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寻章阳指经,段家招亲!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寻章阳指经,段家招亲!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天命之高比天更高!

    想要在十年之内登临天命,哪怕是眼下的苏乞年看来,也显得过于缥缈了,这其中的因缘变化,实在不是他所能够预料的。

    而在行走大汉各道,各州府的同时,苏乞年也密令一十八道龙王严密探查鬼童的踪迹,对于这样一个未知的生灵,苏乞年深知其可怕,若是任由其成长下去,恐怕最终会酝酿出一场人间浩劫。

    不知不觉中,又是两个月过去,四月初,清明前夕,细雨纷纷,草木凝碧。

    走过江淮道,江南道,蜀道,江西道,阳桂道等九道之地,苏乞年踏入了云南道境内。

    这一路上,他隐姓埋名,《迷魂大法》之下,即便容貌不变,如非是他愿意,这天下间少有人可以窥破他的真面目。

    他如一个平凡游学的书生,身具几分筑基的功夫,有时孤身行走,有时随着商队出行,还有时遭遇到押镖的队伍,有人愿意提携一程,有人则心存警惕,不愿轻信,苏乞年不以为意,反倒是这些时日以来,真正以一种观摩者的身份行走在这人世间,出入江湖与民间,苏乞年感悟良多,于时间本源有所触动,但想要更进一步,还差了一些火候。

    事实上,苏乞年这一身修为境界的跃升,已经是古今罕见,难有人及,若非是有红尘印诸世轮回,巩固心境,而今的他未必能够把握住一身至强的力量。

    同样,这两个月,苏乞年也看到了不少江湖争斗,有帮派势力,宗派世家对于产业地盘的划分,也有恩怨仇杀,或谋夺宝物,杀人越货。

    恩恩怨怨非是他所能够看清,不过谋夺宝物,杀人害命者,却没有逃得过他的掌心。

    云南道境内四季如春,这里民风淳朴,群山叠嶂。

    而甫一踏入云南道境内,苏乞年就察觉到一股骚动的气息。

    一座不大却很热闹的酒楼内,苏乞年听一些江湖客开口。

    “三日之后,大理州段氏,为家主独女段慕清招亲,同时那一天也是其生辰。”

    “只要是而立之年以下,年轻俊杰皆可参加。”

    “听说,这段慕清可是号称我云南道第一美女,且武学天赋惊人,一年前,更推陈出新,与段家一位老祖宗联手,将段家一阳指法蜕变,斩断过往,化为一门名为《寻阳指经》的绝顶武学,至此,大理州段家,只剩寻阳指之名。”

    寻阳指!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这倒是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那还是他身在武当逍遥谷的时候,虽然日子不长,却是他武道之路的起点。

    他记得那个一身鹅黄长裙,纯净如仙,又有些古灵精怪的女子,当时也不管他能不能承受得住,就将刚刚创演出来的《寻阳指》传给了他。

    虽然到了而今,那门《寻阳指》于他而言已经可有可无,但不可否认,最初的时候,给予了他不小的助力。

    招亲!

    苏乞年微微蹙眉,按照江湖传闻,这一代段家家主只有其一个独女,按照常理来说,世家之中并无男女之分,只要人品端正,武功修为出类拔萃,家主嫡长子或嫡长女,是作为下一代家主的最佳人选来进行培养的。

    如此一来,若是嫡长子还好,嫡长女的话,如果不能从家族分支中寻到良配,便要以入赘的方式招婿,以免家族传承外泄,流落在外。

    但眼下,根据苏乞年所闻,此番只是招亲,并非是招婿。

    若是真如这些江湖武林人士所言,苏乞年亦相信,以那段慕清当初表现出来的惊艳,助段家蜕变镇族武学,并非是空穴来风,既如此,段家此次招亲,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这其中,怕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当今镇南侯,官拜大汉正二品,虽然是武林世家,但祖上也曾官拜兵部尚书,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辞官回乡,这才建立起来了段氏这一庞大的武林世家。

    甚至在段氏辟族的最早的一段时月,曾经走出过一位天命宗师,还有不止一名元神纯阳的绝顶人物。

    可惜人族不似妖族,注重血脉传承,即便是天命宗师,后代子嗣,也不过要比寻常人体质更盛一筹,更加聪慧几分,是以在经历了最初的昌盛之后,加上后来南海边疆几番征伐,段家高手死伤无数,传承残缺,一门名为《天阳宝卷》的天命宝典亦下落不明,在最初被誉为镇国世家之后,而今只剩下了顶尖的定制,多少年了,段家再未走出一位元神纯阳的绝顶人物。

    “听说没有,段家镇南军一支所镇守的几个紫铜矿场,已经接连有人丧命,听说寻到时只剩下了一张人皮。”

    “不过后来,段家三长老亲自前往,镇压邪祟,断定乃是有妖族潜藏,被其亲手格杀。”

    ……

    断断续续的,苏乞年又得到一些传闻,他眸光微凝,这云南道,怕是近些时日并不很太平。

    冥冥之中,苏乞年有一丝感觉,这当中的端倪,恐怕与那镇南侯段家,脱不开干系。

    时至而今,苏乞年处于一种难言的境界里,他先是观摩武当准圣界晋升,又晋升龙舟为半劫器,生出一丝超脱气息,再借道真临剑帝,于天命的体悟,放眼元神纯阳之下,怕是无人可及,这也令得其一身感应敏锐到了极点,冥冥之中,似乎窥见了一丝气运轨迹。

    眼下,苏乞年并不急于前往段家,镇南侯一家身份不一般,介乎于庙堂与武林之间,而更倾向于武林世家,多年以来在这云南道经营,不说固若金汤,也相差无几,甚至这云南道护龙山庄,有不少龙卫乃至龙将,都是出身段家。

    生辰吗?

    走出酒楼,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欲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女子,

    大理州,段家族地。

    入夜,一座清静,又裹挟着几分幽暗气息的院落里。

    这院落周围没有守卫,但只要是段家的族人都知晓,这里是族内三长老的清修之地,若是来人能够逃过三长老的感知,那么有再多的守卫也没用。

    远方,有巡守的段家子弟朝着那院落看一眼,眼中顿时露出敬畏之色,也就是这一年来,这位平日里在族中不显山露水,很是低调的三长老骤然间顿悟,一举凝结道果,迈入了元神小成之境,成了整个段家除了老祖之外的第二高手,甚至就连家主,当代镇南侯,也依然困锁在三重转生境巅峰,未曾有凝结道果之象。

    再加上近半年来,其出手镇压段家几处紫铜矿场的妖乱,令其在整个段家的威望,已然隐隐有了超越当代家主之象。

    此刻,在那座幽暗孤僻的院落中,一名身着黑色长衫,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气息渊深,看身前一名族中护法,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护法显得十分恭谨,甚至有些拘谨,恭声道:“回三长老,已经打听清楚了,大小姐行走江湖的次数不多,唯一与其有几分往来的,应该就是这近两年来,我云南道境内,新晋崛起的一名年轻高手,江湖人称一意剑,是一名年轻的剑道高手。”

    “一意剑。”中年男子黑衫轻扬,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不过是一个刚刚晋升一流混元境的后辈,即便是半步禁忌,又能翻得起什么浪花。”

    闻言,那护法顿时更露出几分敬畏之色,道:“恭祝三长老,登临家主之位指日可待。”

    轻笑一声,黑衫中年道:“恐怕没有人会想到,族内居然会通过为段慕清那丫头招亲的决议,但老祖既然开口了,又有谁能够反对?好了,你退下吧,只要忠心为我做事,日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三长老!不!家主!”

    那护法大喜,乃至有些语无伦次,而后躬身深深一拜,退出了院子。

    看那护法离去的背影,黑衫中年嘴角顿时泛起一抹森冷之色,他一双灰黑色的眸子,仿佛两片不见底的深渊在转动。

    “主上有些心急了,而今的大汉律法吏治严明,庙堂与武林隐隐生出了融合归一之象,哪怕是段家,也压不下矿场数百条人命,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顺利,只等将这段慕清送出段府,年底本长老便可向长老堂弹劾,镇南侯之位,自然会由本长老取而代之。”

    黑衫中年脸上又浮现出来几分玩味之色,道:“恐怕就是那个丫头也不会想到,刚刚相助推演出来《寻阳指经》的老祖,会亲自为其定下招亲的日子。”

    说到这里,其又露出几分痛恨,乃至深恶痛绝之色,低吼一声,道:“要怪就怪那什么光明龙王,游走于庙堂内外,消除芥蒂,革鼎武林,现在的大汉境内,律法比之数年前要通畅了十倍不止,否则区区几百条人命,又算得了什么!”

    下一刻,这黑衫中年恭恭敬敬地跪下,朝着段家族地的深处叩首,恭声道:“当幽冥笼罩大地,便是主上真正归来之日,在此之前,还请主上稍安勿躁,您最忠诚的仆役,会打点好一切……”(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