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一章 人名树影,不败传奇!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你师父的眼光,有待提高。

    随着苏乞年话音落下,少年就彻底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众目睽睽之下,眼前这个无名青年居然敢这么说话,居然真的质疑他师父,位列混元榜第一的圣禁巨头的眼光,这胆子,当真是大到没边了。

    “你!你……”

    少年脸色铁青,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这时,李沐开口了,道:“少年人要懂得谦和忍让,过于偏执轻狂只会阻碍你的心路,修行之道,力量为桨,心为舟楫,舟楫松散,力量再强,也只会舟毁人亡。”

    “你是什么人!”

    少年脸色难看,没想到不止是苏乞年,还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这两人是一点看不清形势吗?难道认为比得过自己的师父,能比一位圣禁巨头更有眼光。

    看到少年如此,甚至有些气急败坏,李沐摇摇头,道:“满招损,谦受益,孺子不可教也。”

    你!

    少年一张脸涨得通红,这时,石台中央,属于那位三圣宗传人的声音终于响起。

    “两位如此为难一个小辈,恐怕有失身份。”

    背负铁斧的布衣青年语气平静,但整个石台上的空气似乎一下变得凝滞了,四方数万武林人士一下鸦雀无声,甚至很多人都忘记了呼吸,还有什么比此刻更让人期待的,此番华山论剑,本就充斥着金铁气,势必要掀起一场场属于年轻一辈的惊世大战。

    石台边缘,李沐轻笑一声,道:“若是这样也算为难,日后天下的高手都不能指点后辈子弟了,岂不是倚老卖老。”

    这时候,少年回过神来,终于露出几分惊疑不定之色,师父开了口,怎么听起来似乎识得这两位一般,而眼前这看上去普通寻常,一身青衫的青年,居然如此回应,这是根本不给一点面子。

    “少年,退下吧,你还有未来,好自为之吧,不要一日里尽失于此,年少轻狂,尚可以改之。”

    苏乞年开口了,他语气淡漠,直到此时那位三圣宗传人才开口,此前存了怎样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只可惜其没有看清,就算其短短大半年就在这江湖武林中闯下了偌大的名头,但自己数年积累,早已深入人心,这最初的攻心,却是不攻自破,甚至有些自取其辱了。

    少年咬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前的境况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忽然生出预感,眼前这两人的身份,多半不简单。

    有脚步声响起,却是一名值守华山北峰的华山长老,带着几名护法与十余名执事上前,虽然因朝阳峰脸色未必多好看,但必要的礼数却不能失,这是身为一方镇国大宗该有的气度。

    少年看这一群人来到身边,先是一怔,既而就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下一刻,就见身边这位华山长老,乃至身后几名护法,一干执事尽皆抱拳行礼,齐声道:“华山门下,见过小神仙、飞刀传人。”

    华山门下,见过小神仙、飞刀传人!

    什么!

    少年目光一滞,就彻底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眼前的两位是什么人?

    小神仙,飞刀传人?

    而能够被华山这一方镇国支脉长老如此礼敬的,普天之下,除了那位青羊宫小神仙,执掌天下武道诸事之权,又能有什么人。

    至于飞刀传人,这天下年轻一代,恐怕也只有一人,便是那混元榜上高居第四位的,李家飞刀传人,号称例不虚发的李沐。

    一位是混元榜排名前五的圣禁巨头,一位则是隔空出手,曾强势镇压了另一位来自剑冢的圣禁巨头的小神仙,此番年轻一辈华山论剑的主持者,少年忽然感到嘴角有些苦涩,难怪那一位看不上他,也难怪少女对他不待见,原来少女就是那位碾压剑冢后代传人,年仅十一岁,便身拥一匹蛟马之力的,而今江湖上渐渐传开,有光明圣女之称的玄不念。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成了笑话。

    少年咬牙,自己还仗着拜了三圣宗传人为师,想要给这位小神仙难堪,而以这位的身份,说自己不够格,又岂止是有资格,怕是当今年轻一辈,再没有什么人比其更有资格。

    但这一位,偏偏看不上自己,少年心中忽然生出几分怨念,若是这一位当初明明白白告诉自己其是什么身份,自己又怎么会在此时做出这样自取其辱的举动。

    少年的神情变化,又如何逃得过苏乞年与李沐的眼睛,二人相视一眼,同时摇摇头,此等心性,已经难以救药,有些东西,并不是年岁长幼就有差别,也不是阅历多少就能改变,只可惜了少年一身传承与天赋,这已经不是纯粹的偏执轻狂,而是心胸狭隘。

    “苏宫主,盘某的弟子,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教训。”石台中央,那位三圣宗传人语气微冷。

    不再理会少年,苏乞年与李沐迈步,两人的脚步不快,但偏偏每一步落下都跨越数里之遥,极静与极动之间,当真是蕴藏着无尽玄妙,令石台四方不少武林高手看得目眩神迷。

    距离石台中央四十九丈,苏乞年止步,而李沐脚步不止,来到了石台中央,与年轻诸强并立。

    苏乞年淡淡看一眼这位背负铁斧的三圣宗传人,平静道:“尚书房圣旨,此番华山论剑由苏某主持,苏某不管这论剑有几分异味,也不管你有几分心思,若是不服,论剑之后,苏某让你一只手。”

    若是不服,论剑之后,苏某让你一只手。

    苏乞年话音落下,不仅是四方数万武林人士怔住了,既而瞪大了眼珠子,便是石台中央一干年轻禁忌,也有很多人心中咋舌,这位小神仙当真如传闻中一般桀骜,根本肆无忌惮,什么人情世故都不论,开门见山,而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难收回。

    嗡!

    一股绝强的气机蓦地绽放,仿佛古老的沉睡的神祗在此刻复苏,石台中央,不少年轻禁忌变色,朝后退步,唯有少有的半步圣禁以上的人物未动,但眼中也生出凝重之色,这位三圣宗传人气机太盛了,半步圣禁也感到巨大的压迫,这还只是其无形中透出的一缕气机,若是全力出手,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迹象,其能够暂居混元榜第一把交椅,令诸圣禁忌惮,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的有那种至强的武力。

    “你敢轻视我。”背后铁斧轻鸣,青年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很冷。

    “你可以这么认为,”苏乞年淡淡道,“你有权力不服,苏某也知晓你想出手,不过若是你忍不过论剑,扰乱大比,休怪苏某出手不容情。”

    不见苏乞年有丝毫动作,那三圣宗传人弥漫在空气中的一缕无形气机瞬间粉碎,消散成虚无,一干年轻禁忌,乃至半步圣禁身上同时一轻,皆忍不住轻吸一口气,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有些复杂,这样的手段,他们与之相比,差距太大了。

    尤其是几位圣禁巨头,大多露出沉凝之色,其中,出自剑冢的葬仙剑宁神瞳孔微微收缩,这才短短的两个多月未见,似乎这位小神仙的功力,又有了长足的精进,其偏偏还尚未证道。

    真是见了鬼了!

    以这位剑冢传人清冷的心性,也忍不住在心中爆了粗口,而他距离参悟出来葬仙第五剑,步入圣禁之王的领域,还差了一份契机,这临门边缘的一脚,不是想迈出就能迈出的。

    目光冷如万年冰山,落到苏乞年身上,数息后,这位三圣宗传人收回目光,气机也敛去,重新恢复平静,道:“圣天子为我等年轻一辈定下华山论剑,三圣宗自然遵从,待论剑之后,盘某倒要看看,苏宫主的休命刀,是否还如言辞一般锋利。”

    此言一落,石台四方很多武林人士不禁露出失望之色,这位三圣宗传人对于自身情绪居然有如此掌控,但转念一想,待到此番华山论剑之后,又能观摩小神仙出手,与这位暂居混元第一,圣禁巨头中的巨头对决,很多人心潮翻涌,颇有些迫不及待。

    唯有少数老辈人物,以及石台中央一干年轻禁忌心中一凛,人名树影,小神仙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两个月前更是隔空镇压了葬仙剑传人,到底还是令那位三圣宗传人生出了忌惮,否则以那一位此前显露出来的霸道,此时不出手,哪里是出乎对于情绪的绝对掌控,分明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想要先行借助其他年轻诸强磨砺武道,积蓄大势,最后秉承无敌大势,再伐戮神仙,一举登临绝颠,俯瞰同代诸雄。

    苏乞年如若未觉,目光轻轻扫过眼前的年轻诸强,当中有不少熟人,一些时日不见,皆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