠翻出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半边身子都酥麻了,一时间只剩下呻吟声,根本站不起来。

    好精巧的手法!

    有江湖中人凝神,注意到这一幕,以两根筷子定住乾坤,因势利导,这样的眼力与判断,就是此刻这曲江楼上几名三流开天境的高手也心中一震,不论这个少女的年纪,功力深浅,能够被那位小神仙看重,又身为青羊宫这样的顶尖宗派传人,就是现在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确实是可造之材,天赋不俗。

    “小畜生胆子不小!”

    这时小二到了近前,手中木棍呜的一声掀起一缕劲风,就朝着其中一条脏兮兮的小腿砸落下去。

    四方江湖中人皆露出冷笑,这些卑贱的小东西没有刻骨铭心的教训,根本不知道收敛。

    突兀的,小二发现,自己劈落的木棍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竹筷,竹筷随着木棍微沉,再沿着木棍轻轻画一个圈,小二便感到一身劲力倒转了回来,整个人蹬蹬蹬连退三步,木棍拄地,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前方的少女。

    一块碎银子抛过来,被小二接住,少女清脆且平淡的声音响起:“放他们离开。”

    “姑娘何必……”

    小二摇摇头,却也不便多说什么,几个散开的小乞儿过来,将那男孩儿扶起来,出乎意料的,男孩儿满面羞红,挣开同伴的手,跌跌撞撞地跑下了楼。

    等到曲江楼上重新恢复平静,几名三流高手再看向那个少女的目光,就有一些心惊,其他一些江湖散修虽然修为不足,却也有几分眼力,那小二刚刚一棍落下,恐怕得有近百五十斤气力,却被一根小小的竹筷借力打力,拨了回去,这当中的举重若轻,便是那几名三流高手,自衬也很难做到。

    忽然间,这曲江楼上很多武林人士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这个师承小神仙的少女,恐怕不简单。

    有人猜测,少女的筑基功恐怕已经有了三层,乃至四层的功力,不过青羊宫脱离武当山,自立门户之后,门人弟子不能再传授武当龟蛇功,却不知道这少女所修习的到底是何种筑基功。

    说来,一个宗门、世家立世,最先要确立的,就是筑基功,这是一方武林势力的根基所在,关乎千秋万代,门人后代日后能修行到达哪一步,筑基功打下的根基至关重要。

    腊月二十六。

    一则消息以海陵城为中心,朝着整个海陵州飞速蔓延开来。

    混元榜第九,隐世世家剑冢传人,葬仙剑宁神,一位年轻的圣禁,受邀前来七杀剑宗观摩年祭大比。

    剑冢,古往今来在大汉境内少有记载,传人也少有出世,极其神秘,只是传闻剑冢初代主人号称葬剑仙,曾经于放逐九大妖圣一战惊鸿一现,此后便销声匿迹。

    剑冢绝学为葬仙剑,这位混元榜第九的宁神,自出世,便与蜀山新晋的年轻圣禁,而今混元榜排名第八的小剑仙一生争锋相对,两人曾论剑数次,因为种种原因,相互忌惮,最终不分胜负,各自退去。

    这一天,海陵州境内,很多武林人士朝着海陵城汇聚,想要一睹葬仙剑的风采。

    而今的大汉境内,年轻一辈,除了几名来自四方诸国的年轻圣禁之外,就数到葬仙剑等十位大汉混元榜前十的年轻圣禁,一众年轻圣禁逐鹿,都在窥视圣禁之王的领域,甚至有传闻,混元榜前五,已经有人涉足了那一重境界。(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