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少年青衣,这是我的猎物!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少年青衣,这是我的猎物!

    (求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轰!

    天命气机席卷星空,未来身有真龙甲护体,未曾真正受到伤害,但还是被震得倒飞出去数十里,落到苏乞年身边。

    真临剑帝借道之力已经溃散,苏乞年一身武力被打回原形,所幸有王品灵石在身,灵气涌动,补充消耗,滋养元神,但眼下也已经穷途末路,被一位天命妖皇盯上,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苏乞年感到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可怕压力。

    这是一种难以弥补的差距,不过苏乞年眼中并未透露出来半点畏惧之色,他是真正经历过死亡的,再活一世,并无多少遗憾,唯一有些放不下的,就是这一世的亲人,但在这个世上,没有谁离开了谁不能活,岁月总是可以打磨一切看似刻骨铭心的东西,直到化成一坯黄土。

    苏乞年相信,每一个自己在乎的人,或在乎自己的人,都可以继承自己剩下的时光,看日月更迭,斗转星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慢慢老去,如果能有一天回想起来,还有一个叫做苏乞年的年轻人,于他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锵!

    手中休命刀颤鸣,属于现世身的刀魂也在这时自苍白的湮灭世界回归,归于寂静。

    手中鲲神戟一震,兵魂回归,鲲鹏皇立身在此生最巅峰,盯住了苏乞年,他杀机如汪洋大海,杀念坚凝如神铁不坏,准圣气机弥漫,若是回到九天之下的人世间,恐怕足以破碎千里山河,化成一片劫土。

    天命气机冲刷,苏乞年与未来身并肩而立,身上晶莹神圣的真龙甲铿锵,火星四溅,若非是真龙甲,哪怕是贯通了五重、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的肉身体魄,也难以抵住准圣气机的杀伐气息。

    这一刻,无论是现世身,还是未来身,苏乞年皆凝聚一身元神真气,灌注进入眉心天眼之中,光阴消长,岁月无常,在这最后一刻,能够剥夺这位鲲鹏皇者几许寿元,也不枉他在这最后的时光,与天命争锋一场。

    嗡!

    然而,就在这一刻,没有半点征兆,苏乞年感到体内藏物的光明熔炉轻震,一根尺许长,金黄如玉,晶莹剔透的独角从中遁出,而后一闪,就消失在了他的神庭之中。

    真龙角!

    苏乞年挑眉,数十里外,当代鲲鹏皇也眸光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落向一片看似空空荡荡,空无一物的星空。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一身暗金长袍轻扬,鲲鹏皇冷冷道,事实上,如这位天命准圣,虽然看似不动声色,事实上也是心神一凛,因为刚刚若非是其勾动这一代光明传承者身上之物,从而泄露出来一丝气息,哪怕直到此时,他也未曾察觉到,在这片星空古战场,除了他们两人之外,竟然还有第三者。

    嗡!

    但见十数里外,星空荡开细密的涟漪,一袭青衣从中迈步而出。

    这是一个少年,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面容清秀,而眸光深邃,透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稳。

    少年青衣,出现在这片星空古战场上,鲲鹏皇目光一凝,沉声道:“原来是你!”

    然而,比之这位鲲鹏皇神色变幻更加剧烈的,却是苏乞年。

    几乎在这个青衣少年现身的一瞬间,苏乞年瞳孔就剧烈收缩,他死死地盯住了这个少年,他怎么也不会忘了这张显得有些稚嫩,却无比熟悉的面容,还有此时,终于浮现在他的感应中的,属于最后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气息。

    “是你!”苏乞年几乎是一字一顿道。

    没有理会当代鲲鹏皇,青衣少年看向苏乞年,他眸光平静,不见半点波澜,点点头,道:“多年不见,你变了不少。”

    “人总是会变的,因为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只要不忘初心,自能稳坐神庭。”

    苏乞年沉吟道,而后目光就落到了其手中,真龙角正是被这一位摄拿,且其运转动用的,竟然同时身兼时间与虚空两大禁忌本源。

    最后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居然赋予了其如此可怕的潜力,但同样,苏乞年心中也有几分疑惑,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却是比他与刘清蝉还要小上三、四岁,这就显得有些不合常理。

    不过很快,随着当代鲲鹏皇的声音响起,也将苏乞年的思绪拉回。

    “你想要插手吗?”

    这一代鲲鹏皇眸子很冷,盯住了青衣少年,道:“这是九大无上皇族的遗命,你难道要做妖族的罪人!”

    妖族!

    苏乞年心中一震,同时蹙眉,紧接着,从这青衣少年的身上,他就捕捉到了丝丝缕缕淡淡的妖气。

    这就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对方居然成了一名妖族,但紧接着,苏乞年又蹙眉,因为对方身上的妖气,又似乎只是溢于表面,并不像当代鲲鹏皇这样,自每一寸筋肉骨子里,都透发出来一股霸道纯净,威严如狱的妖气。

    苏乞年不相信鲲鹏皇看不出来,但即便如此,对方依然有将其视为同族的意思,不过其中似乎又有一些不同,显然其中蕴藏了一些他并不知晓的隐秘,恐怕绝不会简单。

    本来,他已经准备赴死,但眼下既然这一位现身了,那么就有了几分转机,哪怕是为了得到自己身上的这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其也绝不可能容忍当代鲲鹏皇将他诛杀,毫无疑问,这会将时光之心彻底曝露出来,这种不该存在于世间的至宝,恐怕会掀起一场难以想象的,甚至可以席卷整个星空的可怕风暴。

    “妖族的罪人?”

    青衣少年笑了,哪怕是笑,其也显得有些冷漠,不见半点情绪变化,淡淡道:“就算是那九个老鬼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你是什么东西!”

    此言一落,即便是苏乞年,也感到呼吸微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其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所谓九个老鬼,毫无疑问指的乃是妖族至高无上的九位妖圣,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一位,乃是当代鲲鹏族族长,一位天命妖皇,当着一位妖皇的面,称其先圣其祖为老鬼,简直是一种彻彻底底的羞辱。

    这得需要拥有怎样的胆魄,才敢说出如此肆无忌惮的话,天命之高比天更高,天命之威不可逆,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当代鲲鹏皇的目光一下变得阴沉如水,瞳孔中有杀机迸射,但随即又硬生生收敛,喝道:“敢辱九位先圣,你好大的胆子,不要挑战吾等诸皇的极限!”

    负手而立,青衣少年伸手指了指苏乞年,道:“他是我的猎物,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他是我的猎物,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苏乞年眸光一冷,而鲲鹏皇更是一身暗金长袍无风自动,他立在人世间之上,星空之下,乃是这世间少有的天命准圣,一代皇者,曾几何时遭受过这样的轻视,还是一个永远不见岁月痕迹的少年。

    “九位先圣遗命,光明传承者必须彻底断绝!”

    鲲鹏皇却罕见地耐着性子开口道,不过从其不断跳动的眼角,苏乞年还是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其压抑的心火。

    这也令得苏乞年更加好奇,那位故人眼下在妖族的真实身份,能够令得一位天命妖皇如此顾忌,始终强行压抑杀机,不肯轻易出手,哪怕是换做任何一位人族天命,恐怕都不能够相信,向来冷厉霸道,等阶森严的妖族,绝不容情,威严震四海的妖皇,居然变得如此好说话。

    但显然,当代鲲鹏皇的话,并不能令得青衣少年有丝毫改变的意思,只闻其平静道:“井底之蛙,九个老鬼的后代,难怪再没有走出过一个真正的超脱之辈,离开了当年岁月,只剩下了一群乌合之众,可悲,可叹!”

    “混账!”

    一头黑发晶莹灿烂,若刀剑铿锵,搅动星空,生出的细密涟漪令得数百里外的陨星粉碎,直接消散成虚无,这就是天命之威,一位准圣,即便只是修为气机,也足以撼动一方星空,难以安宁。

    此刻,当代鲲鹏皇死死地盯住了青衣少年,眼中流淌混沌光,显然这一刻,其已经动了真怒,接二连三被一个少年如此挑衅,即便其身份不一般,却也要为其一身言行付出足够的代价,否则放眼四海诸妖国,妖皇威仪何在,日后他又如何统御北海鲲神国,必将为四海妖族所诟病,尤其是除了九大无上皇族之外,还有一些皇者族脉,虽然未曾出过如九圣一般的存在,却也有着极为深厚的底蕴,历代以来蠢蠢欲动。

    不只是人族,妖族境内,也非是铁板一块,只是当中诸多暗流涌动更加隐晦,在注重血脉的妖族之中,轻易不会生出动乱,而一旦动乱,多半会拥有足以撼动血脉传承的颠覆之力。(求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天有点难写,稍晚。)(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