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一章 桀骜少女,龙不与蛇居!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火星泯灭,锋芒止消。

    两个少年静立不动,相隔十丈而立。

    主席上,这一代七杀剑王眼中终究有几分难看,但很快只剩下了感叹,道:“剑冢筑基功,当真非同凡响,七杀剑宗弟子败得不冤。”

    “宁仙孟浪,宗主见谅。”身侧,那位葬仙剑却是难得开口。

    “无妨。”七杀剑宗宗主摆摆手,笑道,“胜败乃常事,不败的剑需要败过千百次,才能难求一败。”

    这……

    闻言,很多七杀剑宗护法、长老就心中一震,一干海陵州江湖人士也将目光落到那洛青身上。

    咔嚓!

    只见那口暗红铜剑上,一道裂纹炸开,而后密密麻麻的裂痕宛如蛛网一般交织缔结,最后砰地一声,整口铜剑崩碎,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仍然被握在手中。

    败了!

    洛青一连深吸数口气,他看前方那个比他还要小上三、四岁的少年,洗得发白的青衣波澜止息,倏尔,他笑了,竟朝着前方抱拳一礼,道:“多谢。”

    说完,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嗯?

    这一下,不仅是不少海陵州武林名宿,便是那位葬仙剑宁神,也点点头,道:“很好。”

    这一代七杀剑王眼中也现出欣慰之色,这最后的两个字,却是比之刚刚那一战,于他七杀剑宗的意义更大。

    还有什么,能比未来更重要。

    很快,众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那宁仙身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筑基功竟然到达了贯通周身暗窍的境地,这样的修行速度,乃至剑道天赋,堪称是惊世骇俗了。

    恐怕,当初那位小神仙,也多有不及。

    有人心中忽然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而后就不可抑止地生根、发芽,但那位小神仙当初若非是机缘造化,以其出身来看,并没有什么底蕴,却是不如眼前这剑冢的后代传人,但若说孰胜孰负,一时间也难以说清,姑且先算作旗鼓相当。

    而胜过了那洛青,这宁仙居然未曾收剑归鞘,那几乎与他一般高,乌黑如墨的无锋重剑斜指大地,身上积聚的锋芒不但未曾减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难道……

    有武林名宿露出惊疑之色,只在下一个瞬息,那重剑缓缓抬起,遥遥指向了主席一侧,淡淡道:“剑冢宁仙,讨教青羊宫筑基功。”

    剑冢宁仙,讨教青羊宫筑基功!

    此言一落,便是那位七杀剑宗宗主,目光也微凝,这青羊宫筑基功六个字,就意义不同,众所周知青羊峰一脉脱离武当尚不满一年,后代弟子不能再修习武当《龟蛇功》,对于一个顶尖宗派而言,筑基功乃是重中之重,想来那位小神仙不可能不知道,却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修习的,是何种筑基功,哪怕是以一位圣禁强者的底蕴,想要短时间内完善一门不弱的筑基功,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遑论要胜过剑冢《葬剑功》这样的顶级筑基功,根本没有可能。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少女恐怕也就十一、二岁,比那剑冢的宁仙还要小上一、两岁,便是提前孕养筋骨皮膜,开始修习筑基功,又能有几层功力。

    少女没有开口,只是缓缓起身,一身月白束腰武袍轻扬,她迈步而出,只是很平静地行走,没有什么异样,到了距离少年十三丈外止步。

    “出手吧。”少女面无表情道。

    这倒是令海陵州很多武林名宿露出几分赞叹之色,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女,能有这样一份胆魄和从容,已经难能可贵,至少那位小神仙挑选徒弟的眼光不错。

    宁仙看前方的少女,眼中浮现一抹异色,少女的干脆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挑眉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少女看他一眼,语气清冷而平静,道:“龙不与蛇居。”

    龙,不与蛇居!

    五个字一出,便有几分石破天惊,不仅是很多海陵州境内的武林名宿愣住了,很多七杀剑宗弟子门人愣住了,便是那位七杀剑宗宗主,眼中也浮现出一抹讶异之色,少女的桀骜,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身侧,那位葬仙剑虽然面色如常,但这位七杀剑王还是能够感受到其周身空气细微的变化,比之数息前,要沉凝了一分。

    “狂妄!”

    演武场上,少年眸光一沉,就现出几分冷色,道:“徒逞口舌之力,令师蛰居不出,也是看这世间同代强者辈出,心生惧……”

    轰!

    空气粉碎,一道身影如龙行,几乎以那宁仙难以捕捉的极速到了身前,他心中大惊,精神力居然锁定不住。

    不过身为剑冢传人,他几乎在瞬间出手,手中重剑回撤,如翻动千斤重石,绞碎空气,生出无形的漩涡。

    那是一只拳头,仿佛可以吞纳世间一切光明,是黎明之前的黑暗,有蛟龙嘶鸣声响起,震动四方,却并非是来自那少年宁仙背后,而是来自其身前那一只清秀拳头的主人。

    一匹蛟马,透着龙的威严,自少女的身后,迈出扭曲的空气,仿佛自遥远的时空深处而来。

    在这一拳面前,什么葬剑吟,无锋重剑,都显得脆弱不堪,少女青丝飞扬,拳头几乎以一种蛮狠的姿态贯入了那转动的剑涡中,将其生生撕裂,而后拳头落下,印在那乌黑的剑身之上。

    铛!

    火星飞溅,少年虎口崩裂,重剑瞬间脱手而出。

    少女一握剑柄,剑身朝下,掀起一股怪风,压落在少年的肩头。

    砰!

    单膝跪地,少年双手死死握住重剑两边,想要将剑身自肩头抬起,却连撼动也不能,那伴随他整整一年,日夜不离的重剑,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刻一般陌生。

    黑发乱舞,那宁仙大喝一声,背后化形了近半的蛟马长嘶,迸发全力。

    少女眸光冷漠,背后蛟马如龙跃,一对蛟龙爪凌空踏落在那半蛟马头顶之上。

    噗!

    半蛟马悲鸣,瞬间被撕成两半,也就在这一瞬间,那位七杀剑王就知道不好,元神意志几乎在瞬间破体而出。

    但还是晚了一步,其身边,那位葬仙剑霍地起身,眸子一冷,有无形剑道锋芒迸溅。

    咔嚓!

    重剑折断的瞬间,少女脚踏龙形,一刹那退出十数丈,但还是受到几分波及,虎口龟裂,点点鲜血溢出。

    什么!

    这数息之间的变化太快了,快到很多海陵州武林名宿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位葬仙剑出手,很多人起身,知晓事情不小。

    那小神仙的弟子,居然强至如斯。

    尤其是很多年轻人,几乎瞪大了眼珠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居然已经身拥一匹蛟马之力,这是已经贯通了周身三百六十五处暗窍了吗,这样的修行速度,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而且观其刚刚施展的桩法拳法,却是堂皇刚阳,如龙行于世,堪称前所未见,剑冢的筑基剑法葬剑吟都挡不住,虽然有功力深浅的差距,但足见这门筑基拳法的不俗,多半不在剑冢葬剑功之下。

    宁仙踉跄起身,一身气力都被震散了,他黑发披散,少年人的脸色无比难看,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连这个比他还小的小神仙的女弟子一拳都接不住。

    “这是什么筑基功!”他死死地盯住了少女,咬牙道。

    不念瞥他一眼,淡淡道:“家师初立,《小光明经》!”

    《小光明经》!

    山涧中顿时沸腾起来,那位小神仙居然真的创演出来了一门筑基功,不论是否有孕神立道的一层功夫,只说现在,少女身拥一匹蛟马之力,就仅在顶级筑基功之下。甚至刚刚那一拳,在那七杀剑宗宗主看来,恐怕丝毫不在顶级筑基功之下。

    “好一个小神仙。”

    这时,那位葬仙剑开口了,宁神眸子很冷,道:“也教的好弟子。”

    一些武林高手反应过来,刚刚少女出手,当真是刚猛凌厉,霸道到了极点,若非是那位葬仙剑出手,那剩下的一只膝盖再要跪下,恐怕就真的难以善了。

    “辱人者,人辱之。”

    少女开口,掌心火星迸溅,却是将那因重剑崩碎残留在掌心的一丝极微弱的剑道锋芒驱逐,伤口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嗯?

    宁神落下目光,虽然自持身份,未曾再有半点威严气机泄露,但身为圣禁,逆伐元神的人物,哪怕只是普通的目光,也蕴藏难以想象的无形压迫,直指心灵。

    少女双足微错,身如真龙盘亘,脊椎骨节节贯穿,双目直视,不见悲喜,而眸光平静且坚凝,不见丝毫怯意。

    山涧里渐渐静谧无声,在一些武林名宿看来,这个少女的桀骜,当真是一脉相承,此前那位小神仙的桀骜不驯,这个弟子尽得真传。(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不想多说什么,书评区什么的十步也不去看了,只说一句,有的书友认为花钱购物,天经地义,你有不爽的权利,十步不好说什么,但人不是机器,畜生也有尊严,每一个作者都是人。)(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