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章 七煞剑,葬剑吟!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好大的气力!

    很多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这位随着葬仙剑而来的剑冢传人身上。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上去颇为冷淡,气质与葬仙剑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这是剑冢一族源自血脉深处的高傲。

    傲视天下剑道诸强,有不败之心,纵横之意,葬尽天下剑。

    七杀剑宗宗主略一沉吟,开口道:“林步,你来向这位剑冢师弟讨教高招。”

    “是,宗主。”

    演武场上,一名约莫十五岁的少年走出来,这是一名尚未筑基的弟子,不过体质悟性都属上乘,筑基功《七杀剑元功》已经修到了第六层,身拥一匹烈马之力。

    很显然,挑选这个年岁的弟子,也是七杀剑宗宗主仔细思量过后的决定,毕竟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筑基功突飞猛进的时候,有时候差上一岁,功力就有很大的差距,剑冢传人虽强,但毕竟年纪不大,刚刚那位葬仙剑留了手,虽然其侄儿锋芒内蕴,锐气逼人,他也要投桃报李。

    这一战,若是和局自然最好。

    却见少年止步,背后与他齐高的乌黑重剑虽然没有出鞘,但即便相隔十数丈,也给那林步一种无形的压迫,竟令他隐隐感到有些窒息。

    而后,就见那来自剑冢的少年轻轻摇头,道:“换他来。”

    少年没有看林步,目光落在不远处另一名十七岁的七杀剑宗弟子身上。

    这十七岁的七杀剑宗弟子,正是此番年祭大比未筑基弟子中的第一人,赫然已经将《七杀剑元功》练到了第九层,身拥一匹天马之力。

    山涧中静谧无声。

    许多海陵州武林名宿相视一眼,这年轻的剑冢后代传人,口气怕是有些大了。

    当今年轻一代,通常指的是已经年满十八岁的青年一代,现在十八岁以下,只能算作是下一代了。

    都是少年人,正是初入江湖,意气最为鼎盛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容得下同龄人的轻视,即便对方是剑冢传人,对于年轻人而言,少有会因为对方的出身而心生怯意,这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锋芒成棱角的年纪。

    锵!

    背后长剑出鞘,林步遥指背负重剑的少年,目光很冷,喝道:“先接住我一剑再说!”

    呼!

    话音一落,这林步便脚踩碎步,身如剑,笔直向前,手中长剑一震,气血灌注,赫然在剑尖衍生出寸许长的殷红气芒。

    嗡!

    与此同时,其背后的空气扭曲,一匹烈马长嘶,奔腾而出,刹那间人马合一,几乎在两息之间就跨越了十数丈。

    入神得髓!

    好快的剑!

    一些海陵州武林名宿赞叹,这一剑是七杀剑宗《七杀剑元功》十式七煞剑中的第五剑,这一剑将一切杀伐之气,气血精气都凝聚在了剑尖之上,除了快之外,没有其它任何花俏,是以只要筑基功修为相差不多,哪怕轻身法不俗,也很难避开,极为考验功力,稍有不慎就要见血。

    叮!

    一声轻响,有金属颤音,什么剑光、气芒、剑鸣声都戛然而止。

    众人目光落下,尤其是一干七杀剑宗弟子,大多露出震动之色,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

    那是两根看上去修长的手指,源自剑冢背负重剑的后代传人,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形微侧,一只手负于身后,一只手不知在何时探出,两指在间不容发间将那杀伐凝炼的一剑生生夹住。

    什么!

    林步瞳孔猛地收缩,他大喝一声,一身七杀剑元功催动至极限,气血勃发,整个人汗如烟霭,却依然不能将剑拔出,那两根手指,便如同这世间最坚固的枷锁,不仅锁住了他剑,也锁住了他的一身锐气。

    下一刻,那宁仙夹住长剑的手指屈指一弹剑尖。

    铛!

    只感到一股沛然难挡的力道传来,林步再也握不住手中剑,长剑脱手而出,剑柄倒射,撞在胸口之上,他闷哼一声,蹬蹬蹬连退十数步,方才勉强止住身形,但也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哐当一声,长剑落地,他此前凝聚的一声气血,也在此时被震散,短时间内再难拧成一股。

    败了!

    这一代七杀剑王眸光一凝,又舒展开来,笑道:“剑冢传人当真深藏不漏,罢了,倒是老夫眼拙了,洛青,你就去讨教下你宁师弟的剑法。”

    “是,宗主。”

    十七岁的七杀剑宗少年点头,这是一个青衣洗得发白的清秀年轻人,剑不离手,剑身以赤精铜铸炼而成,呈暗红色,自有一种森冷的锋芒隐隐透出。

    这一下,很多七杀剑宗弟子现出凝重之色,若是再败了,就不会太好看,至少在这年祭大比之上,哪怕对方是隐世剑冢的后代传人,或多或少,也会显得他们七杀剑宗弟子不如人,毕竟相差好几岁,即便是胜了,也不过是理所当然。

    手中暗红铜剑缓缓抬起,一股冰冷的剑道锋芒遥指前方,洛青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沉凝之色,自刚刚那宁仙出手的瞬间,他就知晓,这位剑冢后代传人的筑基功修为,恐怕不在他之下,虽然只是一种猜测,但他有七、八成的把握。

    咚!

    洛青迈出了第一步,他洗得发白的青衣衣角扬起,足落如擂鼓,他的脚步异常的沉重,一股惊人的气血之力自体内迸发。

    咚!咚!咚!

    第一步迈出之后,他的脚步加快,擂鼓之音也愈发密集,很快如疾风骤雨,仿佛战场杀伐的战音,有一种掀动无尽杀念的韵味。

    咻!

    在这鼓音攀升至极致的一瞬间,洛青也到了宁仙身前,暗红铜剑笔直刺出,同样的一剑,与那林步相比,却是天壤之别。

    这一剑煞气汹涌,剑力却内敛,甚至剑光都黯淡了,却比林步那一剑快了一倍不止,只有短暂的破空声。

    入境的基础剑法!

    外行看热闹,但此时这七杀剑宗的山涧演武场内,除了少数被带来观摩的后辈弟子,大多名宿都看得出来,只是这一剑,那林步与这洛青相比,就相差了整整一个层次,再加上修为的差距,难怪这洛青能成为七杀剑宗未筑基的第一人,成为青年一代之后可堪扛鼎的人选。

    面对这一剑,那宁仙终于露出几分郑重之色,而后动了,这一动,便快若雷霆。

    呜!

    不知何时,其一只手已经按落在背后乌黑如墨的剑柄之上,几乎与其等高的,厚重无锋的大剑出鞘,掀起一股怪风,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空气破碎,这一剑生生切入了真空之中,破空声也碎成虚无。

    哐!

    重剑无锋,却快如疾风,堪堪在洛青剑尖临身的前一刻落下,截断了剑路。

    一股劲风席卷,吹拂起两人的发丝,这一剑交击,宛如大匠在铸兵,千斤重锤起落,震耳欲聋。

    呼!

    紧接着,双足犁地,洛青面色一变,堪堪倒退数丈,在地上留下两道清晰的拖痕。

    呜!

    那宁仙不退反进,手腕缓缓转动,乌黑重剑在手中顿时如漩涡一般,隐隐生出一股无形的引力,诸多枯草碎石悬浮而起,落入剑圈之中,被绞碎成齑粉。

    “《葬剑吟》!”

    主席之上,这一代七杀剑王眼前一亮,剑冢有筑基功为《葬剑功》,其中就有这样一门名为《葬剑吟》的筑基剑法,虽然只是筑基剑法,但是其中蕴藏的剑境极其高深,传闻当初那位葬剑仙,便是在这门筑基剑法的基础上,推演出来剑冢震动天下的《葬仙剑》。

    这一刻,洛青瞳孔剧烈收缩,只感到一股无形之力将他锁定,竟生出避无可避的错觉。

    精神力!

    不仅是洛青,不少海陵州名宿,乃至七杀剑宗一些年轻高手、护法、长老都察觉到了,这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剑冢后代弟子,居然已经涉足了精神领域,诞生了精神力。

    青衣激扬,洛青深吸一口气,而后出剑了,暗红铜剑似乎掀起了一蓬血浪,这是七煞剑第九式,也是他而今所领悟的最强一剑,很可惜,他尚未步入《七杀剑元功》第十层的修行,与那些顶级筑基功相比,他七杀剑宗的《七杀剑元功》即便第十层圆满,也不过贯通周身暗窍,身拥一匹蛟马之力。

    吼!

    天马长吟,已经不似马鸣,而像是沉闷威严的兽吼,自扭曲的空气中挣脱出来,与洛青这如血浪的一剑合一。

    叮!叮!叮!叮!

    紧随其后的,就是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伴着数十上百点湛亮的火星,一片数丈的空气被绞碎,陷入真空世界。

    到最后,众人终于看到,那剑冢少年宁仙的背后,一匹天马长吟,却已经生出了蛟尾,这个少年的筑基功,居然已经到达了贯通周身三百六十五处暗窍的地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更新晚了点,在调整思绪,恢复状态,这两天的确是写纯阳以来最糟糕的时候,思绪紊乱且匮乏,不过已经好转了,明天应该能如初,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理解。)(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