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九章 葬仙剑,重剑少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七杀剑宗演武场。

    辰时过后不久,初升的朝阳尚未来得及完全出世,本来已经止息的雪花再次飘落。

    空气中也开始弥漫一股淡淡的肃杀气机,演武场上不断有武林人士入席,海陵州境内能有资格受邀的宗派、世家加起来,也就不到两百人。

    七杀剑宗的门人弟子也不是很多,能够被挑选,拥有练剑天赋的,都是经过七杀剑宗仔细甄别筛选出来的。

    相比于其它顶尖宗派、世家动辄千余的门人弟子,七杀剑宗弟子不过一百来人,算上执事、护法、长老等,不过两百出头,剩下的就是百余人的杂役。

    这是一个秉承清静的剑道宗门,门人弟子十分独立,在不念看来,一百来人的弟子,除了十四、五岁尚且年幼的,只要过了十八岁,步入青年时代的,几乎都已经筑基开天,步入了三流之境,到了弱冠之后,不少都已经觉醒本源,步入了二流龙虎境。

    最重要的是,这一百来人的七杀剑宗弟子,竟有过半身怀剑道锋芒,虽然不是真的参悟剑道本源,却也极为难得,甚至其中有两三人气息锋锐,如宝剑藏鞘,分明就是真正把握剑道本源,已经初入门径。

    少女的目光将整个演武场尽收眼底,很多武林人士的目光也落在其所在的仅次于主席的侧席上。

    这,就是小神仙的弟子!

    一个看上去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女,明眸皓齿,这样的大场面孤身一人,却不见半点怯意,坐在那里,自然有一种宁静素雅的气质。

    有海陵州的名宿心中赞叹,只这一份气质,的确不负青羊宫这样的顶尖宗派之名,唯一可惜的就是小神仙的这个女弟子太年轻了,就算以青羊宫的底蕴,可以令其提前踏上筑基之路,又能有几分修为,对于七杀剑宗这样的顶尖剑宗而言,到底是有些轻慢了。

    与不念相距不远之地,是光孝寺的席位,了光和尚一如当年一般,只是一身锐气敛去,变得祥和沉静,这是佛道本源深入了骨子里,渐渐悟到了佛门武学精髓的迹象。

    小和尚坐在旁边,倒是显得有些忐忑,虽然看似平静,目光却时而微不可查地自少女身上扫过。

    他一直想不通,当初少女是如何破解他的菩提佛拳的,他思索了整整一夜,发现如果再来一次,即便他有所防备,也依然会是同样的结果。

    当然,除了小和尚之外,不少七杀剑宗弟子的目光,也都自少女的身上扫过,有人蹙眉,但终究还是收回了眼中的锋锐之气,一个小姑娘,还不值得他们迁怒。

    “宗主到!”

    “葬仙剑携剑冢传人宁仙到!”

    有七杀剑宗杂役高喝,顿时演武场上所有人的目光皆汇聚而至。

    谷口,七杀剑宗宗主,这一代的七杀剑王,一位看上去面容肃穆的中年人,此刻嘴角含笑,与一名约莫二十三、四岁,剑眉修长,眉眼淡漠的青年并肩而行,在青年的身边,还跟着一名约莫十三、四岁,与青年气质仿佛的少年,背负一口竟有他一人来高,乌黑如墨的重剑。

    少年一步一个清晰的脚印,一些武林人士咋舌,那口重剑怕是得有足足百十斤重,不是一、两百斤的气力就能挥舞自如的,至少也得有接近一匹烈马之力,才能动用,并如眼前这个少年一般负剑而行,本身也是一种于肉身筋骨的打熬。

    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能有这样的筑基修为,很多海陵州武林名宿不禁心生感叹,换做是他们宗内或是家族子弟,这个年纪怕才刚刚接触筑基功,能把最基础的桩法站好了,已经是难得了。

    不用说,这个少年身边,那一身灰色布袍,能与这一代七杀剑王并肩而行的,唯有剑冢这一代的江湖行走,混元榜第九,葬仙剑宁神。

    圣禁!

    很多年轻人眼中止不住地露出狂热之色,以未曾证道之身,逆伐元神,这就是圣禁领域。

    一位年轻的圣禁,是他们在梦中也迫切渴求想要到达的境界,若能成行,此生无憾。

    一时间,整个山涧演武场,所有人都起身,当今江湖,葬仙剑之名响彻一十八道,一百零八州,这位葬仙剑甚至曾经以一剑葬仙,相隔数十里,硬撼一位元神三重,转生境的成名泰斗,将其生生震退数里。

    即便如此,这位葬仙剑也自承尚未步入圣禁之王的领域。

    这就令得世人心惊,圣禁之王有多强,以未曾证道之身逆伐元神已经足以令人惊悚,若是当真如葬仙剑所言,恐怕很多元神人物都要汗颜。

    不念也缓缓起身,这一代七杀剑王临近,目光落下,只是略微颔首,便转过头,不再关注。

    少女明白,这位七杀剑宗宗主还是心有不满。

    倒是那位葬仙剑,目光自其身上扫过,隐约有一缕不易察觉的神芒一闪而逝。

    等到这位葬仙剑与这一代的七杀剑王坐定,一众海陵州境内的武林人士方才纷纷落座。

    年祭大比由一位七杀剑宗长老主持,不过一百余人的门人弟子,大比进行很快,正午过后没有多久就差不多尘埃落定。

    七杀剑宗年祭大比,未筑基的弟子与筑基弟子并未分开,未筑基弟子中有一十七岁的少年,身拥一匹天马之力,基础剑法入境,明悟剑道锋芒,竟生生在一位三流小成的年长师兄手中撑过了整整十剑,方才气力耗尽而惜败。

    而筑基弟子中,一名踏入二流上乘之境,约莫二十二、三岁,明悟剑道本源的杰出弟子盖压同门,夺得魁首之位。

    “剑七杀君成王,而今龙虎榜上,这位名列第十三位。”

    “半年崛起……”

    一些海陵州武林人士欲言又止,没想到七杀剑宗居然雪藏了这样的年轻高手,而今的龙虎榜虽然远不及此前,但能够登临榜上的,放眼当今年轻一代,依然可以称得上是少有的高手,尤其是高居第十三位,江湖传闻,这剑七杀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禁忌层次,只是缺少几分积累,就能彻底站稳这一只脚的脚跟。

    “宁公子以为如何?”这一代七杀剑王笑道。

    “尚可。”

    宁神点点头,这位葬仙剑看上去很冷淡,不过这位七杀剑宗宗主却知晓其性子孤傲,加上身为剑道圣禁,能从其口中得到尚可两个字,已经殊为不易。

    锵!

    倏尔,演武场上有剑鸣声响起,一股凛冽剑势升腾而起,只见那剑七杀长剑出鞘,遥指宁神,苍白剑尖雪亮,泛着寒光,沉声道:“君成王,请赐教!”

    什么!

    演武场上,一干海陵州武林人士大惊,唯有诸七杀剑宗弟子露出了然之色,而一些护法、长老则感到一阵头疼,虽然早已有所预料。

    “君成王,退下!”

    这一代七杀剑王脸色有些难看。

    “无妨。”却是宁神平静道,“出剑,你只有一次机会。”

    咻!

    这位葬仙剑话音刚落,一缕剑光灰黑晶莹,仿佛可以看到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真空扭曲,随着剑罡所过之处,竟隐隐撕开了一线苍白的粉碎真空剑痕。

    嘶!

    许多海陵州境内的武林名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些练剑的当真没有几个是正常人,直来直去,全没有半点转圜,说出手就出手。

    但这一剑也令不少人心惊,刚刚年祭大比,那位剑七杀竟然还未动用全力,这一剑之势,赫然已经触碰到了禁忌层次,堪堪有半只脚迈入其中。

    宁神端坐不动,剑光临身,却戛然而止,仿佛遭遇到了一层无形的壁障。

    既而,在这一代七杀剑王微微收缩的瞳孔中,那源自他七杀剑宗最杰出弟子的剑势罡气,竟如同阳春白雪一般,刹那间消散成虚无。

    君成王收剑,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

    “宁公子见谅,小徒失礼了。”七杀剑宗宗主歉意道。

    “剑者,当如剑不折,软剑非剑,不过机巧之心,不错。”这位葬仙剑竟罕见地点点头。

    这代七杀剑王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演武场四方观礼的一干海陵州武林人士亦露出沉吟之色,一位剑道圣禁所言,于所有剑道修行者而言,都是一种警示与指引。

    “叔叔。”

    这时,宁神身侧,那背负重剑的少年缓缓起身,道:“见诸同道,负剑难耐。”

    “剑心不宁。”宁神挑眉,“如何孕神。”

    “宁公子不必如此,”七杀剑宗宗主笑道,“剑冢传人能与我七杀剑宗门下弟子切磋,却是难得,我这门下弟子怕是求道若渴。”

    目光微侧,看身边神色平静的侄儿一眼,宁神淡淡道:“去吧。”

    少年微微躬身,就迈步走出,他的脚步不缓不急,一个个清晰的脚印随着其身动向前延伸出去。

    不念看在眼里,少女能够感到,这个少年身上,若有若无的精神力,落在了她所在的方向。(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