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五章 鲲鹏妖圣,苏家有龙!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万字大章奉上!)

    紫禁城,裂开了!

    这是令大汉文武百官惊悚的一幕,身为五转准圣界的紫禁城居然裂开了,这该是怎样一种伟力,难道当代鲲鹏皇真的强至如斯。

    轰隆隆!

    这时,有大浪奔涌的声响,只见裂开的紫禁城界壁之外,一片苍茫虚空浮现,可见一条浩瀚无尽的长河在奔涌,不知起始,不明方向,时光如沙,在长河边扬起,浪花生灭,仿佛一个个世界在生衍。

    “时空长河!”

    御史大夫丙重倒吸一口凉气,倏尔猜测到了什么,沉喝道:“不好!这是要接引妖圣归来!”

    什么!

    随着其话音落下,诸大汉文武百官皆露出惊恐之色,哪怕是一些久经沧桑的大儒也不例外,在人族的无数典籍史册上,九大妖圣便如九座血色大山,曾经给人族带来了腥风血雨,大夏末代人皇,人族唯一一位成圣者,便是因为孤身迎战九大妖圣,方才陨落在北海畔,有血雨天哭,那是人族黑暗岁月的开端,一切沉痛记忆的起点。

    哪怕是黑暗岁月之末,人族诸天命与那位龙族先贤联手,也未曾能够将九大妖圣镇杀,只能将其放逐,进入茫茫时空乱流中,而今那位龙族先贤传闻坐化于龙冢之内,即便青羊宫小神仙得到了传承,但若是九大妖圣此刻归来,一切都将被打回原形,种种准备都会烟消云散,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算计都如纸糊的一般,根本经不起半点风浪。

    锵!

    这一刻,汉天子长啸如龙,一口如赤金浇铸而成的长剑在掌心浮现,潋滟剑光映照江山万里,亿万黎民。

    赤霄剑!

    苏乞年眼前一亮,这是大汉历代汉天子的佩剑,一口天下罕见的魂兵,至刚至大,堂皇神圣,乃是一口天子圣剑。

    赤霄剑入手,汉天子步踏如龙行,他一步直上九重天,赤霄剑一剑逆空刺出。

    吟!

    有惊天的剑鸣声响起,伴着一道比神日还要炽盛的剑光,这剑光一动,在那枯寂的星空中,一颗流淌赤霞的古星浮现,巍峨浩瀚,比之那颗阴阳古星还要大出十倍不止。

    鲲鹏皇瞳孔微凝,没想到这位当代汉天子无声无息中,居然已经到达了这样的境地,若非是今日出手,又如何能察觉到,如此一来,再过十年,乃至数十年,其未必不能向前迈出那一步,届时,于他圣妖族而言,必将生出诸多变故。

    不过现在,即便其出手又能如何,蜀山剑圣传承自当初那位剑仙,在眼下这个时间节点,绝不容其顺利归位。

    “革天承命,朕以大汉圣天子之名,号令江山万里为剑身,人心万象为剑锋,历代先贤至道为剑骨。”

    汉天子口吐无量道音,他语气铿锵,每一个字都如一口口神钉,钉入人们的心灵深处,尤其是一干妖族高手,更是感到心生摇曳,有一种心智被夺,臣服于下的迹象。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随着汉天子最后一个字落下,紫禁城中骤然间浮现出来亿万微薄的气机,这气机虽然每一道在鲲鹏皇看来都十分羸弱,却与这紫禁城紧密相连,甚至与整个四方大地契合一体,这是属于大汉黎民百姓的气运,随着当代汉天子金口玉言,自四方破空而来,汇聚到了赤霄剑上。

    咻!

    下一刻,一道赤红如火的剑光,如星火燎原,革鼎之势,竟一下刺入了时空长河之中,于长河之上向前洞穿,剑光不断扭曲,如穿梭于一个个不同的时空之中,得见诸世界。

    这一剑,竟令得整个时空长河生出了虚幻了迹象,隐隐有消失的趋势。

    鲲鹏皇心神一震,革天承命道,他还是低估了这位当代汉天子的手段,这一剑之力,当真如革天承命,星火燎原,连绵不绝,人心之力,难道真的能够斩断一切阻隔?

    咚!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道沉重的脚步声,如跨越了无尽时空而来,在那大浪汹涌的时空长河之上,距离岸边很远的长河之上,烟波浩渺,一道朦胧且伟岸的身影自扭曲重叠的乱流之中浮现,不朽的气息哪怕隔着时空长河,也被紫禁城中的每一名妖族,每一名人族清晰地感受到。

    妖圣!

    一干妖族高手皆露出振奋之色,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代鲲鹏皇居然会召唤时空乱流之中的妖圣归来,那可是他们妖族的圣人,时隔五千多年,终于要再次坐镇人世间,为他们妖族拉开一幅宏大的战图。

    大汉众文武百官浑身筋肉绷紧,每一个人心神都无比沉重,他们料想到很多种可能,独独没有料到,这位鲲鹏皇居然能够召唤到尚在时空乱流之中的妖圣,要接引其归来,若是成行,于整个人族而言,必将是一场大祸,有谁能够承受得住归来的妖圣的怒火,足以焚天灭地,令生灵涂炭。

    汉天子的剑很稳,赤霄剑流淌赤色霞光,他一剑递出,如将山河万里,苍生民意尽皆送到了时空乱流之中。

    吼!

    这时,时空乱流之中,那朦胧伟岸的身影发出一道惊天的鹏吼,似要贯透层层时空乱流,到达现世。

    鲲鹏妖圣!

    得闻这道令人心灵都要崩溃的鹏吼,诸大汉群臣也知晓了这位欲挣脱时空乱流,登岸而上的妖圣到底是九圣中的哪一位。

    鲲鹏一族,与紫电夔牛一族一般,都掌握有这世间少有的巅峰极速,乃至传闻这两族的两位妖圣,在巅峰极境之时,曾经以极速短暂碰触过时空领域,如此一来,其能够最先受到召唤,有被接引回归的迹象,也情有可原。

    嗡!

    此刻,随着那鲲鹏妖圣一声大吼,可怕的大道涟漪在时空乱流之中震荡,那如火如荼的剑光,顿时被这大道涟漪阻住,生出了崩溃的迹象。

    昂!

    有龙吟声响起,神圣气机绽放,这是苏乞年出手了,刹那间,他勾动时间本源,光阴消长,一道清濛濛的本源之光打入了赤霄剑中。

    汉天子眸光一下变得炽盛,手中赤霄剑颤鸣,天子龙气如汪洋般涌动,如星火一般的剑光,开始流淌岁月的气机,这一剑,如拉开了革鼎天命的序曲,又一下归墟,在过于与未来之间,断绝了现在,这就是光阴消长之力,斩断的是一切属于当世的岁月。

    “是你!”

    弹指一瞬间,那剑光于时空长河之上,一下洞穿了大道涟漪,临近了那道伟岸的身影,同时,也有一道苍浑的喝音自时空长河之上响起,那是鲲鹏妖圣的声音,这位九大妖圣之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朦胧的身影抬手,硬撼这一剑。

    哐!

    有如群星陨落,时空浪花飞溅,火光迸射,连时空长河的流水都被搅动了,生出一道道可怕的漩涡。

    鲲鹏皇神色微变,这一刻,他分明感到,那属于先圣其祖的气息,变得有些微弱,那来自时空乱流之中的身影,也生出了模糊的迹象。

    这一剑,居然隐隐截断了先祖对于现世的感应,路引生出了断绝的迹象。

    呼!

    不再迟疑,这位鲲鹏皇袖手一挥,一干妖族高手皆落入了其袖袍之中,他一步迈出,就遁出了紫禁城,去到了长安城外。

    该死!

    诸文武百官变色,这位鲲鹏皇当真脱离了紫禁城,而汉天子无暇分身,因为鲲鹏妖圣得到了路引,要跨越时空乱流,重归现世,面对一位真正的圣人,哪怕是如当代汉天子,被誉为人族第一高手,也要提起十二万分的心力,容不得有半点疏漏,这样隔着时空长河对决,比什么都要凶险,稍有不慎,便是当今圣上,也有陨落之危。

    蜀中之地。

    这一刻千里大地都在震动,天眼悬空,雷池倒挂,雷神降临,魔主持猎神刀隔空出手,皆欲阻蜀山剑圣归位,真临剑帝成道。

    蜀山四方,一众武林高手不断后退,但依然有修为孱弱者精神崩毁,身死道消,一路上留下了数以千百计的尸首。

    与此同时,在这天地四极,皆有若有若无的天命气机迸发,伴着深重的妖气。

    铛!铛!铛!

    猎神刀刀光伴着无尽魔意,与八道纯阳剑光碰撞,铿锵作响,而后噗的一声,将八道剑光同时截断。

    蜀山群峰发光,属于准圣界的气息复苏,那八道被斩断的剑光一下续接,再次缠绕在了猎神刀光之上。

    真临剑帝剑指凌空,苍生剑诀裹挟苍生民意,逆空而上,硬撼劫雷杀伐。

    这是一场惊世对决,真临剑帝登天命,居然引动天道睁眼,出现了雷神这样的可怕雷道生灵,两者激烈交手,蜀山上方数十上百里的虚空都被打得崩毁了,现出了一方苍白的世界,湮灭之力足以令任何碰触到的顶尖元神人物身死魂灭。

    炽盛的光照亮了八极天宇,九天十方之地,有诸宗派、世家的顶尖元神人物心中感叹,所幸蜀中一道之地的百姓,这些时日已经在各州府,县衙,布镇司的安排之下暂时撤离,否则今日这一场阻道之争,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受到波及。

    蜀山禁地,锁妖塔之巅。

    清羽神情凝重,眼下魔主现身,历代魔门之主,都是天下少有的天命宗师,裹挟魔门历代魔主凝炼的准圣界,据师父真临剑帝所言,也已经到达了四转之境,与他蜀山准圣界不分伯仲,这一位出手,猎神刀下,恐怕即便是八位剑帝师叔联手,借助准圣界之力,也未必能够支撑太久。

    而此时,借助长恨剑锋芒感应四方,清羽也明白,此时大汉诸天命,乃至景唐等四方诸国天命,恐怕已经被四海诸妖皇牵制住了,亦如当初乞年证道之时,只是这一次更加凶险,连魔主都出手了,裹挟着整个魔门的底蕴,等到八位剑帝师叔剑力耗尽,就真正到达了生死存亡的一刻。

    轰!轰!轰!

    雷音震世,九天之上,天眼雷池之下,雷神端坐于雷神兽脊背之上,雷神锤不断扬起,落下,雷神锥铿锵,灭世雷光锁定真临剑帝,这是天道之怒,不允许任何人超脱于天道之外,这是冥冥之中的天道意志,在维护无形中的威仪与秩序。

    真临剑帝满头白发激扬,他一只手负于身后,一只手剑指裹挟着苍生剑意,凝聚江山如画,万民福祉,天高不算高,人心之高凌九天!

    剑光绞杀雷霆,雷霆震裂剑罡,两股惊世杀伐之力在虚空之上相互倾轧,苍白的裂痕布满天宇,哪怕远隔千里之外,也清晰可见。

    咔嚓!

    倏尔,一片虚空裂开,一袭暗金长袍迈步而出,皇者气机弥漫,令蜀山诸门人弟子、长老神色骤变。

    “鲲鹏皇!”

    “怎么可能!鲲鹏皇入紫禁城面圣,怎么可能脱身而出?”

    “难道长安城中生了变故?”

    有蜀山剑王凝神,背后神剑颤鸣,几欲离鞘破空,哪怕眼前乃是一位天命妖皇,想要阻他蜀山剑圣归位,也要先折断他们的手中剑,震裂他们的剑骨,而剑心仍在。

    “鲲鹏皇!”

    真临剑帝丝毫不以为意,这一刻他一身剑意攀升至一种极境,超脱之气浓稠如浆汞,甚至在他的身上渐渐浮现出来丝丝缕缕如星光般的剑罡。

    咚!

    他指剑横空,硬撼雷神锥,竟将那雷神生生迫退十数里,剑意一下暴涨了数成。

    一身暗金长袍无风自动,鲲鹏皇如一名丰神如玉的少年,唯有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如纳尽世间沧桑,内蕴大道,周身阴阳道意弥漫,皇者气机可撼日月。

    “素闻真临剑帝得承上代剑圣苍生剑诀,蛰居近百年未曾出世,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鲲鹏皇开口,深深看真临剑帝一眼,这位剑圣传承者一身底蕴之深厚,还要超出他的想象,此时剑意暴涨,即便尚未完全归位,也已经拥有了部分天命之象,这剑意锋芒,竟隐隐给他也带来了几分威胁。

    “承蒙鲲鹏皇看重,接真临一剑!”

    满头白发乱舞,蜀山虚空之上,真临剑帝指尖铿锵,一身超脱气息汇聚,指尖顿时透出三寸来长,纯白无瑕的剑光,这剑光如实质,隐约照见整个人族大地,苍生无尽,日月轮转,万物生息。

    鲲鹏皇挑眉,却见真临剑帝一剑刺出,那剑意破空,竟未曾将他锁定,而是没入了一片虚无之中。

    而后,三寸剑光如游龙,一下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嗯?

    即刻,鲲鹏皇眸子一凛,就感受到一股危机临近。

    几乎在下一个霎那,无声无息的,自其身侧,一截晶莹神圣,缭绕瑞霞紫气的刀尖刺出,划破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直入那苍白如纸的世界,伴着苍生剑意,更有岁月时光的气机流转,隐隐要将他禁锢在原地。

    “苏!乞!年!”

    当代鲲鹏皇眼中透出几分惊怒之色,几乎在刹那间就洞悉了虚实,难怪此前在紫禁城中感到有些异样,但自持身份,未曾出手窥视,没想到竟生出了这样的疏漏,此前在紫禁城中的,居然不是此子的真身,而是一道元神分身!

    该死!

    哪怕如一代妖皇,此时心中也生出了杀机,即便超越圣禁之王之上,成就祖禁领域,但仅以一道元神分身,就堪堪镇压了他妖族四位堪比先圣其祖当年的妖圣后人,于他妖族而言,堪称是莫大的耻辱。

    而今,其居然又借真临剑帝超脱之力,欲阻其出手,当真是胆大包天到了极点。

    铛!

    指掌抬起,于间不容发间,鲲鹏皇震掌,硬撼刀尖,发出一道滂沱的金铁交鸣声,如天钟撞响,两者之间迸发出一股可怕的毁灭涟漪,崩碎层层虚空断层,照见苍白虚空。

    那一截刀尖的本体,也在随后被震出虚空深处,显现在蜀山之巅。

    那是一条能有一丈来长,通体晶莹神圣的龙舟,氤氲紫气缭绕,瑞气如瀑,有超脱气息弥漫,不仅源自借道的真临剑帝,更源自这龙舟本身。

    在那龙舟龙首之上,苏乞年长身而立,立在两根峥嵘龙角之间,而那口晶莹神圣的休命刀,则成了第三根龙角,刀尖直指九天,休命刀意弥漫虚空,遥指鲲鹏皇,刚刚一刀虽然未能成行,甚至隐隐落在下风,却也未曾有半点损伤。

    “半劫器!”

    鲲鹏皇一愣,既而就露出几分难以置信之色,虽然早就知晓,这一代光明传承者借助他妖族皇道古战场得到的一块禁元神铁断碑,在玄家神匠的助力之下,铸炼出来了一口劫器雏形,但这期间才过去了多长的时月,那龙舟居然就更进一步,化成了一口半劫器。

    如果说劫器雏形对于天命准圣而言算不了什么,但半劫器就不同,既然号称半步劫器,就已经生出了几分超脱之力,有了镇压气运的部分伟力,借助这口半劫器,哪怕没有那真临剑帝借道,以这一代光明传承者之力,在难以感召准圣界的境况之下,也有几分可能,从他的手下避劫而过。

    “那是……小神仙!”

    蜀山之上,诸多门人弟子、执事、长老等皆露出错愕之色,突如其来的一幕超出了他们的预料,除了正在与当代魔主胶着着的八位剑帝,并未露出半点异色,显然是早已知晓。

    截断了当代鲲鹏皇的去路!

    诸蜀山门人心生摇曳,哪怕是有真临剑帝借道,尤其是于一些修为精深的蜀山剑王而言,也深刻明白,并非是所有人,都能够掌握这股登临天命的超脱之力,恐怕普天之下,放眼整个大汉,再没有比铸出劫器雏形的小神仙更适合的人选。

    “好胆!”

    鲲鹏皇冷斥一声,就出手了。

    这位天命妖皇动了真怒,杀机盈胸,光明传承者,乃是妖族的世敌,眼下既然已经脱离了紫禁城,他就不再有将其收服的念头,欲竭力将其格杀,彻底断绝光明一脉。

    轰隆隆!

    那片枯寂的星空再次浮现,只是这一刻身在真实界,那星空虚影更加真实,仿佛就在头顶虚空之上,一颗古星转动,缭绕阴阳二气,随着鲲鹏皇出手,星光垂落,阴阳二气缠绕,彼此交融,甚至生出丝丝缕缕真实的混沌气。

    这一掌崩碎了虚空,破入了苍白世界,裹挟着可怕的湮灭之力,朝着苏乞年镇压下来,封锁四方八极,九天十地,不留半点退路。

    五重神藏大窍齐开,这一刻的苏乞年亦迸发出极尽之力,七尺元神镇压神庭,他勾动龙舟,契合真临剑帝一身超脱之力,隐隐有星光自龙舟之上浮现。

    休命刀颤鸣,时间与虚空两大本源齐齐复苏,有龙吟声,伴着一缕刀光升起,整条龙舟在这一刻彻底复苏,宛如一条真龙涅槃,化为天龙,扶摇直上九重天,神圣刀意如贯穿了光阴岁月,欲斩断现在,且以一种难言的方式,突兀地出现在了鲲鹏皇身前。

    这是休命二十五刀!

    瞳孔微凛,鲲鹏皇指掌震荡,如鲲鹏展翅,混沌气涌动,与这一刀碰撞。

    哐当!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如天匠掀翻了神炉,炽白的光芒迸发,照耀四方虚空,无量光中,一丈来长的龙舟打着旋儿翻飞出去数十里,舟身颤鸣如刀吟,苏乞年面色微白,一代鲲鹏皇,似乎比之当初太行山真龙巢前被其打碎肉身的那一位更强,也是他而今借道真临剑帝,而非是如当初一般,被那位龙族先贤以时间禁忌短暂推至准圣之位,两种方式所得到的武力,自然也有着不小的差距。

    吼!

    骤然间,有悲鸣声响彻九天,那是雷神身下的雷神兽,被剑意气机骤然间暴涨的真临剑帝一剑斩断了头颅,紫色血花如雷浆,洒落虚空。

    真临剑帝沐浴雷神兽血而立,剑指雷神,苍生剑意坚凝而浩瀚,自其头顶之上,亦隐隐浮现出来一片古老枯寂的星空虚影,点点星光汇聚,似乎要诞生出来什么。

    鲲鹏皇眉眼一震,这真临剑帝居然已经开始凝聚命星雏形,其底蕴之深厚,居然再次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若是被其将命星真正凝聚出来,其登临天命便势不可挡,眼中杀机如海,震裂虚空,鲲鹏皇踏步,展开鲲鹏极速,然而苏乞年比他还要更快一分,时间与虚空两大本源齐动,一丝若有若无的时空气息流溢而出,仿佛一切都被静止了一般,虽然连一刹那都远远没有,但对于眼下的苏乞年而言,却已经足够,龙舟一闪,就再次横亘在了鲲鹏皇身前,休命刀刀光如雪,光明照虚空,光阴消长,刀意不灭。

    铛!

    鲲鹏皇再出手,崩碎刀光,一掌按落在龙舟之上,却意外落空,整条龙舟几乎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如微光浮尘,融入了这世间一切光中。

    什么!

    鲲鹏皇挑眉,命星高悬于枯寂的星空之中,准圣目光之下,万道皆现,难以隐藏,即便如此,在勾动了时间与虚空两大禁忌本源,并引动了如意神铁造化神通,虹化为光的龙舟前,也变得有些勉强,只能隐约照见一丝痕迹,难以彻底锁定。

    “如意钧铁!”

    鲲鹏皇眸光一震,顿时明白,在这条龙舟之中,不禁熔铸了那块禁元神铁断碑,还有如意钧铁,两大神铁本源融为一体,属于神铁天生烙印的造化神通,尤其是这如意钧铁,在妖族古老的典籍手札中有记载,天外更将其称之为光明神铁,再落到人族小神仙这位当代光明传承者手中,当真是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锵!锵!锵!

    龙舟闪烁,刀光亦神出鬼没,虽然有些麻烦,却不能对鲲鹏皇造成半点伤害,但偏偏拖住了其脚步。

    此刻,蜀山四方,百里之内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生灵,百里之外,唯有顶尖元神人物,才能够勉强窥见一丝虚实,很多元神人物看到眼前这一幕,几乎连呼吸都凝滞了,小神仙借道真临剑帝,居然阻住了当代鲲鹏皇的脚步。

    甚至有大成元神人物心神颤栗,这样的刀法,就算没有真临剑帝借道,也自衬连一刀都接不下,小世界之力也未必挡得住,多半要染血当场。

    “敢阻本皇!”

    三息之后,鲲鹏皇发出一道震天的鹏吼,崩碎九天层云,震裂虚空断层,搅动白洞世界,一股比此前更加炽盛的准圣气机升腾而起,他指掌虚握,一杆冰冷的黑色大戟在掌心浮现,这是一口通灵圣兵,准圣兵刃,甫一浮现,就透出惊世杀伐之气,那戟身甚至隐约可见暗红的血斑,那是属于人族的血脉气息。

    很显然,在这口准圣妖戟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族先贤高手染血,身死魂灭。

    轰!

    双手持戟,鲲鹏皇一戟横扫,雪亮的戟刃迸溅寒光,几乎在刹那间切碎再临的刀光,太快了,哪怕是龙舟也只来得及半虹化,便被一戟扫中,舟身颤鸣,本源震荡。

    待到龙舟彻底虹化,两根龙角之间,苏乞年闷哼一声,嘴角溢血,哪怕他肉身体魄再坚固,龙舟也不过只是一口半劫器,借道真临剑帝,面对一位盛怒的妖皇,也依然太过勉强了,眼下龙舟本源震荡,如他与龙舟心神相连,也受了不轻的伤,若是再强行出手,龙舟极可能被那准圣妖戟打碎,有身陨之危。

    蜀山禁地,锁妖塔之巅,清羽眼中浮现出一抹坚凝之色,就欲出手。

    昂!

    骤然间,天地间响起一道震世的龙吟声,非是长啸如龙,更非是兵刃颤鸣,也不是虚幻的道音,而是真实的龙吼声。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那口探出虚无的猎神刀的源头所在,也生出一道轻咦声。

    锁妖塔之巅,清羽露出错愕之色,蜀山诸门人弟子亦瞪大了眼珠子,至于蜀山四方百里之外,下一刻,众元神人物心神剧震,一切心境都在这一刻破碎,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看到了什么,那是一条能有里许长的龙,不是蛟龙,不是螭龙,更不是虬龙,而是一条真正的,活着的真龙。

    真龙现世,神圣气息铺天盖地,弥漫虚空,哪怕是天命气息也不能够遮掩。

    这条真龙自虚无中浮现,一如此前那龙舟现身的方式一般,此刻,真龙盘旋于天穹之上,龙眼神圣,如凝聚世间一切光明,圣光如海,普照人世间,也令得那鲲鹏皇眸光一震,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真龙!”

    一袭暗金长袍骤然间静止摆动,兔起鹘落之间没有半点突兀,这一代鲲鹏皇眼中第一次现出几分凝重之色,人族古老相传为龙的传人,不过身具先天禁锢,唯有大汉等五国皇室,才能觉醒真龙血脉,一国之主,才有足够浓烈的真龙血脉,得以短暂化为龙身。

    而与此时眼前的这条真龙相比,血脉似乎也缺少了几分纯净,眼前这条真龙,便如同真的龙族,天生神圣,有一种源自血脉,乃至灵魂的高贵。

    “好一个光明传承者!”

    深吸一口气,鲲鹏皇赞叹一声,其眸光平静,但所有人都能够从其身上感受到一股浓烈至极,仿佛可以掀翻天地的可怕杀意。

    嘶!

    四方无数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一些未曾洞悉虚实,或者难以确定的武林高手,蜀山门人,此刻也彻底回过神来,这条真龙,当真是青羊宫小神仙所化!

    真龙出世,乃是祥瑞之兆,据一些顶尖元神人物所知,哪怕是诸国皇室,一般而言也唯有历代天子更迭,登基祭天,才会显露出龙身,以彰显天命所归,得承正统。

    小神仙化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有元神人物一下想到了很多,却又摇摇头,苏家来历清白,不可能与皇室沾染上半点关系,不过眼下这天下并无几人知晓,其已经得承了当初黑暗岁月之末,那位龙族先贤的禁忌传承,执掌参悟时间本源,如此以来,得到那位龙族先贤的血脉,打破禁锢,也不是没有可能。

    轰!

    紧随其后,在苏乞年龙身之下,龙舟浮现,同样化作一里来长,超脱气息弥漫,微薄的星光萦绕,紫气氤氲,休命刀颤鸣,这一刻躁动异常。

    难道……

    鲲鹏皇心念一动,隐隐猜测到了什么,他手中如墨的大戟扬起,阴阳二气交织,混沌气垂落,他一戟斩裂虚空断层,划出一道苍白的戟痕,伴着湮灭一切的可怕伟力,朝着虚空中的一龙一舟力劈而下。

    不好!

    有四方元神人物心惊肉跳,真龙乃是人族祥瑞,若是被这位鲲鹏皇今日斩落虚空,于整个人族而言,必将是湮灭士气的大痛。

    昂!

    弹指一瞬间,真龙长吟,如跨越了亘古的时空而来,一股清濛濛的光华如流水一般自虚空之上震荡开来,隐约可见一片苍茫虚空,一条浩瀚长河奔涌不绝,不知过去,不知未来,时光如流水,转瞬即逝。

    这是一股至强的时间本源之力,在苏乞年化身为龙之后,一下暴涨了数筹不止,戟刃被定住,刹那间,龙身下落,与龙舟合一。

    轰隆隆!

    虚空生雷音,如开辟天地的生灭之雷,一团刺目的光自九天之上绽放,这一刻似照亮了九天十地,又好像照亮了古今未来,那借道真临剑帝的超脱气息也变得愈发炽盛,比之此前,不可同日而语。

    铛!

    不过被定住一刹那,戟刃再次落下,却生生止住,有宏大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火花迸溅,如群星坠落,可怕的毁灭涟漪震荡,崩碎十里虚空,留下一方巨大的浑圆白洞。

    什么!

    鲲鹏皇瞳孔收缩,看眼前那道修长熟悉的身影,通体被晶莹神圣的甲胄所笼罩,每一片甲叶都如龙鳞,流淌威严龙气。

    属于苏乞年的身影再次浮现,一头黑发肆意披散,晶莹绚烂,有圣光萦绕,此刻气息之盛,竟不比他弱上多少。

    而架住他准圣妖戟的,便是那口休命刀,只是此时,那晶莹的刀柄上,吐出四尺九寸长的神圣刀身的龙首,两根龙角虬曲蜿蜒,如同刀镡,将小半截刀身缠绕。

    相比于此前,这口休命刀的气息,也变得截然不同,居然可撄通灵圣兵锋芒,且在当代鲲鹏皇手中的这口,更是由历代鲲鹏皇孕养,传承下来的至强魂兵。

    休命刀在手,苏乞年眸光锋锐,如有光阴岁月在其中流淌,他一头黑发飞扬,蓦地刀身一震,一溜火星迸溅,烧穿重重虚空断层,退后数里站定,再看鲲鹏皇,亦第一次后退,至里许之外站定,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露出前所未有的沉凝之色,以及几乎超出了对于那位真临剑帝的浓稠杀机。

    噗!

    远方,雷神见血,被真临剑帝一剑洞穿了肩头,紫色雷浆如血,洒落长空。

    属于真临剑帝的气机节节攀升,苍生剑意亦水涨船高,不过此时,甚至蜀山之上,也有过半的目光转移,落到了那一身晶莹神圣的真龙甲胄之上。

    苏乞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盛,龙身与龙舟合一,居然生出了这样的变化,即便是他刚刚福至心灵,也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巨大的提升,真龙甲胄在身,这整个天地,似乎在他的面前也再无半点隐秘,他似乎可以看到一片枯寂的星空,那里隐约有着诸多天命气息弥漫。

    当然,这种力量并非是没有半点节制,哪怕借道真临剑帝,在苏乞年感来,他也不过拥有半炷香的光景,可以维持这样的鼎盛状态,一旦过了半炷香,便会被打回原形,甚至一身武力都会跌落至谷底。

    “本皇没有想到,你区区渡过了五重雷劫,不过五重分身境的修为,居然能够阻本皇到达这样一步。”

    鲲鹏皇开口,露出罕见的郑重之色,手中黝黑的准圣妖戟握紧,戟刃雪亮,轻轻颤鸣,似乎被休命刀所激,当中的兵魂开始复苏,渐渐透出一股难言的灵动与威严气机,仿佛一个拥有自身意志的独立生命自沉睡中苏醒。

    “本皇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立即臣服,否则上天入地,今日都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黢黑深邃的眸子落到苏乞年身上,这位鲲鹏皇语气沉重,眼中杀意之浓,仿佛要凝固了一般,他深刻感受到了先圣其祖遗命中透出的必杀之意,此前并未过分在意,但直到今日,遭遇到自黑暗岁月之后,唯一打破刀障的光明传承者,他才渐渐明白,这一脉传人的可怕。

    不错,哪怕身为一代妖皇,天命准圣,鲲鹏皇也感到了可怕,不说待其登临天命,恐怕只要元神纯阳,成就绝顶之境,放眼天下,除非九位妖圣归来,多半无人可制。

    这一刻,苏乞年手中休命刀颤鸣,他斜指大地,刀身之中,似乎有某种莫名的存在复苏了,一种不同以往的气息顺着手掌传递全身,他感受到了一股足以惊世的刀道锋芒,一如当初跨越时空,重回黑暗岁月之初,与那真龙巢前一般无二。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看向鲲鹏皇,他语气平静,却铿锵如刀鸣,透着不容置疑,吐出一个字。

    “请!”

    如当代鲲鹏皇,此时亦如苏乞年一般,深吸一口气,不过目光就变得有些复杂,似是惋惜,又似是怜悯,而更多的,则是彻底坚凝,不可动摇的杀机。

    “好!”

    重重吐出这个字,鲲鹏皇手中准圣妖戟缓缓抬起,戟刃颤鸣,有混沌气滋生,一股可怕的杀伐气息,遥遥锁定苏乞年。(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万字大章奉上!汗,本来以为这一章能够将这个大*写完的,没想到写着写着自己就激动起来了,然后还是没能写完,连续写了8个小时,人已经有点虚了,十步去吃饭了,大家今天看完早点休息吧,我们明天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