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九章 四方天命,八方云动!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京道,长安,紫禁城。

    御花园莲花盛放,这一代汉天子立在莲池前,大皇子刘清洪候在一旁,自子时开始,这父子二人已经三个多时辰没有动弹一下。

    晨曦将至,天穹渐亮,刘清洪挑眉,朝阳即将升起,他居然听到了雷雨声,似乎隔了一层薄纱,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这时,这一代汉天子转过身来,看向他,道:“清洪,你天赋资质在朕众多儿女中堪称之最,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圣禁之王的门槛,但你可知晓,为何你不如那苏乞年,甚至你那堂妹刘清蝉,也在你之上。”

    刘清洪露出几分诧异之色,说那位小神仙在他之上他是认可的,但那位堂妹虽然这些时月屡遭刺杀,展现出来惊人的圣禁之力,但若说胜过他,怕也不见得。

    但他也同样知晓,父皇修为天人,几乎没有看走眼的人或事,既然说那位堂妹在他之上,那么多半不会有出入,禁忌本源,当真如此可怕?

    “清洪惭愧,令父皇失望。”

    汉天子摇摇头,道:“你无需惭愧,朕失望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失望。”

    说到这里,这一代汉天子看向长子的眼睛,沉声道:“这就是你不如那两人的地方,他们只为了不令自己失望,心中自有一杆秤,衡量天下,衡量人心,衡量善恶真假,如不能放下,你此生恐难再追上他们。”

    刘清洪浑身一震,这一代汉天子的话如一口口利剑,笔直地钉入了他的心灵最深处。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会成为他修行路上的桎梏,说来,自出生那一天起,他身上就背负了很多,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当成了理所当然,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一路修行,有几分是本心,几分是外力,几分是麻木。

    这一刻,汉天子身前的虚空如镜面般,荡开细密的涟漪,隐约照见一片阴云密布的天穹,大雨滂沱,雨水中都闪烁着丝丝缕缕的火花。

    一股属于劫数的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于刘清洪这般,积蓄深厚,甚至都触摸到圣禁之王门槛的一流混元境高手而言,对雷劫的气息感知无比敏锐。

    朦胧中,似乎有一片碧清的湖面,扬起波澜,一座湖心岛在其中沉浮,紫气萦绕,刘清洪捕捉到了龙脉的气息,至精至纯,甚至比他还要更盛不止一筹。

    放眼整个大汉,这样的地貌,能够拥有比他还纯净的龙脉之气的,也就只有一人。

    青羊宫小神仙,苏乞年!

    这一位,要证道了!

    刘清洪心神一震,这恐怕是当今整个大汉,乃至放眼四方诸国,第一位证道的圣禁之王。

    事实上,这些时日,刘清洪也得到一些消息,无论是四方诸国,还是大汉,已经开始陆续有年轻高手证道元神,尤其是一些无望圣禁的年轻禁忌,临近而立之年,都不再迟疑。

    当然,这些消息足够隐秘,尚未完全曝露出来,证道元神不是小事,尤其是于年轻一辈的禁忌高手而言,雷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最忌讳的是妖人。

    没有人知道,当初黑暗岁月之后,还有多少妖族强者潜伏残留在人族大地,加上这五千多年来,妖族渐渐补充元气,恢复过来,不少妖族高手突破四海边疆之地的守卫,进入人族腹地,隐匿妖气,搅动风雨,时时刻刻都准备出手,扼杀人族年轻人杰。

    相比而言,人族想要潜伏进入四海诸妖国,就十分艰难,往往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只能勉强传递回来一些消息,至于想要在四海诸妖国境内搅动风云,就几乎很难成行,在注重血脉传承的妖族境内,稍有不慎就会曝露,下场之惨烈,足以令无数人胆寒。

    是以,一般而言,每一位证道元神的武林高手,大都十分谨慎,轻易不曝露行藏,也不会邀约观礼,直到顺利证道之后,方才会昭告天下,举行证道大典。

    刘清洪深知,江湖武林中除了知晓的顺利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之外,证道失败的也有,还有至少占到了三成以上的,无声无息地遭了**、妖祸,而世人皆不知。

    此刻,观这位小神仙证道之前,雷劫将临时的天象,怕是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了,多半已经有很多临近那江淮道的顶尖高手有所察觉。

    “父皇。”

    刘清洪看向这代汉天子,却见其轻轻摇头,道:“祸福相依,善恶有报,魑魅魍魉终究只是小鬼,革鼎之心,就要有破劫之力,何况,朕也出不了手。”

    说完,这一代汉天子抬起头,看向远方,这一刻目光似穿透了无尽虚空,冷意足以冰封万里山河。

    镇妖王府,汉阳苑。

    身形瘦削,留着山羊胡子的老管家凝神,看亭子里立着的女子,虽然已经年满十九,但看上去还如同少女一般,只是身姿愈发婀娜,气质清冷如仙,仿佛随时都会升空而去。

    摇摇头,老管家深吸一口气,道:“郡主,你不能去。”

    却见刘清蝉同样摇摇头,虽然一个字没有说,但老管家明白,他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很清楚,这一刻的不开口,比其开口,更加难以逆转,几乎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便是镇妖王,也不可能改变其心意。

    所以,当代汉天子才赐号汉阳,大汉之朝阳,日月轮转,天道秩序,不可逆转。

    皇道长街东首,属于道院的幽深的巷子里。

    证道大殿里,当年元神榜中人,通神拳祖千殇从中迈步而出,他目光沉凝,毫不犹豫迈出脚步,虚空扭曲,他走进洞虚世界深处,消失不见。

    湖北道,十堰州,四百里武当山。

    天柱峰上,金顶太和宫。

    这一代三疯道人立在金顶之上,他身形修长,黑发如墨,此刻目光深邃,如纳尽诸天阴阳。

    “师父。”

    这是掌门宁通道人,神色肃穆,来到了金顶之上。

    摆了摆手,三疯道人沉吟道:“太极阴阳,有柔有刚,玄武大九式,今日就正式传授与你。”

    宁通道人一怔,心绪反而愈发沉重了,青羊峰虽然脱离武当,自立门户,但到底同出一脉,气运藕断丝连,苏乞年将要证道元神,身为武当掌门,契合武当气脉,又怎么会感应不到,但现在师父生出这样的反应,身为一代天命宗师,那就是遇到大麻烦了。

    东海畔,天帝城。

    巍峨巨城,如古老的神灵在大地之上沉睡。

    如小山一般巨大的冰冷城门上,是三个光耀千古的大字,不同于世间流传的汉字,但只要是居于这座古城的城民就明白,这是属于初代天帝亲手铭刻的帝文。

    属于历代天帝的城池,矗立于东海之畔,镇压古今。

    对于东海上的诸多妖族而言,天帝城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天堑,阻隔了他们践踏登临人族疆土的步伐,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五千多年。

    此刻,天帝城中,那座满是岁月沧桑的印记,有刀枪剑孔,斧钺鞭痕的古老观星台上,一名满头白发,灰白衣袍的青年长身而立。

    在青年身边,人王古唯一鬓发如雪,一身白袍,背脊挺拔且伟岸。

    而无论是人王,还是那灰白衣袍的青年,都难以遮掩对方身上独一无二的气质,两人并肩而立,便如同两朵并蒂神莲,花开彼岸,千花凋零。

    放眼整个天帝城,能与人王并肩而立者,唯有一人。

    天帝!

    “千古一梦,万古轮回。”天帝开口,一头白发轻舞,声音很沉浑,眸光宛若两口天剑,似欲洞穿苍穹,道,“乱世已至,百舸争流,万古恩仇一念间。”

    人王闻言蹙眉,他雪白鬓发飞扬,看上去要比天帝年轻几分,淡淡道:“哪里有那么多的轮回,破灭了万古,千古成灰。”

    “又谈何容易。”天帝轻轻摇头,倏尔看向东海深处,眼中浮现一抹冷色,道,“有些东西又不安分了。”

    ……

    江淮道,海陵州。

    整个泰县水位上涨,已经渐渐孕育出来了洪势。

    古镇溱潼,喜鹊湖上,湖心岛。

    苏乞年负手而立,哪怕湖心岛外雷雨倾盆,湖心岛上也滴雨不沾,全都被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气机封禁在外,难以突破。

    辰时将至,苏乞年皱眉,这雷劫天象未免有些过于离谱了,尚未降临,就隐隐有淹没整个一县之地的趋势,若是因为他而造成生灵涂炭,不仅他要背负一世骂名,一身气运降至谷底,就是整个青羊宫,也要受到波及,冥冥之中被厄运缠绕,处处受阻,乃至遭逢大劫。

    长吸一口气,苏乞年不再犹疑,他一步迈出,就离了湖心岛,脚步再落下,就越过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到了两百多里外的浩瀚长江上。(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理解。)(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