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五章 圣王极限,两代剑魔!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随着光明本源道则的不断凝炼诞生,苏乞年能够感到,自身武力在圣禁之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渐渐到达一种极限。

    这种极限,是古往今来,人妖魔三道所有年轻高手的极限,哪怕是九大妖圣,乃至是大夏最后一代人皇也不例外。

    随着光明玄奥道则的不断凝炼,苏乞年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野望,或许等到自己十种本源玄奥道则全部凝炼出来,可以尝试触及,乃至打破这种极限。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念头,哪怕是圣人年轻时代也未曾能够做到,圣禁之王四个字已经足以千古流芳,在史册上处于最,即便是与历代天命宗师,亦可同处一页。

    每一代天命宗师总有那么一些,但圣禁之王就很难诞生,这是比天命宗师还要稀少很多的存在。

    所以,想要超越圣禁之王,哪怕是苏乞年随后回过神来,也觉得太过疯狂了。

    但他不仅圆满了拥有十种玄奥的光明本源,更参悟有时间这样的禁忌本源,在证道元神之前,若是他也不能够再更进一步,那么其他人更加没有这样的机会。

    三月天,莺飞,草长。

    西岳华山,华阴县。

    自二月下旬开始,整个华阴县就开始人满为患,年轻一代华山论剑,这已经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当今圣上亲自颁发下来圣旨,毫无疑问,将是当今大汉武林的一场盛事。

    时至而今,谁能将这一代年轻人的决断当成玩笑,何谓圣禁,那是逆伐元神的存在,寻常顶尖元神人物,武林中泰山北斗般的存在,也要退避三舍。

    是以,此番年轻一辈华山论剑,无疑吸引了整个大汉武林的目光,年轻一辈,谁能夺得天下第一,毫无疑问,足以令任何一个年轻人热血沸腾。

    无论是热衷名利,还是淡泊名利的年轻一辈,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三月初三,华山之巅,年轻一辈强者云集,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令人神往,于华山之巅,剑试天下,问同代谁是敌手,立于绝顶,俯瞰八荒。

    这一日,一名粗布白袍的青年,带着一名月白束腰武袍,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女踏入了华阴县境内。

    这两人毫无疑问,正是苏乞年与玄不念师徒二人。

    往日里平静如水的华阴县城,看上去如同起了沸的热锅,人来人往,九成以上都是江湖武林中人,负刀背剑,老少中青,不一而足。

    对于华阴县县衙而言,自然是浑身筋肉绷紧,这段时间多少武林高手驾临,小小的县衙几乎成了摆设一般,各种争斗,根本没有半点插手之力。

    于苏乞年师徒二人而言,两人走进这华阴县,自然也成了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听说没有,此番华山论剑,也有年轻高手欲择徒而授。”

    “可不是,所以才将我家这不成器的小子带来,若是能够被选中,不说一飞冲天,日后能成一流高手,就祖坟冒青烟了。”

    “听说,江淮道海陵州,青羊宫那位小神仙已经收了徒弟,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小姑娘,传闻身拥一匹蛟马之力,修习的,乃是那位小神仙创演的《小光明经》。”

    “此番年轻一辈华山论剑,就是这位小神仙主持,圣旨已经下达了海陵州,这拜师,要能拜入那位小神仙门下,我家这小子才算是跳了龙门。”

    城中很嘈杂,但于苏乞年而言,却能抽丝剥茧,一一梳理清楚。

    看来怨念不小。

    苏乞年轻轻摇头,他如何看不出来,这些年轻高手此番华山论剑所有的举动,都是在针对他,无论是争夺天下第一,还是欲择徒而授,都是想与他一争高下。

    少女在身边撇撇嘴,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些无意义的举动,若非是她刚刚习武,早给她三年,她很想代师出战。

    “不要小看天下高手。”

    苏乞年一指弹在少女的脑门上,小姑娘这些日子颇有些躁动,已经想向上代的年轻高手挥刀。

    痛呼一身,少女顿时泪眼汪汪地狡辩道:“师父干嘛打我。”

    她不是装的,而是真的疼,苏乞年的手劲有多大,分寸掌握,刚刚好是少女的极限所在。

    “咦,两位也是来观摩华山论剑的吗?”

    这时,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出现在了刚进城的苏乞年师徒面前。

    少年一身灰色布衣,面容清秀,黑发披散,看上去出身平凡,只是一双眼珠子咕噜噜转动,时而透出的狡黠之色,在苏乞年感来,就如同一头小狐狸般,站在面前,就能看到一条不断在身前摇晃的大尾巴。

    “你有事?”不念刚被师父弹了一指,这会儿心情很不好,顿时没好气道。

    “看两位觉得亲近,不知两位可是兄妹?”

    少年说着,一双眸子轻轻一转,苏乞年从中竟捕捉到些许紧张之色,他顿时露出几分古怪之色,这小子居然一眼看中了他的徒弟,这会儿来向他这个师父套话来了,虽然这小子看上去狡黠如狐,但这套话的本事实在不咋地。

    “带小徒来观摩论剑罢了。”苏乞年似笑非笑道。

    “徒弟?你居然收徒弟了?”

    少年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在他看来,苏乞年都未及弱冠,居然就开始收徒弟了,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这是将自己当成华山论剑上那些欲择徒而授,真正位于年轻一辈巅峰的存在了。

    怎么看都不像。

    不过少年眼珠子一转,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扬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小徒一拜。”

    “你有病!”

    这一下,不念就炸了毛,拉着苏乞年就闪开,少女狠狠瞪他,道:“拜什么拜,谁答应收你为徒了,莫名其妙,走开!好狗不挡道!”

    苏乞年却是露出饶有兴致之色,刚刚一瞬间,他就截取了少年的记忆,发现这个少年也是有几分奇遇,本来出身穷苦人家,两年前父母病逝,在安葬父母时,于荒山坠落地洞,得到一位先辈元神的传承,洗炼筋骨,竟提前踏上了筑基之路,虽然因为缺少名师指点,但悟性尚可,这两年爬摸滚打,竟被其淬炼皮、筋、骨、髓,诞生了一匹汗血宝马之力。

    如此悟性,也算是难得了,且观其记忆,这一身狡黠也是江湖浪里滚过来的,到底还是纯良之辈,并无什么劣迹。

    但等到苏乞年欲观摩此子的武道传承之际,却是遭遇到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冥冥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方古老的世界在转动,丝丝缕缕的纯阳之气流淌,将他的精神意志阻隔。

    有点意思,苏乞年心中一震,这个少年得到的,恐怕不是一般的元神传承。

    不过此时,小姑娘就不高兴了,少女很敏锐,她隐约感到,那个小子贼头贼脑的,目光时而在她身上扫过,让她不禁生出一身鸡皮疙瘩。

    要是让这个小子拜了师那还得了,再说了,自己的师父,怎么会是什么人想拜就能拜的,就算比不上自己,也不能差的太多。

    一念及此,少女拉着苏乞年就走,她忽然感到这满城的嘈杂之音,就好像有一万只乌鸦在她的耳边聒噪。

    “哎,师父别走啊,师姐等等我!”

    少女忍不住翻一个白眼,苏乞年则有些哭笑不得,这少年的面皮当真是比城墙还要厚,喊一个比他还要小上两三岁的少女做师姐,真亏他说得出口。

    十息之后,少年止住脚步,却是露出几分诧异之色,那师徒二人看上去脚步不快,但不管他如何加快速度,居然都追不上,甚至越来越远,这就有些超出他的想象,难道那个青年真的是一个高手?

    少年松一口气,本来拜师还觉得有些不值,现在看来怕还真能学到一些东西,本来他得到那位前辈的传承,眼界之高,一般的武林高手是根本看不上的,否则凭借他眼下的成就,就算是顶尖宗派,也能够轻易拜入其中,甚至得到宗派的重视,悉心培养。

    不过就在看到少女的那一刻,少年决定,不管什么高手不高手了,有他在,就算是什么小门小派,也未必不能够逆行而上,他日他证道元神,未尝不能在武林史上留下一段佳话。

    如此想着,少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嘴角已经流下了一滴滴哈癞子。

    遭遇了少年这么一根搅屎棍,不念丝毫没了到这华阴县内品尝地产的胃口,拉着苏乞年径直出了城,就朝着西岳华山而去。

    华山派,镇国大宗五岳剑派一脉分支,曾经走出过一位剑魔,留下了《独孤九剑》这门直指天命的剑道宝典,而华山这位剑魔,与蜀山那位剑魔,并称人族武林史上的两大剑魔,对于剑道,都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后来求一败而难得,各自照耀了一个时代。

    至于华山论剑,传说就是这新老交替的两大剑魔曾于华山之巅论剑,一战惊圣,从而有了每隔四十九年的天下元神齐聚华山,争夺天下第一。(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