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解救,不灭剑体!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无声无息的,苏乞年的封镇本源就渗入了那段慕清的体内,层层封镇的无名死寂之气寸寸瓦解,却又没有立即崩溃,而是被苏乞年同时以时间本源禁锢在了最初的一刻,只要他一撤去时间本源,这封镇段慕清之力便会瞬间消散。

    不过,最令苏乞年在意的,还是那鬼童眼下的状态,有些诡异,其似乎与那段家老祖融为一体,又似是而非,这种闻所未闻的手段,哪怕是以他的博闻,也是一团迷雾,捉摸不清。

    退!

    随着那洛言手中的血龙枪龙吟声愈发嘹亮,除了苏乞年与一心之外,其余十六位年轻高手皆色变,一步步后退,直至数十丈外,那段氏三长老的气机壁障所在。

    一口通灵神兵,且是兵器谱上排名七十三位的神兵利器,至少也是元神小成,甚至元神大成的高手蕴养而成,哪怕只是透出的一丝神兵气机,也几乎与元神气机一般可怕,寻常元神之下,除非是半步圣禁以上的人物,否则擦着就伤,碰着就死。

    于此,那段氏三长老也没有一点阻止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看着洛言,道:“就算是你师父到了,今日也解救不了你,遑论一口通灵神兵,出手吧,在绝望中等待临幸,这就是你既定的命运。”

    嗡!

    一股独属于通灵神兵的气机,开始自那洛言手中的血龙枪上升腾而起,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凝若实质的枪意,这枪意甫一出现,就扶摇直上,令得这地宫之中的虚空,都生出了淡淡的涟漪。

    “原来是云龙枪王留了一道枪意于其中,倒还有些看头。”

    一身黑衫轻扬,这段氏三长老眼中灰黑气芒一闪而逝,地宫中早被段氏布下了禁空阵法,虚空坚固,哪怕是元神小成的人物交手,都几乎不可能打破虚空,外界更无法察觉到当中的半点动静。

    一心始终没有出剑,他的手停在背后的剑柄上,甚至有年轻高手察觉到,他的身体,都开始生出了轻微的颤抖,唯有握剑的手,始终坚凝不动。

    苏乞年眼中透出一抹异色,这一意剑对于剑道的执念,居然达到了这样的境地,这一剑虽然未出,他也能感到其中深藏的,积淀愈发深厚的剑道本源。

    甚至这剑道本源,已经渗入了他的筋骨皮膜,乃至髓血之中,如同古老典籍上所记载的,一种名为不灭剑体的后天体质。

    虽说是后天,但这不灭剑体一成,参悟任何剑法都不在话下,一旦证道元神,剑势蜕变成的剑意,也会比其它剑王更胜一筹,乃至数筹,乃是无数剑道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可以后天造就的剑道体质。

    不过这种体质太过难得,没有固定的方法,很多时候,只能够靠剑者自身的机缘与造化。

    或许……这一剑会出人意料。

    昂!

    也就在下一个瞬息,洛言出手了,手中血龙枪脱手而出,赤霞暴涨,在这地宫中,似乎出现了一条百丈长的血色蛟龙,赤红鳞甲,如同鲜血浇铸而成,甫一现世,就散发出来滔天的凶煞之气。

    “血蛟!”

    有年轻高手惊呼,这是传说中的通灵异兽,拥有真龙血脉,极为残暴,人世间难觅,往往千年都难寻一条,血蛟所秉承的,出了赤阳本源之外,还有一种未知本源,虽然历来武林中都有先贤欲探寻参悟,但血蛟实在太稀少,数千年来,都一直未能成行。

    段氏三长老眼中透出一抹异色,道:“早有耳闻,云龙枪王历代传承的血龙枪,乃是以一条血蛟的脊骨铸炼而成,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只可惜,你们云龙枪一脉只悟赤阳本源,始终不能明悟那另一道至强本源,既然如此,这口血龙枪今日起就归本长老所有!”

    嗡!

    一只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则似缓实快地抬起,一根食指朝着前方轻轻点落。

    而随着这段氏三长老出手,一点刺目的金芒,自其指尖迸发,如同一轮炽亮的太阳,却又笼罩着一层灰黑色的光晕,顿时令得这太阳,如同化成了一轮足以令万物枯寂的冥日,生出令生命断绝的可怕指意。

    “段家《寻阳指》!”

    “不对,这指意有古怪!”

    有年轻高手低呼,心灵都开始颤栗,哪怕相隔数十丈,那一身黑衫的段氏三长老也刻意收敛元神气机,未曾波及到他们,但依然有一种可怖的威严,令他们感到此生前所未有的无力,今日似乎,真的在劫难逃。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动了,又似乎没有动,哪怕是那段氏三长老,在分神应对血龙枪时,也没有半分察觉,唯有那本来盘坐在祭坛上,神形枯槁的段家老祖,骤然间抬起了头,却已经晚了一步,因为在其身边,那段慕清已然消失不见,也就在下一刻,众年轻高手就看到,在那个一身粗布白袍的青年身边,凭空出现了段家郡主的身影。

    铛!

    一道恢宏的金铁交鸣声,那血龙枪悲鸣一声,在那段氏三长老一指之下崩飞出去,却也勉强令其小退了半步,但即刻,这三长老也察觉到了异样,看到突兀出现在苏乞年身边的段慕清,灰黑色的瞳孔剧烈收缩。

    不可能!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这位三长老也措手不及,同样有些愣神的,则是已经恢复如初的段慕清,她秋水般的眸子轻眨两下,别人不清楚,她可是很清楚,刚刚一瞬间,将她解救的,正是身边这个素不相识的青年,但不知为何,她总感到有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同样,对其刚刚出手瞬间的玄妙,她心神震动,那种极速,简直闻所未闻,似乎四方虚空一下静止了,天地间只剩下了那道永恒的身影。

    “你,好大的胆子!”

    祭坛上,那段家老祖开口了,苍老的声音响起,这地宫中,顿时弥漫起一股令人骨髓都颤栗的寒意,或者说是阴冷之意。

    噗通!

    这时,远方有年轻高手承受不住这股寒意,一下跌坐在地,浑身战栗,竟生出了点点冰霜。

    段家老祖浑浊的目光落到苏乞年身上,一点灰红在那瞳孔深处滋生,如同一座古老的深渊,在此时缓缓洞开,要纳尽世间一切光明与生命。

    “是你!”

    一身黑衫的段氏三长老目光也随之落到苏乞年身上,他很难想象,一个不过二流龙虎境上乘的青年,居然能在主上的眼皮底下将人劫走,哪怕是禁忌层次,甚至寻常元神人物都不可能做到。

    但这一切偏偏发生了,眼见为实,由不得他不信。

    “你到底是谁!占据了老祖的肉壳,压制了他的元神!”

    这时,段慕清开口了,她秋水般的眸子也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她永远也忘不了一年前的那一天,就在她相助老祖推演出来《寻阳指经》,传阅诸多段氏嫡脉之后,她再临地宫时,正在尝试推动修为更进一步,渡过五重雷劫,步入分身境的老祖,被一个如鬼的童子钻入了正在分神化念的祖窍神庭之中。

    也正是自那一天起,她失去了自由,也亲眼看着一个个矿场的青年壮汉,被那此前熟识的三长老,以一种狰狞之态带入地宫,而后被眼前的变得陌生的老祖,一一吞食。

    后来,那老祖传了那三长老一部不知名的武学,再然后,三长老再带回来的,就是一枚枚殷红的血珠。

    更令段慕清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执掌整个段家,在那三长老的建议之下,居然有了而今为她招亲的决议,甚至在那已然被替换了的老祖的一言之下,没有任何人敢违背,就这样被生生定下。

    什么!

    随着段慕清话音落下,一干年轻高手皆醒悟,而后神色大变,能够降服段家老祖,占据其肉壳,压制其元神的,绝对是一尊比其还要强横许多的存在。

    “杀了他!”这时,祭坛上的段家老祖开口了。

    “是,主上!”

    段氏三长老背脊生寒,他可是知晓那一位的手段,此番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个手段莫名的青年混进来,甚至劫走了段慕清,不过只要身在这地宫之中,万事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死!”

    冷喝一声,其一只手抬起,早已换了神形的寻阳指在其手中,绽放出来浓烈的死寂之气,一点灰黑色指罡,如一片深渊张开了狰狞的大口,又好像永恒不落的冥日,属于顶尖元神人物,甚至是元神小成的可怖气机,朝着苏乞年倾轧而来。

    不好!

    段慕清大惊,即便这一指不是锁定她,但站在苏乞年身边,她依然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

    锵!

    也就在这一刻,那浑身颤抖的一心,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一瞬间,自其双目中迸射出来了夺目的剑道锋芒,那始终坚凝的握剑之手,终于将那口看似普通寻常的青钢剑拔出。

    一道刺目的剑光,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地宫,这一刻的一心,似乎与手中剑融为一体,锋芒贯通,有一股无坚不摧的,近乎圆满的半步剑意乍现,竟后发先至,朝着那指罡冥日洞穿而去。(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