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八章 试探,光明初现!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葬仙剑宁神,到了海陵州。

    这位年轻的圣禁来七杀剑宗观摩年祭大比,在很多人看来,多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惜,那位小神仙没有应邀,否则七杀剑宗之内,必定有一场龙争虎斗。

    但依然有不少江湖中人心生期待,以这位葬仙剑的性子,向来独行于世,此番应邀,除了七杀剑宗以剑道立世之外,怕也是冲着海陵州三个字。

    曲江楼中一点风波,不说在海陵州,就是在泰县城中,也掀不起半点波澜。

    海陵城。

    大汉立国之初,曾经是一片海,后来几番帝战,生生被填平了,东海边疆也朝着更东方延伸了出去。

    不念入城,一路上备受瞩目,到了海陵城中更是如此,甫一入城,就有七杀剑宗的弟子前来接引,虽然脸上客客气气,但明显带着距离,很是勉强。

    哪怕是小神仙的弟子,但十一、二岁的年纪,于年祭大比这样的盛典,分量实在是有些轻微了,在很多七杀剑宗弟子看来,这位小神仙自入主海陵州以来,于境内一干江湖武林宗派、世家一个招呼都没有,现在又命这样一个年幼的弟子前来观摩年祭大比,架子实在不是一般的大。

    身为海陵州境内曾经唯一的顶尖宗门,七杀剑宗年祭大比,能够受邀观礼的,都是海陵州境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腊月二十六这天,尽皆安排在海陵城内的客栈住下,等到腊月二十七,再由弟子接引出城,前往七杀剑宗宗门所在的七杀丘。

    乔园。

    身为小神仙弟子,七杀剑宗在礼数上还是十分周全的,安排少女住进了海陵城内最清静的园林之内,能够入住乔园的,都是海陵州境内二流以上的宗派、世家中人,如孤山派,雕花楼,光孝寺,文会堂等等。

    腊月的午后,寒意就开始朝骨头里钻,屋檐下挂着的一溜溜冰凌没有半点融化的迹象。

    腊月二十六的这一天,朝阳不出,天灰蒙蒙的,午后没有多久就落下了鹅毛般的大雪,一片片,一簇簇,将整个海陵州笼罩。

    雪花一落,不念就走出屋子,幽静的独院内,迎着风雪站起了光明桩。

    小光明经秉承光明之意,汲取武当太极之理,以天生神圣的真龙为形神,光明桩一立,少女身段舒展,矫若游龙,虽然足下未动,却仿佛一条玉娇龙盘踞在雪地里,有一种静谧且中正的气韵。

    “好桩法!”

    这是一名身着青色僧袍的小和尚,立在院门外,约莫十五、六岁,看上去筋肉饱满、紧实,目光锐利且湛亮。

    不念收起桩法,道:“小和尚是什么人。”

    “小僧光孝寺新入门的筑基和尚,随了光师叔观摩年祭大比,偶然见到女施主的桩法精妙,一时情难自禁,搅扰了女施主练功,实在罪过,阿弥陀佛。”小和尚低宣一声佛号,歉意道。

    光孝寺!

    不念知晓,这是海陵州境内少有的准一流武林势力,甚至据师父所言,其早有晋升一流的底蕴,不过因为忌惮七杀剑宗,为防排挤,一直韬光养晦,蛰居一隅。

    了光和尚,乃是光孝寺年轻一代的杰出人物,已经觉醒本源,踏入了二流下乘之境,甚至距离上乘之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小和尚是他的晚辈,单论辈分,却是与她同代。

    少女点点头,就不再理会他,雪天练功的兴致被搅扰了,便欲转身回屋。

    小和尚不假思索,脚步连踏就进了院子。

    不念蹙眉,转身看他,没有开口,但被少女清丽明亮的眸子注视着,不知为何,小和尚心中生出一缕莫名的寒意。

    这寒意来得快去的也快,小和尚双手合十,道:“小僧初习筑基功,功力浅薄,却痴迷技艺,刚刚观女施主站桩,实在见猎心喜,想与女施主搭搭手,切磋一二,如有唐突之处,还望女施主见谅。”

    “你想试我的功夫。”

    不念看他一眼,平静道,她《迷魂大法》初成,如何看不出小和尚眼中深藏的急功近利,这也是小和尚初入佛门,人世间的功名利禄还没有完全抛弃,或许有痴迷武学的心思,但更多的,是看她年幼,想将她当成踏脚石,于这海陵州境内,先声夺人。

    “好。”不念淡淡道。

    “女施主小心,这是我光孝寺的八层筑基功《菩提劲》。”小和尚眼前一亮,不无炫耀道,“小僧习练此功刚满一年,不过练成四层功夫,却是不及女施主传承圣禁,提前修行筑基的底蕴。”

    不念不语,少女月白武袍染雪不化,青丝如瀑,虽然尚且稚嫩,已可见几分纯净芳华。

    眸子一凝,小和尚就出手了,他立身如禅定,骤然间迈出三步,每一步都跨越一丈多远,三步之后就到了不念身前,他拳动古拙,如菩提坠空,却又多出了几分锋芒锐气,一身气血勃发,哪怕眼前的少女年岁不大,但小和尚还是倾尽全力,小神仙的名不论而今江湖中有多少流言,都不是他可以轻视的。

    不念身不动,平静看眼前的拳头临近,带着丝丝劲风,这光孝寺的筑基功到有几分意思,四层已经有了半匹汗血宝马之力,小和尚天赋的确可以。

    看前方的少女一动不动,小和尚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在其看来,这多半是没能反应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拳头上收回了三成力。

    然而下一个瞬息,不念动了。

    少女立身如龙,脊椎骨节节贯穿,她探出一只纤白的素手,却是后发先至,落到了小和尚的拳头上,指掌包裹拳头,掌心如黎明前的黑暗,吞纳一切光明,而后五指张开,如有瑞霞吞吐。

    嘭!

    小和尚只感到一股熟悉的大力传来,身不由己,噔噔噔连退十数步,恰好退出了院门之外。

    什么!

    小和尚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近乎全力的一式菩提佛拳就这样被化解了,他有些难以接受,再看少女,已经走进了屋子,木门缓缓关上。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找少女再重新比试,但终究还是没有把握,小心看看四方静谧的乔园,确定没有人后,咬咬牙转身就走。

    而在小和尚察觉不到的一些阁楼顶上,几双眼睛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还是没能看清虚实,这小神仙的女弟子看上去虽然年幼,但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这一点,从当初那位小神仙出道的轨迹便可窥见一二,只是而今这名女弟子实在太过年幼,几双眼睛的主人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少女会比其师更加惊艳。

    腊月的雪天很早就入夜,几双眼睛的主人也收回目光,既然那位葬仙剑来了,那么七杀剑宗年祭大比就绝不会平静。

    腊月二十七。

    辰时初晴,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整个海陵州被大雪覆盖了厚厚一层,东城河畔结了一层浓冰,顽童们早早起了身,临近年关的日子,总是欢快愉悦的。

    在候着的七杀剑宗弟子的接引下,一干海陵州武林人士出城十余里,便临近了一片雪丘。

    七杀剑宗所在,七杀丘。

    说是山丘,实则是一座峭壁峥嵘的古山,古山如剑,锋芒蕴杀机,普通人多看几眼都会心惊胆颤。

    相传,七杀剑宗开山祖师以七杀剑道闻名于世,三千年前有着七杀剑王的盛名,最后只差一步,便可渡过七重雷劫,开辟出来元神小世界,步入元神大成之境。

    后来,历代七杀剑宗门人强者辈出,几乎每一百年,便有一位顶尖元神人物出世,且不是一般的元神人物,而是以杀伐著称的剑王。

    七杀丘,传闻中便是当初那位七杀剑王坐化之前,以自身领域结合七杀灭魂剑阵所化,也令得那七杀灭魂剑阵,成了这世间少有的顶尖杀伐大阵,哪怕是寻常元神大成的高手,一旦陷入阵中,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进入七杀剑宗,却如同古镇水乡一般清幽,亭台楼阁,清泉流瀑,杀伐之气一下消失殆尽。

    这倒是令初临的少女生出几分讶异,于杀伐之地见宁静,这是一种修行,亦是一种非凡的心境,她虽然不能窥见全貌,但也明白,作为数千年传承的顶尖宗派,七杀剑宗确实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演武场。

    一处能有里许方圆的山涧空地,早有一个个七杀剑宗弟子分别接引海陵州一干武林中人入席,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座次。

    不念被一名弟子接引,来到紧靠着七杀剑宗主席一侧的席位,一张汉白玉桌子前,只有她一人。

    主席位尚且空着,七杀剑宗这一代宗主等掌权者尚未到来,除此之外,少女注意到,在主席位的另一侧,还有一张单独的汉白玉桌子,同样还没有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写出一章,还是写不下去了,静静,静静,要疯了,出去走走,更新正佳,偏偏脑袋空了。)(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