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一百一十八章 图穷匕见,白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甬道中灰红火苗跳动,空气有些阴冷,虽然能够进入这里的,大多都是云南道,乃至周边数道的年轻高手,但还是自骨子里生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不过这时没有谁开口,因为不知道这是否就是那段家老祖遴选的方式,若是在这个时候示了弱,并失去资格,就真的后悔莫及。

    苏乞年不动声色,他已经可以肯定,此地就是那鬼童的蛰伏之地,只是随着时月的流逝,那鬼童的手段愈诡秘,居然懂得奴役他人,进行算计,这种惊人的拓印之力,即便是他,也感到有些心惊。

    不是吗?当初几乎是在交手中,那鬼童就将他的大光明拳与休命刀学去了几式,并用其自身本源施展出来,亦有惊天动地之力。

    这种天赋,简直比任何异兽的天赋法术,乃至妖族的血脉神通,神通武学更加可怕。

    通往地底的甬道似乎很长,众人足足走了数里,才最终到达了一座宏大的地宫内。

    这地宫似乎是一座墓冢,除了最中央一条石道之外,两边竟是一些残兵与墓碑,还有衣冠冢。

    这些墓碑有新有旧,残兵亦有强有弱,不过灵性大多已经散尽,残留者不多,毕竟哪怕是以段氏的底蕴,也不能放任诸多神兵利器尘封于地底,与兵主一同与世长眠。

    石道的尽头,众人看到了一座显得有些古朴的祭坛,灰黑色的祭坛,不知道用何种石材筑就,一眼望去,就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寒意滋生。

    不过随即,一干年轻强者的目光,就被祭坛上的两道身影所吸引。

    其中一道身影盘坐着,是一名看上去神形枯槁的老者,一身黑色镶金锦袍,白垂髫,似乎随时都会驾鹤西去,生机黯淡,眸光浑浊,唯有身为元神强者的无形威严,始终弥漫在这座地宫中,令人望而生畏。

    段家老祖!

    这一刻,没有人怀疑这道身影的身份,因为除此之外,另外一道身影,就如同一抹温软的阳光,一下照亮了所有人的心灵。

    那是一名姿容如仙的女子,一身鹅黄长裙,青丝如瀑,明眸皓齿,琼鼻如玉,尤其是一双眸子,如同这世间一切秋水的源头,似乎可以将神铁融化在其中。

    段家嫡长女,当代镇南侯之女,郡主段慕清!

    一瞬间,几乎所有的年轻高手都眼前一亮,哪怕此前早有所闻,但真正见到,才明白见面更胜闻名。

    只是,在见到众人之时,这位镇南侯之女面若冰霜,一点没有开口的意思。

    一意剑一心瞳孔微不可查地收缩,而那段氏三长老也在这时在祭坛前站定,转过身来,目光自十九人身上一一扫过,沉声道:“这最后一关,便是由老祖亲自出手,探寻你们的祖窍神庭,只要不是妖族与魔门中人,哪怕诸位身上有再大的机缘造化,我段家也不会在意,而后,老祖会决定最终成为我段家乘龙快婿的人选。”

    什么!

    随着这位段氏三长老话音落下,一些年轻高手顿时面色一变,祖窍神庭乃是一名练武之人身上的重地,一旦被人降服精神,奴役心灵,就会成为行尸走肉,遑论每一个练武之人,都有各自的隐秘,一些精通精神武学者,甚至能够借此感应到一些朦胧的念头,甚至是记忆。

    放开祖窍神庭,就如同放开了一切防备,将生死都交给了对方。

    这……

    有年轻高手相视一眼,但转念一想,以段家老祖元神高人的身份,元神意志之下,若是要强行动手,他们又如何能有半点反抗之力,虽然他们当中不少人都秉承着背后宗派乃至家族的意志而来,但总的来说,却也只是一些利益罢了,即便被察觉了,怕也不值得这位段家老祖动怒。

    “我愿意!”

    仅在数息后,就有第一个人开口了。

    “我也愿意!”

    紧随其后,又有人开口,这就令得一心心中一沉,本来他察觉到一些端倪,来到这段家招亲,却没想到会生出眼前这一幕,他是一点也不相信那三长老所说的,所谓探寻祖窍神庭,验明正身,若是真的放开了神庭,恐怕立即就生死不由,遑论以他对段慕清的了解,眼前祭坛上的一幕,就是最大的破绽。

    而此刻,在一心不远处,那云龙枪洛言也露出几分沉凝之色,从甫一进入这洞府开始,他就察觉到背后云龙枪灵性的戒备之意,按理说,以段氏历来刚阳正大的武学道意,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阴森晦涩之地的,他察觉到异样,对于那三长老所言更加不信。

    心念一动,洛言开口道:“三长老,洛言自感不如诸位仁兄,愿意退出招亲,还望三长老成全。”

    嗯?

    这时,除了其与一心,以及始终未曾开口的苏乞年外,其余年轻高手皆已同意,此刻顿时露出诧异之色,看向骤然间退出的云龙枪,这位元神榜高人的弟子难道看出了什么?没有几个能修行到达这一步的年轻高手是傻子,立即露出警惕之色。

    “哦?”祭坛前,那三长老却是露出饶有兴致之色,看一眼一心,再看一眼苏乞年,道,“你们两个也不同意?”

    一心摇摇头,道:“不是不同意,而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呢?”一身黑衫的三长老又看向苏乞年。

    苏乞年淡淡吐出两个字:“白痴。”

    什么!

    这一刻,不仅仅是这位段氏三长老本来显得有些玩味的目光一下凝滞住了,便是一心与那洛言两人,也是愣住了,他们还在思量退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些人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刺头,这是一点不会审时度势吗?那是段氏三长老,即便有异样,也是一位顶尖元神人物,江湖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这样的人物,岂是可以随意冒犯的。

    该死!

    一干年轻高手目光呆滞,随即就在心中喝骂出声,哪里来得不通世故的,眼前的境况,承受得住你如此挑衅吗?

    退!

    下一刻,诸多年轻高手几乎在同时萌生退意,除了一心,洛言以及苏乞年之外,十六人身形一闪,以六名一流混元境的年轻高手最快,但仅仅只是瞬息之间,退出数十丈外的六名一流年轻高手浑身一震,如撞击在了一层无形壁障之上,一个个惨叫一声,就凌空弹了回来,坠落在地。

    一息之后,剩下的十名年轻高手也皆出一声惨叫,被硬生生弹落在地,有不堪者甚至闷哼一声,口角溢血,赫然被震伤了内腑。

    “元神气机!”

    洛言一字一顿道,盯住了段氏三长老,道:“不论阁下是否为段氏三长老,家师知晓在下前来段氏招亲,若是三日未归,必定会亲自上门。”

    上一代云龙枪王!

    很多爬起身的年轻高手目光一震,的确,而今的镇南侯段家虽然底蕴深厚,但一位元神榜上的高人,若是真的动怒,也不是眼下家大业大的段家所能承受得起的,就算抵住了,也会遭受到足以伤筋动骨的损伤。

    一身黑衫无风自动,这一刻的段氏三长老眸光冷厉,先是重重地看苏乞年一眼,再在一意剑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到洛言身上,嗤笑一声,道:“云龙枪王又如何?若非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你们这些蝼蚁,恐怕连本长老一丝元神气机都承受不住!若是乖乖打开神庭还好,可以免受几分痛楚,如若不然,就休怪本长老亲自动手了!”

    嘶!

    闻言,很多年轻高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下他们哪里还不明白,这哪里是招亲,分明就是招魂,不用想也知道打开了神庭,恐怕就万事休矣,但若是不打开神庭,只祭坛前这位段家三长老,新晋渡过四重雷劫,凝结道果的元神人物,就足以令他们感到绝望。

    遑论在那祭坛之上,还有一位段家老祖,曾经登临元神榜上的老辈顶尖高手。

    嗡!

    有淡淡的龙吟声响起,枪鸣如龙,这是洛言缓缓拔出了背后负着的长枪,银色枪身密布云纹,枪刃隐隐泛红,而随着枪身颤鸣如龙,那枪身的云纹寸寸崩裂,显现出来当中一杆略短数寸的殷红大枪。

    “血龙枪!”

    段氏三长老挑眉,道:“云龙枪王倒是看重你,居然连这杆神兵也赐予了你,不过以你的修为境界,又能催动此枪几成之力复苏呢?当真是可笑不自量。”

    嗯?

    而后,其又现,那一意剑一心,一只手抬起,落到了背后的青钢剑剑柄之上,却没有立即拔出,只是目光沉凝,立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的眉心。

    这个动作看似平常,却令得那三长老感到极不舒服,这种感应令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苏乞年则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的封镇本源,察觉到祭坛上,那段慕清身上隐约透出的禁锢气息。

    这天下间什么封印禁锢之力,可以逃得出封镇本源的范畴。(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