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六章 斩独孤,华山剑帝!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华山论剑,在华山北峰之上。

    于华山而言,这是当年那位无上剑魔留下的传奇,而今华山《独孤九剑》随着那位剑魔的归隐,已经残缺不全。

    不得不说,这是所有华山门人的大憾,但即便是仅剩的残缺的四式,因为缺少总纲,每一代参悟至多者,也没有超过两式的。

    但就是凭借这四式《独孤九剑》,华山每一代,都能走出一两位名动天下的剑帝。

    如当代华山,便有一位至强的纯阳剑帝,传闻这位剑帝欲令华山摆脱一代剑魔的桎梏,在证道元神之后,生生斩掉自身关于《孤独九剑》的一切记忆,重悟剑道,并开创出来一门名为《缔元十剑》的无上剑术。

    缔元十剑,恰恰比九剑多一剑,这位华山剑帝的野望不言而喻,欲超越一代剑魔,缔结新的剑道传说。

    因为朝廷礼部已经颁布了圣旨,所以华山派开放了华山北峰,并没有弟子值守,尽管如此,才是三月初二,北峰山脚下已经人头攒动,山道上也满是人影,到来的武林人士太多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这还只是三月初三前一天,相信到了明天,整个华阴县城内的武林人士尽皆出城,汇聚于此,将是怎样的盛况。

    这大大超出了华山派的预料,也超过了不少到来的武林名宿的判断,他们还是低估了当今年轻一辈的影响力,尤其是混元榜前十的那一干年轻圣禁,此番华山论剑,至少有十位堪比顶尖元神的年轻强者争锋,或许会更多。

    华山,思过崖上。

    这是一名看上去丰神俊朗的青年,一身青白长袍,黑发如墨,用一根缎带束起,他手中握着一口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粗糙的木剑,站在悬崖边,向前踏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嗡!

    青年动了,手中的木剑划出一道平淡的轨迹,看上去古拙无华,却偏偏给人一种难言的神韵,木剑所过之处,空气不波,甚至感受不到半点真气波动。

    似乎只是一门普通的剑法,很多剑招甚至与基础剑法也相差不大,但这样的剑法,青年却练了一遍又一遍。

    青年练剑很认真,目光很郑重,仿佛手中握着的不是一口木剑,而是一座大山,一片山河,一整个天穹。

    直到夕阳渐落,残阳如血,青年在练完不知道第几遍剑法之后,终于收剑而立。

    “这第一剑练到这个地步,也难为你了。”

    距离青年十丈之外,立着一名看上去仙风道骨,白发如雪的老者,老者立在峭壁之上,身如青松,立地生根,哪怕天风凛冽,甚至连一身青袍,也不见半点涟漪。

    “多谢师祖传剑!”

    青年反手握木剑,朝着前方的老者行大礼躬身一拜。

    摆了摆手,一身青袍的白发老者道平静道:“我华山这一代,也就是你的剑道天赋尚可,当初让你修习破剑式,也正是为了这一天,现在,都忘了吗?”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青羊峰重立大典,山脚下曾与苏乞年一战,华山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九绝剑步长青。

    自大半年前,五岳剑派嵩山派一名雪藏的半步圣禁出山之后,他就被传唤到达了这思过崖上,也因此见到了他们华山隐居多年,当年在江湖中留下了赫赫威名的无上剑帝,这位敢于摒弃一代剑魔传承,欲自辟剑道传奇的存在。

    与此同时,他也知晓,华山有幸领悟《独孤九剑》的三名年轻弟子,前两位已经来过思过崖了,可惜没能入这位师祖的眼。

    而自己等三人当初之所以能够有幸观摩《独孤九剑》这样的天命传承,也是有这位师祖的安排,为的就是能够找到一位真正的传人。

    这传人,非是《独孤九剑》的传人,而是这位无上剑帝开辟出来的,《缔元十剑》的传人。

    超越先贤,缔造纪元,这就是这位师祖的无上剑意,风道本源在其手中,已经衍化到达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地。

    得剑而忘剑,这绝对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步长青这大半年所经历的种种,哪怕此刻回想起来,也还心有余悸,但所幸他撑过来了。

    “弟子已经忘记了大半,只剩下极少一点,却也难以左右剑道。”步长青想了想,开口道。

    青袍老者,这位白发如雪的一代剑帝却是摇摇头,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你这缔元第一剑才始终不得圆满,不过能够领悟这一剑,你也在三个月前踏入了圣禁领域,但想要步入圣禁之王的领域,除非将此前的破剑式全部忘掉,这缔元一剑彻底圆满,才有可能,去吧,华山论剑,我华山弟子怎能缺席,若有可能,可尝试向那位小神仙请教一剑。”

    “师祖居然如此看重他。”

    步长青忍不住开口道,哪怕有传闻,那位小神仙胜过了剑冢传人,那位混元榜第九的葬仙剑宁神,疑似已经步入了圣禁之王的领域,但他自信不弱于人,凭借着缔元一剑,足以与任何年轻强者争锋。

    这位摒弃了独孤九剑,孤独开辟前路的华山剑帝看他一眼,沉声道:“修行路上,能够看清别人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能够看清自己,不过现在的你,连别人也看不清,不用说看清自己。”

    说完,这位老人又叹息一声,道:“以武当之气运,也留不住这条潜龙,甚至近日还要靠这位自立门户的后辈来完成准圣界的晋升,小子,你要记住,别人的机缘造化,一次是奇遇,两次是奇遇,但第三次,一定是别人比你强。”

    步长青闻言浑身一震,他沉默良久,方才深吸一口气,道:“多谢师祖点醒,步长青错了。”

    “错了好,错了不好也好,”老剑帝转身离去,声音远远传来,“知耻而后勇,知不足而胜之,你的对手,才是照见你一生的明镜。”

    步长青看老人如涟漪般渐渐消失在远方的身影,手中的木剑握紧,缔元第一剑,之后还要九剑,据步长青所知,哪怕是这位师祖自身,虽然推演出来整整十剑,但其而今,也不过掌握了八剑,第九剑乃是天命之剑,第十剑就是圣剑。

    当然,这也只是推演,是否能够练成还尚未可知,但哪怕只有八剑,也足以令步长青神往,八剑之后,纯阳辟易,以肉身体魄著称的妖族大帝,也很难承受得住一剑。

    数息后,步长青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回忆起一个少年的身影,这大半年他虽然没有走下思过崖,但还是有同门师弟们前来看望他,一些消息也没有遗漏,自然知晓当初那个少年,已经自立门户,在江淮道海陵州开宗立派,成了一方顶尖武林势力之主。

    而其执掌天下武道诸事之权,位等正一品,这样的身份,当真是横亘所有武林人士前方的一座大山。

    后来,沉寂半年,这位小神仙甫一出手,就隔空震伤了混元榜第九的年轻圣禁,剑冢传人宁神,正月里更重回武当,与当代三疯道人,掌门宁通道人联手,横击六天魔皇,炼化魔道准圣界,并令得魔门十三宗之一,欲魔宗那位寿元无多的宗主,九重不灭境的存在当场灰飞烟灭,连当代圣女都弃魔从道,于魔道而言,这是莫大的耻辱。

    如果换做是自己……

    片刻后,步长青摇摇头,自己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那就只能保持一颗谦逊的心,看到他人的成就超越自己,不能成为质疑的理由,将自己先当成这片世界的配角,才能最终成为这场大戏的主角。

    步长青下思过崖。

    在其离开后半炷香,思过崖上,其曾经练剑之地,虚空倏尔生出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剑痕,虚空如镜,砰地一声粉碎,化成一方丈许方圆的黑洞,甚至这黑洞也扭曲,一股难言的惊人剑意在其中游弋,镇压黑洞的吞噬之力,直到再半炷香后,这方黑洞才缓缓愈合,而这期间,没有任何人看到。

    是夜。

    华山北峰上火光如星,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蓬篝火被升起。

    到了夜里,北峰山道上,山林里,山脚下,恐怕汇聚的武林人士,已经达到了两万多。

    苏乞年与不念也寻了一株柏树,升起一丛篝火,少女给师父仔细翻烤着一只山鸡,苏乞年则倚靠在柏树上饮着陈酿的老酒,他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恐怕出门的这两天,清夜又要跳脚了,因为他会发现,他偷偷挖的一处酒窖,这两年时而出门搜罗的陈酿老酒,又少了足足十坛。

    虽然在饮酒,体内光明玄奥道则的凝炼也在时时刻刻进行着,这样混迹于一干武林人士中,看众生百态,于苏乞年而言,又是一种与红尘印不同的感悟,虽然他至今依然未能分清红尘印的幻境。

    “我的天,终于找到师父您老人家了!”

    倏尔一道身影窜进山林里,却是白天刚入华阴县城时遭遇的少年,此刻满脸惊喜,虽然喊的是苏乞年,但是目光却在少女的身上一动不动。(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