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七章 论剑择徒,再见飞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山林寂静,虽然偶有交谈声,都不是很高,因为等到子夜过去,三月初三这一天也就到了。

    少年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毫无疑问引起了众怒。

    “臭小子嚎什么鬼!”

    “有多远滚多远!”

    “找师父?哪个是他师父?自家徒弟不知道管好吗!”

    不过,等看到少年向苏乞年师徒二人行去时,很多武林人士又愣住了,既而就露出戏谑之色。

    “这么年轻就收徒弟,还不及弱冠吧。”

    “当闯荡江湖是玩笑吧,也学那些年轻的圣禁巨头收徒,真是可笑不自量。”

    柏树下,不念立眉,却被苏乞年一只手按在肩膀上动弹不得,淡淡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世人言语说得再多,武道在这里,不偏不倚,你的心要定住,否则最后一层功夫,未必降得住日渐增长的心猿意马。”

    苏乞年看得很清楚,虽然不念修行之速远超当初的自己,《迷魂大法》也很快入门,到达了二重圆满,但正因为如此,缺少了如自己当初一般的许多生死打熬,无形中的意志,缺少打磨,就极易为外物所动摇,遭遇到一般的凶险还好,但若是孕神立道之时降伏不住日益壮大的心猿意马的最后一击,就极可能心神崩溃,遭受难以想象的创伤,这创伤不只是源自肉身,更源自心灵。

    深吸一口气,少女平静下来,但看向来到近前的少年的目光依然有些不善。

    少年嬉皮笑脸,在篝火旁坐下,道:“师父师姐你们果然在这里,师姐你在烤东西吗?师弟来帮你吧,要说这烧烤的手艺,不是师弟我自夸,这方圆数十里华阴县城,还是我们这些傍山的手艺最好。”

    “少年人,见好就收吧。”这时,苏乞年开口了,语气温和,“扮猪吃虎需要实力,你的传承不错,可惜功力不行,有些事不是死缠烂打就能成行的,这个江湖比你想象中要大,你若是不收敛一二,再强的传承,也难保这世间高手的戾气不会加诸在你身上。”

    什么!

    少年闻言就是一惊,立即露出警惕之色,他露出古怪之色,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也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青年,怎么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难道他真的看出来一些东西?

    “师父您说笑了。”少年露出腼腆之色,嬉笑道。

    苏乞年摇摇头,道:“是不是说笑你心里清楚,有些东西想要争取,非是三言两语可以得到的,你付出多少,才有可能得到多少,空手套白狼在我这里行不通,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的你,想要做我的徒弟,还不够格,话有些重,你能悟就悟,言尽于此。”

    这一下,少年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这个青年看出了什么,他就算看出来自己一些虚实,又怎么可能知晓自己到底得到了怎样的传承,少年相信,若是其知道自己得到了怎样的传承,怕是怎么也不会放自己离开,他就不信,这世间只要他想,还有拜不进的山门,哪怕是镇国大宗,他也拥有足够的资格。

    当然,这些他不会告诉苏乞年,江湖中爬摸滚打这两年,他也知晓人心险恶,怀璧其罪,尤其是一些大人物,看上去满面春风,实则笑里藏刀,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这一身传承若是曝露出去,没有人庇护,怕是寻常顶尖元神人物都要心动,届时以他的功力而言,就是螳臂当车,万劫不复的下场。

    少年看看苏乞年,又看看旁边一脸冷意的少女,忍不住咬牙道:“你,会后悔的。”

    苏乞年淡淡道:“天命也只能令我不敌,这世间还没人能令我后悔。”

    好大的口气!

    不远处,一些武林人士感到好笑,这一幕当真是华山论剑之前舒缓心绪的一口好茶,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有意思,虽说出了不少年轻禁忌,乃至圣禁巨头,但更多的年轻人看不清自己,好高骛远,眼高手低。

    柏树下,少年嘴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在少年看来,这青年就算有些本事,也不过比他痴长四、五岁,能比得过此番华山论剑的一干年轻强者、巨头,本来他就算是拜师,也至少要选择一位一流禁忌,乃至那混元榜上排名前十的年轻圣禁巨头,才是他最理想的拜师对象。

    当然,其中有一些出自隐世世家,重血脉传承,不会收徒,但一些隐世宗派出身,以及出自大门大派的年轻圣禁,就没有限制,此番华山论剑,这些一流禁忌乃至是圣禁巨头,也传出来要择徒而授的消息,这就是他的机会,他到想看看,等到他拜得一位年轻圣禁巨头为师,再来到那师徒二人面前时,其是否还能有那么傲气,那少女定然会对他刮目相看。

    因为出身卑微,又得到了奇遇造化,少年心中很有几分遗世独立之感,当然,最忌讳的也是来自任何一个人的轻视,他注定是将来要成为这江湖武林中万众瞩目的存在,在这茫茫大世中,成为一方主角,谁将他看轻,最终都会感到羞愧。

    看少年离去的背影,柏树下,苏乞年轻轻摇头,有些惋惜,这不是少年心性,而是一种偏执了,有些偏执是好的,有些偏执却会令人走向歧路,毫无疑问,这个少年是后一种。

    这不是武学招式的偏差,也不是心法参悟的错误,关乎心灵与思维的东西,有些时候很难扭转,非是武道修为高绝就能做到的。

    子夜的月亮不是很圆,还透着初春的清寒,但华山北峰上却十分温暖,因为人太多了,临近辰时时已经超过了三万人。

    朝阳初升。

    当三月初三的第一缕阳光登临华山北峰,华山北峰山脚下,人群开始骚动,唯一空出的山道上,开始有身影浮现。

    “混元榜第三十六,穿杨箭养千里,是四大箭道世家养家的传人!”

    “一位一流巅峰禁忌,传闻是一位禁忌霸主,养家穿杨箭,曾令一位尚未渡过一重雷劫的元神人物避而不战。”

    “混元榜第四十三位,全真教先天剑木梨!”

    “混元榜第四十七位,血刀寒清!”

    ……

    朝阳渐渐升起,一位位年轻高手也陆续现身,年轻一辈华山论剑不是没有门槛,唯有登临混元榜上的禁忌存在,才有资格一争高下。

    除此之外,哪怕是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也只有在山道两边观摩,没有资格踏上山道。

    柏树下,苏乞年师徒起身,既然混元榜上的禁忌们开始现身了,他们也要准备登顶了。

    年轻一辈群雄上华山,这是属于年轻一代的华山论剑。

    华山北峰山脚下,数万武林人士,三教九流,罕见的噤声,年轻一辈携大势而来,能够登临混元榜上的,有几个没有无敌心,一身武力,都直追顶尖元神人物,不说那些圣禁巨头,寻常元神高手也不是敌手。

    好盛的势!

    一些二流以上,涉足了精神领域的高手心神震颤,不是这些武林人士不想喧哗,而是被年轻一辈的威严压迫,无形中心灵潜意识里生出了畏惧之意。

    很多老辈人物感叹,时至而今,哪怕是一般的武林名宿,面对这些年轻人,也只剩下仰望。

    “请师父收我为徒!”

    倏尔,有少年想冲进山道,却被早已守在山道两边的华山执事一把抓住,告知想要拜师,等到华山北峰混元榜上论剑的年轻诸强齐聚之后,所有十五岁以下,想要拜师的少年也都在那里汇合,统一进行挑选。

    这就让一些抱有侥幸的少年露出失望之色,如此一来,就是实打实的比拼了,有没有天赋,悟性如何,那些年轻巨头有几个不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恐怕难以浑水摸鱼。

    不念撇撇嘴,少女对此很是不屑,这些混元榜上的都想和她师父比,她玄不念的师父怎么会是这些人能够比得上的,年轻圣禁巨头又如何,一看这些人此番华山论剑,就是在针对她师父,少女不介意,在这些人挑选完弟子后,一个人将这些小鱼小虾全部横推过去。

    倏尔,苏乞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转身道:“多日不见,李兄风采依旧。”

    这是一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一身青衫,当初那双比星辰还要璀璨的眸子,而今变得平淡无奇,青年正是李沐,那位李家飞刀传人,而今混元榜上高居第四位的圣禁巨头。

    “这是你李师伯。”苏乞年郑重道。

    “见过李师伯。”不念念头一动,就知道这是何人,她恭恭敬敬行礼,很乖巧。

    李沐看苏乞年一眼,笑道:“你我论道,这一声师伯李某就厚颜应下了,不过苏兄之精进,才真正令李某汗颜,更收了这样令人艳羡的小徒弟,当真是后继有人。”

    顿了顿,李沐再开口,就认真道:“不过此番论剑,苏兄却要小心一人,李某怀疑,此人已经称王。”(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