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八章 博弈!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五月十三。

    这一天朝阳没有升起,有雷音炸响,倾盆大雨坠落。

    海陵城外,七杀丘前,这一代七杀剑宗宗主目光沉凝,眺望远方泰县的方向,那里是古镇溱潼,喜鹊湖青羊宫所在。

    自子时一过,整个泰县就雷雨密布,而临近的海陵城却阳光灿烂,这位七杀剑王感受到一股源自元神的警兆,这警兆再熟悉不过……

    那,是雷劫将至!

    小神仙,要渡劫了!

    回过神来,这位七杀剑宗宗主瞳孔就剧烈收缩,这位新邻居,而今在整个大汉境内,可谓是如日中天,甚至声名连四方诸国也十分隆重,自其在华山北峰论剑,横压论剑第一之后,就被誉为大汉年轻一辈第一高手,连出自三圣宗的圣禁之王都败了,不仅压得大汉年轻一辈彻底偃旗息鼓,便是四方诸国年轻一辈也没了声音。

    却不知道此番证道,这位小神仙能够一举渡过几重雷劫。

    泰县。

    自子时开始,就阴云蔽空,到后来雷雨天降,滂沱浩大,甚至在雨水之中,都时而冒出丝丝缕缕的雷电霹雳,令得准备早市的百姓全都回到了自家屋子里,不敢外出,这是天威,凡俗之人不可逆。

    加上这些日子青羊宫封锁喜鹊湖,这天象来得突然,却也在意料之中,很多海陵州境内的武林名宿都隐隐猜测出来,青羊宫中那一位,要渡劫了。

    这就不是小事,实在是青羊宫那一位太过惊采绝艳,而今放眼整个大汉,也是身份地位尊隆,更位等正一品,为道院新任院主,执掌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有先斩后奏,如朕亲临的大权,等同于一口悬于所有江湖武林中人头顶之上的尚方宝剑。

    这一位证道渡劫,恐怕不会太平。

    这一代七杀剑王有些犹疑,终究还是向前,朝着泰县迈出了第一步,这是他人族的天下第一,一位古今少有的圣禁之王,他可以战死边疆,可以寿终正寝,可以陨落于雷劫之下,独独不能以第四种方式身陨。

    江淮道边界,长江边。

    一身青色蚕丝道袍轻扬,凌通的目光森冷且沉凝,看身边一身黑袍的六天魔皇。

    当日,这位六天魔皇妄图强夺武当准圣界,却不料横生变故,一切算计都落了空,更被那位三疯道人炼化了残破的准圣界,令得武当准圣界一举晋升到达了四转之境,而其本身,也是遭了重创,在凌通感来,哪怕过去了一些时日,这位六天魔皇并未恢复多少,气息远远不如当初深邃浩瀚。

    当然,不论其遭创多重,也是一位准圣魔皇,远非是他所能及。

    “凌通小友不准备出手吗?”

    黑袍下,那从未露过真容的六天魔皇开口了。

    凌通轻笑一声,道:“凌某势单力薄,那小神仙羽翼已成,证道渡劫必定汇聚四方目光,凌某即便是出手,也多半难以成行,何必多此一举。”

    开口的同时,凌通也在心中冷笑,到底是魔头,想要把握人心,催动六欲,掀动仇恨,但他凌通又岂是任人掌控之辈,他怎么看不出来,此魔是想要鼓动他出手,但他又怎么会轻举妄动,加上炼凰炉遭创,神凰山那一位对他十分不满,哪怕他已经渡过九重雷劫,元神不灭,但那苏家次子实在牵扯过多,经历过武当的大败亏输,以及圣灵石林中的灾劫,冥冥之中,他感到自身气运下降了太多,不过比寻常元神小成人物稍胜一筹,这就令他十分警惕,气运之道,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古往今来,都没有听说有人掌握过,但气运的浓厚与否,却是足以对未来的种种变化产生影响,气运降低,行事艰难,气运昌隆,则顺风顺水。

    眼下,观那海陵州泰县的方向,元神天眼之下,凌通就看到了如火如荼的气运光华,紫气萦绕,神圣堂皇,大有万法不侵,诸邪不破的宏大气象。

    这就令他更加警惕,虽说气运不是绝对的命运,但眼下他已经失去了太多,若是再遭劫数,很有可能在劫难逃。

    在凌通看来,证道元神,天灾**,那苏家次子不可能没有防备,若是贸然出手,只会正中下怀。

    这时,一身黑袍的六天魔皇冷笑一声,道:“难道凌通小友认为,待那小神仙修为大成之后,会放过你?以圣禁之王的武力,不需要达到元神九重,甚至只要凌通小友你未曾元神纯阳,步入绝顶之境,其只要元神大成,渡过七重雷劫,恐怕就有横推元神十重之力。”

    凌通闻言面色一变,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六天魔皇却没有说错,他曾经执掌乾坤武库,看过多少武道秘典,甚至在世间几乎没有流传的圣禁以及圣禁之王的记载,也都看过不少,自然明白一尊圣禁,乃至圣禁之王,一旦证道元神,会多么可怕,对于寻常元神而言难如登天的逆境,于圣禁以上的人物而言,却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唯一可能横亘在前方的,也就是元神小成与元神大成两道门槛。

    乃至于圣禁之王而言,哪怕未曾证道,逆伐元神小成,四重道果境的存在,也不是什么难事,唯有元神大成,开辟元神小世界非同一般,小世界之力,哪怕是圣禁之王,一般而言也唯有渡过六重雷劫,步入领域境才能够逆伐而上。

    而对于那苏家次子,连隐世宗派三圣宗的年轻圣禁之王也能镇压,怕是于圣禁之王的领域,也已经屹立在巅峰之上,足以与当年的末代人皇媲美,相传末代人皇便是一尊圣禁之王,虽然凌通看到过只言片语,提到圣禁之王之上,或许还有一层天地,但却未曾放在心上,因为哪怕是皇室收藏的秘典之上,有当年大夏的一些遗藏,却也没有明确的记载,末代人皇是否曾经到达过那一层次,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末代人皇,还是九大妖圣年轻时代,都屹立在圣禁之王的绝颠之上,盖压同代,没有抗手。

    所以,于六天魔皇所说的,若是那苏家次子渡过七重雷劫,元神大成,自己在劫难逃,凌通并没有什么怀疑,对于那个年轻人,他已经吃了不止一次大亏,任何的可能,哪怕只有一丝,也足以令他心生忌惮,不愿轻举妄动。

    “难道六天前辈有什么良策不成?”凌通反问道。

    “那就要看凌通小友肯不肯出手了。”六天魔皇轻笑一声,“不过眼下看来,元神榜上曾经的一指乾坤,而今已经被打灭了锐气,变得畏畏缩缩。”

    凌通并不着恼,只是淡淡道:“魔皇前辈把握人心六欲,但也不要将凌某当成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有些话不用多说,想要凌某出手不难,只要魔皇能够保证凌某的安危,并拿出足够的好处,否则以凌某之力,这天下之大,真的隐姓埋名,那小神仙也未必能够寻到。”

    “好。”一身黑袍的六天魔皇点头道,“那本皇就给凌通小友交个底,此子渡劫,并不需要担心那位三疯道人,这大汉诸天命,亦不会有人插手……”

    与六天魔皇详谈了足足一炷香,凌通深吸一口气,瞳孔深处现出一抹坚定之色,道:“那凌某就拭目以待。”

    六天魔皇长笑一声,道:“有凌通小友相助,当万无一失。”

    数息后,看六天魔皇隐入虚无之中的身影,凌通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魔族操纵蛊惑人心,他又怎么会轻易相信,遑论上次武当之行,他与这位六天魔皇就各有算计,虽然最终皆功亏一篑,但对于彼此,也都有了新的认知,凌通很清楚,这六天魔皇嘴上说是合纵连横,事实上是谁也不信任,不过想借刀伤人罢了,说起谨慎,畏畏缩缩,这六天魔皇当日差点栽在这一代三疯道人手上,才真的是成了惊弓之鸟。

    再念及这古老魔皇此前所言,凌通心中更加警惕,这魔皇的胆子不小,不过那苏家次子身上的东西,也的确拥有足够的诱惑,尤其是这位魔皇失去了苦苦凝练的准圣界,与寻常天命准圣相比,便如同断了腿的蚱蜢,那条龙舟虽然只是劫器雏形,但劫器就是劫器,作为镇压气运,扭转厄运,避劫而过的至宝,对于那位魔皇而言,无疑是逆转颓势的最后机会,说什么也不能够放过。

    深吸一口气,凌通目光凝重,这又是一场博弈,不仅仅是他与那苏家次子的博弈,也是与这位六天魔皇的博弈,他凌通能够从一介布衣,走到而今这一步,可并非是只靠奇遇造化与当初那一位的圣眷,若是没有几分底蕴,焉能执掌乾坤武库这样的一国武脉,恐怕早就被诸多官宦世家撕成了碎片,渣滓都不剩下。

    ……

    雷雨声急。

    辰时未至,天微微亮,阴云不散,整个海陵州泰县都被雷云笼罩,大雨如织,汇聚成一道道溪流,这几个时辰,降雨已经过了去年的梅雨时。(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两天江苏气温骤降1o度左右,十步没适应过来,从昨天下午开始重感冒,昏昏沉沉,今天勉强写了这一更,好了不少了,明天起恢复正常,大家见谅,今天也只有这一章了。)(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